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5

_分节阅读_5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兄弟间深厚的感清不言而喻,萧寒默默在一旁默默地陪着他,渡过这段难熬的时间,看着

    时辰到,命人盖棺出殡。

    “原来我连死的资格者刚受有.’萧绝白嘲地笑笑,高大的身体颤抖了下,眼光看着灵位,

    几乎捧倒,萧寒眼明手陕地扶着他。

    “七哥,七嫂刚死,锦绣伤心过度,她说的话你别放在心里,如果当初不是我把她们三人

    送进来,一切者『不会发生,也许你和七嫂已经是一对人人称羡的眷侣,者『匡我白作主张。’萧

    寒白责地道。

    萧雏摇抨头,苦笑道:“不匡你,不匡你们,也小匡梳办,一切都匡我,是我亲手造成这

    一切一

    “七哥”

    “王爷,时辰已到,是不是该’林俊看看时辰,低声请示。

    萧绝眉悄一抽,锐利的疼痛直袭脑门,疼到麻木,清绪几乎崩护贵,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情楚

    地认知到,流苏,真的走了,他再也看不见了。

    看不到她的窖颜,听不到她的笑声,嗅不到她身上暖暖的药香,一切者『过去了

    喉咙,有什么东西将哭惯洒出来,铁锈的味道越来越浓,萧寒暗道一声不好,“七哥

    萧绝眼前一黑,顿时看不情眼前的景象,片刻,才逐渐情晰,身体内那股如岩浆般进发的

    灼热稍微缓解,朝着林俊点点头,是时候出殡了。

    八宝楼的雅库里,一位雪衣公子不在悠闲白饮,他风采绝艳,眉间一点朱砂鲜艳欲滴,眼

    光沉稳冷厉,薄唇抿出少许不近人清的冷模。雪衣公子器宇不凡,情艳脱俗,白玉般的脸情贵

    绝尘,常人多看一眼者『觉得是一种襄读。宁静加坐在华贵的轮椅上,举手投足间,白有一股尊

    贵和霸气缓缓流飞益。

    八宝楼的雅座并非单人单座,一共有四座,可除了他和韩叔之外,没有看见别人,雪衣公

    子喜欢宁静,并不喜和别人共处一室。

    韩叔看着他家公子品茗赏景的幽静情贵摸样,不禁大奇,看来那位苏苏姑娘对他影响很大

    ,他的公子从来不会在人多的地方呆上半个时辰,今天却夹然来了兴致,包下八宝楼一间雅座

    ,只单纯为了品尝八宝楼的茶点。

    因为苏苏姑娘和他说过,八宝楼的茶点当属一绝,在明天即将离开之际,他夹然有兴致来

    这里,韩叔刚听到这个消息,晾奇得下巴者『差点脱臼,还很白痴地摸摸白己的头,看看是不是

    发烧出现幻听呢。

    “公子,好吃么?’韩叔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他刚刚尝过,没什么特别啊,公子

    白小的饮食者『是他负责的,他做得比这儿好吃多了。

    风南瑾眉悄一挑,情冷的眼光多出几许趣味来,点头赞美,“不错.

    憨厚老实的韩叔一听可有意见了,他做的美食明明就比这儿的好吃,者刚受见公子夸过他一

    句,太偏心了。

    “韩叔,东西做得虽然没有你的好吃,贵在心境,心境好,感觉白然也好。’南瑾淡淡说

    道,历眸露出笑意,在相国寺苏苏提过,这儿的东西很好吃。

    明天他便要离开京城,其实心底有些期盼,或许,能在这儿遇见苏苏。

    他有些想念她情浅却温暖的笑。

    “咦,公子,王府在办丧事.’韩叔声音一紧,从窗口看去,殡葬队刚好从八宝楼下面经

    过。

    南瑾一听,情冷的眸光顿时变得冷厉,直扫下面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28章

    殡葬队经过街道,百姓者『会白动让出一条道路,一路上,哀声不绝,冥纸纷飞,送丧的王

    府侍女家丁一身镐素,满脸悲伤,侍女们掩面低位。

    八宝楼位于闹街,人来人住,非常热闹,萧王府的殡葬队经过之时,鸦雀无声,百姓们者『

    退到一旁,不敢大声喧哗。

    直到殡葬队过去了,百姓们才敢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南瑾眼光冷冷地看看焕莽队经过,面无表清,凌厉的眸子划过一道冰冷的寒芒,如雪山上

    吹过的寒风,情,又冷。

    举杯,抿唇,仰首而尽,一杯热茶顺着喉咙而下,茶香四溢,却飘不见他的鼻尖。

    韩叔很陕回来,票告道:“公子,是萧王王妃方流苏出殡,昨晚死了。

    接着他把听到的市井流言者『说了一遍,南瑾冷冷地挑眉,墨玉般的眸子荡漾着一团深乱

    转而冷冷勾唇,“又是这种丑陋的后宫之争,萧绝权倾朝野,处事果断利索,却连家事都控制

    不了,可悲,可叹一

    男子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锐利的眼光住后扫了一眼缓缓走远的殡葬队,闪过一

    抹孤傲的嘲讽。

    韩叔犹豫了一下,看他的神色,缓缓地道:“萧王大婚一时在京城曾经闹得沸沸扬扬,听

    说他的王妃成亲第二天就夜会清郎,被萧王逮个正着,这件事曾经轰动一时呢。

    南瑾不说话,把茶杯放下,冷厉的眼光掠过讥笑,“韩叔,那大婚之前的事呢?你又听说

    了多少?”

    南窿重重强调了听说两字,韩叔不明其意,见公子终于有心理会杂事,工刻把他从市井街

    头听来的流言者『说了一遍,毕竟这件事轰动天下,只有公子这种对什么者刚受兴趣,也板少出现

    在市集的人才会不知道吧。最后总结道:“公子你看,萧王今天者刚受有出现仕焕莽队伍里,说

    不定他还巴不得这位银荡的王妃赶紧死呢?三个女人,两个孩子,三人死,一人走,一人疯,

    你说,谁会有这么大本事,把萧王耍得团团转呢?”

    说的人说得兴致勃勃,听的人面无表清,韩叔并不是多话之人。寻常憨厚老实,伺候他多

    年也深知公子脾隆,如此多话却是第一次,毕竟这件事太具有戏剧化,连他这种老实人者『非常

    好奇。

    “韩叔’南瑾喊了一声,声音平平缓缓,夹然问了一个问题,“韩叔,你知道什么样

    的男人最惹人讨厌么?”

    韩叔一时扮受有反应过来,口内呐地摇头,公子的脸色看上去不像生气啊,不过就算生气,他

    也看不出来,常年者『是一张无彼无浪的脸,如玉雕般。

    南瑾看向他,不冷不热地吐出几个字,“八卦的男人.

    韩叔顿时感到十分委屈,这不是他问的么?他问了,他才回答,他这是八卦,那他是什么?七卦还是九卦?

    南瑾眼光闪过一抹深思,抿唇良久,勾起一抹情浅的笑,“萧绝暂代右相一职,王府又出

    事,那件事应该追得不够紧,袖们小心点,别掉心,我不想萧家的人查到什么。

    “是,公子一

    男子的眼光深邃冷厉,有些事,永远担在十里,烂布内里,总比摊开在阳光下来得好,该

    死的人,他一个者『不会放过.这件事,他会亲白动手,不会劳烦任何人。

    阳光从窗口射进来,灼热的温度却温暖不了男子身上的孤冷,眉间一点朱砂越发似血瑰丽

    .妖烧,缓缓地划过一扫红艳的光,衬得倾国倾城的男子又添几许魅惑风清,芳华遗世,也分

    外凄厉。

    “公子,是否该走了?’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桌上的茶者『凉了,他让小二者『换三次了,

    公子就那样做什么,偶尔喝一杯,桌上的点心每样动一块,几乎完好无缺,他者『弄不明白,他

    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南瑾眼光沉了沉,看看外面的天色,轻轻地把玩着手心的金线,半垂的眼眸看不见清绪,

    也不知道深思着什么,在阳光的笼罩下如一尊远古的雕像,良久凝眸,沉声道:“走吧.

    既然说过,有缘白会相见,何必强求,那就等相遇的那天吧.

    水

    夜色深沉,一轮残月高照,群星闪耀,苍育之上,一副锦绣之景,板美。夏日蝉鸣,郊外

    夜风吹得有点凉意,三道人影鬼魅般地出现在一处墓穴旁边。

    是云烈,如玉还有桃红

    四周静俏俏的,只有树叶的沙沙声,在坟墓旁边听着有点心晾肉跳的感觉,桃红肩膀缩了

    缩,“少宫主,会不会真的有鬼。

    “桃红,你最近又做了什么亏心事?’如玉笑笑看扣趣,桃红嘴巴一扁,就知道如玉会损

    她,不过气氛真的很阴森。

    云烈的眼光冷冷的扫向那墓碑,顿时一沉,俊秀的男子一脸阴霹。

    爱妻,萧氏方流苏之墓.

    如玉看了他一眼,不痛不痒地剃指甲,凉凉地道:“我说云大少爷,就你这心态还想说以

    后照顾流苏呢,我看难嗜.

    云烈眼光晦涩,冷厉地划过如玉笑得不知所哪的脸,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如玉抱胸,哼了哼,挑眉道:“别匡我没提醒你,流苏可是有了萧绝的孩子,而且她布好

    局就是想要日后萧绝找到她的时候保住她的孩子,而你呢,哼.’她看了墓碑一眼,又看向云

    烈,继续道:“你连看着个墓碑者『觉得不舒服,我不认为你的胸襟可随谷梳办的孩子,更不

    认为,流苏和你在一起会幸福。

    云烈神色一寒,有些脑羞成怒地喝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以为我想管你?也小站掂你有几斤重,我只是不希望梳办受到第二次伤害,男人啊,

    者『是小气的畜生,白己可仁)拐流一世,左拥右抱,却窖不得白己的女人有半点出轨的痕迹,更

    别说还要帮别的男人养孩子,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要是做不到,那就趁早放丁梳办,别那么死

    J自眼,话说回来流苏者『认识你两年了,要是爱上你早就爱上了哦,哎看来是我祀人陇

    天咯。’如玉那爽朗鄙夷的口气说得人牙痒痒的,限不得工刻封住她的嘴,但是,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