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4

_分节阅读_6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凌厉的眼光略微柔软三分,墨玉般漆黑的瞳眸露出一抹期

    待来。

    这种感觉,他不排斥.

    雪衣公子的手轻轻抚上心口的位置,唇角勾起一抹暖暖的笑意,眼光爵间坚定,他以为会

    沉寂一辈子的心,早就蠢蠢欲动,也许这是他今生唯一一次心动。

    既然如此,接纳她的所有,尝试一次,未尝不可,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晾喜。

    方流苏,你可别逃了?

    男子唇角掠过志在必得的笑窖,雍窖大度,胸有成竹。

    紫灵和流苏一回到房里,紫灵抓看梳办好奇地问道:“小姐,你是怎么认识那位公子的?

    他长得好美哦,神仙似的,我没有看见男人眉头也有一点朱砂的,看起来很有灵气。

    流苏坐在床上,揉揉白己有些酸疼的手臂,调皮地眨眨眼睛,“很美吧,我也没见过。他

    叫风南瑾,是凤城人士,我们在京城的时候认识的,上次去相国寺,敏儿见过的。

    紫灵给她倒了一杯茶,抗议道:“小姐偏心,敏儿见过,我怎么扮受见过?”

    “敏儿也是偶然遇见的,还好你没有当着他的面失态,不然我者『无地白窖了,身边的人个

    个者『花痴似的。’流苏喝了一口茶,戏谑道。

    紫灵瞪眼,流苏一笑,墉懒地躺在床上,“紫灵,我要休息,晚膳的时候再叫醒我.

    走了一个多时辰的路,可累着她了。

    紫灵应了声,梳办便饥饥地睡过去,这一睡,睡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夕阳饥饥地落山,窗

    外一片灰暗。

    晚膳是韩叔亲白送过来的,外加一碗安胎药,紫灵谢过之后,回房便叫醒流苏。

    “天者『黑了?’流苏起身,看看外头的天色,勉强睁开涅陆的眼睛,睡一睡,感觉舒服多

    了,坏孕本来就嗜睡,现在有南瑾,睡也安心多了。

    “小姐,这是什么药啊?你哪儿不舒服吗?”

    流苏端起来,闻了一下气味,淡淡一笑,是安胎药.

    南瑾真细心,懂得照顾人,今天刚刚动了胎气,她本想着让他开一副安胎药,晚膳他就送

    过来。

    J自里头暖暖的,有些酸涩,也有些喜悦,细细地交织在一起,汇成了感动。

    而她哪儿知逗,南瑾之听日龚田心,那是因为她是他放入眼中的人,如若不然,百人死在路

    边,南瑾者『不会多l苗一眼,更别说注意她的身体状态和所有的清绪。

    有的人,什么者『不会说,可是,却把对方的一切者队己在心头,点滴不漏。

    这样的感清,不显山,不露水,却非常的厚重。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38

    月白星稀,夜凉如水,一入夜晚,枝头蝉鸣不断地鸣叫,在夏日的晚风中,添了一丝情凉

    悦耳。

    晚膳之前睡过一觉,流苏精神不错,在简单的梳洗之后便出了房间。小楼夜间更显情幽,

    风中吹送着竹叶的情香和青草的气息。流苏深嗅了几口,凝眸便看见南瑾在庭院里白酌。月光

    下的男子,静静加坐在轮椅上,白衣胜雪,姿忐灵甭,举手投足,白有一番逼人的华贵和雍窖

    ,宁静如斯,柔和却不减一分凌厉。

    在夜色中,白酌的身影略显孤寂,在明月下,当真是与月同孤,与月争辉。

    他把温润如玉和凌厉如刀结合得如此完美,一点者『觉得夹兀。

    “南瑾,怎么一个人喝酒?’流苏下楼,缓缓地走近石桌,笑问道。

    自译招抨手中的茶壶,“我从小喝胭,这是茶,产于西域的一种香茶,隆寒,茶叶只要一

    片,入口甘醇,留香三日。

    “好可借,我不能喝.’流苏口气遗憾,既然隆寒,对胎儿定然不好,属于孕妇忌口的香

    茶,她支着头,略微疑惑,“你为什么从不喝酒?

    板少遇见不喜欢喝酒的人,连她者『能小酌,更何况是男人呢。

    “不喜欢一’南瑾简短地回答,又斟了一杯齐,香味扑面,醇香中添了西域特制的香料。

    这种香茶很难得,千金难求,流苏暗白琢磨着,南瑾应该是富甲一方的人。

    “就因为不喜欢啊?

    “难道还要别的理由?’南瑾有趣地挑眉,不喜欢白然不喝,还要什么理由呢?

    流苏一匪,这个答案倒是出乎意料,她摇摇头,也不再询问,南瑾的思维非常人可仁妞里解

    “你一个人坐着也没意思,城里的风景也不错,还有条情澈的小河,要不要我推你到河边

    走走?’梳办笑着提议,她知道南瑾不喜欢热闹,若是无事一定不会出现在大街上,不过现在

    是晚上,大街应该很宁静,今晚月色也不错,晚饭过后散散步是个不错的注意。

    “好.’南瑾犹豫半晌,放下手中的茶杯,领首答应,流苏一笑,站起来,一股药香扑面

    而来,淡淡的暖香索绕不去,南瑾心头厚动,半垂眼眸遮去眼中的光芒,坦然地问道:“你今

    天动了胎气,没感觉不适么?

    流苏推着他,笑道:“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喝过药之后好多了。

    “那就好.’南瑾也不再说什么,她看似娇娇柔柔的,体质也不适合坏孕,这么一路折腾

    下来,竟然不显疲态,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胎儿太坚制。

    他们刚刚出门,左厢房的窗户便打开了,韩叔正巧断药给玄北,他醒来无意看到这一幕,

    眼睛睁得大大的,布满了晾奇,男子失态地指着他们离开的方向,“那是公子吗?

    “当然是公子,你眼花了,连白家公子者『不认得?’憨厚的韩叔沉声道,他明白他的晾奇

    ,当初他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公子一连串的反常行为,因为者刚受有过,让他们措手不及。

    “公子不近女色,怎么会对她有说有笑的?那女人是谁?和公子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玄北太好奇了,这件事要是传回冰月宫,估计一大批人二话不说冲过来看戏了。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反正你知道,她可能是未来的夫人,这就成了。’韩叔

    笃定地道,看这清形,八九不离十了,他们跟随公子多年,不管男人女人,除了风家堡的老夫

    人和小姐,没见过他对人和颜悦色过,连多说一句者『嫌麻烦。不管人多人少,白天黑夜,他家

    公子从来不上街的,对人多的地方称得上是深恶痛绝。

    遇见流苏之后,不知道破例多少次了。

    “不是吧?”玄北受了伤的脸,非常苍白,听了这个消息,更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似的,一

    片死白,若不是他是男的,韩叔差点以为他对公子有非分之想呢。

    “这回死定了.”玄北哀嚎一声,一口气把药喝了,男子凌厉的眼光细细地眯起,倏然闪

    过一抹狡诈,看得韩叔鸡皮疙瘩,玄北和玄武不同,这两兄弟隆子南辕北辙,他的鬼点子最多

    了。

    “玄北,你在哀怨什么?公子有喜欢的人,那是好事啊.

    “对公子来说是好事,对我和大哥来说就是坏事.”玄北白他一眼,开始算计着要怎么挽

    回败局,嗯,希望公子手脚漫一点。

    这话说得想让人不想歪者『难,韩叔像是看匡物地看着他,他该不会真的

    “韩叔,停止你脑袋里的念头,本护法身心健康,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千万别想歪.”玄

    北一脸死相地躺在床上,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噪音,半晌停止,“我和大哥做庄下注,赌公子

    三年内不会娶妻呢,这回完了,四大堂主下了好大的注,我要和大哥好好研究,焦次起死回生

    韩叔顿时无语摇摇头,见他精神不错,交代道:“别睡着了,公子回来你把这次和幽

    灵宫的纠纷详细给他说一遍。

    “知道了?”玄北挥挥手,毕竟是习武之人,身子底好,队复也陕,早就没有白天病映映

    的摸样。

    夜里的街头很安静,蝉鸣阵阵,分外悦耳,流苏推着南瑾在河边徐徐地散步。

    时间还不算晚,街上还是有零零散散的人在走动,偶尔望过来一眼,见到自瑾凌厉如刀的

    眼光,又匆匆地别过头去,匆匆陀陀地离开。随着夜色深浓,行人也越发少了。

    轮椅停在河边的柳树旁,流苏坐下来石椅上休息。

    “这儿景色真不错,如玉说过,凤城是最臀华的,应该会比这儿更迷人吧?’梳办偏头问

    道。

    南瑾领首,“凤城之臀华较之京城有过之而无不及,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光,京城臀华中

    帝着古老的厚重,而凤城臀华却帝着新颖的风清。凤城是附近几条贸易路线必经之城,侮上交

    通又方便,白然能很陕帝动发展。对了,你说你想要开酒楼是么?”

    流苏点点头,“方家是仁肠酉楼起家,姐姐经常在我耳边灌输一些经营的理念,久而久之也

    略知一二,我想自己尝试一下,看看成不成,怎么?我看起来,不像是会做生意的人么?”

    自瑾沫沫地看了她一眼,细细地打量,似乎在思考着她的话一般,沉吟道:“我实在无法

    想象你在商场上打滚的面貌,不过苏苏既然有此等壮志,试试未尝不可,说不定真能让你在商

    场上站住脚。

    “我还以为你要阻拦我呢?”

    “为何?”

    “男人不者『认为女人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不许抛头露面么?”

    南瑾一笑,漆黑的眼光掠过一道温柔,“即使不认同,也不该一开始就否决你的想法。如

    果一开始就否决你直接说你不行,那你一定会认为对方专制蛮横,总要放手让你白己去尝试一

    下,不管成功与否,你白己验证。这样才甘心。

    “对,试过才知道白己行不行,就算失败了,也甘心了?’梳办笑笑道,这一点她和南瑾

    的想法不谋而合。

    河面情风徐徐,阵阵药香索绕不去</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