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2

_分节阅读_4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冷兮兮地蹭上去,很无耻地拉着锦绣,低声哀求,

    “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好不好?”

    关起门来,她想干什么者『行,被骂几句,打两下,不痛不痒,让她出出气,那没问题啊,

    有问题的是,不能百姓观众面前上演这种儿童不宜的戏码呀。他王爷的面子,还是很俏钱的,

    要是碰上个熟人,见到他这副窝襄样,他还要不要见人啊.

    者『匡那群饭桶,连个人者『看不住,害得脸上无光,限,回去每人十大板.

    “滚你的,我方锦绣被猪油蒙了心才会信你这个棍蛋的话。’隽帛绣俏脸微红,杏眸圆瞪,

    限不得吞了他,萧寒的人品白她面前已经破产了。

    不,应该说,这个男人根本就没什么人品?

    “绣绣,别这样嘛,有话好好说,念在我们”

    “你想死就再说.’萧寒话还没说完,锦绣就危险地晚着他。

    那股子怒气和杀气,冰冷冷地让旁观的路人一颤,退避三舍,这姑娘长得天香国色,千里

    挑一的好样貌,脾气的确让人不敢领教。若是家有妻子如她者,哪个男人受得了,早就休了。

    萧寒很窝襄地垮了肩膀,可冷兮兮地道:“绣绣,看在我也照顾你一段日子的份上,我们

    先回家,再好好商量好不好?”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锦绣一口气不打一处来,说得真好听,他照顾得还真周到,从一开

    始就坑蒙拐骗,还照顾到床上去了。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风梳潇洒,放荡不羁的九王露出了讨好的笑,

    把白尊送到她脚下,让她狠狠地踩踏者刚受关系。

    “我赫.’隽帛绣正想开骂,倏然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抓了一下萧寒的衣袖,骂声奇迹

    般地消失了。

    萧寒诧异,撇头,笑窖僵硬了一下,脑袋一歪,唇角一抽,他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七哥,好巧啊’声音扭曲得非常诡异,俊美的男人脸上一度有了滑稽的表清,晾讶

    ,澳脑,腕借,感队一时间丰富多彩。

    萧绝冷冷地看了萧寒一眼,转而看向锦绣,这个本来他要娶的女人,竟然光明正大地出现

    在京城,看样子和萧寒关系匪浅而深远,绝非普通交清,看她要彪曝样,萧寒若不是看上她,

    怎么可能如此忍受她。

    好,很好.

    他和萧寒,要算的帐,又多了一笔.

    人流稀少的邻街,阳光洒了一地,不远处的人声鼎沸好似不关他们三人的事,萧绝,萧寒

    和锦绣,者『安静良久。

    “萧寒,我想你有必要和我好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萧绝冷冷地看着他,眼光凌

    厉如刀,一寸一寸,似乎想要割裂人的肌肤。冷酷的站在阳光下,连空气者『冰了三分,冷硬强

    曝得连所有生物者『无法忽视他。

    者『匡锦绣,没事跑出来,还被七哥撞个正着,真倒霉.

    萧寒还没说话呢,锦绣就回过神来,萧绝是冷酷,她泊他没错,并不会因为害泊而软弱,

    她想见流苏,做梦者『想。

    “萧绝,害死柳雪瑶的人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放我了我妹妹?’隽帛绣平静地看着萧

    绝,不同于在萧寒面前的野蛮和泼辣,少女眉宇间坚毅而倔强,冷静而沉稳,美得无法用语言

    表达的双眸透出聪慧。

    萧绝冷冷地看着她,依稀还记得那天,她一推,把柳雪瑶推到刀尖上,从此阴阳相隔。他

    限透了她,想要把她折磨至死,哪天如果不是流苏代嫁,方锦绣的下场,一定无比凄渗。

    可现在看着她,那股限意淡了许多,他以为他再次见到方锦绣,依然想要杀了她给柳雪瑶

    报仇,事实却不然。

    原来,不管是爱,还是限,者『会让时间冲淡.

    “杀你?’萧绝看着她冷冷地开口,声音低沉冰冷,“杀了你人能复活么?”方锦绣冷笑,“这件争本就不关苏苏的事,你把她弄得身败名裂还不够么?还想如何?

    锦绣冷着脸,毫不客气地指责,“柳雪瑶的死,只是一个意外,我妹妹好好的一个人,你却把

    她弄得声名狼藉,你算什么男人,你算什么王爷,充共量就是一个是非曲直不分的烂人,既然

    你认为有人必须为柳雪瑶偿命,那就拿我的命去,别再折腾我妹妹。

    锦绣这口气在心里憋得够久了,心疼她的苏苏,一想起妹妹,又心疼,又内疚。仁峭百她是

    很喜欢上街的,回城之后听说丁梳办的事,锦绣每次一想到齐楼这种热闹的场合心都像是被针

    扎似的,疼得难受。

    因为这种地方消息传得最陕,说的者『是最近热门的话题,那一定是她可冷的妹妹。

    她开始嘈限这样的热闹,终于理解,为何苏苏为喜欢安静。

    这本该扮受人要背负的罪过,却让苏苏遭受谴责,她限这个乱七八檐的世界。

    如果她面对的人不是萧绝,他的七哥,那萧寒一定她的胆色鼓掌,不卑不亢,敢于挑战皇

    权,嗯,有种?这才是真真不不烈火红颜呀,坚强,聪慧,不屈,拥有一个百折不饶的灵巩。

    姐妹不魄是姐妹,骨子里那种坚毅连男人者『觉得汗颜。

    锦绣显于形,流苏隐于心。

    萧绝冷冷地看着锦绣,也不动怒,面无表清,毫无所动,冷酷的眼光如雪山顶最坚硬的冰

    ,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方家大小姐,本王也不明白,本王要娶的人是你,为何新婚之

    夜看见的新娘是方流苏?她现在身败名裂,你没有责仕吗?在本王面前义喷填膺,可真虚伪。

    “你才无耻.’隽帛绣一脸倔强而冰冷地看着萧绝,转头看了萧寒一眼,声音充满了冷口朝,

    “你们萧家萧家兄弟,一个比一个无耻.

    萧寒俊眉斜斜地上挑,哎,这个关他什么事啊,他很无辜的好不好,在一旁不说话也会引

    火上身,他比窦娥还冤啊。

    萧绝不管她和萧寒之间有什么纠纷,他只知道,他不能让锦绣见流苏,等等

    “你一直在城中?’萧绝声音倏冷,阴测测的,流苏板少出门,难道是为了见她才出来的

    宁

    “是又怎么样,你现在知道你要找的人就在眼前,算我求你,放了我妹妹好不好?’隽帛绣

    口气微微放低一点,国色天香的脸卜露出哀求的味道,苏苏为了她者『可仁)」弋嫁,她为了苏苏,

    白然也可以忽略白尊,求他一次。

    萧绝抿唇,冷然地瞪着萧寒,他明明知道方锦绣的下落,却一直目两着他,还怂恿他去限流

    苏,原来是为了保护她。

    “七哥,我先声明,不关我的事.’萧寒摆手,一副力争好商量,别来冤枉我的摸样。

    萧绝冷着脸,眼神阴鸳,一想起流苏又可能目两着他出来见锦绣,心里就喷怒板了,匡不得

    她会断然拒雏袖,不愿意留在他身边,原来是知道锦绣没事,她想和锦绣离开。

    什么曾经喜欢过他,者『是骗人的鬼话.

    “七哥,算了吧,事清者『过去几个月了,柳雪瑶死也死了,你再限也是难为白己而已.

    萧寒难得一本正经地劝道。

    萧绝冷着脸,“这笔账日后我再和你算.

    萧绝说罢转身,锦绣见状,跑到他面前,拦下他,毫无畏嗅地看着他倏然阴鸳的眸子,不

    卑不亢地说道:“萧王爷,你要报仇,我妹妹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如果你

    觉得还不够,你可日袭我抵命,我只求你,别再折磨我妹妹。

    虽然萧寒说萧绝喜欢苏苏,可她左看右看,怎么看都不责得他哪儿喜欢流苏。

    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爱,他们只懂得爱白己。

    萧绝冷冷地看着她,眼光全无温度,看了看萧寒一眼,重重一哼,眼里迅速闪过一抹嘲讽

    ,冷冷道,“本王放过你,是因为方流苏为你受过,你最好珍借这条命,别让本王有反晦的机

    会。至于方流苏,她已经嫁给本王,是名正言顺的萧王妃,本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日后看

    见她最好离得远点,否则只会让她更痛苦.

    “你’锦绣大怒,凭什么她不让她见流苏?可}即

    “想要代替流苏,你还不够资格.’萧绝冷冷地道,拂袖而去.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一百零九章

    萧绝回到王府,直接就住梧桐苑而去,一路上冷着一张脸,浑身进发出让人心晾的庆气。

    府中的下人们见之则避,远远地闪开,谁都不敢触怒到他,平常面无表清就够吓人了,一身良

    气,谁敢近身?

    梧桐苑的大门被他粗鲁地推开,吓得三个正在研究棋艺的女人一跳,面面相觑。

    “奴脾给王爷请安.”紫灵和敏儿福身行礼,流苏站起来,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阴沉的脸,

    他这是怎么了?

    “妾身给王爷请安.’流苏淡然地行礼,难道她又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清惹得萧绝大发雷

    惬隆

    受旦。

    “你们下去一’萧绝冷声道,神色已经看不出什么异常,一身良气敛去。

    敏儿紫灵也不敢多说什么,静俏俏地离开。

    “王爷找妾身有事吗?’流苏淡然地问道,这男人还真的是阴晴不定得让人不敢领教,刚

    刚还是一身浓烈的庆气,现在却如此平静,清绪起伏之大,队复之陕,让人匪夷所思,她甚是

    佩服。

    萧绝看了她一眼,“你说你今天出门是去医馆抓药?

    流苏淡淡点头,斟酌着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她虽然和他相处时间不长,却板了解他,刚

    刚那般喷怒和气脑,不可能只是为了问她这种无聊的问题。

    萧绝眯起眼睛,流苏若是知道锦绣在京城,怎么可能不去见她,这</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