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6

_分节阅读_6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掩饰的仰慕,双眸眷恋地在南瑾脸上流连。

    “霜儿,好久不见.’南瑾淡淡地打招呼,相对于少女的兴奋热清,南瑾显得冷淡多了,

    转头对身后的流苏道:“苏苏,进去了.

    流苏点点头,白动过来推他,这一路上者『养成习暖了,她蛮乐在其中的,而她理所当然的

    行动让林飞鹰等人目瞪口呆,审判式的眼光纷纷落在流苏身上。

    林霜儿娇艳的脸顿时扭曲,急声厉问:“你是谁?”

    南瑾眼光一沉,冷扫向她,声音情冷无温,“怎么?我的人还需向你报告么?”

    “南瑾哥哥.’林霜儿委屈地喊了一声,双眸充满嫉限地瞪看梳办,敢和她抢人,看她怎

    么收抬她.

    她一定也不把娇娇柔柔的流苏放在眼里。如此平凡的样貌,焦次配得上她的南瑾哥哥呢?

    她不允许。少女}副良地想着。

    “霜儿,不许无礼.’林飞鹰急急上前,“公子一路舟车劳顿定是累了,请随属卜进去用

    膳休息,小女无礼之处,还请公子别见匡,是属下教女无方。

    "I”

    “你闭嘴.’林飞鹰冷冷一喝。

    南瑾嗯了一声,“苏苏一

    流苏一笑,推着他进去,伏在他耳边轻声打趣,“她喜欢你耶.

    “我不喜欢她.’南瑾淡淡地道。

    此话一出,流苏一匪,未免也太直接了。她看向林霜儿,正巧看见她一脸妒忌地看向她,

    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南瑾见状,淡然道:“她不敢拿你怎样.

    流苏挑眉,不敢而不是不会,男人总是低估了女人的妒忌自。

    一行人随着林飞鹰进了马车,秀丽的山庄美得像一幅画,阁楼错落有致,亭台假山有江南

    独有的精致和小巧。

    林飞鹰早就在大厅中摆下酒席款待他们,流苏正想坐仕自瑾身边,林霜儿冷冷一笑,在她

    坐下的时候伸腿想要勾走她身后的椅子。南瑾眼光一沉,手指一弹,一枚墨色的棋子激射向林

    霜儿的小腿大穴。

    林霜儿只觉得腿一麻,哀叫一声,众人的眼光者『看向她,白痴者『看得出来她想要做什么,

    林飞鹰见南瑾神色冷冰,厉喝一声,“霜儿,你太放肆了,还不陕向苏姑娘道歉.

    一身红火惹眼的少女神色不服,反问道:“她身份来历不明,凭什次坐行自瑾哥哥身边?

    玄北夹了一筷子栗,在一旁凉凉地看戏,紫灵一脸讨厌地看着林霜儿,这是个被宠坏的小

    姐,看着她就会想起林云儿来,对她家小姐有敌意的人,她一慨讨厌。

    流苏站起来,淡淡地道:“要不,我做在旁边去,林姑娘坐这儿吧.

    她无意因为座位的问题和林霜儿引起纷争,反正也是住一个晚上,大家各退一步,也就相

    安无事。

    林霜儿见南瑾凌厉的眼光射向她,脸色一阵青白,心头的妒火冲昏了头脑,流苏的笑窖看

    在她眼里,就像是挑衅一般,她一个娇书司简的大小姐,哪儿受过此等委屈,猛然一甩马鞭,朝

    着流苏的脸蛋甩过去。

    “霜儿住手.’林飞鹰大晾,急陀喝道,流苏错愕地睁大眼睛,她并无武功,避不开林霜

    儿劈来的长鞭。

    南窿脸奋一沉,双手一拍轮椅的扶手,迅沫仕后退了几步,三把小刀迅速从轮椅中射出,

    冰冷的金属光芒一闪,把林霜儿的长鞭切成四段,紧接着,一枚如意珠从手心弹出,精准地击

    中她的手腕,林霜儿只觉得虎口一麻,一阵阵钻心的痛直穿心脏,痛得她尖叫一声。

    “精彩.”玄北一拍手,凉凉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哀叫的林霜儿,这女人从小就一直缠着南

    瑾,若不是看在他爹是风家堡的老管家,又因为救了老堡主一命武功尽失,成为废人,林霜儿

    早就被南瑾忍无可忍地杀了,不过当着林飞鹰的面如此给林霜儿难堪倒是第一次,看来,苏苏

    小姐在他心目中比他想象得要重多了。

    “林管家,你的女儿该好好管教了,在公子面前也敢如此放肆.”玄北挑眉,冷冷地道,

    习蛮任隆的大小姐,被宠坏了,再这么继续挑衅苏苏,她怎么死者『不知道。

    流苏拍拍心口,被她吓着了,这女人的嫉妒心太可泊,当看自瑾的面竟然毫无顾忌,幸好

    有南瑾在,不然这一鞭她受定了。

    南瑾下手毫不留清,林霜儿的经脉被如意珠几欲震断,疼得她冷汗淋漓,抱着林飞鹰发出

    刺耳的哭喊,“爹爹救我,我的手爹’

    林飞鹰揽着林霜儿跪下,拼命地磕头,“求公子饶了小女这一次,看在老夫为了风家堡买

    命这么多年,膝下只有霜儿这么一个女儿的份上,求公子网开一面.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0章

    南瑾神色冰冷得吓人,如覆上一层厚厚的冰,凌厉的眼光扫向在捂着手腕痛哭的林霜儿,

    那抹朱砂进出妖魅的杀气,“不知死活.

    林飞鹰心疼地抱着女儿求饶,他一辈子就只有这个女儿,溺爱过头,习弯仟阵袖者『知道,

    若不是公子看在他老来得女的份上,早就废了霜儿,这次更是闯了大祸,他赶紧回梳办幅头赔

    罪,“苏姑娘,念在老朽只有一女的份上,求求您,向公子求求清,老夫求求您了?

    流苏看着可冷的老人,他的鬓角早就花白,脸上因为早年的劳累略有布满风霜的痕迹,跪

    在她前面哀求她实在是不忍,抬眸看向南瑾,眼光露出乞求的意思。

    算了,反正她也没事,林霜儿算是幸运,有个好父亲。

    “苏苏,过来.’南瑾冷冷地道,流苏歉意地朝林飞鹰致意,走到自瑾身边,南瑾不同干

    别人,他若做了什么决定,很难回头,若他有意真的废了林霜儿,她的手筋该断了,应该只是

    给她一个警告罢了,这毕竟是风家堡的事,她无权置嚎。

    “公子,求求您,饶过小女一命.’林飞鹰不停地磕头,看得流苏颇为不忍,垂眸见

    南瑾不为所动,不由得推了他一下,这人真是铁石心肠,连玄北都看不下去了。

    南瑾冷冷一哼,双手悠然地捂在扶手上,沉声道:“林总管总是过于溺爱霜儿,造成她现

    在无法无天,肆意妄为,虽然我风家堡从不把林总管当下人,可也得明白身份,她算什么?敢

    在我面前放肆.

    雪衣公子声音如冰刀一样,一字一字凌迟在父女两人身上,林霜儿虽然习蛮,也懂得看脸

    色,第一次看见南瑾喜怒形于色,深知真的惹火了他,当下也不敢哀嚎,缩在林飞鹰的坏里寻

    求庇佑。她白小就是马场的小公主,当暖了大小姐,却忘记,她也只不过是风家堡的家奴罢了

    “是是,公子教训的对,公子教训的对,老夫日后一定会严加管教小女,不会让她出现在

    公子面前。’林飞鹰院陀承诺道,林霜儿喜欢南瑾早就不是秘密,她表现得太明显,可借,公

    子看不上她,白家的女儿什么脾气他明白,未免闯祸,还是不要出现在公子面前为妙。

    “爹’林霜儿犹不知死活,不满地抗议,林飞鹰冷冷喝道:“你闭嘴.

    玄职摇抨头,他早就说过林总管这女儿缺管教,白己什么身份地位者『不知道,肖想公子这

    种板品也要掂量白己几斤几两重。

    “南瑾,算了,我也没事,别为难他们。’梳办牡声道,她并不是装什么好心,实在是不

    忍心看着一个花甲老人在白己面前如此可冷地哀求,不管林霜儿做什么,毕竟是他女儿,看在

    他份上,她不想太计较。

    林霜儿听得流苏求清,怨限的眼光像是要杀人般直射回梳办而来,嫉妒有喷限,把这一切

    者『匡在流苏身上,公子从来不曾这样残忍地对待她。

    南瑾冷笑,真是不知晦改.他最限的就是不知箱轩重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知轻

    重显得分外无知。

    “由始至终就听林总管在道歉,是你做错事了么?’南瑾冷冷地问道,大有不肯罢休的架

    势。

    “霜儿,陕向苏姑娘道歉.’林飞鹰一见南瑾口气有转机,脸色略松,赶紧催促林霜儿道

    歉,林霜儿满脸不服,咬着牙,倔强地仰着脸,就是不肯道歉。

    南瑾冷哼,金线手心就要挑了她手筋,吓得林霜儿脸色发白,尖叫起来,“我道歉,我道

    歉.

    说不泊人,那绝对是骗人的?

    流苏挑挑眉,好整脚服地等着,不忍心看见林飞鹰为女儿愁白头的摸样,并不代表,林霜

    儿也能那么便宜过关,本就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哪能让林飞鹰代她受过。

    林霜儿限限地瞪了一眼流苏,者『是嫉限的色彩,咬着牙,非常不甘地道歉,“对不起,苏

    姑娘.

    流苏只是笑笑点头,南瑾冷哼,摆手让他们起来,林霜儿的手筋被南瑾的如意珠震得几乎

    断裂,林飞鹰扶她起来,就让她的侍女扶着她下去,找大夫敷药,他知道南瑾医术高绝,而不

    敢劳烦他。

    一场闹剧就这样平息,林霜儿临走时,瞪着流苏的眼光让流苏有些不安。

    好强烈的限意.

    南瑾脸色一沉,林霜儿不甘地咬牙,匆陀下去,她一定要那个女人好看.

    林飞鹰为风家堡劳心劳力一辈子,风家人对他非常不错,这座马场就是送给他的产业,让

    他能颐养天年,他对风家堡也是忠心耿耿,并不会因为刚刚女儿一事对南瑾生出限意,席间气

    氛很融洽,似乎刚刚一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他还很开心地向南瑾报告了今天马场的产量和他开扩的新马场,又说了西域新来配种的汗

    血马等事,毫无介坏,南瑾这是静静听着,偶尔提提建议,这座马场</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