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0

_分节阅读_5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小姐小姐你不要死啊,小姐,你不

    要死啊你死了敏儿怎么办?小姐,你醒醒啊,你在逗敏儿开始对不对,醒来啊,小姐,你

    醒一醒啊小哭趣了,小哭趣了,陕醒醒啊”

    敏儿手脚无措,拍拍她的脸,不停地摇着她的身体,猛然把她抱进坏里,嚎嚎大哭起来,

    眼泪捌捌地滚下来哭得不能白己。

    萧绝一步,一步地走进她们,他的耳朵边,似乎听不到敏儿的哭声,他双眸死死地盯着流

    苏的脸,眼光露出一种板度的棍乱和仿徨,缓缓地蹲下身子,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的动作

    好缓漫,好缓漫,从地上的那摊血迹转到流苏的脸色,面无表清,只有额头上暴跳的青筋显露

    他的恐嗅到了板点的清绪。

    “你走开,你走开都是你害死我家小姐的,都是你’敏儿尖叫着,紧紧地袍着流

    苏,不让萧绝碰一下,她的眼泪,湿了流苏的前襟

    “呜呜者『是你’敏儿声音哭得沙哑了,几度喘不上气来,脑子棍乱到了板点

    萧绝的唇失去正常的色彩,渗白如霜,幽深暗黑的眸子,浮上一层少见的期盼,两指放在

    流苏的颈间大动脉上,一探,转而一僵

    了干言白

    一点气息者『扮受有

    “不流苏,流苏’萧绝把梳办夺了过来,用力拍着她的脸颊,他的眼光痛苦到了

    板点,一点者『不想接受流苏死去的事实,疯狂地爆出一声怒口孔,“去请大夫啊,请大夫啊

    英俊牙吓魅的男子脸窖扭曲可泊,紧紧抱看梳办,好似世间最珍贵的珍宝,心口如被人挖了

    一块肉,伤口正血淋漓地淌血

    “为什么要怎么做,为什么?’萧绝朝着流苏喷怒地质问,男子的声音如此痛苦和沙哑,

    又夹着一股深浓的限意,“方流苏,你为什么要怎么做?为什么错过一次就不能回头,为什么

    要怎么做?

    手臂的力度一寸一寸地加大,他记得方流苏提过,她对药理略有涉及,久病成医,因为她

    有哮喘,平常也会学习药理,对草药者『很了解,何况喝了那么久的安胎药,她在喝药的时候,

    不可能闻不出来,这碗药是安胎药,而不是堕胎药,他故意那般说,只是不想隔墙有耳,她白

    己发现是安胎药的时候,应该知道,这是他的计谋,想要引蛇出洞。唯一的解释就是,流苏白

    己服了毒药白杀不然就是有人暗中下药,后者的几率微乎其微,在来的路上,他者『让林俊

    用银针试过,唯一的解释就是流苏白己服毒白杀.

    为什么

    他知道她隆子坚制,高傲,他并未认为她是凶手,为何她还是如此残忍,想要离他而去

    “流苏,醒醒啊流苏’萧绝痛苦而压抑的声音,听得众人红了眼圈,几时看过冷

    酷强硬的男子有过此般脆弱的形象。

    “王爷,王爷大夫来了?”一名侍卫匆匆陀陀地帝着一名大夫回来,是成大夫,城中

    信誉最好,医术最高明的大夫。

    睿智渊博的老人一看流苏的神色,便肇眉起来,萧绝一见他过来,急道:“大夫,陕,来

    来王妃,陕”

    萧绝的声音失去住日的冷静,多了一抹忽视不了的期盼,他还寄托着一点点希望

    一点点虽然渺茫,却帝着希望

    成大夫点头过来,为流苏把脉,神色一变,似乎是不相信似的,又把了一次,嘴巴张了张

    ,萧绝心冷了一截,急问,“怎么样?

    成大夫摇摇头,表清沉痛,“王妃中毒太深胎儿不幸流产”

    “我不管胎儿怎么样,我问你,王妃怎么样?’萧绝双眸猩红,孩子好不好,他已经不关

    J自了,他只想知道,流苏还能不能救活。

    成大夫看他一眼,良久,在萧绝板度期盼的眼光中,摇摇头

    “救不活了,王妃已经断气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21章

    随着成大夫话音刚落,周围的空气像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足仁)冻结所有人神经,足仁)冻

    结萧绝的灵魂。

    流苏已死的讯息如魔咒般,笼罩在萧绝的脑侮里,恐嗅和痛苦从黑暗的深渊跑出来,一左

    一右地站在他的左右,困住了他。

    男子刀削般的脸孔面无表清,那一爵间,脑侮一片空白。

    她走了

    她真的走了

    流苏真的永远的走了

    萧绝的眼光从期盼到震晾,再到痛苦茫然,牙吓魅的大眸闪过数种负面的清绪,最终变得麻

    木,幽深墨黑的眸子失去应有的光彩,不再凌厉,此时的萧绝,不是权倾朝野的王爷,不是呼

    风唤雨的皇族,而是一个很普通的,失去伴侣的男人。

    当感受着最心爱的女人的身体在白己坏里一点一点地变冷,死亡的气息就在鼻尖缭绕,深

    刻而情醒地认知到,她真的永远走了,即使有钢铁般刚硬的男人,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扮受有什么,比感受到最在乎的人的体温在白己坏里噜噜变冷更让一个人绝望和印象深刻。

    敏儿已经哭得声音沙哑,再也没有声音出来,双手捂着嘴巴,卷着身体不停地抽搐,眼泪

    顺着指缝一颗一颗地落下,无声的哭位看得更让人心酸和落泪。房间里,静得如同寒冬的坟墓

    边,除了敏儿的抽位声,好半晌什么声音者『听不到。

    “成大夫,我明明煎的是安胎药,端过来之前又亲白用银针检查了好几次,根本就没有毒

    ,为什么王妃会中毒身亡,还不幸小产?’林俊不解地问道。

    发生这样渗烈的事清,所有人者『觉得不可思议,一天之内,两位有孕的女人接连失去孩子

    ,王爷在不仅在一天之内失去两个孩子,还失去王妃,三条人命,短短的半天时间里,全部没

    有了。

    他觉得太可泊了,这场阴谋,在背后主使者,太恐沛了。

    成大夫检查碎片上的药汁,疑惑地肇眉,是断肠草,睿智的老人看了一眼脸奋唇色青紫的

    流苏,死状和中了断肠草的死状很相符。

    “老夫不敢断言什么,只是这毒乃是断肠草提炼的毒汁,若你之前试过发现没毒,那毒药

    是后来放进去的。断肠草之毒猛烈,发作的时候玉脏六腑剧痛,王妃身子弱,早前就有小产的

    迹象,定是中毒之后挣扎,导致胎儿流产。’成大夫不院不陀地说道,老人的声音平缓而沉重

    ,屋里的桌子被撞翻了,东西七零八落,众人也猜得出来,王妃定是忍受不了剧痛,挣扎间捧

    倒,因为流产,期间便死去。

    这话谁者『听明白了,敏儿泪眼婆要,限不得扑上去狠狠地撕了萧绝,“者『是你,者『是你逼

    死我家小姐的,从她嫁进来那天你就开始折磨她。一命赔一命,你总算为柳雪瑶报仇了,你满

    意了?你开心了?’敏儿声音沙哑低沉,帝着泪音,一声一声者『在控诉萧绝。

    林俊院陀制止了她,王妃的死,最难受的人,是王爷,他跟随他这么久,还没有看见他露

    出这种绝望痛苦的神色,就像是被困在绝境中的野兽,找不到活下去的路。

    王爷也不想把事清搞成这样,一切者『是阴差阳错,命运弄人。

    梧桐苑发生这么大的事,很陕就传遍整个王府,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所有人者『知道

    ,王妃死了。

    林云儿帝着春桃匆匆陀陀地住梧桐苑而去,主仆两脸上者『充满喜色,眼中钉拔除了,别提

    多开心了,几乎没有得意忘形,林云儿者『不顾小产后身体屏弱,硬是要亲白去梧桐苑看看清况在梧桐苑的门口外碰到如玉和桃红,如玉的脸色并不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月光下的少

    女在不停地渡步,柳眉紧肇,神色凝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从那天如玉警告过她之后,她

    就一直觉得如玉身上总是有一种逼人的杀气和霸气,举手投足间者『露出领袖的魄力和魅力,过

    去那个在她光芒卜毫不起眼的如玉,在一夕之间,亮丽得教人不敢逼视。

    明明还是那副窖貌感觉却是两个板端她甚至有些泊她。

    “呵呵,云儿妹妹,这么陕就来打探消息么?你也太心急了吧?小产如同生产,小心吹风

    感目啊.’饭口玉见林云儿主仆匆匆而来,展颜一笑,口气不冷不热,却夹着尖锐的嘲讽。

    林云儿强行镇定下来,冷冷地反驳,“如玉姐姐比云儿更心急吧?”

    说罢不理会如玉,帝着春桃进了梧桐苑。

    “这个女人真的嚣张,临走之前真想好好教训她一下。’桃红不满地看着林云儿和春桃的

    背影,吐吐舌头。

    如玉袖子一摆,白有一股风梳潇洒的傲气,抱着胸,笑笑地看着梧桐苑里的一片悲伤,叫

    了一声,“桃红啊”

    “什么事?”

    “教训是一定要教训的,不过不是我们教训,一会儿会有她好戏看,和这种女人过招只会

    降低我的格调。’饭n干屡屡一笑,眨眨眼睛,狐狸般的光芒一闪而过。

    “你不是说要为她保密么?”

    “笨蛋.’如玉一脸严肃地教训她,“我的话能信吗?”

    桃红板度无语。

    如玉凝眉,稍微叹了一口,“流苏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一地都是血昵?”

    “你到底想到了扮受有,者『亥时三刻了,今晚还走不走?”

    “你想留在这种鬼地方别拉着我,不过,为什么一地都是血,流苏不会童孩子开玩笑的,

    给我出了这么个难题,真是考我脑力,要是猜不准,被萧绝发现端倪,她就玩完了。’如玉一

    脸凝重地说道。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血肯定是她的,应该不会是猪血啊,猫血的,少宫主,王妃会不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