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1

_分节阅读_6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水。

    金线击中白衣少女的手腕,细而锋利的金线割裂少女的手腕,鲜血潺潺流出,随着常剑脱

    落,风南瑾一拍轮椅上的扶手,两道泛着冰冷金属光芒的柳叶飞刀激射向其他两名女子,逼得

    她们不得不明由剑退开,解了左护法之危。

    南瑾抽回金线,眼光寒彻冷厉,一圈一圈地绕在手心,薄唇轻轻开启,声音略帝一丝冰冷

    的讥讽,“幽灵宫?

    “南瑾.’流苏脸色一喜,灵秀的眼升露出意外的晾讶,奔了过来,又见面了,这次不是

    偶遇,也不是特意,是相遇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瑾眼中的冷厉急褪,只留下淡淡的温暖笑意,“又见面了,苏苏。

    在此见到她,实属偶然,他身后的韩叔也很奇匡,她们怎么会和玄北在一起?如果不是公

    子即使赶到,这三人就会命丧九泉了。

    “你是何人,竟敢管幽灵宫和冰月宫的纷争.”一名雪衣少女宝剑遥遥一指,直对风南瑾

    ,厉喝道:“既然知道是我们是幽灵宫的人,不想死的赶紧滚.

    南瑾眼光凌厉,沉静直扫那雪衣少女,不紧不漫报上名号,“风南瑾.

    雪衣男子声音平静而有力,掷地有声,落下一地刚硬。

    受了伤的少女已经起来,三人一听此风南瑾三字,齐齐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地看着那

    名坐在轮椅上,看似弱不禁风,实质沉稳强曝的年轻男子。

    凤城风家堡堡主风南瑾,此人一出,天下谁与争锋?

    凤城是江南的经济中心,非常臀华,风家堡三代单传,现任堡主风南瑾的名号在玉年前就

    口向彻整个大江南北。风家堡船运起家,富甲一方,现任堡主风南瑾更是一个传奇人物。

    十玉岁进行接掌凤家家业,进行船运改革,仅仅半年垄断江南所有航线,在赤丹河上行走

    的船只,者『插上风家标记,不仅如此,在侮佯运输中,侮盗看见凤家船只经过者『要退避三舍,

    无人敢挑衅风家船队。

    而在江湖上,四大家族仁)拐家堡马首是瞻,唯命是从。

    不仅如此,风家和朝廷也有密切的关系,虽然不知道风南瑾在朝中有谁给他撑腰,可他从

    接掌风家船运的第二年就垄断官盐运输,沿江官员每次者『想从中捞到好处却遭到拒绝,由风家

    垄断官盐之后,在官盐运输中屡见不鲜的贪污事件几乎断绝。沿江官员限透风南瑾,几次栽赃

    陷害者『被人从上头压下。

    虽是一介平民,却无人敢动其半分,武林黑白两道,商界,朝廷,风南瑾三个字几乎就是

    一个神话。

    他是真真IT的侮上霸主,富可敌国,民间传言,他更是名副其实的地下君王。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35章(文字版)

    南瑾眉间一点朱砂在阳光下敛尽艳色,艳丽又凄绝,眼光沉静中帝着三分凌厉,如有实质

    的冰刀,割得人遍体鳞伤。

    三名少女很显然是泊了?

    风南瑾,闻名不曾见面,他总是躲在幕后操纵一切,板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世人谁又

    曾想过,如此强曝,风靡天下的男子竟然不良于行,才二十出头的摸样,晾才绝艳,举手投足

    者『有骇人的震嗓力,使得人不由白主地追随。

    自瑾缓缓地把玩着手上的金线,薄红的唇抿出一道坚毅的弧度,声音情冷,“风家堡要护

    的人,谁敢动?

    一名白衣少女强行白定阵脚,怒声道:“风家堡一直不理武林中事,堡主又何必介入我两

    宫之争,卷入没必要的麻烦.

    南瑾嘲讽一哼,凌厉眼光一扫,卷起漫地傲气,胸有成竹的笑更冷如骨血,“就凭幽灵宫

    I

    话中的嘲讽之味甚浓,那白衣少女怒火一起,举起宝剑,却被另外一直不说话的少女拦下

    ,她摇摇头,“今天是玄北命大,算了?我们走,没必要得罪风家堡。

    她看得出来,那位姑娘和风南瑾是旧识,看着她的时候,眼光显然柔软温和,今天他救下

    的人也许是这位姑娘,就玄北只是顺手,算是玄北命大。

    少女不甘地瞪了一眼风南瑾,南瑾把玩着手中的金线,缓缓地说道,“回去告诉宫雪凝,

    就凭今天你们几乎伤了我的人,这笔账,我会找她好奸算情是,他日见到我风家的人,最好退

    避三舍.

    “风南瑾你太嚣张了,别以为幽灵宫会泊了你,我们又没有伤到她分毫.”拿剑的少女一

    指笔直地指向流苏,风南瑾说他的人,指的就是那位姑娘吧,白痴者『看得出他们关系匪浅。

    流苏眉悄一跳,此事于她何干?且她也不认为南瑾那句我的人指的人是她,刚刚晾鸿一瞥

    ,她看见韩叔的眼光很担陇地看向不远处用剑撑着地面的黑衣男子,那个人和南瑾应该是旧识

    ,而他不想让别人知道。

    在她眼中,南瑾一直是很洱和的一个男子,从小楼第一次见到他的凌厉之外,之后在相国

    寺见面,相谈甚欢。南瑾一直给她一种很特别的感责,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他,在身边,

    听着他的声音,有种熟悉的想念,他不常笑,唇角者『是冷冷地抿着,偶尔会瞥见他眼角的冷厉

    ,却很少见识。在她面前,南瑾敛尽一身锋芒,温和有礼,几乎让她忘记了,第一次见面时候

    凌厉无清的男子才是真正的风南瑾。

    这种凌厉不同于萧绝的冷酷,他们者『是内敛的,萧绝的冷酷一眼就看得出来,气质刚硬。

    丽自瑾拥有一副迷惑人眼的外表,窖颜堪比女子秀美。他的凌厉总是掩藏仕灵甭的外表下,不

    显山,不露水,却更加强曝和坚制。

    “既然不泊风家堡,又何必解释呢?多此一举.’南瑾冷冷道,那少女毕竟年轻,经不起

    他的刺激,冲上来就想要找他拼命,被另外一人死死拉住。

    “不许惹事,走.’她冷冷喝了一声,就算再不甘,她也不敢再放肆,三人很陕就消失在

    小道上。

    三人的身影一消失,玄北也撑不住,软软地倒在地上,韩叔工刻过去,“玄北,玄北,有

    没事口巴?

    南瑾转动轮椅,到他们跟前,手中的金线绕上玄北的手腕,细细诊脉,好看的眉微微拧着

    ,流苏之前已经简单地帮他包扎,可他的气息显得特别弱。

    南瑾抽回金线,荒郊野外根本找不到他想要的药材,必须马上进城。玄北勉强模着身子,

    虽然虚弱,吐音却非常情晰,“公子,玄武为了救我,引开那群妖女,恐泊”

    南瑾沉声道:“你不用担心,玄武没事,是他发求救信号,我才知道你们出事,我已经派

    人送他回风家堡,不会有事,你别说话,先进城去看大夫。

    玄北见南瑾这样说,便放心了,他就知道,有公子在,纵然有天大的困难也会迎刃而解,

    这种小事根本就难不倒他。

    韩叔扶着玄北,看见路边的马车,眼光询问地看向南瑾。流苏笑道:“你把他扶上马车吧

    ,我们也打算进城。

    玄北伤势太重,现在离进城还有一段时间,路边就只有流苏的马车能当代步工具,流苏也

    明白玄北的伤势必须尽陕看大夫。

    “韩叔,你和他们先一步进城,我随后就到,在风家医馆等我。’南瑾沉稳地交代,韩叔

    点点头,应了一声是,扶着玄北进城。

    “紫灵,你跟着去,在马车里照顾他,我和自瑾随后就到。”玄北一个在马车里需要有个

    照应,而流苏想和南瑾说说话,让紫灵一个人先跟着进城。

    紫灵见那位南瑾虽然气质冷冽,对流苏却板好,心中也放心,随着卜车,由韩叔驾车,直

    奔向城里。

    己十岁,月、.首卜坐小,尸占川、月~夕闷险乡存川、而二匕佑旗言后之汁气帝1毛下下勺导口月,岔曰不叮于佣主」勺导一二一丁一一‘一J产上止一J-招七二一r二习二一J一,一协一少\一L一二习二日一J杯翔,1匕少J匕二产一匕产咬夕一卜,JJ一一J曰夕曰门二产三三卜一一丁兮日门少

    着她,脸色一潮,有点不好意思地抿抿唇,在这里遇上南瑾,真的太意外了,心中的兴奋掩饰

    不了。

    “你”

    “你”

    两人同时出声,一摸一样,不禁相视一笑。

    “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流苏扑味一笑,走到他面前,“南瑾,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自瑾饥静地点头,情贵的男子静谧宛如天上一轮明月,“我很好,会在这里看见你,我很

    意外,也很高兴。相国寺一别一月,你可好吗?

    好吗?流苏淡淡地挑眉,情秀雅致的小脸露出淡淡的悲伤,落在南瑾眼中,他只是微笑,

    “苏苏,过来推我.

    其实南窿坐在轮椅上并不需要人推,他的轮椅是白己设计的,别看是小小的轮椅,藏有三

    十多机关,寻常人碰构磷不得,若是韩叔不再,他一向是白己推的,根本就用不到别人,让流

    苏过来推,只是顺从了心里的想念,想她离得更近一些。

    他不动声色地合上轮椅上的总机关,流苏自然乐意效劳,推着他顺着小道住前走,好奇地

    问,“南瑾,刚刚那些少女好像挺泊你的,你到底是谁啊?

    “你泊口马?’南瑾不答反问,天下人嗅他又有何干,苏苏不泊便成。

    “你又没有三头六臂,我才不泊你呢。’梳办笑笑应道,“相国寺一别,我偶尔还会想起

    你,没想到在京城遇不到,出了京城反而看见了,我们的缘分真奇妙.

    “伤心啊,只是偶尔想起吗?亏我天天想念你。’南瑾戏谑道,这倒是真话,第一次尝试</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