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70

_分节阅读_7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在马场用过早膳夕后,一行人便准备上路,流苏者『在南瑾身边待着,不离半步,他有话也

    不好说,南瑾根本也不让流苏单独离开他的视线。紫灵肺叔他们收抬好东西就告别了林飞鹰,

    向风家堡而去。

    离风家堡只有半天的路程,中午仁峭百就能到达。

    一上车,流苏便问道:“南瑾,你把林霜儿怎么样了?

    南瑾不着痕迹挑眉,淡淡笑问,“要求清?

    流苏勾唇反问,声音略有晾奇,像是看见某人在吃嶂螂,“你会看我面子?

    白知之明还是有的,南瑾不买任何人的面子,在他眼里,他的话就是圣旨,说一不二。

    “不会.’南瑾淡淡一笑,玄北翻了个白眼,心底鄙视,嘴硬.

    “那告诉我又有何妨?’流苏舒服地靠着软垫,笑问道,这事焦次构和她有关,她总有知

    道的权利呀。

    “林霜儿闯祸之后就离开马场,现在下落不明,就算我想怎么样,也要找到人在说。’南

    瑾温和笑道,半垂的眸子却闪过凌厉的杀气,像是流苏昨晚差点小产还有晾罗连连,他就不会

    饶了林霜儿。

    “小姐,别为那个林霜儿求清,公子,我觉得要狠狠地处罚她,起码要让她跪在我家小姐

    面前好好地赔罪。”紫灵义喷填膺地道。

    玄北笑得吴名其妙,“小丫头,你所谓的狠狠的处罚就是跪在你小姐面前赔罪哦,哦哦哦

    可冷的小白兔”

    紫灵瞪眼,撅起嘴巴,哼哼,对他不屑一顾的样子,懒得理你。玄北已经被紫灵姑娘列为

    拒绝住来用户了。

    流苏靠着软垫上,也不再说什么,随手撩起窗帘,专心地欣赏外面一掠而过的风景,江南

    的景色真的很美,秀丽灵气。

    马车在离凤城玉里之处调转马头,住另外一条宽敞的大道行驶,才片刻就到了风家堡。

    风宇途坐雍在凤城南郊的麒麟山上,这是一座私人山头,宏伟的风家堡几乎霸占了整个山

    头,建筑非常壮丽。山上奇峰异石崛起,云零缭绕,整座风家堡如屹7在刊境一般。光从山脚

    下,就觉得磅礴大气,让人望而生畏。

    马车很快就就停在风家堡外面,众家丁一见公子回来,本来在门口懒散看扣磕目至的,一下

    子精神起来,一名侍女工刻冲到堡中,一边尖叫起来,“夫人,小姐,公子回来了,公子回来

    了夫人小姐,公子回来了”

    兴奋声音震飞了树林里的鸟儿,喇喇地扑扣翅腑,飞向远处。一片蓝天,那般纯净,连声

    音者『觉得是情脆悦耳。

    南瑾少见的表清的脸,缓缓地勾勒出一道浅浅的笑窖

    终于,回家了?

    风家堡三个烫金大字龙飞凤舞,可看得出写字的笔锋所含的豪清壮志,飒飒生姿,别外耀

    眼。

    玄北吹了声口哨,韩叔脸上也出现了笑窖,憨厚地朝着门口的小子们挥挥手,则得到一对

    对白眼球。

    南瑾偏头,笑道:“苏苏,欢迎来到风家堡.

    苏苏回他一笑,韩叔便推着南瑾进去,流苏和紫灵玄北随后。入了风家堡,流苏顿时察觉

    一双双帝着好奇的眼光不停地扣量看她,有的眼睛瞪大了,稳住了。有的正捧着花盆,定格了

    ,有人正拿着扫把扫地,石化了。一双又一双眼光好奇地在她身上打量,不远处的侍女们窃窃

    私语,有的发出一声尖叫,“我赢了”

    接着尖叫,拍掌叫好.

    玄北发出一声哀嚎,狠狠地瞪了过去,这群没定力的死丫头,争清还没定局呢,赢个屁,

    要是公子知道他们私白下赌的事,他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南瑾这是摇抨头,眼不见为净,丽梳办则是好奇,和她想象中的风家堡很不一样。

    从外面看,风家堡巍巍如山,宏伟壮丽,在奇峰匡石间凸显其晾人的霸气和厚重,像是一

    本有着古老历史书本,刻画着它历经风霜的深沉和威仪。而里头却截然不同,显得小巧玲珑,

    凉台假山,长廊水榭,独显其精巧的布局,一环扣着一环,古木的厚重,和柳条的情脆,莲花

    他遥遥相望,像是一对深清的男女,在风中倾诉多清的缠绵,截然不同的反差给她视觉上鲜明

    的享受。

    鹅卵小径,碧玉台阶,吊桥水榭,流水叮咚。无数的茶花开遍整个山庄,铺在小径的两边

    ,触目过去,就是锦绣花侮,有的品种价值连城,她只在书本上见过。一幢幢小巧玲珑的建筑

    错落有致排列着,有壮丽的,有威仪的,有秀眉的,有小巧的,各式各样,简直就是集南北建

    筑风格展览。

    在风家堡的主客厅的前面有两根巨大的柱子,上头刻着许多栩栩如生的浮雕,有的帆船的

    模型,有的是船只的零件,所有的浮雕者『和船离不开关系,很美,很和谐,看起来已经有好多

    年的历史,在院子里经过风吹雨打,已经刻有岁月的痕迹。

    南瑾给她的印象就是,他是整个风家堡的灵魂。他淡模无清,心冷如铁,说一不二,举手

    投足莫不是霸气凛然,尊贵不凡。她一直认为,风家堡一定是非常严肃沉稳的地方,和他的人

    一样。

    可显然,又是截然不同的一种面目。

    嘴了一厂汾〕冶台乏巳,盆召,才出石石早金尺圣之三于甘万口石丁住兰I今r曰n吉n吉闺闺夕日」致互管之令阴叉日」致下崖谁翎马

    卿、J日J一弧厂令,一U一尹一爪一训碑,习一飞口尸Les一J7丫产、,勺二曰下碑认一一二,下石飞舀r一Ur一U一协尸〔二J一J,产二乙夕J卜少U尸〔二刀

    了,连正经儿的影子者『看不到。

    有人踢毽子,有的玩献鞠,还有人公然聚众赌博,整个风家堡的风气叫一个懒散,让人刮

    目相看,这儿真的是南瑾的家?

    “南瑾娘想死你了,我的宝贝儿’显然已经激动得一塌糊涂的声音飘了过来,众

    人只觉得眼前一闪,一道桃红色的身影转过回廊扑了过来,把南瑾抱个满坏,激动得差点让轮

    椅后滑,流苏和紫灵玄北者『下意识地离了一步。

    周围的家丁侍女们发出声声忍无可忍的哀嚎,每次者『是这句开场白,哎杯具啊.

    “扮受良心的,亏我九月坏胎,痛了一天一夜把你生下来,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竟然几个

    月不回来看你娘,早知道就把你塞回去重生了。”中年美妇见激动之后,开始叉腰大骂,“不

    孝子,回来做什么?喂,你那是什么表清?亏你娘我把你生得这么漂亮,你笑一笑会死吗?几

    个月不见老娘,回来也不会献上一笑,一年到头这副死表清,你当你是棺材板还是僵尸?天啊

    ,我不活了,我到底生他出来做什么的,气死了。

    周围又是一片齐刷刷的展嚎户,骂人的又是这几句,餐具啊.

    中年美妇一溜烟骂得非常痛陕,停顿者『不用停顿,好似戏台上背熟了台词的演员,把南瑾

    骂得狗血淋头。她骂得非常痛陕,南瑾似是习之仁)常,八风不动加坐在轮椅上,眼观鼻,鼻观

    心,一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冷扮莫样。

    紫灵扯扯流苏的手,诧异地睁大眼睛,南瑾公子和她娘,还真的是风格迥异了,不是

    ,是诡异。

    风家堡的家丁侍女们习暖了,有个侍女远远喊了一声,“夫人,麻烦你换两句啦,每次者『

    是这几句,有点创意行不行?

    “夫人,我瓜子者『准备好了等你发挥,你怎么全忘光了?’令一名碧衣少女闲闲地啧瓜子

    ,插了一句,她专门来插花看戏的。

    “是啊,夫人,上次阿宝不是教过你几句么,怎么忘了说?

    “死小林,你出卖我,你也教了夫人骂公子的?

    “喂,那是你提议的,小翠也同意了,她还专门去听市井八婆怎么骂人,回来教夫人学习

    粗俗的?’健吉果白己变粗俗了。

    “靠,奶奶的,你们说你们的,干嘛扯到本姑娘身上,令堂的,就夫人那几句骂人的台词

    ,你们者『不腻么,怎么教者队己不住,笨死了?”一身火红的少女叉腰,从头到尾,红彤彤的,

    那个叫小辣椒形象啊,连脾气者『是火辣辣的,如此放肆的侍女,仅风家堡出品,而且还不止一

    位。

    “就是就是’众侍女家丁满脸鄙夷,齐刷刷地扫向中年美妇,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腕

    借状。

    “我看见南瑾,一下子激动忘记了嘛,下次下次”中年美妇说得有些可冷,又谎陀竖

    起食指保证。

    切?众人甩者『不甩她,一脸信你就是白痴的鄙视表清。

    玄北和韩叔选了好地点,闲闲加坐着褚牙,一群家丁侍女们并未如仁峭百那般一哄而散,而

    是越聚越多,流苏和紫灵鸡皮疙瘩起一身,真是诡异的主仆

    流苏看向中年美妇,应该是南瑾的娘,长得特别漂亮,虽已中年,保养得十分得宜,皮肤

    宛如少女一样光滑细腻,在明艳的阳光下,连毛孔者『看不到,好得让人妒忌。她玉官情丽无双

    ,非常纯真,像是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而纯真中又有一股为人母的成熟风韵,交织在一切,

    风清万种。

    玉官和南瑾有玉分相似,南瑾长得这么漂亮,者『是她的功劳。

    “南瑾,他们默负我.’风夫人扯看自瑾的袖口撒娇,寻求帮助,就差没有滴两书鄙酬目以

    示委屈,自瑾抵唇,眼角一扫,那群侍女家丁争相举手致意,动作标准又整齐,“公子你好,

    欢迎回家.

    风夫人狠狠地瞪了过去,这时候,又走过来一位风姿卓绝的女子,二十六七左右,明眸皓

    齿,貌</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