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0

_分节阅读_4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水

    皇宫,御花园。

    当今皇上年仅四十,遗传皇族的好基因,生得十分俊朗,他和萧绝是同胞兄弟,长相有几

    分神似。身为皇上,保养得宜,看上去非常年轻,久居皇位,那股强劲的王者之风了影益在空气

    中,不怒而威,白有一股君临天下的霸王之气。

    他的眉宇间,有一种淡淡的疲倦和枪桑,明黄的皇袍穿在他身上,竟显得有一种孤独的味

    道,真真正正能称得上是孤家寡人。

    “皇上,何事急着召微臣敦见?’萧绝行礼之后,恭敬问道。

    皇卜摆摆手,示意身边的人者『下去,他挑眉,让萧绝坐下,神色间的疲惫,越发浓郁,看

    起来有些落寞。

    “皇上’萧绝魅眸眯起,担陇地看着他最尊敬的兄长,皇上摆手,声音低沉,略有轻

    斥,“又没有外人在,何必如此见外.

    “大哥.’萧绝也不是古板之人,在外人面前,要严守君臣之荆,但是,在他心里,这位

    是血骨相连的亲兄长,他最尊敬的兄长。

    “绝,你和寒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皇上着急地问道,脚下并无子嗣,只有十名公主,

    这种匡现象一直是他的心病。后身为皇上,必须有个继承人,虽然萧绝也是他属意的人选。可

    他堂堂一介帝王却后继无人,是他最大的遗憾。

    当他知道有一个儿子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那种兴奋的心清,是无法表述的,很兴奋,

    很激动,一心想要找回他的骨肉,把最好的一切者『给他。

    萧绝有些为难地肇眉,声音略帝歉意,“大哥,这件事臣弟和寒一直在查,时隔多年,人

    者『不在,好多线索者『断了,并不好查。

    “联知道难为你们两,只是联太想要一个儿子,太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子,想哭挨挨他的手

    ,看看他的脸,这种心清,日日夜夜者『在折磨联。’皇上声音低沉,眼光露出压抑的痛苦,他

    的儿子,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人世,这种想念和担陇,加上魄疚,在他心里噜噜地腐烂,很疼

    此刻他不是朝堂之上说一不二,尊贵霸气的帝王,只是一位普通的父亲,想念儿子的父亲

    “绝,除了这件事,还有最夏要的一件事,右相想要休朝三月,回老家祭拜亡父亡母,联

    想让你暂时先接手他的政务。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一百零六章

    “绝,除了这件事,还有最夏要的一件事,右相想要休朝三月,回老家祭拜亡父亡母,联

    想让你暂时先接手他的政务。

    萧绝一匪,圣天皇朝最神秘的右相大人,他连面者刚受见过,从未见过他来上朝,但是,右

    相该承担的政务他处理得有条有理,政绩卓绝,深得皇上宠信。

    皇上在三年前就封了一位神秘右相,而朝中各位官员,除了皇上,无人见过,此举雳凉天

    下。朝臣们白然不服,纷纷死谏,求皇上收回成命。然,当朝天子我行我素,不改初衷,拿出

    一份右相呈上的奏章,关于圣天皇朝在政怡,经济,文化上的弊端和解决方法一一详列。其内

    窖之广泛令人震晾。包括国防军事.科举考核.农桑.律法.贵族和贫民之间的土地分配.刑

    法等一系列问题。

    他哪特的视角,敏锐的嗅觉,洞悉政坛经济上未来每一步变化,姗利的视线,毫不客

    气地指出现有法制的不健全之处,提出最有效的解决方法。连萧绝和萧寒者『白叹不如,佩服得

    玉体投地。

    经过三个月的改革,圣天不管在军事.经济方面都取得瞩目的成就,右相这个位置他坐得

    名副其实。

    萧绝本也好奇究竟是何人人士,能得到兄长的信任,没有经过任何六部的认可就出仟录相

    一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经过多方追查,始终查不出他究竟是何人,就好像,这位右相大

    人是从天而降,人间并扮受有一点关于他的资料,十分神秘。

    他查不到右相是谁,可右相知道他是谁,就在袖准备亲白调查之时,皇上召见,让他放弃

    追查右相一事,明显是右相知道萧绝在查他。

    一明一暗,他无法预料到右相下一步的行动,而他却情楚他的每一步计划。

    后来右相潜心为圣天谋福,对萧家皇朝尽心尽力,萧绝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情明已过,怎么选择这个时候回乡拜祭?’萧绝凝眉,心头有些疑惑,想要祭拜父母,

    应在情明冬至的时候拜祭,现在是初夏了。

    皇上笑笑,说起这位右相,脸上者『帝着淡淡的笑窖,看起来十分信任他,“他这三年者刚受

    有朝假,就当做是放他几个月的长假,回乡散散心也好。

    萧绝看着白家兄长淡淡的笑,诧异地挑挑眉,萧越登基十几年,在讯息万变的朝廷打滚了

    十几年,脸上的笑,早就变得公式化。

    帝王者,孤也,就算不是面对朝臣的算计笑窖,也帝着淡淡的陇伤。他者『不知道多久没有

    看到兄长这样温和,不帝任何算计的笑了。

    “大哥,看来你真的很信任他.’萧绝常年冰冷的眼里构露出笑意,管他身份是谁,能让

    他兄长露出笑颜就可,“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皇帝笑笑,“他很孤傲,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的摸样,连联的面子者『不

    给,哎”

    虽是唉声叹气,却不见一丝责备,反而有点淡淡的宠溺。

    “那您怎么忍受得了他?’萧绝诧异地挑眉,这倒出乎意料之外,他以为是能言善辩,风

    趣幽默之人呢。

    “联的命是他救的,只好客气点咯.’皇帝有趣地挑眉,摇摇头,说道:“接手他的政务

    ,没问题吧,联也想多放他一些长假。

    “扮受问题.’萧绝应下,如果不是他,这些本来就是他和萧寒的责任。

    “对了,绝,你的王妃,什么帝进宫来,让联瞧瞧?’皇帝倏然露出暖昧的笑,出其不意

    地问道。

    榔化园的否气方否缭绕,不远处,姥紫嫣红,一地锦绣,群蝶飞舞嬉闹,苍育之上,碧空

    白云,飘逸动人,好一副初夏胜景。

    萧绝脸颊一抽,表清有些匡异,脑侮里闪过方流苏情雅的脸庞,似脑,似限,又有三分无

    可奈何。牙吓魅深邃的眼光飘离灵魂,不知游离在三界哪个角落。

    方流苏,帝她进宫?那就是意味着要正式向皇族,向萧家的列祖列宗介绍和承认方流苏,

    这个问题他还未细细想过,不是没有正式承认她的想法,而是他们两个还在不知所仁)然的阶段

    那个可恶又贪心的女人,刚刚还拒绝了他,说她想要的,他给不起.

    哼.借口?

    萧绝限限地想着,咬牙切齿,那股闷气还未消散就被皇帝提起,来得猛烈和陕速,他想要

    隐藏者『来不及。

    皇帝好奇地看着白家弟弟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清,十分晾奇,他这个从来就严肃冷酷,不怎么可爱的弟弟,年纪小小就学会隐藏清绪,从未见过他表清如此失控过,精彩啊.

    是人者『帝三分好奇的心隆,何况是萧绝的精彩,白然不窖错过,当下,皇帝试探地问,

    绝,怎么?舍不得帝来,泊这个皇宫会吞了她不成?

    萧绝一匪,回过神来,爵间队复冷酷刚硬的形象,刚刚的失控好似只是不小心帝错了面具

    “大哥,还不到时间,日后再说吧.’萧绝迅速拒绝。

    萧王萧王妃的丑闻那是天下皆知,萧王妃的银荡之名在宫里也常被后宫妃殡提起,皇帝也

    略有耳闻,眸光一转,一丝诡光掠过,露出狐狸般的笑窖,声音有些沉怒,“难道真的如传言

    那般是不贞之女?绝,如果她真的如此不堪,联就仁)辱没皇族之名处决了她,也好让你工你想

    工之女为妃?为了弟弟,联甘愿当一回坏人,你意下如何?

    皇帝说得面不红,心不跳,义喷填膺,好似流苏真的做了什么失贞之事,委屈了他弟弟,

    他的口气,明显地维护白己的兄弟,不借滥杀无辜,说得是正气凛然。

    “不可.’他才刚说完,萧绝断然拒绝,袖脸奋倏变,眼光凌厉,隐约有些晾院,细细看

    ,还可日发现有些喷怒,因为有人出言对流苏不敬,即使这个人是他最尊敬的兄长,他也板为

    不悦。意识到白己的声音太过于在乎,萧绝沉声道:“大哥,这件事不是像外界传言那般不堪

    不知道为何,他不想让唯一的兄长对流苏有所误解。

    流苏本就无辜,那件不堪的传言是当初为了报复和折磨她才故意散步出去的,他想让她身

    败名裂,失贞之女不窖于世,他做到了,流苏被天下唾弃,鄙视,而晦不当初的那人,竟然是

    他。

    皇帝狐狸般的笑变得轩朴起来,他看着萧绝的长大,两人年龄相差近二十岁,萧绝对他而

    言,如弟,如子,特别是他没有子嗣,白小对萧绝更是疼爱有加,有时候完全把他当儿子来疼。对他十分了解,一看他的表清和语气,还有那种装模作样的扮莫不关心,他就知道,他的弟弟

    动清了,而且,爱他的王妃之深,恐泊连他白己者刚受有意识到。

    别扭的隆子。

    “方流苏和柳雪瑶的事,联也略有耳闻,该不会是你故意为之,折磨人家一介弱智女流吧?’皇帝诧异地问道,脸上却毫无好奇之象,摆明了明知故问。

    萧绝何尝不知兄长的用心,无非是想要模他一顿,看他的笑话,他无奈地点点头。

    “寒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联心里就觉得纳闷,你啊,明明那么聪明睿智,怎么就这么死脑

    筋,柳雪瑶的死怎么能匡到她头上,命运该有的,始终会有,没有的,始终没有,把一切罪责

    推到她身上,很不公平,这件事,她才是最无辜的人。这样也好,起码你和她遇上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