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71

_分节阅读_7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塞芙蓉,香簧爽眠,幽韵撩人,美得万花失色,白万里挑一的绝色美女。穿着一身浅紫

    色的锦绣罗裙,外面套着一件侮某初春外套,简明而利索,眉宇间英气勃勃,有一家之主的干

    练和果断之气。

    “姑姑,我回来了?’南瑾点头打招呼,语气不冷不热。

    风侮某一笑,“在外没打喷嚏吗?

    自瑾瞅了他娘一眼,眼里闪过笑意,淡淡地解释,“路上有事耽搁了。

    “不孝子,喂,回来第一句永远是和你姑姑说的,到底谁才是生的你女人啊?’风夫人忍

    无可忍地踢了一脚过去,南瑾眼明手陕,迅速一转轮椅,住后退了几步,她娘这一脚踢过来,

    受罪的可不是他,他不孝子的罪名就坐定了。

    “娘,每次我想和你打招呼者刚受机会就被你骂得狗血淋头。’南瑾平静地陈述事实,她娘

    哎他者『不明白,为何他们是母子,而且,感清还会出奇的好。

    “南瑾,好像变了点?’风侮某挑眉,倏然凑近,一双看透人心的锐利眼睛在袖脸上转了

    一圈,南瑾回她一记温淡的笑,基本上,除了他娘,风家堡没有小白兔这种无能品种,而且专

    门出产狐狸精。

    “变胖了还是变瘦了?’南瑾笑问。

    “变妖孽了。’风侮某观察了一会儿,发表意见,南瑾眼里掠过一丝笑意,第一次听见人

    家说他妖孽,也只有她姑姑敢这么说他。

    “言的笼己了不旧备一产今”网土认撇_万寻哥瘩哥干寸日节1泌,岔石幼映主币古护盔口击了口护一之令已七映丁J日二Z

    而是路人甲,她随便乱揉似的。南瑾眼睛一瞪,狠狠地扒掉魔抓,风侮某哈哈大笑,众侍女家

    丁笑倒,还附和一阵阵叫好声。

    连流苏也忍俊不禁,南瑾那样子,真的好可爱。

    “明阴匕妖孽了,还是一张死人脸。’风夫人嫌弃地a苗了一眼白己儿子,口气鄙夷。也不知

    道怎么生出来的,没表清的匡物。

    她正推看自瑾想要进去夹然被风侮某扯住,“大嫂,你没看见你儿子身边多了人么?

    风夫人神经大条地四周看看,这回才发现流苏和紫灵,双眸瞪得和圆铃那么大,“南瑾,

    你的人?

    南瑾点头,四周爆发出哇一声尖叫,蜂拥而上,想要好好研光梳办和紫灵,好像她们是稀

    有动物,非常珍贵。

    风夫人震晾的表清就想看见他儿子正在吃屎似的,这枚爆炸隆消息让她震晾过后,双眸猛

    然发出光来,哇

    儿子的人耶,一定是她做梦.

    流苏被围上来的人吓了一跳,下意识住南瑾身边靠,而风夫人又扑了过来,她有些不知所

    措,这风家堡的人,行事作风太诡异,她还没来得及消化呢。

    “退后一点,不许靠近,苏苏有气喘。’南瑾冷冷一喝,众家丁侍女迅速后退,离开一段

    完全的距离,公子声音语调就能猜测得出他的认真程度。

    天雷啊

    公子竟然帝人回家,还是女人,这回要是有人说他们下一刻要生孩子,他们者『会深信非常

    有可能的。

    漂亮得一塌糊涂,毁天灭地的公子,强得晾天地位鬼神的公子,冷模无清得令人发指,人

    神共喷的公子,避女人如毒蛇猛兽,供水瘟疫的公子竟然帝女人回家,还承认是他的人太

    刺激了。

    众侍女家丁们纷纷拉长了耳朵,想哭挺情楚他们说什么,打探一手消息,闲聊磕牙比较实

    在。

    “摸样长得不错。’风侮某上前,细细地打量起苏苏来,虽然紫灵看起来比苏苏漂亮得多

    两人服饰上也没有明显的区别,不过侮某第一眼就认为,南瑾说的苏苏是流苏,这是一种直

    户为

    贝。

    “气质也不错,涵养看起来也不错,嗯果真够变态的,看上和他一类的动物,不过,

    苏苏对吧,苏苏,你怎么瘦得这么可冷?’风侮某笑得语意不明问道,太瘦了,生孩子不窖易

    啊一

    流苏根本就不晓得他们在说什么,貌似她们说的话只有他们能懂,对她来说是天语,不过

    说她受,这个让他怎么回答才好呢?

    风夫人见着流苏就想蜜蜂看见蜜糖般,细细地打量流苏,感觉非常满意,绽开一抹大大的

    笑窖,“哪里人士?

    流苏也不晓得她要做什么,顺着她回答,“京城。

    听到这个答案,风夫人笑窖显然一僵硬,很陕就消失,流苏敏感加住意到了,幸好风夫人

    爽朗大方,很陕又问,“你和南瑾认识多久了,什么关系?

    重要问题来了,所有人者『八卦地竖起耳朵,流苏一脸尴价,这个问题,她怎么不问南瑾?

    风夫人像是看出流苏心里所想,十分鄙夷地看向白己儿子,“他嘴巴要能跳出一个字,我

    今天就不用这么哀怨了。

    “我们认识两个多月了,是朋友.’流苏回答,南瑾半垂眼睑,掠过一抹深深的笑意。

    四周又是哗然,才认识两个多月就帝回家,这中间能联想的空间可就精彩多了。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风夫人一脸兴奋,就差没留口水了,这个媳妇乖巧啊,她喜欢

    温静又秀气,大方又简朴,她喜欢,喜欢板了,配他儿子还算卿强讨关,她不是相貌控。

    “娘,怎么说苏苏也是客人,你就打算把我们堵在这儿问话吗?’南瑾夹然插入一句,没

    得看戏,众人发出抗议的声音,而风侮某和风夫人终于记得白己主人的身份,邀流苏进入,此

    时,玄北像是唯恐天下不乱似的,高喊起来,“夫人,她肚子里有公子的孩子了。

    静

    很静

    很安静

    本来吵杂的四周出现了可泊的寂静,众人呼吸者『停了。

    除了南瑾和始怂恿者,其他人,呆若木鸡,集体石化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5章(文字版)

    所有的画面全部定格了,包括梳办白己,者『诧异地瞪大眼睛,她肚子里的孩子什么时候成

    南瑾的了?这事清也扯得太离谱了,侧头看去,只见南瑾优雅地把玩着手中的金线,半垂眼眸

    ,一派安闲,宁静得如玉雕,洁白的脸庞连一丝彼纹者刚受有掀起,不显山,不露水,彼澜不晾

    梳办紧张地手心目汗,她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所有人的眼光喇喇地射向她的肚子,那赤

    裸裸,帝着莫名其妙兴奋的眼光向要剥开她的衣服,割裂她的肚子,看看里头是否藏着一个小

    宝贝。就连一向雷打不动,非常镇定的风侮某下巴者『几欲脱臼,愣愣地看看梳办的肚子,其他

    事清,所有人者『白动忽略。

    玄北颇有兴趣地欣赏着百年难遇的奇观,真是舒服啊,这种爆炸隆消息绝对比公子帝女人

    回家更有看头,瞧那一排排呆瓜就晓得效果是多么的震憾。

    思,非常不错.

    抽气声,接二连三地响起,终于有反应了,侍女们爆发出尖叫来,奔走相告,这么喜庆的

    消息,白然要大肆宣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有人则开始关心她的赌注问题,刚刚那群聚众

    赌博的,非常占据天时地利,坐庄下注,赌她生男还是生女,想法和玄北不谋而合。

    这群人南瑾摇摇头,他几个月不回家,貌似更奔放了。

    风侮某终于算是最陕回过神了,诧异地看看梳办平坦的肚子,迟疑问道:“你真的坏孕了

    I

    看起来不像啊,刚刚她环在想着这么瘦不好生孩子呢,结果咧,看不出来,看不出来。

    风夫人的眼光紧张地瞪着她,好似她要是回答一声没有她就会工刻晕过去给她看,两人如

    狼似虎的眼光让流苏有些毛骨谏然,斟酌了一下,点点头,“我是有孕了,不过”

    “太好了?’梳办还没说完,风夫人兴奋地尖叫一声,扑上去一把抱住流苏,那股激动劲

    ,甭提了,完全语无伦次了,“苏苏,你有身孕了,真是谢天谢地,祖宗保佑啊,风家堡终于

    还有小孩子了,我以为我到入棺材者『见不到孙子的面呢,谢谢你圆了我的梦,娘爱死你,吸.

    桃红色的美妇抱看梳办,一张脸像是抹了蜜一般,就让她现在死,她也死而螟目了。她抓

    看梳办,激动得在她脸上连连亲了好几次,又哭又笑。她简直就不像是南瑾的母亲,失态得如

    孩子一般,如白纸般的眼睛露出了纯粹的期待和激动。

    流苏大为尴尬,有没有人听她说一句呢,她想说孩子不是南瑾的,可还没机会说,他娘就

    抱着她乱亲一通,还白动白发地把改口说娘了,这回弄得她哑口无言。那句话梗在喉咙间,就

    是出不来,看看这个氛围,她要是一盆冷水泼下来,真是罪过了,弄得所有人者『不开心。

    丽梳办的尴尬看在众人眼里又不是那么一回事,人家以为未婚先孕被人发现而感到尴尬而

    已。在不远处下注的小翠夹然抛来一句,“少夫人,你觉得你会生小姐还是少爷?

    流苏无语,这些人的问题怎么者『这么奇匡?她怎么知道会生男孩还是女孩,而所有人盯着

    她看,她的答案关系他们下注的输赢呢。

    少女的脸蛋如火烧一般,红得哭凋血,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肆意,她还是第一次,虽然感觉

    新鲜,却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

    众人一阵失望,还指望着她能给个答案下注呢。

    南瑾唇角勾起一抹笑窖,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她并扮受有纠正小翠的称呼,这点让南瑾的

    J自清感到意外的好。

    这种清况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而他却故意为之,网早就撒开了,是到漫漫收网的时候了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