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73

_分节阅读_7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不愿意么?没有啊,我看办办挺乐意的,女孩子家害羞嘛。’风夫人爽朗地笑道,她的

    确扮受看出来流苏有多抗拒。

    “等你看出来,她肚子里的孩子者『能看出来了。’风侮某翻了个白眼,问南瑾,“说,怎

    么回事,帮归帮你,可我不想促成一对怨偶。

    南瑾沉默着,宁静加坐在轮椅上,情贵绝尘的脸露出浅浅的笑意,眉间一抹朱砂红艳欲滴

    ,分外凄厉,美,且艳。习暖隆的微笑有着运筹帷幌,胸有成竹的白信,淡淡的霸气缓缓流溢

    而出,“姑姑认为,我会让她不幸福么?

    不管是她,还是他,忍受了这么多,怎么可以不幸福?

    他风南瑾又怎么会让自己爱的人不幸福?

    风侮某看着他,凉凉地抱胸,口气不冷不热,“南瑾,感清不同于生意政怡,生意和政怡

    上的尔虞我诈,只要我们算计得准,未雨绸缪,就不会被人暗算,得到我们所想要得到的。可

    感清不一样,不是光靠着算计便能得到。你想要一颗心,就要拿白己的心去换,这才是永巨不

    变的等价交换定律。

    南瑾眼光掠过笑意,“多谢姑姑提醒。

    风侮某点点头,他明白就好,精于算计,攻于心计太久的人,她泊他会忘了幸福最根本的

    诚挚,她比任何人者『想要他幸福。

    “还有件事,南瑾,她的孩子”

    “姑姑’南瑾浅浅一笑,打断她的话,眼里有着只有他们能懂的警告和认真,“这是

    我的事,而你们,只要接纳她们就好。

    风侮某一愣,缓缓点头,耸耸肩膀,“你就当我什么者刚受有提过。

    风夫人好奇地看着他们交谈,终于等他们停下了,才不耻下问,“你们在说什么?

    南瑾一笑,风侮某扫了她一眼,也笑笑,“大嫂,我们的意思是,风家堡可仁)开始准备他

    们成亲的事宜了。

    “真的?’风夫人两眼放光,南瑾和风侮某点点头,风夫人高兴地一把抱住南瑾,声音充

    满激动的祝福,“恭喜你啊,我的儿子.

    南瑾一笑,回抱她,“谢谢娘.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7章

    夜色如稠,月上柳悄,宽广无际的苍育横挂一轮明月,情白的光辉淡淡地洒下人间,如银

    雨纷纷,笼罩出美轮美负山景。

    浩大壮丽的风家堡入了夜更显得神秘和魅力十足。每座阁楼前者『点燃了琉璃宫灯,淡淡的

    光如润泽四射,从山脚下望去,天上群星闪耀,山上宫灯如明珠,相互映辉,一副绝美神秘之

    夜景。

    入晚的风家堡没有白天依然很热闹,不过只在前庭,后庭是住所,太吵闹会影响到别人睡

    觉。家丁侍女们各白找乐子,其乐融融。偶尔会有几声欢呼声,整个风家堡,就像一大家子,

    不分彼此。

    晚膳是在水阁用的,阴凉舒适,也没有太多的规矩,风夫人和风侮某简直就把梳办当成风

    家堡的少夫人,膳食者『仁)房虑到孕妇舒适程度为主,下午又向紫灵打听丁梳办喜欢吃的栗色,

    整一桌子栗者『考量她需求和口味。弄得流苏有些尴尬,风夫人和风侮某非常热清,宾主至欢,

    一顿饭下来,气氛非常好。

    晚膳过后,流苏主动提议推南瑾到处走走,南瑾也不反对,就由着她推着他在风家堡里散

    步,月光淡淡地笼罩这对璧人周身,布满朦胧的薄纱,就如同他们心里隔着那层薄纱一样,谁

    者『不肯去捅破它,任由着彼此的心在猜狈工

    以自猜心,是天下最难的行为。

    两人者『很静,谁者刚受有说话,只听得古木上蝉鸣的声音,那般悦耳,那般偷陕。

    风家堡很大,认真逛,一天下来未必逛得完,流苏推看自瑾走了很长时间,好似有默契般

    ,在比赛着谁先开口。

    刚刚晚膳的时候,风夫人和风侮某的意只只坏转达得很情楚了,会挑个好日子,让他们成

    亲。流苏不晓得白己是怎么回事,也不反驳了,算是默认她们的一意孤行,能让这场婚礼停下

    的人,只有南瑾。

    “南瑾,是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着让我走进这儿昵?’柳树边,流苏停下轮椅,绕到他前面

    ,旁边便是一条小湖,湖光敞湘,彼光粼粼,映着他们两人的脸,者『那么圣洁和美丽。

    夜色把所有的不为人知的黑暗者『包窖了。

    流苏心思玲珑,虽然发觉得晚,稍微一想便知道,南瑾是有意的,不然他不会不澄情孩子

    的事,也不会默认他娘和姑姑的行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走进他布下的感清陷阱里

    自瑾饥静地看着她的眼睛,勾唇一笑,“苏苏,你真的很聪明,是,我是有意的。

    夜色中,他的眼光宽广得如侮佯,幽深而宁静,没有晾涛骇浪,只有淡淡的宁静,直直地

    看向她的眼睛,毫不回避。流苏心口微热,夹如其来的心厚让她说不出话来,南瑾的直白让她

    脸色一潮,她甚至有些不想去问原因了。

    南瑾他真的想要娶她吗?

    不介意她的孩子,不介意她曾经嫁给人?

    他很早就知道她是萧绝的王妃,那天还是奋不顾身地救她的孩子,在此之前,他已经布下

    让她来风家堡的局,他是真的毫无齐蒂。

    可是,她

    “南瑾,你明明知道我嫁过人了,也有孩子’流苏呐呐地说道,似乎想要仁芍玄个借口

    来挡住越来越情晰的心厚。

    把它扼杀在摇篮之中。

    “那又如何?’南瑾静谧如水,眸光有着坚定,流苏晾诧地凝眸,南瑾继续说道:“那是

    你遇见我之前发生的事,我管不着。别说你现在是白由身,就算你还是萧绝的王妃,倘若你幸

    福便罢了,倘若不幸福,我同样能去争取,你的过去身份还有孩子,对我而言,并不是阳拦的

    借口。

    流苏彻底被他这句话震到了,世俗在他眼里如同粪土,他毫不在乎,他唯一在乎的竟然是

    她幸不幸福?

    这是什么样的胸襟,她不了解,对未来,她有太多的不安,有太多的仿徨,明明知道已经

    心动,却不肯把心彻底交出去,她经不起又一次的折磨,倘若这一次被捧碎,她不知道要如何

    去修补。

    爱对她而言,似乎太过于沉重。

    南瑾伸手去拉着流苏的手,让她蹲下来,细细地抚去她脸颊的发丝,眼光温和,笑窖活静

    “苏苏,难道萧绝是你唯一的选择吗?”

    梳办抵唇,认真感受他手心的温度,试图着说服白己,狠狠地甩开他,可身体却违反心意

    ,越抓越紧。这双手,很温暖,又很有力,抓着他,好似一生一世者『被他呵护在坏里,不离不

    弃,这双手会牵着她走过一生。

    萧绝并不是她唯一的选择,她放弃了就没想过回头,可和南瑾重新开始,她没有那个信心

    ,如果一开始她遇到的人是南瑾,她没有嫁入王府,没有坏上孩子,还是在方家那个流苏,她

    想她会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可经历一场婚姻,她鼓不起勇气,工刻去尝试,起码要等到她完全放下了,这样对南瑾也

    公平一些。

    “你娘和姑姑呢,她们者『以为孩子是你的,倘若有一天事清揭穿了,你有想过她们会有多

    难受么?’梳办DJ他,她不想去默骗人,特别是风夫人那样干净的人。

    自瑾温和一笑,“这是我的问题,你交给我来解决就好,你该做的决定,只是愿不愿意,

    抓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走下去。

    梳办饥静了,感觉南瑾的手微微用力了些,虽然袖脸奋宁静,彼澜不晾,可她却感觉他手

    J自微凉的湿润,唇角勾起一抹笑窖,南瑾他,也会紧张么?可他看起来,好平静,就像把一切

    者『握在手心的平静。

    “苏苏,我们来打个赌吧.”情贵绝尘的男子脸色沉静如水,静谧加坐在华贵的轮椅上

    ,眉间一点朱砂灵动凄绝,平添一抹晾采绝艳,声音坚定,落下一地刚硬。

    “什么赌?”

    “我喜欢你,所以不会束缚你,就日称生产为期,倘若到那时候你还没有爱上我,那我放

    你白由,大门敞开,去留随意。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49章

    风家堡堡主大婚的事很陕就传遍整个凤城,一彼激起三层浪,整个凤城者『为之沸腾,叫嚣

    风家堡是天下第一堡,现任堡主风自瑾现年二十,是风家堡唯一的传人。关于他的传言满

    天飞,从风南瑾十玉岁开始改革风家船运,垄断天下航运开始,风南瑾这三个字便风靡天下。

    很多人者『猜测,这位年轻的堡主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瞩目的成就,有

    人说他貌似播安,玉树临风,有人说,他晾才绝艳,冠绝天下。有人说他其貌不扬,也有人说

    ,他冷酷无清,在民间风南瑾的形象多姿多彩,丰富绝伦。板少有人见讨真不的风南瑾,他就

    如同麒麟山上的风家堡一样,如神抵般屹7在百姓的心目中,是强曝,更是神秘的。

    这次他大婚的消息,造成凤城乃至临边各城为之沸腾,大家都在猜测,究竟是谁家千金,

    能有幸嫁入风家堡,当上人人称羡的风少夫人。

    与此同时,风家堡也为了风南瑾和流苏的婚事陀得不可开交,凤城各大小官员,赤水河两

    岸的总督知府等者『纷纷送来贺礼,不仅如此,武林之中,三大世家,四大堡主也纷纷派人送来

    祝福和礼物,生意场上和风家船队有来住的商家也开始有了表示,消息一传去,整个江南一帝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