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0

_分节阅读_6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非

    常很深,最近伤好了,在长着新肉,麻麻痒痒的,像是蚂蚁在上头爬着,很难受,这个地方比

    较尴尬,不然她真想抓痒。

    忍一忍,再过几天,肉就长好,到时候就什么事者刚受有了。

    处理好一切,主仆两收抬好就上床休息,两个女孩出门在外,又没有什么白保能力,到晚

    卜倒真的有些害泊。紫灵涣近梳办,帮她把被子拉起来,夜也不算太深,两人者『睡不着,就聊

    了一会儿,淡淡的笑语从罗帐里传出来,一地情脆,白离开京城,流苏的笑窖者『轻松了几分。

    “小姐,你的脚怎么这么冷?”紫灵小小心触到她的脚,晾讶地道,又去碰了碰,还是一

    片冰冷。

    流苏淡淡笑道:“我体质偏寒,没事的,别操心这个。

    这样说紫灵就放心了,这是第一次和流苏同床共枕,感觉蛮特别的,就像是家里的亲姐妹

    ,偶尔睡在一起说贴心话。

    “小姐,你说孩子日后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

    “不管男孩女孩者『好。’流苏淡淡应道,用手抚着肚子,心清微微有些荡漾,她者『有些幻

    想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摸样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期盼地等待一件事清,等待着孩子长大,想要碰触孩子细细软软的脸,亲

    吻她的肌肤,听听她的声音,好期待,好奇妙的一种心清。

    也许,这就是所有母亲的心清吧。

    如果是女孩像她,情情秀秀的,文文静静的,一定很贴心,如果是男孩像萧绝想到这

    ,心微微一缩,拒绝住下想了。

    “还是男孩好.”紫灵想了一会儿,重重地点头,“小姐一个人帝着他一定很辛苦,所以

    一定要是男孩,男孩的话,长大一点就可仁)探护小姐不让人默负了。

    流苏轻笑,笑窖难得含有戏谑的味道,“你家小姐看起来那么窖易默负么?

    “那倒也不是.小姐,如玉小姐今天急急陀陀着赶去哪儿?对了,她者刚受有说她在凤城的

    别院是什么耶?也没说在哪儿,檐了,那我们去哪儿找啊?”紫灵天然想起这问题,顿时有些

    着急了。

    流苏也一匪,如玉好似是没有提过,她走得那么匆陀,定然是有急事。虽然她不知道她和

    那批白衣少女有什么思怨,不过直觉上,她们一定有关,在树上的时候,如玉看见她们眼神者『

    变了。

    “紫灵,船到桥头白然直,别担心了,睡吧,明天还得赶路呢。’流苏淡淡地说道,夜里

    有些凉,她拢拢被子,偎依着紫灵缓缓地入眠。

    这样安静宁和的日子,对她而言,也是一种幸福。

    第二天,两位少女退了房,小二已经把马车拉到前面,两人准备了些水和干粮就上了车,

    由紫灵驾车,住下一个城去。

    如玉早前为了让流苏能坐得舒服点,马车里铺了很多软垫,紫灵驾车虽然没有桃红稳,却

    也不让她感到难受,马车走得不陕,才过了两个时辰,流苏就让紫灵停下来换她来驾车,轮流

    着来就不会太累。

    紫灵说什么者『不愿意,她握着马鞭的手心者『略有红肿破皮,却坚持不让流苏来,梳办际有

    身孕,万一动了胎气,她万死难辞其咎,哪敢让她目一丁点的危险。

    “那我们休息一会儿.’流苏心疼地看着紫灵的手心,毕竟是女孩子,桃红是习武之人,

    和紫灵小同,长时间握着马鞭,又要用力挥动,粗糙的鞭柄和手心会发生剧烈的摩擦。

    没有了如玉和桃红,方知道,她们两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要独白上路,真的是一件很

    困难的事,特别是她还坏有身孕。

    两人把车停在路边的树荫里,流苏拿出水,递给紫灵,少女仰首喝了一口,道歉道:“小

    姐,不好意思,者『是紫灵扮受用。

    “你说什么傻话呢?’梳办牡斥,“你不是我的侍女,让你叫我一声妹妹你又不肯,别老

    是把白己当奴脾,我们是好姐妹,这种话,仁)后者『别说了。

    紫灵眼睛微红,垂眸掩饰过去,喝了几口水。

    “小姐,你看’倏然紫灵眼光晾疑地指着地上的血痕,流苏顺着她的眼光看去,只见

    一道细细的血迹向不远处蜿蜒而去,残忍的颜色在青草地上妖烧绽放。

    梳办喝紫灵对视一眼,站起来,犹豫了一下,沿着血迹住前走,前面是一个大树林,看起

    丰阴霖巩隔孺盆1,些宗户、「十卜升韶百毗咸肖有匹武裕他破渊姗甲有十以屁韶几湘笼

    簇的声音,在寂静的郊外,又是如此诡异的气氛中,显得分外骇人。

    “啊”紫灵被叶得尖叫一声,猛然抱住流苏,脸色吓得发白,流苏本来是不泊的,被

    她这一吓,住后退了好几步。

    “紫灵,镇定些,不泊,不泊?’流苏拍拍她的肩膀,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说不害泊,

    那是骗人的。前面的黑幽幽的森林,像是魔鬼张开的血盆大口,正在等着她们。

    再近一些,两人夹然听到重物倒地的声音,扑通一下,非常沉重,又吓得紫灵一跳,“小

    姐,我们别过去了,好可泊?

    “好像有人声’流苏示意紫灵安静下来,然后听听声音,果然听到里头传来低低的呻

    吟声。

    流苏鼓起勇气,走进森林,在边缘,就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躺在草地上,身上起码有

    十几道伤口,背上,胸前,腿上者『有,鲜血淋漓,整个人像是在而水中泡过一样。黑色的面巾

    被扯落在一旁,露出一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却十分俊朗的面窖。

    年龄不大,二十岁上下,他显然是受伤太重,早就无力躲避,陇虑的眼光看看梳办主仆两

    人,似乎抓不住焦距,却依然让人感觉到眼光中的凌厉和戒备。

    流苏认出来,是昨天遭到追杀的两人之中的一个。

    “你还好吧?’梳办象证隆地看着他,那男子虽然陷入半昏迷状态,可他的手边那把沾满

    鲜血的宝剑几乎蠢蠢欲动,流苏一时不敢靠得太近。

    “你’男子刚刚吐出一个字,顿时岔气,手一软,整个人者『倒在地上,捂着腹部一道

    伤痕痛吟,流苏和紫灵这才注意到他的腹部有一道很深的伤口,正在潺潺地流血。

    流苏和紫灵赶紧扶起他,触手者『是湿流流的感觉,他身上的伤实在是骇人,是谁这么狠心

    ,竟然划了这么多刀。她让紫灵看看她,工刻回马车上,拿过来一些干净的水和纱布,临时也

    扮受有什么草药,她得马上止血。

    流苏眼光毅然住森冷里看去,犹豫了下,“紫灵,你照顾他.

    说罢住森林深处走去,那男子神智似情醒又似昏迷,眼睛一会儿睁开一会闭上,紫灵拿起

    纱布,紧紧地捂着他腰间那道伤痕,轻声细语地和他说话,免得他真的昏过去。

    “你可别死了,我家小如不想办法找草药救你呢,喂,别睡着了。”紫灵兄他即将昏过去

    ,急急陀陀喊了两声,那男子也不知道听见了扮受有,可他的眼皮疲惫地睁开了下,干枯的唇似

    乎在说什么,紫灵把耳朵凑近,方听道两个字,“谢谢”

    流苏很陕回来,手里拿着一匹十而的草药,磨碎了,敷在他的伤口上,又细细地包扎好,

    “得赶陕扶他进城看大夫,不然就没救了。

    “小姐,你不是给他敷药了么?怎么还会没救?”紫灵不解。

    “我不是大夫,就懂一些皮毛,这些草药只能暂时止血,来,紫灵扶着他,我们赶陕进城

    去。’流苏把他身上的伤口者『简单地处理了一下,那男子的神志好像情醒了些,开口想要说什

    么,半天却说不出来,眼光充满了感激。

    紫灵拿着他的佩剑,和流苏一起扶着他向马车走过去。

    到了树荫下,紫灵把水和干粮递给他,看他的样子,一定一天扮受吃东西了,男子虚弱地接

    过,朝着紫灵点点头,他生得非常俊朗,虽然狼狈,却不减三分气势,让人望而生畏,紫灵把

    水和干粮给他之后,便跑得远远的。

    男子就喝了水,并扮受有吃东西,流苏和紫灵等他休息片刻之后扶着他上车,倏然,空气中

    蔓延着一股杀气,俊朗的男子眼光一沉,一下子夺过紫灵宁中的佩剑,有些拿不稳,只见三名

    白衣女子踏风而来,香气随着杀气扑面而来

    和昨天那群白衣少女的装扮一摸一样,三名少女皆一身白衣,袖口绣着一靛骸头,蒙着白

    色的面纱,身段婀娜多姿,白纱无风白动,看上去飘逸灵秀。

    “左护法,你杀我幽灵宫三名弟子,今天就让你血债血偿.”为首的少女冷喝一声,宝剑

    出鞘,二话不说,直刺向男子。

    随着她宝剑而至,其他两名少女也紧跟而上,流苏和紫灵者『大吃一晾,两把宝剑直刺向男

    子,而一把,直奔流苏而来

    紫灵卜意识反应地扑仕梳办身前,流苏工刻一推,把她推到一边,在紫灵的尖叫声中,那

    宝剑直刺流苏咽喉。

    那男子想要救卜梳办,可他白顾不暇,无法脱身,流苏避开已然不及,倏然闭上眼睛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金线破空而来,绕上白衣少女的手腕间,金线一缩一紧,只听白

    衣少女渗叫一声,宝剑脱手落地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34章 地下君王

    骄阳似火,情风徐徐,空中的杀气又浓烈了几分。弥浸看紧绷的冷凝,明明是艳阳天,却

    让人感觉分外冰冷。

    金色华贵的轮椅上,一名风采绝艳的年轻男子静谧地坐着,他情贵绝尘,静如处子却让人

    感觉霸气凛然,眉间一点朱砂凄绝艳丽。一身雪衣衬得她纤尘不染,干净得天地间最纯澈的湖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