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3

_分节阅读_4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两对姐妹的感清之深厚

    ,让人大开眼界,他从未见识过她们这样的姐妹。

    妹妹为了姐姐甘愿牺牲白己的幸福,姐姐为了妹妹了,可仁)涟命者『不要。

    “你不是去见人了吗?’萧雏脸奋冷静,眼光冷峻如昔,像是一束激光冷冷地扫在流苏的

    脸上,想要看穿她脑侮里的想法。

    见人?

    流苏心中隐约一动,微微肇眉,她去医馆,见到的人只有云烈,萧绝是指他吗?

    “王爷你在指谁啊?’梳办情冷地问,她见云烈一事,除了敏儿和成大夫,其他人应该不

    知道。

    萧绝见她的脸色不像是在说谎,微微地眯起眼睛,难道她当真没有见过方锦绣?

    “方流苏.’男人的声音沉如冷铁,幽深锐利的眼光紧紧地锁在流苏脸上,一字一字地说

    道:“别妄想离开本王,否则”

    他顿了顿,声音低沉而危险,饱含警告,阴鸳道:“你会生不如死.

    空气似乎一下子凝结成冰,随着男人的话音而落,四周静俏俏的,只有风吹动愧树发出沙

    沙的声音,细微的,宁静的声音。

    绝清而冷狠的气息从萧绝身上缓缓地流溢出来,浓烈得教人不敢逼视,梳办毫小际疑,他

    话里的真实程度。

    生不如死啊.

    这是什么样的威胁呢,为这么的绝望和残忍,想要折磨一个人,世间最残酷的方法不是让

    她死,而是让她生不如死。

    流苏感觉白己的心者『要跳出嗓门口,有种想要工刻逃离萧绝的急切。

    不知道为何,当初那种心动好像是一种错觉,因为梦境里那张熟悉的脸所仁)汉了错觉。好

    似是因为那张脸,所仁)有了寄托,有了希望,之后梦墙不再缠身,她就不再纠缠于梦幻和现实

    之{司。

    现在对萧绝,她只有一种,想要远远逃离的急切。

    流苏一向平静冷情的脸露出茫然和恐院来,雅致的脸蛋刷白,好似害泊此刻危险冷酷的男

    子。

    萧绝上前一步,流苏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眼光警戒地看着他。

    男子玉官如刀削般冷硬冰冷,见流苏谨厦戒备的眼光,退后逃离他,他的脸迅速闪过一抹

    痛苦和挣扎,她终究是害泊他。

    世间人人者阱白萧绝,者『说萧绝是从地狱来的阎王,冷酷无清,他根本就不在乎人家怎么看

    他,唯独流苏,他不希望流苏泊他,不希望

    “流苏’萧绝的声音低沉而压抑,流苏已经退无可退,后背顶住朱红的栏杆,眼看着

    萧绝一步一步地逼近,危险和压迫从地面八方扑过来,像是一层密集的网把她团团围住,左右

    上下,她全逃不开,如被闲在雏情中的小兽,绝望地等得死亡。

    她只愁觉噪门如火烧一般,干涩而疼痛,火辣辣的感觉蔓延在四肤百骸之间,情晰地感觉

    到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速度,迅速加陕。

    萧绝的手,毫无预警地抚上流苏的脸,指腹冰冷,在她脸颊上游离,像是一把利刃,正考

    虑着要从哪儿下手。

    “王爷,你今天怎么了?’流苏努力让白己的声音变得平缓,不敢去触怒萧绝,今天的他

    ,有点匡异,清绪好像被什么刺激到了,游离在崩护贵的边缘。

    萧绝沉迷于肌肤之间柔嫩的触感,缓缓地在她脸颊上滑动,眼光阴鸳得近乎偏执,“本王

    说到做到,你最好让本王有这个机会.

    流苏心头一震,难道他察觉到什么么?她想要离开他,没错,只剩下四天的时间,再过四

    天,她就会服下假死药,利用死亡离开他,云烈已经把一切者『准备妥当,计划周详完美,她连

    敏儿紫灵者阳两过了,萧绝会察觉到么?

    “王爷,您多心了,妾身就在梧桐苑,哪者刚受去,您先放开我,行么?’她流苏放低声

    音,淡淡地说道,萧绝如山一般站在她面前,禁锢着她。浓烈的男儿气息扑面而来,夹着危险

    和压迫,她情楚听到彼此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那般情晰,那般陕速,脸上因为呼吸不顺而浮

    现少许红晕,她不喜欢这种被禁锢的感觉,从骨子里,反感。

    放开?

    萧绝倏然色变,眼光益发阴鸳起来,放开她,她想去哪儿,去找方锦绣,远远逃离他么?

    想者『不要想,他不放开.

    萧绝猛然伸手,把梳办紧紧地抱进坏里,那种力道,好似要把娇柔的女体揉进他的骨血中

    ,不分彼此。

    流苏难受得肇眉,微微挣扎起来,越是挣扎,萧绝抱得越紧,她只得放弃,萧绝见她柔顺

    了,不再反抗,才说道:“不放,方流苏,我一辈子也不放手,即使你做噩梦,我也会出现在

    你的噩梦中,绝不会放手.

    低沉强烈的语气,偏执得令人心晾胆颤,像是宣誓般,执着地抓着少女想要逃开的灵魂。

    流苏心里叹息,他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平时的萧绝不是这样子的,就陕要离开了,她不想

    多生枝节,要尽量安抚他,免得引起他的坏疑。

    “王爷,你先放开妾身好么?药就陕凉了,再不喝,药效就没了。’流苏淡淡地说道,尽

    量让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弱。

    萧绝工刻放开她,细细地看她苍白的脸色,良久,缓缓地放手。

    流苏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走到石桌边坐好,端起那碗早就放在上面的汤药,正想要喝

    ,只听见梧桐苑外有侍女吵起来,是雪梅阁的一名侍女匆匆陀陀地过来,想要求见王爷,萧绝

    住住吩咐过不许进来,敏儿和紫灵并不放行,那侍女一脸恐院,着急起来,大喊起来,“王爷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侧妃娘娘小产了,您陕去看看啊.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10章(文字版)

    雪梅阁刹成一团,大夫早就来了,侍女们端着一盆又一盆的热水进去,端出来的,却者『是

    血水。

    如玉早就听到消息,在外庭站着,脸色苍白,看见进进出出的侍女端着一盆又一盆的血水

    ,她晾骇地捂着嘴巴,害泊得浑身发抖。

    萧绝和流苏赶到雪梅阁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棍乱,萧绝一脸着急,看者『不看迎上来的如

    玉,猛然推开她,迅速地跑进房里。如玉只是想过来说林云儿的清况下,被萧绝一推,措手不

    及,猛然捧在地上,流苏跑过去,扶起她,“如玉,没事吧?”

    如玉捧倒的时候,手在粗糙的地面摩擦,手心者『破了一层皮,血丝淡淡地溢出来。

    怨限和喷怒在眼里一闪而过,如玉的脸,扭曲得可泊,流苏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萧绝

    那么宠爱林云儿,泊是着急了,一时错手。

    “如玉,别想太多,王爷无心的。’看见如玉眼里一闪而过的怨怒和杀气,流苏心中一晾

    ,只能轻声安慰她,如玉隆子柔,白从进了王府,受了不少委屈。

    “流苏,别说了,我明白的,我如玉这个人,连林云儿的汗毛者『比不上,我明白,我明白

    的’她的声音似苦,似怨

    “夫人,您的手流血了,让奴脾给您包扎一下吧,伤风就不好了。’桃红见她的手心破皮

    了,一脸担陇。

    “没事,皮肉伤而已。’如玉淡淡地道,流苏扶着她起来,问道:“如玉,怎么回事,她

    怎么会小产了?”

    看着进出的侍女和端出来的血水,流苏心中明白,孩子多半是保不住了。

    如干摇抨头,“我也不知道,我也比你刚到一会儿而已,好可泊”

    流苏心中非常不安,又说不上什么理由,和如玉进屋,房里飘散着一股血腥的味道,扑面

    而来,有哮症的流苏被这股浓烈的味道呛着,微微吩啾四户,敏儿轻声道:“小姐,我们也帮

    不上什么陀,你身体不好,还是别进去了。

    流苏淡然一笑,“这里不宜太多人,你出去等我。

    说罢和如玉两人进了内堂,林云儿脸色苍白,雪白的衣裳被血染红了,额头上者『是汗水,

    一头秀发被汗水打湿,紧紧地贴在她柔顺的脸颊边,本来红润的脸色渗白如纸,唇瓣失色,如

    同枯萎的花瓣。她的眼睛者『红肿了,和核桃似的,那泪水如珍珠般不停地从眼里滚下来。整个

    人看起如风中的蜡烛一样,看起来十分屏弱,我见犹冷。萧绝抱着她低声细语地安慰着,一脸

    冷借,小产就像是死去孩子一般,和心头割去一块肉,流苏也有了孩子,很明白这种感觉,如

    果是她的孩子出了意外,绝对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一名老大夫晾恐地跪在地上,承受着萧绝的怒气,不停地求着王爷饶命,雪梅阁的大丫鬓

    们个个者『掩口低位,房间里的气氛,沉重而压抑。

    流苏淡淡地看着这一切,且不说林云儿为人如何,失去孩子的痛,她是很同清她的。

    “林云儿,别难过了,养好身体要紧,孩子仁)后又有的。’萧绝柔声安慰她,眼光倏然变

    得阴寒起来,朝着那排侍女厉喝一声,“你们怎么照顾侧妃娘娘昵,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都

    不要命了是不是?”

    阴寒冷狠的厉喝让她们者『恐嗅地跪下,齐声求萧绝饶命.

    “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不关奴脾们的事.’众侍女哭声顿起,林云儿的贴身侍女春

    桃夹然抬起头来,她一脸喷队地指看梳办,“王爷,是王妃,是王妃害了侧妃娘娘的孩子的?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11章

    此话一出,众人皆凉

    空气静得如凝结了般,连低位的众侍女们者『停止了哭声,如玉紧张地看看梳办,吞了吞口

    水,露出晾恐来。林云儿哭位的声音益发悲</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