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7

_分节阅读_6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已经全权转交给林飞鹰,

    属于他的产业,袖怎次坏营,其实无需向风家堡报告,可他还是本隆老实,依然把每年利润的

    一半所得交给风家堡,连玄北者『称他是奇葩。“苏苏,多喝点伪。南瑾淡淡地交代,伪水阴营界价值比较高,对她身体比较奸。

    玄北眉头挑得老高,又一项纪录,他认识他陕十年了,可从来没从他嘴曰里听到这么有人

    隆的叮拧。韩叔也是吓一跳,一口饭差点硬在喉咙里,这要让老夫人知道了,估计又要一哭二

    闹三上吊,捶胸顿足了。

    紫灵倒是一笑,一路看下来,她觉得这位冷模的公子对她家小姐实在不错。

    林飞鹰经过刚刚一事,聪明地不敢多DJ梳办的身份,只是热清地交代她多喝点。

    弄得流苏一脸尴价,她想不通,南瑾的话很平常呀,为什么他们反应这么奇匡?

    “吃你的饭,别理他们.’南瑾双眼冷冷地扫过玄北和韩叔,两人工刻很温顺地低头吃饭

    ,看公子的戏,仁)后有的是机会。

    一顿饭下来,倒是宾主尽欢。

    晚膳后,紫灵扶看梳办回客房休息。客房是林飞鹰帝人收抬好的,非常干净舒适,和南瑾

    只是在对门。

    有侍女端来热水,流苏和紫灵者『简单了梳洗片刻,梳办趣了一整天,精神很不错,紫灵就

    不行了,昏昏欲睡的,赶路一整天了,坐在马车里,为了避免吵到流苏,她坐着动也不动,弄

    得腰酸背痛,才洗脸过后就趴在床上想要罗周公,倏然想起什么来,关噜噜地问道:“小姐,

    南瑾公子好像喜欢你耶.

    流苏粉脸一潮,碎了她一口,笑骂,“睡你的觉,说哪儿去了?

    不可否认紫灵的话让她心里一跳,不过她自己构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她想者『不敢想有

    这个可能,南瑾对她,应该是好朋友的态度吧.

    紫灵撑起身子,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很笃定地说道,“我说真的,你说今天吧,看,他

    多维护你,一路上还没加过他生气呢,刚刚那挨样看着真计人害泊,不过也爽陕啊,谁让那个

    女人默负小姐呢。对了,在马车的时候,他泊吵到你睡觉,还让玄北不要大声说话呢。

    “紫灵啊,你想得太多了,这是不可能的事,睡吧,睡吧,瞎操心。’流苏揉揉她的头发

    ,坐到床头,“你忘了,你小姐我肚子里有孩子呢,你觉得有男人会阔达到接受他么?

    “说得也是哦.”紫灵揉揉头,笑得有些可爱,“小姐,你昨晚做什么去了,为什么今天

    挂着一大黑眼圈?

    流苏一愣,昨晚啊因为那句我喜欢和你待在一块,害得她整整失眠了一整夜,焦拥玉

    也睡不着。

    脑侮里一直在闪着这句话,好熟悉,好特别的感觉,好像她在什么地方和谁也讲过这句话

    ,可借她记不起来。

    越是努力想,却是记不住,她翻来覆去一直想着这句话,还有脑侮里,那遥远的声音。

    我喜欢和你待在一块.

    “小姐,你在想什么?”紫灵见她许久不说话,好奇地问道。

    流苏回过神来,一点她的鼻尖,“睡觉吧,你比敏儿的话还多。

    紫灵办了个鬼脸,想要睡觉又夹然爬起来,神秘兮兮地问道:“小姐,你真的一点也不喜

    欢南瑾公子么?

    流苏静了一下,垂眸笑笑,声音倏然紧了紧,“紫灵,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小姐你转移话题”

    “不是,你安静一下.’流苏身上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滋滋的声音很细微

    两人转头,倏然脸色大变,一条墨色的小蛇只坏爬到流苏的脚步,她倏然尖叫起来,‘哪可

    紫灵也吓到了,地上有两条墨色的小蛇在攀爬着,伸出红火的蛇信,流苏一脚迅速提起来

    ,拉着紫灵碰碰撞撞地离开房间

    一张小脸吓得发白,她最泊蛇了,大娘仁峭百章着螃吓她,让蛇绕着她的身子,她特别害泊

    那种滑腻冰冷的感觉,发了整整三天的高烧

    “苏苏,你怎么了?’南瑾听到叫声,早就出来,推着轮椅,沉声问道,流苏下意识地想

    向南瑾跑去,哪知脚下一软,踩空了台阶,娇柔的身体顿时从上头跌了下来,紫灵米不及拉她

    ,眼睁睁地看着她跌倒

    南窿脸奋一白,根本就没有时间给他想,双手一拍扶手,飞身离开,一手勾着流苏的腰,

    紧紧地护着坏里,两人从台阶上滚下去

    水

    一会儿还有一张哈,鼓掌一下,嘿嘿,我很勤奋地二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1章

    南瑾手劲非常有利,也幸好台阶不高,他把流苏抱进坏里,翻身垫下,让流苏躺在他胸口

    上,一手运气让他们两的身体横着捧了下去。流苏一直被她抱在坏里,因为落差的原因,重重

    地捧仕自瑾身上,南瑾为了避免力度震荡到流苏的身体,他丝毫不敢放松,死死地抱着她,不

    顾一切护在坏里。

    流苏倒是没事,却听到南瑾一声闷哼。

    晾变夹然,紫灵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玄北和韩叔早就冲出房间,陕速地向他们跑去,连林

    飞鹰也听到消息,匆匆陀陀赶来,所有人者『被吓了一跳。

    “南瑾,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儿受伤?’流苏急急陀陀地从他身上起来,反身扶起他,

    只见南瑾额头上溢出少许冷汗来,看起来什么不舒服。

    玄北不由得怒喝,“她就是从上头捧下来也受不了什么伤,你是疯了么?这样冲过去,还

    连累了你?

    那台阶本来就不高,捧下来顶多破皮而已,他这么冲过去,双腿又不便,还用手硬撑着地

    面,定是脱臼了。

    韩叔也是不解,捧下来就捧下来啊,他公子怎么做这种蠢事,当下有匹脑抓地瞪7

    者『是她,若不是他不小心,他公子就不会出事。

    流苏一脸歉疚,她只是被吓得无力了,一想到刚刚被那条黑蛇即将爬上她脚背,就浑身一

    阵冰冷。南瑾左手脱臼,疼得袖脸奋发白,不过他凝眸第一件事便问,“苏苏,有没有哪儿不

    舒服?

    梳办摇摇头,玄北忍无可忍地埋怨,“公子,有事的是你,那么低的台阶,捧不死的人的

    ,你做什么那么院张啊?

    当真如此心疼她么?见不得她有半点损伤,还宁愿自己受伤,简直就鄙视.

    流苏心头一疼,暖暖的感觉爵间丫雨了进来,“我没事,有事的是嗯”

    她话还没说话,倏然一手捂着肚子,小腹处一阵阵的抽疼,像是人用皮鞭在抽一样。感觉

    有些什么东西拈拈的,流出她的身体,小脸倏然发白,抬眸晾恐地地看向南瑾,似乎是意识到

    什么,“孩子”

    “血小姐,你流血了”紫灵大晾,倏然捂着嘴巴,院了手脚,玄北和韩叔还在震

    荡之中,南瑾倏然厉喝,“韩叔,抱起她,去我房里.

    “是是韩叔谎陀袍起流苏问南瑾房里而去,玄北迅通把南瑾扶上轮椅,推进房

    里。南瑾顾不得左右的脱臼,一把抓过流苏的手,为她把脉,脸色难看至板。

    “南瑾,救救孩子救救孩子’梳办觉得卜体的血流得越来越多,心早就院了,紧

    紧地咬着牙,不让眼泪流出,心里一阵阵纹痛。

    “放心,苏苏,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他迅速地用金针封住她身体几处穴道,厉喝,

    拿笔墨来.

    玄北一脸严肃地拿过纸笔,南瑾迅速写下药房,递给韩叔,吩咐道:‘呢)最陕的速度找齐

    上头的药,马上煎好拿过来。

    “是,公子一’韩叔草看药房迅通出去,林飞鹰是主人,要什么药材他最情楚,也跟看出

    去。

    玄北满脸晾讶地看着他们两人,心里暗暗吃凉,匡不得公子那么紧张,原来她有身孕,不

    是吧,手脚那么陕?连孩子者『有了?他下意识地认为梳办际的孩子是南瑾的孩子。

    紫灵紧张地抓看梳办的手,一点陀也帮不上,只得小停地擦看梳办额头上的冷汗,心疼得

    不得了。她的小姐,命怎么这么苦,要是孩子没了,她一定会崩护贵的。

    “小姐,没事的,没事的,放轻松没事的”紫灵健着她的手,神色不安,转头问

    道:“公子,小姐会不会有事?”

    看着清形很像会小产,她现在最担心的是,流苏的身体会不会有事。

    “我不会让她有事.”自瑾饥声道,脸色如冰,落下一地刚硬,坚定而沉稳,他毫不避讳

    地抓住流苏的手,一手轻轻的拂去她额头上汗湿的发,声音温润如三月情风,安定人心,“苏

    苏,你和孩子一个者『不会有事,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绝不会,你放心.

    流苏脸色苍白,回握南瑾的手,寻常只觉得他的手很漂亮,光洁尊贵,今天才发现,这灵

    秀的手非常坚定有力,好似能给她无穷的信心。

    南瑾温和一笑,转头沉声道:“去她房里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是蛇,有两条黑色的蛇.”紫灵院陀道,帝着玄北过去。

    “很疼吗?’南窿撑着身子坐到床上,靠近流苏了点,改变了金针的穴位,流苏体内的痛

    ,又减缓了一些,只觉得有些麻麻的。南瑾擦拭着她额头上的冷汗,他发觉他的手很冰冷,其

    实何尝不担心,不心疼,只是不习暖表露清绪的脸,敛尽所有表清,把一切的陇虑掩饰在沉静

    的眸子后面。

    刚刚看见她捧下来,他唯一的反应就是要护着她,孩子不能有事,黝的身体,想要顺利

    地生产日后者『要花费心思调养,根本经不起小产的折腾。那一刻,前所未有的心院夹然袭击心</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