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8

_分节阅读_6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脏,微微地扯疼起来,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已经重到他无法忽视的地步。

    南瑾向来就是心有所念就会身有所动的人,不会阻昵于世俗的看法。

    这双手,他想要抓着一生一世。

    “南瑾,你老实告诉我,孩子会不会有救?’流苏失色的唇如枯萎的玫瑰,颤抖地问出她

    最担心的问题,手有力地抓着南瑾。

    “如果药来及,就有救.’南瑾承诺着,眼光坚定,不顾脱臼的痛,把她的手者『包裹在手

    J自里,淡淡地传达他所能给的力量,“相信我.

    “我好泊?’流苏声音略有哭音,她泊孩子有事。

    自瑾俯下身子,脸上的笑窖温和而润洁,眉间一点朱砂如斯艳丽,声音轻柔得可仁)抚平流

    苏所有的不安,气势强曝得可以守护所有他想要守护的。

    “有我在,你什么者『不用泊?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2章

    时间难熬得让流苏觉得恐院,心一寸一寸地变冷,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湿了一身,南

    瑾找话题和她聊,分散她的注意力。效果显得不佳,这种等待中痛苦的滋味,他深深明白,是

    真的很难熬。

    梳办健着他的手,都觉得有些疼痛了,她似乎忘却了他的手脱臼,这么紧握着,阵阵钻心

    的痛传入玉脏六腑,逼出他额上少许冷汗。南瑾面不改色地忍受着,流苏一心却在煎熬,“药

    怎么还不到,南瑾你去看看,催一催”

    过得越久,心里的不安越沉重,虽然下体不再出血,而那种湿润的冰冷,总有要失去孩子

    的错觉,“南瑾”

    南瑾眼光露出疼借,倏然俯身,在她诧异无措的眼光中,印上她的唇,温柔地含着她的失

    色的唇瓣,动也不动。冰冷的唇感到一阵温暖,从唇瓣一直传到心头,梳办情楚地听到白己内

    跳加速的声音,一声声,沉重地在静谧的空间中撞击,所有的血液倏然全部冲上脸颊,喇一下

    变得通红。诧异的眼光多了一丝茫然,清绪被他的莫名的行动所吸引,不知所措。

    南瑾他

    南瑾撑起身子,眼光帝着淡淡的笑意,“苏苏,仁)后要学着相信我.

    梳办还朔陷在刚刚震憾中不知所措,眼光茫然地看着他,白衣男子声音优雅坚定,帝着三

    分诱哄的味道,“说好.

    流苏凝视他的眼睛,墨玉般漆黑,灵秀宽阔,如夜空下最透明的琉璃,散着柔和而醉人的

    光,那一刻,所有的芳华者『凝聚在他眼里,淡得看不见的笑窖,如天上最灿烂的星辰,让她不

    由白主地跟着他的话,“好.

    南瑾抬腹细细摩擦着她的脸颊,很满意听到他想要听到的答案,直起身来,笑道:“药来

    了一

    果真匆匆陀陀的脚步声席卷而来,韩叔端着一碗药,迅速地进来,“公子,药煎好了。

    南瑾袖口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丹药,放到那药里,端过来,等药丸融化,他一口一口

    m流苏喝下。

    韩叔站在床边欲言又止,天啊,他者『不敢想象,苏苏姑娘有身孕了?

    是公子的口马?

    他不得小际疑,从相国寺之后公子就一直很反常,难道真的是天啊,看看肚子也不明

    显,时间上非常吻合,到底是不是?他心中悬了一口气,七上八下的,又不敢问南瑾。见他那

    么紧张流苏,刚刚就是泊她小产才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护着,如果不是他的孩子,为何那么紧

    张?

    这真的是个太令人震憾的消息了,他一直处于兴奋中扮受回过神来。

    南瑾把药一滴不剩地喂进她嘴里,用袖口擦去唇角的药汁,放轻了声音,问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小腹处暖暖的,热热的,很温和的感觉,南瑾,我的孩子没流掉吧,流了不少血。’流

    苏担陇地问道。

    南瑾为她把脉,片刻,柔声道:“你身体本来就有小产的迹象,偶尔出血是正常清况,不

    用担心,幸亏这次震荡不大,也可能是孩子命格好,认定了你,总之是没事,回风家堡之后,

    多多休息,我会帮你好好调养身子,直到你顺利生产。

    流苏一听,松了一口气,南瑾单手拉着锦被给她盖着,温和地交代,“你好好休息.

    说罢撑着身子做回轮椅,让韩叔推着他出去,才走远,右手捂着左手,暗白一用力,只听

    得骨头错位的咯咯作响,脱臼的手腕队复原位,阵阵扯痛之后便好多了。

    韩叔看着他的神色,欲言又止,南瑾地淡淡道:“韩叔,憋在心里不难受吗?

    “公子,苏苏小姐坏的是不是你的孩子?’韩叔冲口而出,脸色激动得不了。

    I了下,唇角勾起别有深意的笑,“你说呢?

    “公子.’韩叔不满地抗议,南瑾一笑而过,倏然眼光变得阴鸳,冷冷的杀气从眼中露出

    “把林霜儿给我找来.

    嵘报怨,好你个林霜儿,他者『后晦刚刚为何不废了她,不然苏苏也不会受此晾吓。

    流苏房间里,玄北和紫灵并扮受有发现那两条黑色的小蛇,紫灵本来有些害泊的,窝在玄北

    后面,一看房间里什么者刚受有,晾呼起来,“怎么不见了呢?

    玄北细细地检查过房间,偏头,瞄了一眼开着的窗户,冷冷一笑,“估计早就被收走了。

    紫灵跺跺脚,一脸气喷,咬牙切齿地道:“太可恶了,害得我家小姐差点出事,卑鄙,无

    耻.

    玄北抱着胸,流里流气地笑起来,“小丫头,你挺聪明的嘛,来,告诉哥哥,你家小姐嫁

    人了扮受?

    紫灵一听他暖昧的语气,双眸瞪起来,鄙夷你看他一眼,一脸我干嘛要告诉你的表清,懒

    得理他,穿过他身边就要离开。

    玄北铁臂一勾,拉过紫灵的腰,翻转扣在坏里,把她狠狠地钉在墙上,笑得小际好意,紫

    灵俏脸一红,伸手推开他,玄北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根本就不为所动,紫灵}副良如瞪袖,可恶

    “来,告诉哥哥,你家小姐嫁人了扮受?

    紫灵闭着嘴巴就是不肯说,玄北倏然俯身而下,吓得紫灵瞪大眼睛,差点尖叫,玄北唇瓣

    含着一抹那魅的笑,颇有兴趣地逗她,“小丫头,你不说,我就亲了哦,如果我再问,你不说

    的话,那就证明你真的很希望被我亲哦.

    “流氓.”紫灵小小的身子者『缩到一块去了,整张脸如要滴血似的,狠狠地道:“没有.

    流苏现在就是白由身,白然没有嫁人。

    玄北哦了一声,显得更有兴致了,“没有嫁人,却身坏六甲,有意思,孩子是谁的?

    紫灵气得骂起来,“你怎么那么八卦?

    “我亲了哦.”玄北俯下来,唇只离她一寸,紫灵院陀用手捂住嘴巴,无敌纯洁的眼光露

    出对大野狼的控诉,可冷又可爱,玄北心弦一动,笑得益发风流,眨眨眼睛,“给你最后一个

    机会,说.

    “我不知道.”紫灵别过头去,不看他。

    玄北不信,“是不是我家公子的?

    紫灵倒吸了一口气,晾恐地看着他,他怎么那么想?

    而她的晾骇看在玄北的眼里就解读成,秘密被揭破的恐院,他吹了一声口哨,心清无比舒

    畅,公子手脚真够陕的,回去改赌注还来得及,嘿嘿,赌她生男生女,玄北痞笑,有意思。

    “喂,你可别想歪了,我什么者刚受说.”紫灵院防摇抨手,一时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急得

    她脸蛋涨红。

    玄北眨眨眼睛,摸了一把她涨得通红的脸蛋,思,触感比想象的好,光明正大地吃了一口

    豆腐方道,“我知道,你什么者刚受说.

    说丢潇洒地挥手,走出房间,留下紫灵}副良地瞪着他背影,限不得瞪出个窟窿来。

    那两条小蛇很显然是林霜儿放的,而她想要毒蛇咬北梳办还是吓叶梳办一眼就看出来。南

    瑾是震怒了。

    他宁静加坐在轮椅上,冷冷地抿着唇,眉间一点朱砂闪着逼人的杀气。在夜色微弱的烛光

    下,众人者『感觉秋风飒飒,百里肃杀的可泊之感。

    林飞鹰一脸激怒,大有限铁不成钢的挫败,霜儿怎么如此放肆,看南瑾的脸色这次是不会

    放过她,他又着急又气喷。

    者『匡他宠坏了她,这回连他者『不敢为她求清了。

    马场所有的护院找了一遍者刚受有发现林霜儿的身影,南窿脸奋一沉,眼光冰冷,那股凌厉

    的杀气缓缓地逼出来。玄北亲白出去,在马场者『找了一圈者刚受有看见她的身影,回来摇摇头,

    她估计是知道闯祸了,不知在哪儿躲起来了。

    “公子请放心,老夫一定亲白把这个孽女抓回来,上风家堡负荆请罪.’林飞鹰跪下,断

    然请命,她已经无可救药了。

    南瑾历眸扫过他,沉声道:“林总管,此事我不会善罢甘休,希望你有心理准备.

    林飞鹰一脸沉痛,他深知南瑾的个隆,这件事,霜儿一定会付出代价,除非她能一直躲着

    不让冰月宫的人找到。

    “发阎罗令.’南瑾冷冷地下令,林飞鹰晾恐地睁大眼睛,声音颤抖,“公子”

    玄北心头一震,知道他向来说一不二,只得点头,“是,公子.

    冰月宫有两个用处,第一,想要杀一个人之前,者『会事先发出阎罗令,三天之内定取其首

    级,几年来无一例外,江湖上早就有传闻,见阎罗令如见阎王。

    第二就是全江湖追缉某个人,不管黑白两道,者『不会有人敢收留林霜儿。

    林飞鹰还想求清,南瑾身后的韩叔朝袖轩轩如摇抨头,这是已成定局,再求清扮受有用,公

    子决</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