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7

_分节阅读_4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敏儿见她神色严肃,只好重重地点头。

    雪梅阁中,萧绝刚走,假装睡着的林云儿便醒了,长长的睫毛环拌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泪水

    ,苍白秀美的窖颜一片死寂般,毫无表清,整个人者『陷入一种荒芜和绝望中,失色的唇如冬日

    枯萎的花瓣,颤抖得不能白己。

    眼泪又开始凝聚,一颗一颗地落下,顺着眼角落入发后,伤心得不能白己。

    母亲失去孩子的悲伤,几欲击垮了她的理智,她所有的期盼者『寄托在那个孩子身上,竟然

    就这样扮受了

    春桃见她醒来,赶紧出去,把所有的侍女者『赶离内堂,离得远远的,看起来跋雇尖刻的侍

    女扑通一声跪在林云儿床前,频频磕头,低声哭起来,“侧妃娘娘饶命,奴脾该死,奴脾该死

    ,求侧妃娘娘处罚奴脾吧,者『是奴脾的错.

    林云儿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般,整个人麻木地躺在床上,失去孩子的悲伤,只要是母

    亲,者『会伤心,何况这个孩子,还是她第一个孩子。

    春桃跪在地上,也随着哭位,一声又一声,充满了痛苦和恐嗅,这件事她们才是最情楚的

    人,她真的害泊,侧妃娘娘饶不了她。

    药本来是下在她亲白下仕梳办的汤药中,可不知道为何,却被侧妃喝下了,这件事她毫不

    知清。

    哭位,示弱,喊冤枉,是她目前必须要做的。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16章

    “处罚你,处罚你,我的孩子能回来么?’林云儿声音沙哑,哭得太久,伤了嗓子,她缓

    缓加坐起来,白色的衣裳,苍白的脸,渗白的唇,凌乱的头发,眼神板度的绝望和凌厉,看起

    来很像一个索命女鬼,春桃就抬头稍微看了一眼从匆陀地把眼睛垂下,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害泊得颤抖,身子抖得厉害,详跪着都感觉跪不稳,林云儿那凌厉冰冷的眼光,看得她牙齿直

    打颤。

    好可泊,好恐沛的感觉

    那冰冷的感觉,从脚底一直窜到头皮

    林云儿踩着地板,脚步有些虚浮,她眼光凌厉而棍乱,缓缓地低下身子,抓着春桃的衣襟

    ,双手猛然掐住她的脖子,表清狰狞扭曲,眼光狠毒而阴辣,孩子枉死,她限不得把所有人者『

    抓起来陪葬。

    “侧妃娘娘饶命咳咳饶命啊’春桃瞳眸暴睁,血管中的血液迅速流

    动,一种临近死亡的阴冷抓住她的咽喉,她似乎嗅到死神的身上的冷气,春桃挣扎起来,“侧

    妃娘娘饶命啊”

    林云儿柔柔弱弱的,力道却不小,人的潜力可仁)天限制发掘,孩子的死让她悲伤过度,魄

    疚,魄限,喷怒,不甘,绝望所有的负面清绪者『浮上来,激起她最深沉的限,她怨限老天

    爷的不公为什么这么残忍地对待她。

    “侧妃娘娘咳咳’求生的本能让春桃也顾不上主仆之分,在死亡边缘游走,

    那还顾得上许多,一脚狠狠地踢在林云儿的肚子上。林云儿刚刚小产,肚子是最禁不起折腾的

    ,被春桃一踢,疼得她肇眉,掐在春桃脖子上的手松开,倒在一旁痛苦地呻吟。

    春桃一得白由,连滚帝爬远离她,伏在地上,贪变地呼吸着情新的空气,一个呻吟,一个

    咳嗽,主仆两人者阴良狈不堪

    林云儿捂着肚子,倏然回头怨毒地瞪了春桃一眼,大骂道:“死奴才,你吃了豹子胆了不

    是,敢踢我?”

    春桃害泊得缩缩肩膀,这个侍女虽然一肚子坏水,为人也尖酸刻薄,此刻看见林云儿就想

    老鼠看见猫,害泊得不得了。她吞吞口水,犹豫了一下,爬过去,抓着林云儿裙摆,哭着哀求

    “侧妃娘娘,饶了奴脾吧,真的不关奴脾的事,奴脾真的不知道有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要

    掉包了,奴脾冤枉啊侧妃娘娘饶了奴脾吧.

    “棍账,如果不是你办事不利,事清会搞成这样吗?给我滚开.’林云儿气得一脚狠狠地

    踢开她,撑着床柱站起来,坐到床上去,冷冷地看着春桃甸旬在地,眼光有怨限,也有脑怒和

    不屑,“没出息的奴才.

    春桃敢怒不敢言,当她的贴身侍女,被她打骂暖了,现在更是不敢说什么。

    萧绝早就爱上流苏的事清,林云儿早就知晓,她经常听到萧绝在梦里喊着柳雪瑶的名字,

    J自中就嫉妒得发狂,也知道白己只是柳雪瑶的替身而已。而后来,有好几次,她听到萧绝喊着

    流苏的名字,从那仁)后,怨限就像一颗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

    后来坏孕之后,她以为能留住萧绝的眼光,而扮受想到流苏也坏孕了,这件事对她的冲击非

    常大,有好几次,真的好想拧断方流苏的脖子,狠狠地拧断

    她好不窖易才有幸福,又怎么能让被人抢走,她巴不得方流苏能永远地消失,消失在她和

    萧绝面前。

    好几次想要下药毒杀她的孩子,她知道流苏有哮症,身体非常虚弱,小产对她的身体一定

    非常不好,说不定母子两人者『会命丧九泉,那就一了百了,她再也不用担心。

    可她不敢.

    林云儿只是被妒忌蒙蔽了眼睛,毕竟是杀人,她从来没有杀过人,说不害泊是骗人的,而

    且她也是母亲,下药害别人的孩子会给孩子造孽的,她很迷信这个,所有一直没有下手。

    今天看见萧绝和方流苏共骑一匹回来,而萧绝在殿中明显的醋意让她意识到,萧绝对方流

    苏的爱已经越来越隐藏不住,若是再不下手,她现在所有的一切者『会被人夺走。

    限意和妒忌如魔鬼般,进驻她的心灵,染成一片黑暗和冰冷。

    她知道紫灵每天者『会帮流苏煎药,她检查过药渣,发现也是安胎药,她故意让春桃也在那

    个时间段去煎药,故意挑衅紫灵,两人争吵不断,厨房油烟又大,脾气也白然会变得暴躁,不

    愿意共处一室,春桃偷偷回来看火的时候,就在流苏的安胎药里下了藏红花。

    所有的一切者『做的天衣无缝,流苏一直目两着萧绝坏孕一事,很窖易让萧绝认为是她不想要

    孩子,然后喝下堕胎药,就算她们知道只有紫灵和春桃在厨房,那她们又不知道方梳办际孕,

    白然不会下药去害她。

    计划得很周详,可借,人算不如天算,药竟然被人掉包了,她喝下了有藏红花的拿碗药,

    小产的时候,她还措手不及,外房的侍女就晾院失色去找萧绝,她和春桃匆陀之间,只得把一

    切者『嫁祸给流苏。

    明明知道不是她,一时之间她的想法只是她的孩子没有了她什么者刚受有了,流苏也不能太

    好过,嫁祸不成也要让她惹上一身腥,而扮受想到到后来戏剧隆的出现一位叫阿刚的证人来指证

    紫灵。她就顺手推舟,大演苦清戏,先要借萧绝的手除去方流苏。而如玉,日后再漫漫收抬,

    为她的孩子报仇也来得及。

    “侧妃娘娘,真的不关奴脾的事,奴脾也没想到玉夫人会换了汤药,侧妃娘娘,现在怎么

    办?如果玉夫人把这件事告诉王爷,我们就死定了?’春桃心有余厚地道,一脸晾院。

    “扮受用的奴才.’林云儿冷冷一喝,眼光阴鸳,“她现在和我们同一条船上,她要揭发我

    们,她白己构跪不了,这个贱人,我仁)后一定要把她凌迟处死.

    林云儿阴寒地发誓,正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一声恭敬的女声,“侧妃娘娘,如玉夫人求

    见一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17章

    林云儿脸色倏变,粉拳紧握,青筋暴跳,苍白的脸颊因为喷怒地染上少许红晕,她双眸瞪

    得圆圆的,良久,良久,才队复平静,冷冷地撇向春桃一眼,春桃工刻起来,整理好身上凌乱

    的衣裳,又帮林云儿整理好,这才让如玉进来。

    如玉进来,一身碧绿的罗裙,体态轻盈娇柔,看起来秀丽柔美,比起林云儿的伪装的娇柔

    ,如玉多了一抹真实,脸色如常,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对林云儿仇视的眼光,视若无睹,没

    有一点畏嗅。

    “云儿妹妹,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如玉微笑,笑意不达眼底,娇柔得近乎无清的面孔看

    起来什么陌生,明明是浅笑盈盈的摸样,却能让你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低了好几度。

    林云儿冲上去,抓着她的肩膀,双眸被限意充斥,她脸颊扭曲恐沛,历户喝道:“如玉,

    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为什么?我要杀你了?

    说罢就想要伸手扯住如玉的头发,状似泼妇,连小产后腹部一阵阵纹痛者『忍住了。

    如玉身形一闪,迅速灵活,袖子轻摆,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林云儿,你装什么情高呢?

    流苏和你也无冤无仇,为倒你要毒害她的孩子?害人终害己,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尝尝自作孽不

    可活的滋味,还算不错吧?

    林云儿呼吸一窒,果然是她,她果然承认了,林云儿心中的怨}默甫天盖地地卷来,淹没她

    所有理智,“你凭什么说我?你也串通那个阿刚,让他指证方流苏,你既然也想她死,为什么

    一开始要换药?

    如玉淡淡一笑,眉悄一挑,别具风姿,似乎是笑林云儿的单纯和愚蠢,不冷不热地道:

    谁说我哭梳办死?流苏是我最要好的姐妹,冤有头债有主,流苏是无辜的,我不想她死,也不

    想她的孩子有事,你的孩子,是你白作孽,不可活,怨不得别人.

    “可笑,你不想她死,那为什么让阿刚来指证她?’林云儿压根着不相信她的话,冷笑着

    反问。

    如玉抱着胸,似乎有些遗憾似的,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腕借,整个人看起来妖烧而霸气

    ,一点者『不像过去那个温柔哀怨的如</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