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6

_分节阅读_3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没来记得补上,成大夫已经按照药方提炼了一瓶药丸给我。大病过后元气不足,这些者『

    是补身的药,没有什么大碍。

    “扮受事就好,你身体不好,这几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多喝些补身的药,假死七天,会很伤

    元气。’云烈不放心地叮拧,恋恋不舍地看着她雅致的脸,“要见机行事,小心点,知道吗?

    流办点点头,玲起约包,天怒想起什么,有些看急地DJ万烈,还伏有姐姐围确思码?

    云烈摇头,“苏苏,别担心锦绣,她一个人在江南,会生活得很好的,目前最重要的是顾

    好你白己,知道口马?

    流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说心由盛应有些可笑,可她总觉得锦绣离她并不远,有好几

    次,者『能感受到姐姐的气息。也许她太想念锦绣了,等到她摆脱萧绝之后,若能和锦绣一起生

    活,也就没有遗憾了。

    “云大哥,那我先回去,一切就拜托你.

    “我送你.

    “不用了,让敏儿陪着我随便逛逛,静静心,想一些东西,我走了,再见.’梳办蜿言拒

    绝,真诚一笑,挥挥手,拎着药包就出了医馆。

    云烈深清的眼光一直注视着她的背影,有些心疼娇柔背脊的单薄,她的笑窖,浅得看似看

    不到似的,苏苏,什么时候,你才能真正的敞开心胸,开心地笑了。

    云大哥希望你能幸福,这样的心清,你能懂么?

    “小姐,云少爷真的很爱你耶,你看我识趣吧,者刚受有进去打扰你们?’敏儿在一旁,暖

    昧地笑道,还用肩膀推了流苏一下,可爱地眨眨眼睛。

    “敏儿你在胡说什么呢?别忘了,你家小姐嫁人了,白作聪明。

    “我是看云少爷那般痴心,想要帮他了了心愿嘛,虽然知道不可能,可他还是很关心你,

    一点者刚受有死心。王爷除了权势比人强之外,也没有什么能胜得过云少爷的嘛,云少爷俊秀潇

    洒,玉树临风,是京城未出阁少女的梦中清人,小姐,你要是没嫁给王爷,和云少爷一定是天

    造地设的一对。’敏儿口气有些遗憾地说道,在方府的时候,锦绣早就偷偷地告诉她,云烈来

    的时候,她要识趣点,让他多和流苏相处,为了妹妹,她可是煞费苦心想要撮合他们,敏儿白

    然是知道云烈的心事。

    他最终没有和流苏走在一起,敏儿感觉十分可借。

    她家小姐如此雅致灵秀的人儿,全被萧绝的冷酷给檐蹋了。

    “你一口一个云少爷,敏儿,有桅异哦’流苏懒得去纠正她的想法,只是淡淡地打趣

    I儿匕O

    敏儿像是被人踩到脚似的,蹦一下跳得老高,“谁说的,小姐,人家只是为你感到腕借嘛

    ,坏蛋.

    流苏拉着她的手,情雅一笑,“没什么可借的,我不是他的缘分,云大哥仁)后会遇上更好

    的女孩。

    “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不是你的缘分,难不成王爷是吗?’敏儿不服气一哼,她在萧

    绝面前是挺泊他的,背后可一点者『不泊,打心眼里就没有认同过他是她的姑爷。

    “我的缘分啊.’流苏想起萧绝,心里一动,有些酸涩,有些苦楚,眼光露出淡淡的哀愁

    ,平静无彼的心,掀起淡淡的涟漪,柳雪瑶才是萧绝的缘分,不是她。

    不知怎么地,想起风南瑾,在相国寺后院的姻缘桥上,那条姻缘线,红得那么美艳,红得

    那般妖烧,红得让人心微微雀跃。

    那是很美丽的传说,牵着一条姻缘线走到彼此的面前,就是天注定的缘分。

    她牵着红线,走到他的面前,而他在诧异过后,若无其事地扔了红线,说了一句,我命由

    我不由天.

    他不信命.

    风南瑾你还在京城口马?

    临走时,竟然想要见一见他,这个念头,非常的强烈,可借,她不知道该如何去找他。

    他说,有缘白会相遇。

    她宁愿相信,他们真的有缘分。

    “一切者『要结束了。

    隔着黑纱,感受大街上的热闹,心清也随着沉重起来,她在京城住了三年,对京城的环境

    ,却是全然陌生的,说出去,恐泊者刚受有相信,仁)后恐泊是没有机会再回来这个臀华的京者『了

    主仆两刚刚走到八宝楼附近,一匹毛色纯黑的骏马迎面而来,马上的男子身材挺拔,健美

    有力。剑眉魅眸,挺直的鼻子,削薄的唇,透出一股冷酷无清的味道。举手投足间,帝着一股

    强劲的王者之风,仿若君临天下的霸主。

    马儿仕梳办和敏儿面前停下来,男子从马上一跃而下,看见她,不知不觉松了一口气,担

    陇隐藏在冷酷的眸子后面。

    “参见王爷.’敏儿身体抖了抖,看见萧绝,白然而然地升起一股恐嗅,平时活泼大胆的

    她乖顺得和猫儿一样。

    他怎么来了?

    “王爷您怎么来了?’流苏敛去脸上诧异的表清,淡然问道,下意识地抬头看看天色,这

    个时间,他应该陪着林云儿才对,怎么跑来这了?

    “你怎么出门了?’她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可不是每次者『像上次那么运气,有人解救

    明明担陇着急,明明如此关心,说出来的话却冰冷无清,帝着质问。

    流苏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淡然浅笑,“这一切者『是拜王爷所赐?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一百零一章

    初夏之际,骄阳似火,帝着淡淡的灼热,苍育如一块巨大的蓝宝石,干净得纯澈,没有一

    点杂质。

    流苏口气虽然浅淡,态度情冷,萧绝却听出一分淡淡的怨憨,刚刚升起的怒气便散了,如

    泡沫在阳光下,淡淡地散开。

    敏儿大半个身子者『缩在流苏身后,没办法,每次她见到萧绝,就想老鼠看见猫,有多远就

    想跑多远。虽然他生得俊美非凡,不过身上那股冷硬,不怒而威的气势,她十分害泊。

    萧绝看了她一眼,像是激光打在身上一眼,激灵灵地打了寒颤,就差没有抓看梳办喊救命

    ,谁知萧绝看向她的手,沉声问道:“大夫不是说你身体好了么,怎么开了这么多药?”

    流苏不动声色地回答,“药不一定是怡病的,妾身发病之后元气受损,这些者『是补身的药。王爷若是无事,妾身便回府了,不妨碍您了。

    萧绝不仅精明,而且细心,一举一动者『难仁月些脱他的眼睛,离她离开王府只有几天时间,

    她不想出什么意外,决不能让他知道她有身孕一事。

    而此举看在萧绝眼里,像是故意在躲避似的,向来我行我素的男人心里徒然升起不悦,他

    就这么令人讨厌么,连多呆一会儿者『不能忍受,当下抓住她的胳膊,沉声道:“敏儿,你先回

    王府,我和王妃晚点再回去。

    “小姐’敏儿担陇地看向流苏,流苏还没说话,萧绝就厉喝,“你喊她什么?”

    敏儿吓了一跳,见萧绝眼光冷酷又脑怒,双腿者『发软了,流苏肇眉,扶了敏儿一把,冷冷

    地道:“敏儿照顾妾身多年,习暖了喊妾身小姐,王爷何必计较呢?”

    一个称呼而已,犯得着生这么大的脾气么?

    萧绝可不是这么想,喊王妃,那是对她身份最好的证明,明明就是他妻子,为何一直喊未

    出阁时候的称呼,而且,他今天才注意到,流苏并未盘发,一直梳着未出嫁时候的发型,双眸

    危险地眯起,她这算什么意思?

    他有着孩子气的不服,忽略她这么久才发现,原来对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这种不甘和不

    服,让他感到不爽。

    敏儿吞了吞口水,王爷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冷冷地盯着她,好吓人啊,她十分识时务,

    低声喊道:“王妃,奴脾先回去了一

    说罢也小待梳办说话,一溜烟就跑了,梳办看着她的背影感到好气,她很确定没见她跑得

    这么陕过,实在不明白,萧绝又扮受有三头六臂,她怎么就这么泊他呢?

    哼,这还差不多.萧绝冷冷地哼哼,感觉良好。

    梳办很无语,看他刚刚脑怒的样子,真不像平时的萧绝,竟然为了一个称呼和敏儿呕气,

    感觉很孩子气.

    这样的萧绝让人感觉很陌生,也很新鲜,且有了些人隆,她还觉得,刚刚的他,竟然有几

    分可爱。

    萧绝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野蛮地摘下她的黑纱帽子,倏然瞪眼,“你笑什么?”

    流苏一愣,无辜地耸耸肩膀,敛去唇角的笑意,这男人,直觉怎么如此敏锐?

    “圣天法律有规定,不让人笑吗?’流苏挑眉反问,堵得萧绝说不出话来,重重一哼,表清有少许别班。

    流苏有些新奇地看着萧绝,倏然感觉四周有些窃窃私语的声音,情冷地偏头,眼光一黯,

    白口朝地勾起唇角,她方流苏声在街卜想要情净一会儿,者『是奢望。

    人云亦云,萧王妃银荡之名,四侮皆知,这场风彼已经持续几个月,还是永巨的主题,这

    年头,女人被休事小,失贞事大。

    萧绝油住意到了,上次流苏出门被人袭击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今天和萧绝一起出现在大街

    上发生争执,气氛不和,这清形,可引人遐想了。

    萧绝眼光一沉,顿感不悦,同时又生出几分魄疚来,想了一下,翻身上马,一刊梳办伸出手

    来,示意她上马。

    阳光下,那双尊贵有力的手像是蒙上一层淡淡的金光,厚重,沉稳,抓着它,似乎能抓着

    一生一世。流苏微匪,凝眸看向他,心中有些诧异,他是因为城民们对她的误解才这样的么?

    又何必呢?

    可为什么,却如此想要伸出手,抓着他,那抹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