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1

_分节阅读_3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睛,声音阴测测的,像是从地狱传来一般,“方锦绣

    ,你敢以下犯上?

    锦绣限不得狠狠打碎这张俊美的脸蛋,纤细的手指横指着他,才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的,

    “我不指望你了,我现在就去找苏苏,我帝她离开,离开你们这对魔鬼兄弟.

    萧寒眼明手陕,很陕就拉着她,狠狠一扯,帝回坏抱,淡淡笑道:“锦绣,别忘了,是你

    求我的,我放着你,舍不得下筷,天晓得我忍得多辛苦,现在想走,哪那么窖易?

    锦绣狠狠地拍掉他不安分的手,沉静地晚着他,冷冷地讽刺,“反正是交易,你没有救出

    我妹妹,我白然也没有义务献出我的身子,你有什么好吃亏?

    她和萧寒之间也不过是一种交易,他答应袖救出流苏,她答应陪他七天,现在他没办到他

    承诺的,她白然也不需要。

    萧寒眼眸一暗,这个该死的女人,眼里除了她妹妹就什么者刚受有了吗?长眼睛也没见过这

    么迟钝的女人,他想那一把大锤子狠狠地敲开她脑袋,看看是不是石头添的。

    暗暗磨牙,萧寒说道:“方锦绣,说话要凭良心哦,为了让七哥的注意力赶紧从方流苏身

    上转开,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三个和柳雪瑶有几分相似的女人送给他,你看看,成效也

    不错嘛,起码七哥整整一个月不理你的宝贝妹妹,也没虐得她,好吃好住的,还不算是我的功

    劳口马?

    锦绣冷笑,“这算什么功劳,我要我妹妹平平安安地出来,和我一起离开京城,这是你当

    初答应我的?

    萧寒眼中掠上一丝火气,深呼吸,好整脚服地坐下来,啪一声,羽扇打开,模样潇洒安适

    ,不冷不热地送她几个字,“办不到?

    这个白痴女人,他真想要把方流苏狠狠地丢进河里淹死算了,她是做了什么,为什么她姐

    姐开口闭口者『是她,他爷爷的,听起来刺耳板了?哼.

    “你说什么?

    “可冷的绣绣,小小年纪就重听,哎’他装模作样地摇头,口气十分腕借。

    锦绣气得一掌就扇过去,天知道,她想做这个动作多久了?

    萧寒不院不陀地接着她白动送上的小手,用力一拉,锦绣工即扑到他坏里,萧寒理所当然

    地抱着她,光明正大地步图由,还是锦绣抱起来舒服啊。

    “你这下流的色狼,放开我.’垠民着他这么多年,浑身上下的豆腐者『被萧寒吃光了,可暖

    昧的姿态还是让她脸蛋微红。

    “啧啧,孔夫子日,食阵奋构?’萧寒在她脸颊上轻啄一口,夹然问:“锦绣,你觉得你

    妹妹的幸福比较重要,还是跟着你一起流浪比较重要?

    “废话.当然是苏苏的幸福重要.’隽帛绣白了他一眼,知道挣不开他的纠缠,也懒得动了

    ,任他肆意抱着。

    萧寒沉吟着,眼眸有一抹深意,淡淡道:“七哥虽然冷酷无清,可若是爱上一个人,定会

    全心全意,那个女人一定会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看不出来,他如何不关我的事,我只要苏苏.’隽帛绣哼哼道。

    萧寒磨牙,低头,若不是还有一些理智,他真的会举起锦绣狠狠地捧在地上,这女人聪慧

    无双,为什么在某些方面却迟钝得令人发指呢?

    叹息白个眼神不好,没办法,他忍.

    “锦绣,你想要你妹妹幸福,还是让她留在王府吧.

    “我不要,为什么?’锦绣一口否决。

    萧琴沫沫地凝视着她绝色无双的窖颜,态度坚决,口气情晰地丢给她一颗炸弹,“七哥爱

    上方流苏了.

    “什么?’隽帛绣檀口微张,不可置信地瞪圆眼睛,有那么一爵间,什么反应也没有。

    萧寒轻笑,白然不会放弃任何吃豆腐的机会,低头,印上像是发出邀请气息的香唇,哎

    感清白痴的女人.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九十三章

    流苏醒过来之时已是中午,窗外阳光灿烂,梧桐苑中飘散着一股花香的气息,淡淡地散在

    空气中。

    昨晚的暖昧迄通的记忆全部涌上脑侮,流苏粉脸微红,眉宇间板为疲惫,酒醉的萧绝不知

    轻重,一夜索欢,累得她浑身酸软。

    “敏儿,紫灵’流苏淡淡地唤着,门扉轻开,敏儿紫灵很陕端着热水进来。

    “小姐,醒了吗?饿不饿,我马上去端午膳。

    流苏点点头,敏儿便偷陕地出门,紫灵服侍她梳洗,看见那嫩白身子上无所不在的吻痕,

    微微红了脸,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

    “有人拿药来了吗?’流苏语气平淡地问道。

    “药?”紫灵似有不解,肇眉,着急地问道:“什么药?王妃,你哪儿不舒服吗?”

    流苏一匪,萧绝没让人端来避孕药?上次的清景还情晰地浮现在脑侮,满坏的希望也被那

    苦涩摧毁得淋漓尽致,这一次,她已经学会了,不再有奢望。

    “扮受事,兴许是忘了吧.’她淡淡地道,抹抹脸,整理好衣裳便出了内堂,敏儿已经端来

    午膳,机灵地为流苏布栗。

    “下次早点叫醒我。’流苏柔柔地吩咐着,早膳不吃,腹中空空,感觉有些昏眩,连午膳

    ,者刚受有什么胃口。

    紫灵微笑道:“王妃,是王爷让我们不要去吵你,说是让你多休息,想要醒来的时候白然

    会醒。

    她感觉王爷对王妃已经不如初时那般冷模无清了,虽然态度还是冷冷的,可明显很关心王

    妃的身体,这是个好兆头。

    她也希望,王爷能真心喜欢上王妃,她的主子能幸福。

    流苏听罢这是微微一笑,并未有太多的欢喜,像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只是嗯了一声

    ,就垂眸文雅地用膳,让人摸不情她的态度。

    用过午膳,流苏习暖隆地在梧桐树下坐着,刚刚看了一会儿书如玉就来了。

    “今天气色怎么不太好,太累了吧?’饭口玉眨眨眼睛,暖昧地笑道。

    “在说什么呢?’流苏浅笑,脸颊微红,垂眸,故作认真看书之姿。

    如玉扑味轻笑,知道梳办脸皮薄,也小扣趣她,只言道:“王爷昨夜宿在梧桐苑的消息早

    就传开了,你啊,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好日子来了。

    “如玉,你也这样认为吗?’流苏浅笑,放下书本,口气听不出失望还是落寞,只是淡淡

    道:“他醉了,只是意外而已。

    从萧绝喊出那声瑶儿,她就不该抱着什么希望的,虽然后来叫看梳办,可谁知,他是否情

    醒,如此的柔清,只是属于柳雪瑶的,不属于她方流苏的。

    “流苏,话不能这么说”

    “如玉,说点别的吧,这事不提了?’她不晓得如玉会不会觉得匡异,她爱着萧绝,却能

    如此心平气和地和她说着他们的房第之事,她心里就毫无介坏吗?

    她倒是非常不白在,潜意识里,也很排斥这种一夫多妻的制度,她总是认为,夫妻的关系

    是很亲密的,应该一辈子相守,相爱,不离不弃,一生一世一双人,不会有外人插足。

    虽然这种想法在别人看来是如此不可思议,谁者『会觉得这是她的幻想,男人三妻四妾纯属平常之事,又有几个男人一生就守着一个女人呢?

    可她却依然固执地认为,夫妻应该是彼此的唯一,如果做不到,就不能算是真不意义上的

    夫妻。

    她和萧绝她也不明白

    现在她只想安安静静地过一段日子,等到别人者『淡忘了,她就可以离开王府,过自己想过

    的生活。

    如玉见她脸色平和宁静,也不再说起此事,只是微微一笑,又转了个话题,陌梳办话家常

    夜色如水,月涩情白,洒下点点温润的光芒,萧绝在月上柳悄的时候方回到王府,一天不

    见了,不知道她如何了。

    萧绝冷酷的眼中溢出一丝苦笑,整整一天,情雅的脸庞者『在心头索绕不去,好几次让他无

    J自处理国务,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清绪,他会如此思念一个人。

    俊朗的男子站在梧桐苑外,却踌躇不前,她会希望见到他吗?

    昨晚虽然微醉,却不至于到神志不情的地步,他情楚地知道他抱着的女人是流苏,也情楚

    地知道,他想要冷借的人是流苏。她梨花帝泪的脸,会计袖心疼,她低哑的娇喘会让他冲动,

    她喊疼的不适会让他清不白禁去冷借,去安抚。

    方流苏我该拿你怎么办?

    一向呼风唤雨,说一不二,冷酷无清的萧绝,生平第一次,感觉困惑和茫然。

    当初那么强烈的限意,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冲淡了。

    倏然,一首悠扬的琴声从梧桐苑中传来,曲子在如稠的夜中扩散,轻悠雅致透着少许孤芳

    白赏的孤傲,缠绵啡侧中又沉淀几丝疏离冷情。

    夜风徐徐,花香扑面,帝着孤傲和情冷的缠绵之音听得人绕梁三日,萧绝听得心神为之一

    震,好高绝的音乐造无旨.

    者『说方锦绣是百里挑一的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窖颜亦是当世无双,却从未有人注意

    到不起眼的方流苏。

    此音乐造诣,堪称无双国手,连瑶儿也及不上她一分。

    萧绝站在梧桐苑门口,看着月光笼罩下微笑弹琴的女子,眼光露出晾叹,从未听过她弹琴

    ,今日方知,白己的王妃,有一手如此了得的琴艺。

    “好.”一曲即罢,萧绝毫不吝窗地赞美,掌声响起。

    流苏微微凝眸,起身,行礼,“妾身见过王爷.

    “好曲子,我今天才知道,你有一手好琴艺,比宫里的琴师强多了。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