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76

_分节阅读_7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紫灵’梳办情茗一口,想要问些什么,却欲言又止,最终叹息,“算了,不关我的

    事了。

    “小姐,你是不是想问王爷的事清?”紫灵毕竟服侍她一段日子,也懂得看她的心思,迟

    疑地问道,萧绝一直者『是她们之间的禁忌,流苏没提,她也不会主动去说,两人者『很有默契。

    “又夹然不想知道了,别说了?’梳办捧着茶,缓缓饮尽,紫灵也一笑,有些无奈。小姐

    一定不知道,王爷其实真的很爱她,很爱她,甚至连愿意死在锦绣剑下为她偿命,她在王府那

    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王爷那样伤心绝望过,小姐要是知道了,其实王爷那么爱她,不知道会

    不会回头。

    她日消百想说的,现在夹然不想说了?

    相比于萧绝,她更喜欢南瑾能陪在流苏身边,南瑾也很爱她,虽然他总是很冷模,也许因

    为隆格的原因,他的感清藏得很深,不轻易让人感觉,可一举一动者『能让人感受到他对流苏的

    爱。

    就凭那天的马场他不顾一切就流苏开始,她就对他改观了,爱得那么干净,那么纯粹,这

    是萧绝无法给流苏的,她看得出,流苏在风家堡过得也很开心。

    现在的流苏,亲清,友清,爱清,一个者『不缺,又何必回王府去?

    虽然没问过她,可也看得出来,她是喜欢南瑾的,她希望,流苏能真的爱上南瑾,在江南

    活出白己。

    “好,那小姐,要告诉公子,你遇见锦绣小姐的事么?”紫灵DJ道。

    梳办摇头,“不用了,南瑾若是知道了,定然也知道我渴望姐姐出席婚礼的想法,说不定

    为了满足我,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那个萧寒我不放心,他太危险了?

    紫灵一凛,“我知道,什么者『不说,小姐,你应该放开心清,等着当漂亮的新娘子.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52章

    第二天就是风家堡堡主大婚之日,风家堡中一片喜庆。

    堡中张灯结彩,好不欢庆,晚饭过后,所有人者『开始为第二天的婚礼而做准备,小翠她们

    几个女孩聚在一起,提早放烟花,麒麟山上一片沸腾,空气者『是热滚滚的,尖叫不断。

    风家堡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连风侮某者『感染到这种喜庆的气氛,纵窖着侍女家丁

    们胡闹。

    一朵朵艳丽的烟花在半空绽放,宽阔的苍育颜色尽失,只看见玉彩缤纷的锦绣漫天佯飞益,

    一地玉碎,在凤城中的百姓,纷纷仰头凝望,发出声声赞叹,从远处望去,麒麟山缤纷多姿,

    他们者『感染到这股婚庆的热闹。

    凤城,谢家。

    谢府位于凤城城北,正对着南郊的麒麟山,很情晰地看出山上的喜庆之气,那朵朵烟花,

    艳丽夺目,就如太平盛世的一场庆典珍慌。

    “明天才是婚礼,今晚就这么热闹,看来风南瑾大婚,风家堡很重视.’谢君流正在凉亭

    中为萧寒和锦绣洗尘,正好目睹这场盛世烟花。萧寒仰首,一饮而尽,抱着胸,不冷不热地笑

    道。

    谢君流年仅二十玉上下,一身青色长衫,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好似游荡江南,肆意挥笔

    作画的风流雅士,唯有那双精明的眼睛,泄露了他商人的本质。

    “南瑾大婚,风家堡白然非常重视,听爹爹说,这次婚礼全程由风侮某操办,嫁衣是李四

    娘亲白所绣,可想可知,其重视程度有多高。就嫁衣为例,李四娘出了名的高傲,其一生就绣

    过两次嫁衣,一次是位当今皇后,一次是为她白己,曾发誓不会再绣第三次嫁衣,这次风侮某

    软硬兼施才让她破例,这位孰嫁娘在他们心目中,非比寻常啊.’谢君流笑笑道,这件事早就

    流传开来,谁者『好奇风自瑾娶得到底是谁家千金,可借,消息已经被冰月宫封锁,外人根本就

    打探不到,风南瑾把她保护得滴水不漏。

    锦绣大奇,诧异地睁大眼睛,“是神绣李四娘吗?

    谢君流幽默反问,“凤城还有第二个李四娘吗?

    萧寒哈哈大笑,锦绣感队,也被勾起好奇之心,她曾经想要买一幅李四娘亲手所绣的丝巾

    者『费尽心思而不得,风南瑾好大的面子,能让她亲手为他的新娘做嫁衣。

    “风南瑾虽被称为地下君王,为人一直低调,没想到这个婚礼办得如此高调,难得,这位

    新娘得到的待遇简直和当今皇后无异,风南瑾是想要借此说明他地下君王的身份么?’萧寒那

    魅的大眸掠过一抹狠绝和沉思,若是有此心思,萧家绝不窖风家堡。

    谢君流摇头,轻笑道:“寒,你想太多了,南瑾不是这种人,他大婚本来就是件大事,想

    要低调也不行,打个口贵嚏,天下者『要动一动,成亲这么大的事,能不轰动么?他若是存心想要

    高调,这次所邀请的就不单单是风家的世交和他的好友。

    “哼,就是说,有的人就是小心眼,收服不了风家堡就想找到莫须有的罪名给人家扣上,

    卑鄙.’隽帛绣冷冷地看了萧寒一眼,唇边勾起一抹嘲讽,别以为她不知道皇家的人在想什么。

    萧寒作势要打她,锦绣冷冷瞪过去,男子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弄种地求饶,“那我是小心

    之心,行了么?

    谢君流一笑,萧寒夹然有了兴趣,问道:“新娘是谁?

    谢君流摇摇头,新娘的身份是秘密,谁也不知道,倏然像是想起什么,淡笑道:“今天送

    礼的时候,听风夫人喊过,好似叫苏苏,至于真实的身份,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锦绣端着酒杯的手一抖,丽眸一暗,沉默不语,苏苏她的苏苏

    萧寒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而锦绣却仰首看着麒麟山上的烟花,她的苏苏已经死了,一整

    天下来,几乎者『有人者『在谈论风家堡堡主对少夫人多重视的话题,她的苏苏,怎么就没有那么

    幸运呢?

    同名不同命,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吧.她可冷的妹妹,连人家一分的辛福都没有。

    “君流,那风南瑾到底是何方神圣,问你这么多次也不肯回答,到底忌讳什么?’萧寒不

    满地看着好友。打听风南瑾的事,天下第一大堡,又是掌控天下航运的人,朝中的人者『拿他无

    可奈何,萧寒真的很好奇,他是谁?

    萧家早就想要收服风家堡了,这样的人才若是为己所用,如虎添翼,可借他和萧绝者『亲白

    登门拜访过好几次,连风家堡的大门者刚受有进去过,碰了几次钉子,他心里正目火着呢,一想

    起过去受的气,那个叫郁闷。

    世上最难受的事清就是让你看得到,而摸不到;让你摸得到,又让你吃不到;让你吃得到

    ,有让你咽不下。

    朝获对风宝途献旱狡种咸带别棵有另郁闷了n若是能趁机收服风家堡,那是大功一件,可借,连风南瑾的面都不曾见到,而问谢君流,

    他也是三缄其口,他根本就无从下手。

    谢君流淡淡一笑,蜿转道:“寒,你可是答应了我,只是去见见,可别动其他的心思,特

    别是南瑾的婚礼。南瑾孤寂多年,难得他会喜欢一个人,明天是他大喜的日子,我不希望他因

    为别的什么事影响他的心清。别匡我没警告你,如果你不安分,朋友就没得做了,而且,若是

    惹了南瑾,他不会看任何人的面子。

    萧寒吹了一声口哨,抱着胸,凉凉地道:“若不是人家明天结婚,我者『以为你和他有什么

    不良嗜好呢,这么护着,他是女人啊?”

    谢君流眼光一沉,尔雅的脸飘过掠过不悦,萧寒举手,“当我没说过,我保证,只是帝锦

    绣去看看热闹,所以,谢大少爷,收起你的鬼面孔。

    谢君流摇头,他和南瑾认识多年,交清如铁,十分维护这个朋友,即使萧寒也是他的好友

    ,他也不允许有人说他的不是。

    “知道就好,至于南瑾,你明天就见到了?

    “可别长得和鬼一样吓着我家绣绣就不好了?’萧寒嘿嘿地戏谑,锦绣冷扫他一眼,谢君

    流笑笑不语。

    “谢少爷,可知,新娘是哪里人士?’隽帛绣好奇地问道,心里有个声音催促着她问。

    谢君流沉吟一会儿,应道:“京城人士.

    锦绣诧异地睁大眼睛,一时酸甜苦辣者剐雨上来,心里分不情什么滋味,谢君流察觉到锦绣

    的表清,眸光掠过一抹深思,南瑾究竟是何意?

    “绣绣,怎么了,想什么呢?’萧寒住意到她的神色,在她眼前挥了挥手,锦绣回过神来

    ,摇摇头,沉默半日向。

    谢君流什么也不说,又和萧寒聊天,问及南瑾之事,却是一问三不知,不然就是故意转弯

    ,嘴巴严严实实的。

    风家堡,墨宇轩。

    相对于风侮某和风夫人她们的帝头起的热闹,风南瑾和流苏显得十分平静,晚膳后,流苏

    推着南瑾在院子中散步,抬头凝望漫天烟火,两人眼光者『有些沉静和深思。

    “明天就是婚礼了,看你的样子,不是要临时反晦吧?’南瑾看着她的眼睛,浅笑道。

    梳办摇头,“白然不是,再说,者『到这个时候,你会让我反晦么?这样你地下君王这个面

    子就全扮受了。

    南窿拉着她坐在石凳上,偏头,眉悄一挑,有些嗤之日鼻,“面子一斤多少钱?若是真的

    太勉强,你随时者『可日碱停,不管是成亲前,还是成亲后。我所做那么多,只是为了让你开心

    和陕乐,倘若是所困,所苦其中,那我所做岂不是毫无意义,又何必在继续下去?”

    流苏心头一震,暖暖的感觉越过心尖,咬着晶莹的下唇,似乎羞于开口,欲言又止,最终

    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表清有些丑媳妇见公婆的决绝,轻声道:“南瑾,</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