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7

_分节阅读_3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贪恋的温暖。

    马上的男子英挺俊美,风姿卓绝,剑眉浓黑,牙吓魅的大眸深邃犀利,有种近乎柔清的错觉

    ,黑到板致的丽眸像是邀请着她,鼓励着她抓着这双手。挺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微扬,有些

    架鹜不逊,有些孤傲飞扬,帝着他独有的狂傲,掩不住的尊贵。

    不可否认,眼前的男子,不仅身份地位显赫,连白身也是魅力无边,绝对称得上是少女心

    目中的梦中清人。

    然而在她打算离开之际,真的可以吗?

    刚刚窃窃私语的城民们者『在停下脚步,帝着好奇和诧异的表清看着这一幕。方流苏是天下

    闻名的银荡之女,传言萧王爷对她冷落狠绝。可一幕看起来,倒像是萧王爷在乞求着王妃的爱

    清。

    他们感到十分晾奇,皇家的事清,真是难说啊.

    流苏心里好像有两个声音在争执着,一个说留,一个说走,马上的萧绝静静地看着她,也

    不催促,等着她心甘清愿地把手交给他。

    流苏想起腹中的胎儿,迟疑地伸出手来,皓白精致的手穿〕秀月月空气,穿透他们之间纠缠

    不情的心结和怨憨,停在半空中。流苏想起锦绣,想起林云儿,想起那些不能透气的日子,想

    起南瑾冷模的脸,倏然缩回手。

    而萧绝见状,迅速地抓着她的小手,用力一扯,把她拉上马背,紧紧地扣在胸前,紧贴着

    他刚阳的身子。

    城民们爆发出深深浅浅的吸气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萧王爷和萧王妃根本就不像是

    传言中那般嘛,看,人家王爷蛮紧张王妃的。

    “萧绝,我’流苏回头,眼光迟疑,若不是他夹然伸出手来,她a.坏缩回去,始终还

    是没办法装作什么事者刚受发生过。

    “流苏,总会有让你心甘清愿的一天.’萧绝眼光沉锐,露出属于男人的白信,风华夺目

    ,那股绝世风采让人不敢逼视,像是宣誓般,圈紧梳办,一挥马鞭,狠狠如抽在马屁股上,策

    马向城外驰骋而去。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一百零二章

    眼光灿烂,空气情新,城外绿早因因,野花漫天,处处飘散着一股芳香的气息,情淡而活

    静,宁静的湖面,秀丽的山坡,抨曳捧姿的野花,半空飞翔的鸟儿,一切者『那么白然和美丽,

    就像少女温蜿的隆清,不壮丽,不雄伟,却别有一番味道。

    萧绝帝着流苏在草地上畅陕地奔跑吹风,俊美的男子护着秀丽的少女,在野花满地的郊外

    ,激清扬鞭,享尽风流。

    直到梳办觉得有些累了,萧绝这才下马,伸手把她抱下来,在草地上漫步,情风夹看化否

    吹拂而来,搅动一他春水。

    幸好萧绝的骑术绝佳,念在她初次骑马,速度稳健,并无颠簸之感,真泊影响胎儿,她泊

    萧绝看出什么,眼光者『不敢住腹部看,只是借口说累了,悠闲地在草地上吹风,偶尔采几朵野

    花,细细地感受初夏的无限风光。

    “开心吗?’萧绝见她脸上帝着淡淡的笑窖,脱口问道。

    流苏诧异地偏头,他是为了让她开心才会帝她出来的么?梳办笑笑,并未回答,弯身摘了

    一朵小黄花,接着抬头问道:“你怎么有兴致出城?

    “帝你兜风,不行吗?’萧绝酷酷地环胸,口气冷冷的,不识好歹的女人,哼.

    流苏哦了一声,“谢谢.

    “一声谢谢就算?’萧绝不满了,眯眼眼睛,像是小孩子得不到最心爱的玩具露出不悦的

    表清。

    “难道让妾身给您一鞠躬,三叩首么?’流苏淡淡地反驳,不可否认,出城一趟,心清变

    得开朗很多,冲淡了即将离开的凋限。

    萧绝着脑地瞪着她,流苏淡淡一笑,眼光露出一点调皮来,扬手,把沿途采摘的拿束野花

    塞进他手里,萧绝诧异,下意识就想要把这些不明物体丢掉。

    流苏见状,笑道:“王爷不是要妾身感谢么,这么大一束花,够诚意了吧?

    她轻松一笑,衣袖潇洒一飘,转身,心清偷陕板了,这好似的是第一次,她和萧绝之间,

    毫无间隙地相处,没有针锋相对,也没有冷嘲热讽,更没有伤害。

    萧雏瞪着手中这束花,气结,他的头僵硬地左右转转,那神色,真是一绝,像是做错事泊

    被抓到的孩子在四处张望,泊人看见般,流苏刚好回眸,看见他这款经典表清,清不白禁大笑

    起来。

    “该死的,可恶的女人一’萧绝}副良地瞪着那娇柔秀丽的背影,倏然又有些比虑了,这背

    影,真的像板了柳雪瑶。

    真的好像,从后面看,就如同一个人似的,那种感觉让他雀跃,好似瑶儿从未离开过他,

    一直者『在他身边陪着他。

    就在这时候,流苏转过身来,诧异地肇眉,活静雅致的情秀小脸布满疑惑,淡淡地问道:

    “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萧绝语气有些低,一笑而过,是啊,不一样,她们不一样,雪瑶的背影扮受有

    她的坚制。两人虽然者『是弱质女流,可柳雪瑶就像一朵温室中的花朵,经不起风霜雨露,流苏

    却如满山雏菊,娇柔中帝着一股坚忍不拔的坚毅,越处在逆境,越开得芳香。她们是不一样的

    ,想通这一点,他不知不觉地笑了,方流苏是独一无二的,他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如此特别

    的女孩。

    流苏像是发现新大陆般,口气晾奇,“萧绝,你笑了耶.

    话刚说完,萧绝脸上的笑窖敛去,又队复平时冷酷那魅的脸,俊美,却冷硬,玉官如刀削

    般挺工,没有一丝柔软,一闪而过的笑,如昙花一现,工即消失。

    直别相一梳办顺得理睬他,萧绝的阴晴不定,她早就领教过了,只是有些淡淡的失望罢了。

    萧绝限限地捧着那束不明物体跟在她身后,幸好,风中传来的熟悉的馨香冲淡了心头的郁

    闷。

    可恶一

    第一次迁就一个女人的感觉,对萧绝来说,真的很不习暖,仁峭百和柳雪瑶在一起,步调一

    直者『是袖在掌控,他这样狂傲的男人,只会征服,命令。为了让一个女人开心,而迁就她,捧

    着这束过去他绝对不可能碰触的烂植物,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有些不甘,很不服气,很脑怒,这种陌生的局面对他而言,有些失控。方流苏是他的女人

    ,出嫁从夫,她泣该哭服从他才对,怎么可仁)是他迁就她呢?可是,他竟然乖乖地捧着,因为

    感觉到有种甜蜜,因为他从未见过流苏有过如此轻松无陇的笑窖。

    日消百在王府的时候,就算是笑,也是疏离和淡模的笑,像是隔着一层面纱,总觉得她的笑

    窖那么沉重和陇伤,今天却有些不同。

    就因为这笑窖,他觉得妥协也算值得.

    “听说你从未出城过,你到底是不是京者『人氏?

    “听说?你听谁说的?’她的事只有她的家人知道,他上哪儿听说了,流苏眼中布满疑惑

    被那道透彻的眼光看着,萧绝像是被猜到尾巴似的,急声反驳,“我猜的?

    流苏撇唇,只觉得他神色有些古匡,流苏也懒得探究,只是淡淡一笑,举起新的一束野花

    ,遮挡着灿烂的阳光,淡然道:“说不定我真的不是京者『人氏呢。

    “小心啊.’野地有些不平坦,流苏这样抬头,脚下又没停下来,一个不注意踩空了,整

    个身体住前扑去。

    “啊’她下意识地双手护着自己的小腹,这是母亲对孩子的保护,在意识到危险的潜

    意识动作。

    等待中的疼痛并未来临,反而是一堵厚实的胸膛,萧绝扣着她纤细的腰,巧妙地利用臂力

    翻转,把她整个人者『圈进坏里,紧紧地抱着一颗心脏终于归位,想要把这较小的身子揉进

    骨血里,再不许她这样吓着他。

    该死的一

    “你怎么看路的?’萧绝急声厉吼,凌厉的眼光如电般,责匡她的不小心。

    “我你’流苏夹然觉得嗓子有些干涩,对萧绝的态度感到茫然。两人的眼光紧紧

    地搅在一起,所有声音者『已远去,只听见彼此的心跳声。空气中的花香,者『变得迷离暖昧起来

    流苏挣脱他的手臂,什么者刚受说,转身就要离开,萧绝回过神来,一把抓着她的胳膊,又

    抱进坏里,双手紧紧地扣着她的腰,凌厉的眼神像是有魔力般,紧紧地锁在她脸上,“流苏,

    为什么逃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流苏微微挣扎。

    “你明白的?’萧绝沉声道,声音有些痛苦,执意抬起流苏的下巴,逼着她看着他的眼睛

    ,声音低沉轻柔,像是诱哄着什么,“流苏,告诉我,你看见什么?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一百零三章

    “你明白的?’萧绝沉声道,声音有些痛苦,执意抬起流苏的下巴,逼着她看着他的眼睛

    ,声音低沉轻柔,像是诱哄着什么,“流苏,告诉我,你看见什么?”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

    黑到板致的瞳眸如最灵秀的墨玉,他的眼光深邃而狂野,又有着动人心弦的魔力,像是在

    夜空下的大侮上缓缓升起的明珠,吸引住她的灵魂。专注地狂热地看着流苏,眼中露出一点急

    切和期待,那抹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深清似乎要溢出瞳眸再也掩不住。

    被这样的眼光看着,流苏觉得白己好像一个绝世美女,拥有蛊惑人心,魅惑萧绝的魔力,

    好像是她就是萧绝的一切,他会一生一世守着她,不离不弃。曾何时,记忆中也有过这样一双

    专注的眼光。那般熟悉地在脑侮中盘旋,可萧绝他</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