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2

_分节阅读_6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如此挂坏一个人,贪心地想再见一面。

    “我才不信你呢。’流苏反驳,他看起来是个大人物,一定很防碌,有时间想念她?“你

    要去哪?

    自瑾饥默地片刻,半垂的眸子露出一抹难测的光芒,和他冰冷情贵的气质很不符合,很温

    暖,很向住,暖暖地道了两个字,“回家.

    “回家?’流苏凝眉,“你家不是在京城么?

    她想起第一次进入小楼,那儿很情净,很优雅,如世外桃源般,她一直以为,那儿是南瑾

    的家,只有很用心,才能有那样有灵气的住所。至今还记得,仕洛央缤纷下,晾鸿一瞥而晾艳

    的男子。

    “那儿不是家.’南瑾似乎知道梳办在想什么似的,淡淡笑道:“我一年只有三个月会在

    京城逗留,其他的时间,者『在凤城。小楼只不过是一处华丽情净的客栈,并非我家,风家堡才

    是我的家。

    风家堡,听起来好似很威风似的,刚刚那群凶神恶煞的少女一听到风南瑾的名号脸色者『变

    了,她真的是孤陋寡闻了。

    “原来你在京城只待上三个月口阿,看来是我幸运了,能遇上你两次。’流苏心清偷陕地说

    道,‘呢)后你在凤城,说不定会多遇上几次昵。

    “你也要去凤城?

    “是啊,去凤城,重新开始.’流苏雅致的脸充满对未来的憧憬,虽然知道会很辛苦,她

    甘之如怡,这样的日子,她很喜欢,白由地拥抱情风,嗅看化否,不用担心有人的若即若离,

    也不用担心,会被压迫得透不过气来,完完全全地放开白己,过她想要过的生活。

    南瑾眉悄一跳,听得出梳办话里有话,他板为细心和聪颖,世事看了一分便能通晓八分,

    流苏话里显然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发生什么事?’他问道,身后的少女是他生平主动认识的第一人,当初相国寺的时候,

    就隐约明白,这抹灵秀的身影已经印上心间,等他逃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变成世间上不存在的人,你说算是发生了什么?’流苏苦笑,她正说话间没看见路边的

    小石头,碰撞了一下,身子轻微碰上轮椅,正巧咯到腹部,一阵翻江倒侮的感觉涌上来,流苏

    还来不及道歉,猛然跑到路边,呕吐起来

    空气静静的,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凝结成冰。

    南瑾的眉悄冷凝,眉间那点朱砂益发冷艳,苏苏她

    “把手伸出来.’等她连胃酸者『吐得一干二净,一脸苍毓力,自瑾缓缓地说道,他的声

    音平静如三月湖面,彼澜不晾。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36章

    流苏手撑着地地面,难受得捂着胸口,直到胃里再也吐不出什么来,阳光直射,顿时有股

    昏眩,她不舒服地拧着眉,眼角因为孕吐溢出有晶莹的泪珠。

    好久没有这么剧烈地孕吐了,流苏下意识地抚着肚子,担陇淡淡地拢起来,刚刚撞了一下

    ,孩子不会有事口巴?

    听到自瑾的话,流苏背脊一僵,窜上一股冷意,明明还是艳阳天,空气却分外冷凝。四周

    如结了冰一样,流苏用手绢擦去唇角的痕迹,缓缓地回过身来,眼光有些不安地看向南瑾。绝

    世风华的男子坐在轮椅上,静谧如水,眉间那点朱砂益发娇艳欲滴,隐约藏着一种她说不来的

    凌厉。

    他的脸,温润如玉,略帝疏离的眼光冷静,宁和,像是一团湖水,深邃宽广,有一股想要

    把人深深地拖进这无边的湖水中的魅力。梳办看不出他的心清如何,却感觉和刚刚有些不一样

    ,好似是生气似的。

    可他的眼神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不是她多心了?

    “南瑾,我没事,只是稍微有些不舒服。’流苏半垂眼眸,不敢去看这双透彻的眼,南瑾

    的眼光,好似洞悉世事,能看透所有人心底最深的秘密。

    “把手伸出来。’南瑾的声音平缓温和,眼光情澈而透明,温淡中暗含命令的味道,这是

    一种习暖隆的口气,他天生就属于发号命令的人。

    梳办抵唇,她的隆子坚制,越是压迫反抗越强,从萧绝身上就得到实证,可仕自瑾面前,

    她却不由白主地听话,缓缓地把手伸出去。

    金线随着一动,绕上她的手腕,南瑾两指一动捂在金线上把脉,半晌,瞳眸微微睁大,手

    停顿了下,薄红的唇半抿,有一抹冷峭的寒气在一旁凝聚,他不动声色地抽回金线,透彻的眼

    光微微闭上,修长的睫王在袖白玉般的肌肤上覆出一层淡淡的阴影,靠着华贵的轮椅上,如一

    尊冰冷的玉雕,在阳光下,越发觉得沁凉。

    流苏手指不安地乱动,她者『不晓得白己在不安什么,就算她坏孕了,也没有对不起南瑾什

    么呀,可她心里就有种强烈的不安,这样的南瑾,周身有一股很疏离的冷气,不窖得别人接近

    ,包括她。

    好似她刚刚打开他的心门,又被他推出门外,这种感觉,让人院张,心头好像有千万只蚂

    蚁在啃咬似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觉得,他的脸,比刚刚白了几分,在阳光的光晕下,呈现出近

    乎透明的错觉。

    “南瑾’流苏唤了一声。

    “苏苏,我在想事清,你暂时安静一会儿.’南瑾轻启薄唇,吐出温和的字眼。

    流苏识相地选择沉默,这个时候想事清?他当她是三岁小孩么?不知道南瑾是怎次想的,

    她连白己怎么想的者『不知道。

    既然他让她安静,她便安静吧。

    风很静,不远处的树悄丝毫扮受有摇曳的痕迹,大太阳晒得她有些昏眩,额头浮上几滴汗水

    ,这天气还真是很热。

    流苏无聊地看着远处的山峦,连绵起伏,一片青碧朦胧,青山绿树,美得没有一丝杂质,

    很纯粹,就好像头顶上的蓝天,蓝得那么纯净。

    少女刚刚收回眼光,就看见南瑾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睛,正在深刻地看着她,流苏被这

    说不出感觉的眼光蛰了一下,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刚想问他孩子有没有事,南瑾地淡淡地开口

    “孩子很平安,没事,你不用担心。

    流苏松了一口气,这个孩子现在是她的宝贝,出不得半点意外,南瑾看着他,半敛眉目,

    遮去眼光中的黯然,轻声道:“苏苏,我们过去休息一会热再走。

    说罢率先转动轮椅,向路边的树荫而去。

    流苏紧跟其后。

    在树荫下,流苏靠着树干坐着,其实也不是很累,就是觉得很热,阳光太毒辣了。她抬手

    擦额头上的汗水,就听到南瑾的平静的声音,“苏苏,你成亲了么?”

    流苏一匪,见他看着她,便点点头,这是事实,无需隐目舔

    与人相处,不管出白何种原因,坦诚仁)特是她的原则。

    南瑾并无讶异,只是点点头,抬头凝视苍育,露出修长优雅的脖颈,不算太明显的喉结微

    微滑动了下,偏头问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你是方流苏,对么?”

    “你’流苏心头一震,震晾地抬眸看他,太过于震晾,让她的声音失去一贯的冷情和

    平静,南瑾除非是神仙,不然怎么可能一猜就猜到她是谁?

    “看来我猜的是对的。’南瑾唇角一勾,他双手捂在扶手上,淡然道:“其实我该想到了

    ,如果不是身份特殊之人,又怎么能在相国寺逗留两天,那天我知道萧绝也在相国寺,他一走

    ,你也走,我起先以为是巧合。那天在八宝楼看见殡葬队经过,韩叔提过,萧绝的王妃名唤方

    流苏,而你如今又只身出现在这里,所有的争清连起来,不难想象你的身份,本来我也只是猜

    狈日,不过看你的神清,猜测应该是对的。

    流苏眼中的晾骇漫漫地褪去,队复平静,看着南瑾的眼,沉静地点点头,“我是方流苏.

    她不想默骗南瑾,也知道,南瑾是不会出卖她的,她的身份,他会帮她好好隐藏。她相信

    他。

    南瑾点点头,眼光晾奇地看看梳办,唇角帝着一丝意义不明的笑,似讽,似赞,“利用假

    死离开王府,真是好主意,办办啊,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从来没有人能把萧维捍在手心里如

    此戏耍,我者『有点担心日后若是他发现你没死,这只是一场戏,你的下场会怎样凄渗。

    见他如此说,流苏放心了,展颜一笑,“有你呢,我不泊?

    南瑾把玩着手心的金线,半垂眼眸,墨玉般的眸子露出狡诈的光芒,沉吟道:“让我帮你

    保持秘密可以,不过’他缓缓地笑道:“风家堡世代经商,我是地地道道的商人,你有资

    本和我做生意么?

    梳办多意屡屡,偏头,好似在思考着什么高深的问题,戏谑地反问,“你想要从我这儿得

    到什么呢?

    若是你的心,肯给么?男子的眼光掠过一道势在必得的亮光,明亮得足仁)凝毁最坚硬的钻

    石。

    “我想要什么,你者『可仁烂台么?”阳光下,男子眉宇间的那抹朱砂娇艳得如最美丽的玫瑰

    ,眼光露出坚定,他一向是个掌控一切的男人,他最情楚白己想要的是什么,也不想因为别的

    什么原因,错过什么。

    不能参与她的过去,并不遗憾,若能参与她的现在和未来,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苏苏,值得他花心思.

    流苏一手支着头,笑笑着回答,“如果你想要我的命,当然是不可能给的啦,我很泊死的

    南瑾被她逗得微微一笑,刚刚凝重的气氛顿时散去,南瑾也不着急,他并不是心急之中,

    漫漫地诱哄着她爱上他,也是不错的挑</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