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9

_分节阅读_4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绝心口的位置,冷声道,“终有一天,你尝到,什么叫痛不欲生.

    “流苏’萧绝瞳眸一暗

    流苏收尽了所有的清绪,表清队复平静,刚刚的怒气和嘲讽好似不存在般,沉静的脸,透

    彻的眼,眨眼间又队复了之前的流苏,速度之陕,连萧绝者『拍案叫绝。

    “老实告诉我,你本就小扣异生下这个孩子对不对?’萧绝冷着脸问道,抓着她的手,固

    执地问道。

    流苏冷冷一笑,“王爷问这话不觉得白问了么?不管我要不要,最后这个孩子者『不能平安

    出生。

    “本王问的是你本来想不想要.’萧绝厉喝一声,对这个问题,非常的在乎和执着,心里

    一直介意的,就是她本不想要他的孩子。

    流苏坦然地看着他,眼光澄净而透彻,她声音十分坚定,“是.

    萧雏脸奋倏然一变,眸光阴鸳,冷酷的面窖闪过一抹喷怒和失望,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似

    乎是尽力忍着没有住流苏的脖子上掐去。

    他限不得狠狠地拧断她的脖子

    狠狠的

    拧断

    这个可恶的女人.

    “难道做错过一件事就永远不能回头么?’萧绝夹然沉声问道,冷酷的眼光闪过一抹痛苦

    ,深沉而压抑,薄唇勾起,笑声充满了白嘲的味道,“流苏,你对别人总是宽窖大度,浅笑以

    对,为何对我总是这般苛刻?

    流苏心口一窒,俏脸发白,眼光一闪,如果不是有期待,又怎么会苛刻,他们之间,从一

    开始就是错误。

    前世多少次回眸换得今生一次相遇,如果相遇是一种缘分,那她和萧绝之间的相遇就是一

    种孽缘,在她想要靠近他的时候,他狠心地推开她,在袖想要好好爱她的时候,她又已有离去

    的念头。

    从一开始,就是心结.误会.若即若离他们的心从未靠近过。

    “萧绝,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不够坦诚,做了这个决定后,我们者『不要后晦。人生不能

    同时踏进两条河流,注定要分道扬镶的,始终留不住。今天过后,将来我不会后晦,你也不要

    后晦,人生不是游戏,不能重来,我也不会给你重来的机会.”不相信也好,试探也罢,就让

    这一切者雕吉束口巴。

    少女的眼光淡然而坚定,不知道是不是坏孕的关系,现在的梳办温润情雅的脸庞总有一种

    近乎圣洁的光辉,让人不敢逼视,眼光也比过去更坚毅了。

    王府大院这座牢笼,已经沉重地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如果不走,总有一天,她会窒息而死

    “方流苏’萧绝眼光扫向那碗堕胎药,那其实只是一种补身的药,并非堕胎药,流苏

    误会了他,才会说出这么决绝的话,日后会解释的,会解释的看着她的神色,不安从他的

    他的咽喉,这是第一次,看见流苏露出这种绝望和冰冷的表清。

    有人要对付王府,目标是他,他猜得出来,他从头到尾者『不相信流苏会下药,只是顺其白

    然演了一场戏,他就顺了她的意,让梳办洛胎。只要顺了她的意思,她觉得目的达到,才会露

    出破绽。

    可流苏不相信他.

    也是啊,从认识到现在,他们对彼此的认识的确很少,他帝给她的只有羞辱和伤害,她不

    相信他是应该的。

    信任是两人一起建工起来,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信任。

    “流苏,我现在只是希望,日后我能让你感觉到,我是可仁)脂任的。真是疯了才会和你说

    这些。’萧绝白口朝。

    “你可信任?你都不相信我,为何我要相信你?’流苏挥开他的手,转头看着那碗堕胎药

    ,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深沉而悲痛的笑意来,“王爷,我们终究是母子一场,能不能让妾身安安

    静静地和他道别先?

    萧雏脸奋难看至板,深沉地瞪了她一眼,冷然转身出去,喷怒地甩上大门。

    冷风迎面吹来,英挺的男子阴鸳的眼光稍微缓和下来,眯起眼睛,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敏

    儿一见他出来,工刻扑上去,想要冲进房里,却被萧绝横手拦下,眼神示意林俊拦着她,敏儿

    大急,也顾不上主仆之分,也忘记眼前的萧绝是她平时最害泊的王爷,厉声质问,“王爷,你

    把我家小姐怎样了?放开我,林俊你放开我,我要进去看看我家小姐。

    萧绝冷冷地看着敏儿,嗤之日鼻,“林俊,放出消息,就说本丰计丰妃喝下堕胎药,派人

    严加看管梧桐苑,任何人不得进出?还有这个丫头,帝下去.

    “我不要,我要陪着我家小姐,萧绝,你个魔鬼,连白己的孩子者『不放过,总有一天你会

    后晦的?’敏儿被林俊拖着出去,大怒,意识到王爷可能让王妃喝下堕胎药,心头钝痛,

    声音凄厉地盘旋在王府上空。

    萧雏脸奋冷酷,毫无所动,沉沉地看着林俊拖着她出去,敏儿这么一喊,整个王府的人者『

    知道他把梳办的胎儿打掉,为林云儿报仇,那凶手的也知道了,他的目的达到了,只要让人严

    加看管流苏,别让她见任何人,凶手就会放下戒心,就会白动露出马脚。

    雪梅阁中,春桃急急陀陀把王爷打掉王妃胎儿的事告知林云儿,林云儿大喜,以为计划成

    功了,萧绝相信她和如玉合演的这场戏,只要拔除流苏这个眼中钉,日后再收抬如玉,便可高

    枕无陇了。

    而如玉那边,桃红也把这件事告知,如玉只是笑笑,“那碗根本就不是堕胎药,不过流苏

    会把它变成一碗毒药的?

    “少宫主,这是什么意思?

    如土潇洒一笑,风姿卓绝,“我们得去一趟梧桐苑,把梳办这个戏码继续唱下去,桃红,

    准备一下,今晚离开王府。

    “是一

    梧桐苑内,流苏拿起那晚药进了内堂,眼光在那药上看了很久很久,

    流苏从袖口中拿出那颗假死药,那她是不是可仁七隋计就计,借着这碗药离开王府?

    她死了,萧绝会难过么?估计不会吧.

    柳雪瑶才是他最爱的女人,她方流苏只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女人罢了?

    她已经没办法继续在王府生活下去,她接受不了一夫多妻的制度,没办法再面对萧绝。

    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心就疲惫沉重得想要好好地睡一觉,她者『不记得,又多久没有笑过

    了。

    无意中害了柳雪瑶的债,该还的也还得差不多了。

    流苏站起来,打开衣拒,拿出一瓶毒药,犹豫了一下,毅然放进药里。

    她打开后窗户,让药汁沿着屋檐倒尽。

    萧绝交代林俊派人严加把守梧桐苑,不许任何人进出,刚要离开之际就听到屋里一阵剧烈

    的撞击声,接着是一连串的霹雳巴拉的重物倒地的声音。

    他脸色倏变,“流苏”

    以一种骇人的速度跑过去,林俊也意识到不好,工刻帝人一起跟着跑过去

    房里的景象让萧雏脸奋顿白流苏躺在而沪着,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鲜血从下身不停

    地目出来,染红她的罗裙

    萧绝只觉得死亡掐住了他的咽喉,那爵间,天旋地转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20章(文字版)

    娇小情秀的少女躺在而沪中,鲜血潺潺从下身流出,染红了碧色的长裙,她脸色苍白,唇

    色略显青紫之色,了无生气的脸露出死寂般的神清。那个说摔破在地上,破成碎片,孤零零地

    躺在地上,好似被人遗弃般,又似控诉着什么。

    萧绝只觉得眼前一黑,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痛袭上心头,疯狂的恐嗅如潮水般涌来,爵间把

    他灭顶,萧绝只感觉四面八方的空气如结了冰般,一股冷气从脚底倏然窜上背脊,冻结了他血

    管里所流动的鲜血。

    他站着动也不动,像是被凝固的雕像,眼光死死地盯着而沪着娇人儿,她的苍白如纸的脸

    色好似在哭诉着他的无清和痛苦,如一把无形的刀,狠狠地插入她的心脏之中。

    他的喉咙,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一户梳办阻塞在里头,硬是发不出来,只感觉喉咙火辣辣

    地疼,如兵刃在一刀一刀地凌迟。

    她的神色好似在说,她去了

    高大挺拔的男子身形晃丁晃,似乎站不住脚了,几欲捧倒,而他旁边的林俊迅速地扶着他

    的手臂,跟着衣裳,他者『能感觉到王爷的身子,冷得和一块冰一样。

    抬眸看去,男子刀削般的侧脸如陷入一层无边无际的茫然深渊中,冷硬,绝望。

    在林俊心目中,一直顶天工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萧绝此刻像是一个暂时扮受有灵巩的

    男人。

    “王爷,王妃她’林俊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去动流苏的身体,血已近流尽,染红了下

    身的衣裙,红得妖烧,红得艳丽红得那么冰冷和刺耳。

    就算他没有娶妻,没有孩子,也知道,王妃这个清况,是小产了,和侧妃之前一摸一样。

    林俊脸色大变,他煎的那碗明明就是安胎药,怎么可能会让王妃流产?

    恐嗅爬满了眼睛,俊秀的青年男子一脸晾院。

    “小姐’梧桐苑出事,外面的护卫纷纷者『进来,敏儿也趁机回来,一见到地上渗烈的

    一幕,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工刻扑了过去,“小姐,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敏儿啊,小姐”

    敏儿的声音高亢而恐嗅,抚摸着流苏略有青紫的脸色,一手抚摸到她裙上的血迹,少女丽

    眸蓦然放大,又看看地上破碎的碗,敏儿伸出一指,探探梳办的鼻息,呼吸一僵

    她的表清呆愣了下,蓦然放出一声渗烈的哭喊</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