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5

_分节阅读_4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却直挺挺地站着,淡然的神色越发情冷淡模,和人隔了

    一层冷冷的空{司。

    “王妃”紫灵紧张地抓着她的袖子,这件事她和敏儿全然不知,王妃真的坏孕了么?

    萧绝早就被这个消息震憾得脑子一片空白,回过神来,急急陀陀放开林云儿冲了过来,抓

    着流苏的肩膀,眼里有一种压抑的期盼和震晾,“流苏,你坏孕了,这是真的么?是真的么?

    流苏看着他的神色,表清很平静,“是,有一个多月了。

    “太好了,你有身孕了,你有我的孩子了?’萧绝激动得语无伦次,一把抱过流苏,向来

    压抑的感清第一次有外露的倾向,这个消息来得意外,也来得非常是时候,冲散了他刚刚失去

    孩子的痛苦和郁结。

    流苏冷静地推开他,眼光平静,萧绝的激动于她好似没有关系般,本来她就不想让他知道

    ,他的高兴出于意料之外,现在她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萧绝知道她坏孕了,那么她想要走,

    难上加难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有身孕的事,为什么要目两着我,难道你不想要这个孩子?’狂喜过后

    的男人一脸冷峻,喷怒,沉声指责流苏。

    毫无疑问,萧绝是兴奋的,激动的,在得知林云人孩儿坏孕之后,他对孩子便有一种期盼

    ,对这次林云人被人陷害导致小产,他才会如此的喷怒。现在又知道梳办际孕,那种失望到期

    盼,失而复得的心清非常奇妙和激动。

    看流苏的表清,似乎早就知道,却一直目两着他,难道她真的不想要他们的孩子,这个认知

    让萧绝怒火直目,如岩浆在胸膛里爆发,滚烫而灼热。

    流苏承认也不反驳,她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有这个想法,现在她不想让他知道,是因为她

    即将要离开,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纠葛,没想到事出夹然,被他知晓,大出预料之外。

    “王爷,这件事稍后再说行么?林侧妃的胎儿被人下药毒害,妾身还是嫌疑最大,还希望

    王爷能彻查情楚,还妾身一个公道.’流苏淡然地说道,拉开萧绝的手,冷冷地看了林云儿一

    眼,问道:“春桃,你没看见紫灵卜毒,就凭本王妃坏孕一事就咬定是我指便紫灵卜毒,未免

    太过武断,你和紫灵同时在煎药,各白者『单独回过厨房,你说紫灵下药,那你呢?就因为你是

    侧妃的贴身侍女,就可仁)摆脱嫌疑么?紫灵也可撇是你做的。

    “我没有.’春桃急声反驳,察责到自己语气失态,工刻向萧绝磕头,泪眼咨馨,“王爷

    ,奴脾真的扮受有,王妃冤枉奴脾,她想找人顶罪,奴脾伺候侧妃这么久一直尽心尽力,不可能

    会害了侧妃娘娘,这样对奴脾又没有好处.

    流苏冷冷地看着春桃哭天抢地地大喊冤枉,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窖,有其主必有其仆,如此唱做俱佳。

    一般人到了这个天地,莫不是六神无主,就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而她还反驳得有条有理

    ,看似胆小泊事却句句针对流苏,如果不是事先演练好,就是这丫头本来就是心机深沉之人。

    萧绝冷酷地肇起眉来,听着春桃的话,半晌不语,倏然冷冷地扫向流苏,眼光露出一抹不

    信任的诡光,流苏脸色一白,“你不相信我?”

    “王爷,奴脾没有,奴脾连王妃坏孕一事者『不知道,又怎么会因为春桃所说的理由去毒害

    侧妃,绝不是奴脾做的,不关王妃的事。”紫灵兄萧绝坏疑梳办,工刻跪下来,频频磕头,努

    力证明流苏的情白。

    流苏直挺着腰,什么话也不说,情澄的眼光露出一抹失望和痛苦来,原来他竟不信她,也

    好,让她更死心罢了。

    “你刚刚也说了,你嫌疑最大.’萧绝幽深的瞳眸里流转出一股绝清的暗流,没有人知道

    他在想什么,冰冷的话却判了流苏缓刑。

    流苏一嗤,倏然有股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眼光撇到林云儿眼里闪过得意和报复的陕感,

    她顿觉这个世界荒谬得可泊,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太过薄弱。

    “王爷,王妃姐姐,你们别吵了,王爷,王妃姐姐心隆善良,不会毒害云儿的,王爷不要

    错匡了姐姐,这件事还是算了吧,是云儿没福气,倘若为了这件事害得王爷和王妃姐姐伤了和

    气,云儿就更罪该万死了,云儿’林云儿哀求萧绝,说得最后,哭得不能白己,小产过后

    ,身子本来就弱,经不起折腾,如此一看,她的脸奋越发不好,惹人疼借。

    萧绝过去,搂着她,幽深的瞳眸很深,很深,冷酷得看不出什么清绪,安抚着她道:“云

    儿,别白责,你才是整件事的受害者,本王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王爷,王妃姐姐”

    “好了,云儿,这件事本王白会做主,你先好好休息,什么者『别想,知道么?’萧绝安抚

    着她的清绪扶着她躺下。

    正在这时候,屋外有人来报,“王爷,厨房的阿刚有事求见,他说他看见是谁下药.

    “陕传.’萧绝神色一肃,冷冷地看着眼流苏,命人把证人帝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青年男子,二十玉岁上下,生得十分粗壮,孔武有力,玉官看起来憨厚而老

    实。

    他进来,跪地向萧绝和流苏行礼,有些忐忑不安,看起来很紧张。

    “你看见谁下药?’萧绝冷酷地问道。

    壮汉恐嗅地看了一眼流苏,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萧绝冷冷地肇眉,厉喝:“说.

    那壮汉害泊得连连磕头,倏然指向紫灵,“是她,奴才看见,是她下药的?

    壮汉此言一出,连林云儿和春桃者『骇然不解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14章

    紫灵大晾,脸色倏变,在王府当侍女多年,紫灵一直沉稳大方,懂得看主子的脸色,人际

    关系也算不错,遇事少有际除,是大等侍女中少有的见过场面又撑得起场面的侍女,此刻脸色

    却发白,红唇血色尽褪。

    “王爷,奴脾对天发誓,如果奴脾做过有害王爷子嗣之事,奴脾遭天打玉雷轰顶,不得好

    死.’她强行镇定,磕头,努力让白己的声音平静而沉稳,细听方可听出颤抖来。

    若是王爷信了壮汉所说,她倒还无所谓,连累土妃,罪过就大了,她一辈子者『会内疚不安

    的。

    梳办抵唇不语,很显然,已经有人布好这个局,就等着她们来跳,就算紫灵不承认,也有

    目击证人出现,做得天衣无缝,让她百口莫辩。看见紫灵跪在那儿发誓,她心口一阵阵疼痛,

    这个傻丫头。

    “你是谁,这又是怎么回事,详细说来.’萧绝厉喝一声。

    阿刚磕头,有些油光的脸肌肉一抽一抽的,老实憨厚得有些木呐,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方才说道:“回王爷的话,奴才叫阿刚,是厨房打杂的,今天在厨房后院劈柴,听到紫灵和春

    桃争吵,奴才起初没有在意,后来奴才口渴,想要回去拿水喝,经过窗口的时候,看见紫灵姑

    娘在去动侧妃娘娘的汤药,奴才以为她只是帮陀看火,沿怎次住意,听说侧妃娘娘滑胎,奴才

    这才想起来。

    阿刚的声音很老实,有些憨憨的,有匹傻傻的,和他的长相一样,憨厚老实到扮受有人会坏

    疑,一个傻汉子会说谎话。额头上浮出晶莹的汗珠,一滴一书司酬觅着发髻而下,滑入衣领之内

    “你说谎.’他话音一落,紫灵大喝,脸色着急而发白,“王爷,奴脾有话要说,阿刚三

    番四次调戏奴脾者『被奴脾喝止,奴脾认为他坏限在心,故意冤枉奴脾。王妃一向心底善良,得

    奴脾等和亲姐妹一般,奴脾没理由会做危害王妃的事。

    “是你,明明我看见的人就是你.”阿刚肩膀缩了缩,像是泊了紫灵,看了萧绝一眼,这

    才鼓起勇气指认。

    看他一脸的窝襄相,全无一丝紫灵目中那个色胚子的形象,谁不知道紫灵是王府的大等侍

    女,冷静沉稳,又是王妃最龙爱的贴身侍女,而阿刚一副龟孙子像,哪有胆子去调戏她啊。

    几乎所有人者『认为,紫灵说谎,也认定了是紫灵幸了王妃之命,在侧妃的安胎药里下毒。

    紫灵百目莫辩,}副良地盯着她,她只求王爷能明察秋毫,不要冤枉了王妃,很显然有人故

    意陷害王妃,铁证如山,她想要翻案,除非主审官相信她。

    “王妃姐姐’林云儿倏然从床上起来,撞撞跌跌地跑到流苏面前哭喊起来,抓着流苏

    的手臂疯狂地摇动,“王妃姐姐,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云儿云儿不会和你争什么的孩

    子是无辜的,云儿者『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了,为什么王妃姐姐这么残忍”

    敏儿一直护着流苏,见林云儿那般摇动流苏,工刻过去,想要把扒开她的手,却被林云儿

    推开,她泪眼婆要,眼睛肿得和核桃一样,“王妃姐姐你说啊,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我

    从来就扮受想过和你争什么”次办佰传」理侣看哭大甩地阴林万儿,胆巴淡怒朋半郁,观明日,观侃」卞公石国丈用1,

    萧绝若是不相信她,说得再多,也没用

    反而会被人家说,她欲盖弥彰。

    一场下药的毒计,几度风云,扑朔迷离,矛头直指向她,百口莫辩,就是这种清况吧,究

    竟是何人,能有此高超手腕,布置这么一个局面呢?

    林云儿?不像

    如玉吗?她心里明白,如玉是最有可疑的人,打掉林云儿的胎儿,嫁祸给她,仁)潇绝对林

    云儿的宠爱不会不追究,到时候她也白身难保,既可曝掉林云儿的胎儿,又可曝掉她,一

    石二鸟。

    整件事最大的收益者是她。

    在她的印象中,那位娇娇柔柔,虽然埋怨着萧绝的无清,却也默默承受的少女,真的有此

    等厉害心思</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