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9

_分节阅读_6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定的事,从来没有人能打回票。

    他还是指望苏苏姑娘能说服公子吧.

    林飞鹰只得沉默地垂下头,满脸绝望,这一次的确是霜儿做得太过分了。他想要求清者刚受

    有工场。

    丽自瑾只想给流苏出这口气,若被毒蛇咬伤,轻则危机胎儿,重则危机流苏,不管哪样者『

    是他不愿看到的,结果她受了晾吓,差点小产,险些有生命之危,绝不可饶恕.

    伤了他的人,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3章

    好冷的感觉,好似一个人沉浮在冰冷的侮水中,抓不到浮木,周边所有的冰冷把她淹扮氦

    她只能在呼救不断地呼救,窒息的感觉让她差点死去

    好痛苦的感觉

    这是一个很冰冷的梦

    那是去年的事了,锦绣的一个朋友赠送给她一匹荧光凤凰布,这匹布很难得,在夜里会发

    出淡绿色的光,就像是无数的萤火虫在身边围绕一般,千金难买。锦绣和大娘者『很喜欢,大娘

    央求锦绣把布送给她做新衣,锦绣笑笑推却了,让她娘再等上一两月,染一批荧光布很不窖易。这布她就送给流苏了。

    起初流苏并不知道她大娘为了这匹布差点闹翻,后来大娘知道锦绣把这么珍贵的布送给她

    J自目中的贱丫头,非常生气,白己的女儿对外人比对白己还好,哪能不气。

    趁着锦绣和方富贵出门做生意的生意的时候,大娘命人把流苏关在黑暗的房子,又命人抓

    了一条竹叶青蛇,把那蛇绕仕梳办身上故意吓她,想要恐吓她仁)后离锦绣远一点,不然就那蛇

    来扣交她。

    她永远记得那么可泊的经历

    侍女们压着她,不许她挣扎,大娘脱了她的外衣,露出洁白的手臂,那蛇就绕着手臂上,

    对着她,吐着血红的蛇信,滋滋这种冰冷和恶毒的声音

    她一直者『急得,蛇绕着肌肤的枯稠和冰冷的感觉,永远记得蛇头迅速扑向她脸蛋的可泊之

    感,那种神经紧绷到板点的痛苦,折磨了她很长一段时间。

    流苏那时候很倔强,心里虽然泊,脸上却扮受有露出一丝害泊的表清。她越是冷静,大娘越

    是生气,越是放肆,甚至把那条蛇绕着她的脖子

    她记得,大娘那时候的笑窖,恶毒又冰冷,就像毒蛇发出的声音

    那声音,疯狂又刺耳,她很泊,当蛇身绕上脖子的时候,越来越紧的时候,她才体会到死

    亡的感觉那么近那种窒息般的感觉让她的哮喘几乎发作,直到那蛇张开嘴巴扑向她之时,

    绷紧的神经终于断了,晕了过去

    这件事之后,她天天做噩梦,连连发烧一个六七天,身体忽冷忽热,这场大病几乎把她的

    命夺走。白那日后,每次看见和蛇类似的东西,她者『会晾吓好久

    好痛苦好难受的感觉,好像要窒息了,她感觉冰冷的蛇身又绕上了她的脖子,所有的

    空气者『远离她的鼻子,她窒息得恐院。

    出了一身的冷汗,身边好像有人在叫她,可她只感觉到冰冷的窒息感。

    “啊’流苏倏然夹然从噩梦中晾醒,凄厉的叫户际醒了树上的夜宿的鸟儿,扑腾着翅

    膀,冲入黑暗的夜色中,只留下少许零碎的羽毛。

    流苏汗湿重衣,月光从窗户射进来,月蒙胧地照在她的脸上,映出一副苍白得骇然的脸庞,

    布满了恐院和晾嗅,冷汗一书司简如珍珠般从额头流入身体里。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紫灵担心地抱着她不停发抖的身体,第一次看见她这个摸

    样,担心得不得了。

    南瑾的眼光阴鸳地沉了沉,该死的林霜儿,他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瞧梳办的样子也猜得出,因为今晚的晾吓,想起她心呈最一归暗的经历,这些本是她不用经

    受的折磨。

    “做恶梦了?’梳办紧绷的身体一软,痛苦地闭上眼睛,好久没有想起这个可泊的经历了

    ,她以为者『会过去了,没想到又想起来了。

    玄北和韩叔他们者『被她的晾叫引来,南窿计袖们回去,给流苏施针,放松她的清绪,眼光

    温和得像温泉,很宁静,让人放心。

    “梦到什么了?’南瑾温和地问道,看来这个梦,MakL不轻。

    流苏的眼光微微黯淡了下,抹去额上的冷汗,苦笑道:“梦到蛇了它缠着我的脖子,

    好冷好冷”

    流苏的眼光一直看着她的手臂,依稀还能感受到冰冷的感觉,她有种想要狠狠地擦拭手臂

    的感觉,狠狠地抹去,这样的冰冷的感觉。

    “苏苏一’南瑾工刻握着她的手,阻止她自虐的行为,白衣男子的手温暖且有为,传递出

    无穷的暖和,声音低沉而宁静,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苏苏,不管发生什么,者『过去了,你

    现在很安全,有我在,没有人再能默负你,伤害你。

    流苏的牙齿在打颤,南瑾扶着她躺下,伸手拉过锦被盖住她,她一晚者『受了晾吓,体力透

    支,一定要好好休息。“好好睡,你不会再做噩梦了。”自瑾牡声道,哄看梳办入睡,流苏信任地点点头,又缓

    缓地闭上眼睛,可借一直睡不着,才片刻又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看自瑾。

    南瑾让紫灵端来一个香炉,他点燃了少许静心凝神的熏香,有着安眠的功效,很陕流苏便

    又沉沉地睡过去。

    直到她睡过去,南瑾这才放心离开。

    紫灵一直守看梳办一夜,者『不敢睡去,就泊半夜再出事,尽管南瑾说流苏不会有事,交代

    她下去休息,她依然固执地守仕梳办床前。趴在床边睡了半夜,早上醒来叫了几次者『不见流苏

    醒来,紫灵一院,连陀去叫南瑾过来看看。

    南瑾刚好起身,稍微梳洗之后就匆匆进了房间,为流苏把脉,凝眉叹息,紫灵太紧张了,

    她昨天受了晾吓,又出了血,元气受损,今天睡得沉是正常的。反而是他们进房的动作晾醒了

    流苏。

    情晨一缕阳光温暖地射入窗户,斜斜地笼罩在床上情秀的少女脸上,肌肤白曹得近乎透明

    ,好似一块美白无暇的玉,玲珑剔透。阳光在她的肌肤上笼出淡淡的光,散发出圣洁的光芒。

    微卷的睫手轩轩动了动,缓缓地睁开,如宝石般纯粹的黑眸掠过一丝润泽的光,流光敞湘,美

    得夺人心魂。

    南瑾心弦微微一动,情晰地意识到白己心跳漏拍的声音,顺从他的心,败给他的意念之后

    ,心脏总是很轻易被她挑动。

    “南瑾,紫灵’流苏撑起身子,眼光略有讶异,一大早,南瑾怎么会在这儿?紫灵见

    她醒来,松了一口气,昨晚吓着她了,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呢。

    “小姐,我去端水给你梳洗。”紫灵看丁他们一眼,匆匆陀陀地出去,打热水才是正事,

    她算是看出来了,南瑾公子和她家小姐之间大有发展空间。

    南瑾半垂眼眸,敛去眸中隐约跳动的心思,微笑道:“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流苏摇摇头,想起那个可泊的梦,心口一缩。不是很白在如手衬吞身上的锦被,猛然想起这

    儿是他的房间,脸上轰一声炸开一朵红云,只觉得热血不停地住上冲,整张脸好似者『要烧起来

    似的。

    “既然没什么不舒服,梳洗过后就出来用早膳,之后便回风家堡。’南瑾似乎看出她的尴

    尬,薄红的唇微微住上掀开,转动轮椅出去,他再待下去,苏苏的脸可仁)屑蛋了。

    梳办牡咬着唇,转头看看这儿,情雅简洁又大方,很像南瑾的风格,和别的房间不一样,

    这间房没有门槛,一看就是专门为南瑾准备的。她竟然在这儿睡了一晚,脑侮里不由白主地浮

    上昨晚他俯身亲吻她,他的唇,很暖和,很柔软,有股淡淡的馨香,毫无清欲地贴在她唇上,

    只是一种很温和的抚慰,并扮受有什么意思,可她一想到那心动的触感,脸上又腾一下,更红了

    “不要想了,不准想了’梳办晃晃脑袋,拼命地赶走脑侮里不该有的想法,南瑾并扮受

    有什么意思,是她想太多了,想太多了

    “小姐,你怎么了?”紫灵端着热水进来见她脸蛋红艳欲滴,还不停地用手拍着脑袋,她

    轻轻一笑,她可没有见过她如此脸红过呢。

    “没事.’流苏应了一声,工刻从床上起来,让紫灵回房拿一件干净的衣裳,她简单的梳

    洗之后,就去花厅用膳。

    早膳是简单的红枣粥,是自瑾特意交代厨房煮的,流苏二话没说就喝下,其他的东西,她

    也没有什么胃口。林飞鹰看着她一直欲言又止,似乎有话想要单独和她说,丽自瑾全程没有让

    她离开过半步。今天不见林霜儿,她大慨猜得出发生了什么,那两条小蛇定是林霜儿放进她房

    里,而林飞鹰想要她代为求清。流苏心头虽然明白,却只是一笑而过,她并小扣异为林霜儿求

    W.

    一个人必须为白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如果不是她很泊蛇,对蛇的气息很敏感,只是漫一步

    ,就会被毒蛇咬伤,那蛇看起来很毒,即使不会让她致命,定然会伤及她腹中胎儿。昨晚受了

    晾吓,差点就小产,这点是她决不能忍受的,虽说不知者无罪,可这并不能作为她习弯仟阵的

    借口。况且,那蛇勾起她最小坛的回忆,几乎让她崩护贵.南瑾准备怎么处置,她一点也不想过

    问,她唯一庆幸的是,她的孩子没事。

    “苏苏,早膳后,我们便回风家堡。”自瑾情浅的声音隐约含着一抹期待,有她的风家堡

    ,别有一番感觉。

    流苏冲他一笑,点点头,回风家堡,淡淡的几个字,感觉好像回家,有点让人温暖的感触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4章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