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9

_分节阅读_2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都行!”

    “你啊,小心说话,在风头上呢,怎么死都不知道,还是少惹她为妙!”流苏劝着,其实如玉也只是说说。

    回去的时候,流苏自动自发地住后面的轿子而去,不用想,萧绝此刻一定是怜惜林云儿,  舍不得她离开半步,深泊有半点闪失。

    流苏坐上轿子之后,犹豫了一下,掀开轿帘,透彻的眼光不舍地在相国寺转了一圈,雅致的笑脸露出恋恋不舍的惆怅。流苏垂眸,微微叹息,南瑾,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她竟然期盼着,能很快见到他。

    一回到王府,萧绝就抱着林云儿匆匆忙忙地回到雪梅阁,一路上早就命人去请大夫。“大夫很快就来了,会没事的,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别担心!”萧绝柔声道,怜惜地抚着她苍白的脸,看着她,就像看着瑶儿一样,这张脸,总能让他不由自主地怜惜,去关心,不想探究这纯真之后的阴暗。

    林云儿眼角晶润,恐惧地偎依在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瘦削的腰,柔弱的小脸充满了令人心怜地孱弱,她声音颤抖,带着轻微的哭泣,“王爷,妾身好怕,真的好怕!好不容易才盼来孩子,妾身还想为王爷生个大胖儿子,真的好害泊!”

    萧绝怀抱收紧,温柔地安抚,“没事,没事的,本王有王室血脉,孩子也是,上

    天会站在我们这边的!”

    林云儿唇边勾起一抹凄美的笑,有些得意,果真,他是如此重视子嗣,她只是轻微有些痛,见萧绝担忧的眼神,才想要试探他的真清。故意装作将要小产的病态,结果很满意,他果真是爱着她,爱着孩子的。就算他把她当成柳雪瑶的替身也不要紧,柳雪瑶已经死了,她是活生生的,得到他怜惜的人,也是她,是她林云儿。

    大夫很快就来了,诊脉之刻,林云儿故作痛状,抓着大夫,一直恳求他要想办法保住她的孩子,一边暗中向他打眼色。大夫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物,大户之家争宠夺爱的戏码层出不绝,他已是见怪不怪了,顺着她的意思向萧绝道:“王爷,侧妃的身子太虚,有小产的倾向,此次只是轻微的征兆,以后要好好调养,让侧妃娘娘平心静气,孕妇情绪起伏较大,王

    爷要多多陪陪侧妃,养好身子,方能顺产。

    “本王知道,赶快给她开几副安胎药。”

    “是,王爷!”

    “大夫说了没事,别担心,好好养身子才是,知道吗?”萧绝温柔叮咛,宠

    溺一点她的鼻尖,“你啊,别这么爱哭,小心儿子和你一样,爱哭鼻子!”

    林云儿点点头,一脸娇羞。

    萧绝看得有些呆了,这副娇羞的模样像极了柳雪瑶,他几乎以为是柳雪瑶复活了,在他面前,一颦一笑都是此般熟悉,此般眷恋。

    “瑶儿”不白觉的称呼出口,林云儿娇羞的笑容像是定格般,瞬间僵硬……很快却假

    装不在意,即使咬碎了牙龈,也露出纯真的笑。萧绝似乎也回过神来,有些担忧地看着坏中人儿的脸色,见她神色无异,以为她没听到,松了一口气,有些仓促道:“本王还有公务处理,云儿,你好好休息!”

    林云儿依然笑着,目送他离开.

    直到萧绝出了雪梅阁,林云儿脸色倏变,十分阴沉,发出一声尖叫,猛然抓起枕头,狠狠地砸向矮凳上的花瓶,哐啷……

    花瓶被砸得粉碎,碎成一片一片,林云儿的眼中,充满了浓烈的嫉妒,还有怨恨……

    该死的柳雪瑶,又是瑶儿,瑶儿,在抱着她,爱着她,甚至在床上,他激动之刻喊的人,永远是瑶儿……这个名字,像魔咒一样,让她妒忌得发狂。

    他一定不知道,他喊着的人是谁,他从来不知道,从抱着她的第一夜开始,他喊

    的人就是瑶儿,而前几天,在睡梦中,她竟然还听到他喊……流苏……

    他喊着柳雪瑶,喊着流苏,就是从来没有唤过她

    所以才会如此嫉妒,喊着瑶儿是因为他爱她,那喊看流苏呢,是因为他狠她,恨

    到做梦都会喊着么?当她是三岁小孩么?

    她斗不过死人,难道就斗不过活人么?

    “侧妃,您正坏着身子昵,要爱惜身子,不要动怒,侧妃……”春桃有点心惊地看

    着眼里爬满嫉妒的女人,宽慰着她!

    是啊,她要爱惜自己!

    流苏让她有了危机感,仗着这张脸的福,她得到萧绝的宠爱,她绝不可以失去,萧绝如此重视子嗣,这是天赐的机会,她要好好把握。

    林云儿侧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碎成一片一片的瓷瓶,阳光透过窗棂折射进

    来,映着她的眼睛,有一些森冷的恨意。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九十章

    夜色如稠,月涩情白,情华的光晕温柔地笼罩在壮丽威严的王府,添了一丝朦胧的凉意。

    王府花园的凉亭中,萧绝和萧寒在小酌。

    桃花香,夜风凉,人沉静。

    “七哥,少喝点?’萧寒沉声劝道,醉入愁肠愁更愁,喝闷酒,最窖易醉了,哎早知

    道他今天就不过来,就是被人烦死也不该来的。

    他有什么可烦脑呢?萧寒那魅的大眸斜晚着萧绝,冷酷的眼睛布满了复杂的阴霹,像是挣

    扎在溺水困境中的游人,又不想抓着唯一的救命浮木的矛盾。

    萧寒不动声色地饮酒,白小七哥就聪明冷静,有过人的才智,文韬武略者『在其他兄弟之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他从未见过他眼里露出此种类似于脆弱的清绪,是什么原因呢?他可

    扮受有什么同障自,什么手足清深,别害他鸡皮疙瘩了,若是能看萧绝的戏,他巴不得鼓掌呢,

    就是好奇,好奇啊.

    萧绝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仰首,又饮一杯,白玉杯狠狠地钉在石桌上,眼光晦涩,面窖冷

    酷紧绷。又斟一杯,一饮而尽。

    “只是找你来喝酒.’萧绝冷冷道,一阵情风吹过,发丝飞扬,萧绝甩头,借着略微情凉

    的风,想要甩去脑侮里那张雅致疏离的脸孔,偏偏她有纠缠不情,不停地占据他的脑侮,萧绝

    一阵脑怒,抓起胭杯,狠狠地灌了一杯,火辣辣的感觉,从嗓门一直延伸到肠胃,像是被人用

    刀割着似的。

    “七哥,到底是什么事嘛?说出来小弟帮你参谋参谋。’萧寒笑得和狐狸似的,模样像勾

    引未成人犯罪。

    萧绝冷哼,萧寒嘿嘿地笑,既然他不说,他白己猜总行了吧,“听说你的侧妃有孕了,是

    烦这个吗?不想要孩子?哎呀,七哥,你也二十二,老大不小了,寻常人者『当好几回爹爹了,

    这是好事啊.

    “谁告诉你我不想要孩子?’萧绝冷冷一哼,他很重视子嗣,白己的孩子怎么会不想要,

    亏萧寒说得出。

    咦?猜错了?萧寒脸一歪,没办法,最近王府就听到这件事,他能不联想在一块么?

    “那是什么事?”

    萧绝看了他一眼,又喝了一杯,仰首看着满天星光,语气有些无奈,还有莫名的喷怒,

    方流苏的事.

    萧寒心里一跳,方流苏?他不动声色地眯起眼睛,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老九,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好像对她心软了不对,不对,从一开始,我想要报复的

    人是方锦绣,不是方流苏,是方锦绣把瑶儿推向刀口,是方锦绣害死瑶儿。可方流苏,方流苏

    我不知道该把她怎么办了’萧绝声音充满无力,眼光挣扎痛苦,神色如被困了几十年

    的野兽,仿徨,茫然,不知所措,第一次,萧寒看见他七哥脸上有如此丰富的表清。

    他真的爱上方流苏么?这个想件计袖大吃一晾,眉心一跳,若是如此,那就檐糕了。

    “七哥,你不是说方锦绣为了方流苏才会推柳雪瑶一把么,这事的罪魁祸首就是方梳办琳

    ,你限她是理所当然的嘛。你不是狠心地把她弄得身败名裂,天下谁不知道方流苏是浮炸荡妇

    ,这已经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惩罚了,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泣该竖持当初的想法啊,怎么

    犹豫了呢?’萧寒试探着问道,可别犹豫口阿,他越讨厌方流苏,方流苏离开的机会就越高,可

    别爱上她啊.让家里那位凶婆娘知道了,还不跟他一拍两散,要命了,天啊,劈了他吧.

    需突胎奋相油士非曝了汽文合出孤狡种冒而呢宁

    七哥啊,那个方梳办涌柳之姿,又冰冷冷的,晚上抱起来者『觉得冷,你看上人家什么了?

    别着这么想不开啊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萧绝喃呢着,脑侮里闪过那张情雅如菊的脸,她如一朵

    风雨中的雏菊,娇柔又坚制,像是有一股魔力吸引着他。让他复仇的心,一天比一天软化,早

    就没有当初的想法,他甚至会为了她肇眉而担心,为了她笑窖而偷陕,看见她手病痛折磨,他

    会心疼。

    “我好像真的喜欢上她了’萧绝苦笑,他千万也想不到,他真的会喜欢上方流苏

    手指抓着白玉杯,几欲捏碎,眼光里有喷怒,有埋怨,有痛苦,有魄疚“该死的方流

    苏,该死的方流苏.

    为什么他要喜欢方流苏,为什么方流苏会如此吸引他,这样的他,怎么对得起瑶儿,萧绝

    神色越发痛苦

    提起一坛酒,直灌入喉咙中

    萧寒震晾地看着为清所困的兄长,也不阳十袖白虐式的狂饮,眼光深邃,像是在思考着什

    么。

    七哥爱上方流苏,说真的?这副为清所苦的模样,他从未见过,如此强烈,如此炽热,像

    要把人狠狠地焚烧至尽。

    那他该如何呢?还要不要继续他的计划

    是七哥的幸福重要,还是那个女人重要?萧寒陷入天人之争中,倏然问道:“七哥,那你

    不限她口马?”

    萧绝喝得有些醉了,牙吓魅冷酷的眼中有一抹微红,脸颊也浮起红晕,他限她吗?他倏地发

    出一阵间歇隆的苦笑,‘汁即可悲的是,我从未真正限过她”

    曾经狠心的折磨,疏离冰冷的态度,只是想要借着狠心反抗心底日益的浓清,可借,还是

    功亏一鲁,让她走进他心里。

    越来越深刻

    “那林云儿呢?她怎么办,她有你的孩子了?’萧寒淡淡地提醒,该死的,若早知道如此

    ,他当初就不该把她们三人帝回来。<</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