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8

_分节阅读_3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他的眼光让她感觉很陌生,记忆中的那双冰冷尊贵的瞳眸,和他的眼光,完全不能重叠起

    来。

    此刻却让她感觉陌生,被他专注的眼光看着,她心里无端升起一股恐院和悲哀,急切地想

    要逃离所有,想要逃开这种无形的束缚,想要挣脱命运无清的作弄。

    她要的,他给不起。

    因为给不起,所仁)袭放下。

    “我什么者刚受看到?’流苏有些讶异白己的声音如此的平静,本就情冷的人儿如同蒙上一

    层薄薄的冰,拒绝接受他眼里的所传递的感清。

    “你撒谎.’萧绝怒吼,用力地拽住流苏的胳膊,近乎野蛮地抬起她的下巴,声音冷酷而

    喷怒,“为什么要拒绝我?流苏,你明明很喜欢我。

    流苏沉静地看着他,萧绝用力抓着她的胳膊,力度不受控制,她微微有些疼,肇起秀眉,

    情冷地道,“王爷,我曾经,喜欢过你.

    她重重地强调了曾经这两个字,态度板为平静,把心中淡淡的心厚收敛,笑窖完美得不可

    思议。

    萧绝对她是否真心,尚未可知,过去若即若离的态度,让她难受了好长一段时间。新婚夜

    的羞辱,那六胭爵无意识的呼喊,足仁)让她所有的幻想破灭。在她曾经想要努力要靠近他的时

    候,是他亲白推开了她。

    一次,两次

    那种从高处狠狠地捧下的感觉,真的好檐糕,她曾经妄想取代柳雪碑在袖心里的位置,可

    借,妄想终究是妄想。

    萧绝的脸倏然一沉,眼光凌厉,像一把刀,狠狠地凌迟着她娇嫩的肌肤,他怒,他不服,

    他拒绝接受这个不在预料中的答案。男人身卜露出无形的压迫,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曾经哼,我不信,方流苏,你连我者『骗不过,能骗得过白己吗?’萧绝声音嘲讽。

    他潜意识中早就当流苏是他的王妃,既然是他的女人,当然一生一世者瞩于他,爱着他,

    他绝接受不了第二个答案。

    流苏平静地凝眸,露出浅浅的笑意,眼光透彻坦然地看着萧绝,“王爷,妾身说的是实话

    ,怎么能说是骗呢?”

    萧雏脸奋听(一声,全黑了,冷酷的眼光像要杀了她一般,变得野蛮凶横起来,野蛮地拉着

    拽住流苏,口气恶狠狠的,“既然你喜欢过,那就继续喜欢,我不许你收回你的感清,绝对不

    行,听到扮受有.

    流苏淡然一笑,她真的很好奇,萧绝懂得什么叫爱吗?

    他对她的态度,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占有。

    她就像是他的一件玩具,经常被他把在手心里玩耍,所以不觉得稀奇,他可仁)肆意地把它

    扔在角落,也可以拿它出气。等到一天夹然发现,原来玩具不知不觉中漫漫地小属十他,所以

    他开始着急,想要抢回来,就像是小孩子的心理,这是我的,我就算不要,它也是我的,这只

    是一种强烈的独占欲。

    爱清,不是占有,而是幸福,他永远者『不明白。

    “流苏.’萧绝夹然放轻了声音,道歉这种事,在他生命中从未过,脸颊略微有些潮红,

    暗白扣交牙,拼了,丢脸就丢一次,“流苏,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毕竟是过去的事清,给我们

    彼此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好不好?”

    冷酷的王爷眼里露出急切的渴望,帝着期盼看着她。

    流苏被他紧紧加掐在坏里,下巴又被她野蛮如攫住,整个身体者『紧贴在袖身上,动弹不得。神色略有些不悦,“王爷,你先放开我.

    “我不放.’萧绝冷酷出言,不仅不放,手劲还不由白主地加重,几欲把梳办的下巴捏碎

    ,疼得流苏咬牙,却不想示弱,冷着眼,倔强地瞪着他。

    爵间,风清万种?尖细的下曰露出坚毅,樱唇紧抿,脸颊因为血液急促流动而呈现桃红,向来透彻灵秀的眼

    睛如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零,露出倔强。正常人看去,流苏是被迫于他的钳制而感到不服,脑怒

    ,可萧绝绝非正常人,看在他眼里,眼前的脸色配红的娇人儿脸上就露出一个讯息,那就是一

    一勾引?

    萧绝心隐隐厚动,一点也不想抗拒想要一亲芳泽的念头,一手绕到她脑后,托着她的后脑

    勺,迅速地俯下头,吻上那抹令人蠢蠢欲动的薄红。

    他一手托着她的后脑,一手扣着她的腰,霸道地禁锢在坏里,用力地吸吮着她的唇,想要

    夺走她的呼吸,占有她的灵魂,想要把她揉进骨血,激烈得连一丝呼吸地吝窗给予。毫不留清

    地咬了她下唇一口,疼得流苏痛呼,霸道的舌尖溜进檀口中,激清地吸吮她的甜蜜,攻城略地

    ,不放过任何一方属于他的领土,直到流苏喘不过起来,在他坏中不停地挣扎,萧绝才意犹未

    尽地放开她,牙吓魅的瞳眸万无刚刚的脑怒,反而有些喜悦,有点得意,心清偷悦板了。

    流苏俏脸红润,气得想要扇他一巴掌,深深地呼吸,连看他一眼,者『觉得忍无可忍,转身

    想要离开。

    萧绝可不会就这么简单地放行,勾住她的腰,霸道地说道:“流苏,给我们一个机会,我

    会好好宠爱你的.

    是宠爱,不是爱.

    流苏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窖,他果真当她是一件玩具,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从未考虑

    过她的想法。

    只有对宠物,才会有宠爱,谁稀罕他的宠爱。

    流苏抬眸,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口气不善,再好的脾气,也忍受不了萧绝,“萧绝,我

    曾经喜欢你,想要靠近你,是你把我推开,现在让我给你机会,太晚了。

    “就因为我仁峭百伤害过你?’萧绝沉声问,若是道歉能让她原谅,他会尝试着去道歉。

    “萧绝,我还是喜欢日消百的萧绝,冷酷无清,冰冷残忍,那样的你,才是我熟悉的。’流

    苏淡淡地道,趁着他发愣的爵间,拉下他的手,淡然道:“你本来就该限我,忘了吗?是我害

    死你最心爱的女人。你是王爷,我是民女,本就是两条不同的路,如果不是柳雪瑶,我们本就

    不会有交集。你还是继续限我,我继续过我的日子,大家者『回到原来的价置卜,各白过各白的

    人生,这样对我们者『好.

    “借口?’萧绝眼光寒竣,声音冷得板致,俊美的脸扭曲着一股隐忍的不甘,“你就这么

    想要逃离我吗?方流苏,你别忘了,你是我的王妃,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什么不会交集,什

    么回到原来的位置,你的位置就是萧王妃,一辈子者『是,不可能和我没有交集,你这辈子者『休

    想逃开我,想者『别想.

    相较于他的脑怒,流苏显得相当的平静,声音平平缓缓,“我这个王妃,终究不是你想要

    的,何必执着呢?

    萧绝冷笑,只觉得胸腹中有一股怒火在熊熊地燃烧,如岩浆般即将进发出来,这种陌生的

    清绪,不受控制的感觉让他喷限地想要杀人。流苏越是洒脱,越是风轻云淡,越显得他泥足深

    陷,不可白拔。他萧绝想要一个女人,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从来没有.

    “不管当初是什么理由,你现在是我的王妃,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他口气冰冷,夹着

    一丝霸道和威严,像是宣誓般,眼光偏执。

    “王爷位高权重,一表人才,试问天下,想要当萧王妃的女人何其多?’这话说得很情淡

    ,换句话说,你可日林了我.

    萧绝眼光顿时变得凌厉无比,额头上青筋隐约跳动,像是隐忍着巨大的怒气,板力忍住,

    才没有把手掐住她的脖子。

    “你休想一”恶狠狠的话,从牙缝中挤出来。

    天下女人何其多,可又有哪个是你方梳办昵?你如此聪颖,为何连这个道理者『不明白?

    若不是非她不可,他又何必挣扎于在对她的感清和对柳雪瑶的魄疚之间。

    无从选择,终究还是决定珍借眼前人。

    只因为,他已经非她不可.

    可她,却离他越来越远。

    难道真的是伤她太深,所黝选择放弃,不再回应他吗?

    流苏拂袖,荷色的衣裳在群花中显得飘逸情雅,她抬头看着天上飘散的白云,有些羡慕它

    们的白由白在,肆意翱翔,她是多么的希望,自己构能展翅翱翔,去看看这个臀华多姿的红尘

    美景。

    “萧绝,王府终究太过华丽,我也不是今丝雀?’她转过身来,坦然地看着他的眼睛,露

    出浅浅的微笑,笑窖美好得如春天情晨最情润的露珠,情明.透彻,“我想要的,你给不起.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一百零四章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那是一幅很美,很美的画面。

    蓝天白云,绿早因因,满地野花,玉颜六色点缀在绿茵草地上,仿若一幅巨大的,美丽的

    锦绣地毯。白然,情新,情风吹过,轻絮飘扬,纯白的颜色飘荡着初夏的色彩和热清,偷陕地

    飞扬。

    娇柔纤细的少女站在野花之中,烘托出她灵秀的身影,眉间有着坚制和执着,敢于对权倾

    朝野的萧绝,说不.

    她把人人向住的王府称之为华丽的牢笼,她把天下女子称羡的王妃之位称之为金丝雀,形

    象,工体,道出深陷侯门女子的悲哀和无奈。

    萧绝冷冷地看着,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看着她的坚定的眼神,半晌无语,明明是那么

    娇柔的背影,为何总是那么坚毅,好似任倒争清者『压不弯她的背脊。

    他不明白,终究她想要什么,他给不起.

    “你到底想要什么,我给不起?’他沉声问道。</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