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8

_分节阅读_4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玉,倒像是临时帝错了面具。

    “我想我没必要和你说.’如玉笑得妖烧艳丽,凑近林云儿,一字一字,咬牙切齿地道:

    “我只是想让萧绝尝尝失去家人,失去所爱那种痛苦和绝望.

    萧绝为丁梳办受伤划破了秀荷的脸,并把她赶出王府,从那之后,她就看出,萧绝对流苏

    绝不止是限意这么简单,她故意接近梳办,努力伪装,就想有一天借流苏的手,狠狠地报复萧

    绝。

    他这样的男人几乎没有什么弱点,唯一的弱点就是感清,有死去的柳雪瑶为例,她相信,

    流苏若伤他,定是万劫不复。

    而对流苏本人,她没有恶意,她限的人只是萧绝,萧绝害死她一家,害得她家破人亡,她

    只是杀了无意害死他的孩子,并不过分,何况,拿碗药本来也是要夺走梳办的孩子,与其这样

    ,还不如让林云儿白尝苦果。

    “聪明的就别再耍花样,安安分分等过这段时间,你最讨厌的两个人就会消失,如果敢做

    什么小动作,别匡我不客气.’如玉说罢,潇洒地转身便走,倏然回过头来,浅浅一笑,“忘

    了告诉你,我是个杀手.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18章

    夕阳西沉,月上柳悄,情白的月光如神女的洁净的光芒,轻轻地笼罩在丰府上空,臀星点

    点,苍育如巨大的匡兽,睁着冰冷诡异的眸子,冷冷地俯视大地,所有的一切者『笼罩在黑暗中

    ,不见踪影,暗色把所有的罪恶和丑陋者『掩饰在它的色彩下。

    如玉娇柔的身子站在桃花林中,眼光似乎飘香远方,好似在回J一Z着什么,眼神有陕乐,有

    仇限,有酸涩,有凋限,心沉浮在冰冷的侮佯中,只有彻骨的冰冷。

    “少宫主,宫主让你早日回宫一”一名黑衣人鬼魅般的身影落在她身后,无声无息,落地

    并未晾动一片树叶,其内功修为非同一般。

    “知道了?’饭口玉的声音沉静而安详,脸色如玉,在青白的月光下,如一尊毫无瑕疵的玉

    雕,她举手投足间者『露出一种白然而然的领袖风度,让人望而生畏。

    之前伪装的那位哀怨陇愁的少女并不存在,仿右.一梦,早就破碎了,这才是真真正正

    的西门如玉,幽灵宫的少宫主。

    “少宫主,既然你限萧绝杀你全家,为何不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什么仇者时民了?”身

    后的黑衣人犹豫了片刻,沉声问道。

    如玉翩然一笑,姿忐潇洒而放纵,月色下如率领百万兵马兵临城下的铿锵红颜,风采照人

    “仇限就像一颗枯萎的树,在心里扎根的越久,想要杀人的欲望就越淡,杀人并不是最好的

    报仇方式,让他生不如死,才是我西门如玉的目的,这个世界上,最锐利的杀人武器,是感清

    ,感清可以杀人于无形,能让他痛不欲生。

    “属下不明白.

    “你不用明白,回去告诉宫主,近日内,我便会回宫,让她放心.

    “是一”鬼魅的黑衣人应了一声,迅速地消失在桃花林中。

    如玉淡淡地抬头看看天上的月光,唇角勾起一抹冷峭的弧度,她知道,萧绝已经深爱流苏

    ,也知道,流苏会利用假死药离开萧绝。黝的聪颖,萧绝下一步会做什么,她早就猜到了。

    若是能让萧绝以为是他亲手杀了流苏,那就太完美了。

    流苏可日安然无恙地离开王府,而她也达到她复仇的目的,让萧绝一生痛苦,还有什么比

    这更激动人心呢?

    光是想象那种场景,就让人觉得兴奋啊.

    “萧绝,好戏就要上演,欠我西门家的,不是死就能解决的?”啪一声,随着衣袖而动,

    桃花枝应声而断像是一种无声的警告。

    片刻,梧桐苑里,一张字条凌空射入流苏的床柱上,流苏一晾,拿下字条,是如玉写给她

    的,上头写着,“今晚行动?云烈字。

    流苏心中一沉,按计划,应该是四天之后才会服下假死药,云烈安排好一切出城,难道他

    也知道王府有变,让她提早行动么?

    这个字迹的确是云烈的,而且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这件事。

    梳办拿看那颗假死药,思考看哭如倒更加元美逃过萧绝的眼睛,稍微有些差错就会万劫不

    复。

    同样的夜里,书房里,萧绝负手而工,情白的月光淡淡地笼罩在袖的脸上,蒙上一层坚毅

    的朦胧色彩。高大挺拔身体在黑暗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沉重还有压迫,空气如有实质的网,把

    一切者『紧紧地束缚住。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几度风起云涌,最终所有的罪证者『指向流苏,为了安抚林云儿的清绪

    ,他不得不出此下策,把紫灵关进地牢。

    至今,仍在思考着究竟谁才是下药之人,他心里已经隐约猜得出事清的大慨,却苦无证据

    ,如玉是何许人也,做事滴水不漏,怎么可能让人抓到把柄。

    门轻轻地敲响两次,萧绝回身,收去一脸的严肃,沉声道:“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很年轻的侍卫,十分俊秀干练,他叫林俊,是萧王府的护卫队长,萧绝非常

    信任他。

    “那丫头怎么样?’他一进来,萧绝就沉声问道。

    林俊恭敬地应道:“回王爷,紫灵仕地牢里一直说她是冤枉的,不关王妃的事,求王爷明

    察.

    萧绝嗯了一声,心中有些了然,林俊犹豫了下,道:“王爷,恕卑职直言,王妃不像是会

    下毒的人,王爷为何要关着紫灵姑娘?

    “有些长进,可借还不够.’萧绝赞许一声,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本王将计就计,

    将这个下药之人引出来.

    “不知道王爷有什么好计谋?

    萧绝冷冷一笑,想在他府中为所欲为,哪那么窖易,“我让你煎的药,好了么?

    林俊瞳眸一睁开,倏然点点头,萧绝唇角一勾,“拿着药,去梧桐苑.

    “是一

    梧桐苑中,敏儿在外殿听到脚步声,匆匆陀陀地住外一看,看见萧绝帝着林俊过来,林俊

    手里环拿着一碗药,敏儿大晾,跑进内堂,喊了一声,“小姐,不好了,不好了,王爷来了

    流苏将假死药一收,藏入袖子中,疑惑地肇眉,“他来做什么?

    “小姐,我看见林俊手中拿着一碗药,小姐,我好泊,会不会是’敏儿晾恐地睁大眼

    流苏凝眉,眼光也露出一抹不安来,萧绝是认定她就是下药之人么?

    迎出外堂的时候,流苏神色淡然地看着萧绝冷酷的脸,他眼里那种不信任和寒竣让她心为

    之一沉,下意识地日手护着腹部。

    林俊上前几步,把药放在桌子上,热气还不停地住外面目出来,苦涩的味道充斥在鼻尖。

    流苏眉悄一跳,苦涩的药味,还有萧雏脸奋的冰冷,这种沉重的气氛让她意识到,有些什

    么后阶T在向她的脖子伸过来。流苏扫过桌上那碗药,冷冷地问道:“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宁

    萧绝抿唇,面无表清,“紫灵已经认罪,是你命令她下的药,流苏,你还想要否认么?

    “你胡说.’梳办还未说话,敏儿就大声反驳,萧绝冷眸一扫,头一偏,沉声道:‘肥她

    帝出去.

    “放开我,放开我.’敏儿挣扎起来,回头高喊流苏的名字,不愿意离开她半步,可

    借抵不过男人的力气,被林俊拉远了。

    “我不相信这是紫灵说的.’流苏淡然地回应,“那碗是什么药?

    “堕胎药.一命偿一命.’萧绝的声音非常冷静。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19章

    房间里静得骇然,萧绝和流苏之间流转着一股板度冰冷的气流,两双冰冷而沉静的眸子像

    是较量似的,在空中交织,碰撞,谈判,对决,最终嘶苏露出一抹限意而告终。一场眼神的

    交锋,如刚热夏六闪过的闪电,分外骇人,谁也不肯退让,直到最后,流苏的眼睛中露出逼人

    的限意。

    第一次,如此去限一个人.

    不知道为何,听到堕胎这两字,心头就一阵阵紧缩般的疼痛,分不情是什么滋味,只觉得

    非常非常的难受,整个心脏如被蚂蚁啃咬似的,又酸又疼,潜记忆中的痛入潮水般蜂拥而至,

    完全淹没了她。

    原来,限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限不得冲上去,狠狠如在袖身上开一个口子,狠狠地在

    他身上发泄。平静冷然的脸,第一次破裂得如此彻底,让人感觉到她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怨}鼠

    “一命偿一命?’梳办浪板反笑,粉拳握得北紧,皓白的手背上青筋暴跳,脸色苍白如纸

    ,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下巴倔强地扬起,“凭什么?

    “就凭你杀了本王的子嗣,这个孩子就不能留?’萧绝冷酷地说道,语气毫无转圈的地步

    流苏的下唇几乎咬出血来,偏头看向桌子上的那碗药,肇眉,倏然冷笑地上前,“争清还

    未明朗就判我死刑,萧绝,你够狠,够毒,我终于明白为何当日柳雪瑶会推我帮她挡箭,因为

    你们本隆就是一类人,白私,无清,者『是一路货色。

    萧绝静静地听着她骂,表清始终不变,冷酷的瞳眸幽暗而冰冷,如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阻止人别人窥探,历来看不出表清的脸更冷,更硬了。

    高大的男子姑在屋里,背脊挺直,微弱的灯火明暗参半,折射在他刀削般的脸上,如钢铁

    般坚毅,亦如这个男人的意志。他的肩膀如此强健坚硬,好似撑得起整个天下,窖不得半点犹

    豫和柔弱。

    流苏再次走近一步,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地露出一抹嘲讽的笑窖,皓白的手缓缓地伸向萧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