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72

_分节阅读_7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娘,姑姑,我们进去再说。”自瑾抽话,温润如玉的公子声音温和活静,一贯情冷的音

    色染上少许轻陕和温度,听起来要有人清味得多了。

    风侮某一笑,和风夫人一边一个拉看梳办,直把她捧成天上的明月,手心的宝珠了,就泊

    一个不小心给捧碎了。那股疼借劲,要多明显就有多明显。

    众人见他们要进去了,一家丁鼓起胆子,不泊死地喊起来,“公子,少夫人说不知道,你

    好歹也说说嘛,我们要下注啊。

    集体附和,连连称是,公子的话一向比黄金还真,所预言之事,从未不准。众人者『帝着期

    盼的眼光看向南瑾。

    虽然大家者『明白,南瑾是不会甩他们的.

    It招抨头,虽然脸色冷情,他心里却非常喜欢风家堡的气氛。微微沉吟了下,不冷不热

    地丢下一句,“1……两,我赌女孩.

    众人哗然,纷纷抬头望天,晴空万里,没有红雨,紧接着,大家纷纷下注,刚刚下了男孩

    的工刻又下了女孩,赌注更大了,那场面叫一个热闹,连空气者『热了几分。

    梳办际讶地看向他,南瑾不可能这么神通广大吧?八成是骗人的,风家堡的家丁侍女们倒

    是非常相信他们公子的话,那就是金科玉律。

    众人进了大厅,风侮某让流苏仕自瑾身边坐下,随后住外喊了声,“上茶.

    紫灵有种踏入贼窝的感觉,天下第一堡原来就是这样的,当真是长见识了。她没有什么别

    P,m,m就是觉得很匡异。总感觉哪儿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而风夫人拉看梳办DJ长问

    短,热清得让人发毛。

    明明孩子不是公子的,她不明白为何他不澄情,让他们继续误会,难箱袖想要紫灵甩

    甩头,一定是她多心了。

    风夫人一直笑不拢嘴,简直就是婆婆看媳妇,越来越对眼的架势。流苏也不便说什么,其

    实打心眼里很喜欢她,相处并扮受有长辈和晚辈之间的拘束,反倒像是同龄人,十分投缘。

    侍女很陕就沏一壶茶上来,各白给他们奉茶之后,道了声告退一溜烟就跑了,下注赢钱比

    较重要。

    “苏苏,你者『有我风家的骨肉了,就安安心心的住下,待我和他姑姑选个好日子,让你们

    拜堂成亲。’风夫人一拍手,风行雷厉,一锤定音了,泊是媳妇跑似的,绑着再说。

    殊不知,流苏大晾失色,历来平静的脸蛋诧异地裂开一道茫然不知所措的痕迹。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6章

    紫灵眼睛睁得和鸵鸟蛋那么大,幸好她没有喝茶,不然一定一口气给口贵出来。哪有人动作

    这么陕的?事清者刚受问个情楚就让他们成亲,感清风家堡的人者『潜意识地认为这孩子一定是风

    南瑾的?若是日后给揭穿了,那小姐的身份地位有多尴尬。

    这时候以为肚子里那块肉是风家的,对流苏好得没话说,捧在手心者阱白碎了,日后要是知

    道孩子不是南瑾的,岂不是白眼相对,这还是好的,要是再让小姐经历一次王府的痛,那会要

    她的命的。

    从天堂捧到地狱的感觉,真的痛不欲生。

    如果给予的爱迟早就要收回,那还不如不给,干干净净来得利索。

    流苏心里的想法和紫灵不谋而合,这始终是个误会,梳办看向南瑾,n.11半垂眼眸,别

    样悠闲地把玩着手心的金线,一点澄情的意思者刚受有,梳办打着眉,迟疑地开口,“风夫人,

    其实我”

    “还叫什么风夫人,这么生疏,和南瑾一起,叫我娘就好,这位是姑姑,我们一群人,者『

    很热清开放的,仁)后你住在风家堡一定开开心心,陕陕乐乐,什么烦脑者刚受有。’梳办还说完

    ,风夫人就打断她的话,一脸陕乐的说道,笑窖比阳光还要灿烂。风侮某拿起茶杯,微微饮了

    一口,眼光微微扫向南瑾,见他八风不动地坐着,心下有些奇匡,这两人中间莫非还有什么内

    清么?

    “我’流苏微微咬唇,她要怎么说才能表达她的意思呢,流苏被逼无奈,只要看向南

    瑾,他怎么夹然变哑巴了?“南瑾,你说话啊.

    风夫人和风侮某眼光者『看向南瑾,那眼光就像看着陈世美似的,限不得抽筋扒皮,她一直

    在问着流苏,忘了白个儿子,瞧这清形,莫非是南瑾他不愿意?

    “说什么?’南瑾抬眸,微微一笑,一脸无辜,反DJ梳办,看样子,好像实在不知道要说

    什么。

    流苏愕然,雅致的脸庞闪过一抹脑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孝子,该不会是你不想娶办办吧,我告诉你,要是动半点那种心思,我阉了你。’风

    夫人瞪眼,不管那是不是她儿子,负心人就要一刀咔嚓。

    风侮某闲闲地抱着胸,颇有兴趣地看看自瑾,看样子,风家堡的确是有喜事可办了。

    流苏希望他能和风夫人她们说情楚,孩子的事,他比谁都情是,这种误会,日后揭发了,

    对谁者『是一种伤害。

    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她们知道了,无非就是失望,若是仁)后知道了,谁会知道是什么样的

    画面。

    这种事,她想者『不敢去想。

    而嫁给南瑾,她这样子要怎么嫁给南瑾,虽然她没有什么身份地位匹配的观念,可她嫁过

    人,有了别人的孩子是事实。而且,南瑾也只是当她是朋友,又为倒要鲁她昵?

    “娘,你说成亲的事啊?”自瑾缓缓地看丁梳办一样,勾唇一笑,语不晾人死不休,“我

    扮受意见。

    流苏错愕不已,心脏夹然一抽,陕了一拍,“南瑾你”

    风侮某一笑,南瑾有这个意思,那办办就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了,她从刚刚一直观察着他们

    的神色,唯一不敢确定的就是南瑾的心思,这孩子从小就比别人聪明,心思又藏得深,成亲这

    种事,他娘白他十七之后每年者『要提一次,威逼利诱什么招式者『用上,全部无效。南瑾不是随

    便的人,抓着一个女人就能过上一辈子,他本身就脱俗超群,少有女人进入他的视线之内。虽

    然他身体残缺,内心却强大得无仁)抡比,打个喷嚏都能影响天下的经济走向,这样的男人又怎

    么会委屈白己找个不中意的女人凑数。

    她一直以为,他会只身孤影一辈子,这也是风夫人逼着他馨妻的原因。不过他娘的意思就

    让人不敢领教了。很明白,你死了小哭紧,留个种才是正经事。

    只要是他倾心想要的,苏苏逃不过他的魔爪,只不过这种事,他会希望心甘清愿一点。

    “既然南瑾不反对,大嫂,我看我们可日夕崖备了哦.’风侮某挑挑眉,微微一笑,有心帮

    南瑾一把,他的意思,她算是非常明白了。

    “等等,事清不是这样,风夫人,风小姐,其实我和南瑾’流苏急急陀陀地解释,却

    被风侮某打断。

    “苏苏,我们南瑾有哪儿不好吗?难道你嫌弃他不良于行?’风侮某峙峙DJ,声音微冷,

    漂亮的眼眸寒光一闪,商场女强人的架势爵间溢出,轻缓的语气如大山般压迫在人的心头之上

    “当然不是.’梳办迅速反驳,南瑾的腿根本就不是他们之间的问题,她现在只是想问,

    南瑾他为什么要娶她?这个问题,她很在乎。

    她有过一次婚姻,弄得遍体鳞伤,短时间里,伤口还没愈合,没办法再接受另外一桩婚姻

    ,特别是,对象还是南瑾。

    就算她日后真的爱上南瑾,想要嫁给他,也要等她把心里所有的阴霹扫去,能把伤口敞在

    阳光下,不再感觉伤痛,说明她真的放下过去,放下萧绝,这样对她,对南瑾,对孩子,对萧

    绝,者『很公平,她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嫁人,这是她的坚持。

    “我只是觉得太仓促,还没做好准备。’流苏淡淡地道,透彻的眼光毫无畏嗅地看着风侮

    某凌厉的气势,背脊挺得很直。

    “这种事要什么准备?你者『有孩子了,还是说,苏苏,你不喜欢南瑾?该不会是这小子

    “不是不是不是’流苏谎陀摇手,连头都摇了,差点扮受连脚一起摇,她们都想到哪儿

    去了?

    风夫人亲热地抓过她的手,又灿烂地笑开了,“那南瑾有成亲的意思,你也喜欢他,这还

    有什么好犹豫的呢?可别是我白夸,我儿子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韬武略,诗词歌赋,琴棋

    书画,无一不精,又有一手赛华佗的好医术,这种顶级品种你上哪儿找去,过了这村儿没这店

    儿,就这样定了,我和姑姑选个好日子,风家堡好久没有好好热闹一下了。

    南瑾眸光掠过无奈,她娘的语气怎么就这么想采巾场的老板在向别人介绍白己的西红柿多

    好的样子呢,就像卖不出去似的。

    流苏眉角一抽,定了?瞧风夫人一锤定音,抗议无效,申述驳回的架势,她终于很深刻地

    理解什么是逼良为女昌。

    风侮某显然也满意了,梳办叹息,现在她也开始有了上贼船的错觉,她强烈的坏疑,南瑾

    一早就计划好了所有的事,就等着她上船,可为什么呢?

    “苏苏,赶了一天的路,你也累了,先回房去休息,等晚点,我们来谈一谈,有什么问题

    到时候再说。’南瑾看得出她眼里的抗拒,淡淡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梳办沫沫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是,他们是要好好谈一谈,总要把心里的疑惑弄情是。

    南瑾唤来小翠,让她帝流苏和紫灵下去休息。

    流苏和紫灵走后,风侮某疑惑地看向南瑾,倏然问道:“她不喜欢你?还是你们之间出什

    么问题了,吵架了?怎么好像不愿意嫁给你似的。<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