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78

_分节阅读_7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梳办看得有些愣然,一时只觉得什么话者『说不出来,布置这么大的鲜花会场,要花费多大

    的精力和时间,风夫人平时很宝贝她的茶花,这次为了婚礼,全部贡献出来,不仅这条百里锦

    绣者『是茶花和兰花牡丹,就连宾客们进来花厅的路,也是铺满了茶花,只是没有这条锦绣之路

    壮观而已。

    “这就是神秘的风家堡,不错,真壮观.’谢君流帝着萧寒和锦绣进来,迎面就是一道茶

    花铺成的道路,美得灵秀,又不失庄重。

    整个风家堡,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其奢华程度堪比皇宫了。

    萧寒眯着眼睛,心里暗暗吃晾,好厉害的风家堡,他细细观察了来住的侍女家丁,大部分

    者『有不俗的功夫底子,手脚利索,明明者『是那般墉懒的人,眉宇间隐藏着三分凌厉。不简单,

    比想象之中要厉害得多,简直就是深不可狈工

    匡不得谢君流提醒袖,不要在婚礼上动什么心思,这个风南瑾,实力究竟有多雄厚,一进

    门他就有感受了,是个非常棘手的对手。

    锦绣也震晾地看着整个风家堡,坑喘瓦,翠玉阶,鹅卵小径,一切者『尽了奢华,却不让人

    觉得俗丽,南北不同的建筑风格交错,更给人一种错落有致的层次感和美的享受。她第一次觉

    得,原来一座府邸也能给人震憾感觉,何况今天是风南瑾大婚,漫天花侮,更添了隆重的华贵

    和庄重。

    这场婚礼罕见的隆重,在外,低调,在内,高调。

    来住的宾客者『能感受到,这次婚礼的隆重和庄重,说明了风家堡的重视程度。

    风侮某迎了出来,招呼谢君流,“君流,你爹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爹爹晚点,先让我过来看看有什么要帮陀的。’风家和谢家是世交,风侮某和谢君流两

    人年纪相当,站在一起,就像是金童玉女般,非常般配。

    风侮某一笑,情艳脱俗,有一股利落的风清和逼人的气势,“还能有什么帮陀的,我和大

    嫂天没亮就起来陀活了,你也知道这群家伙平日无舫争争,今儿个是南瑾大婚,他们者『拼了全

    力,做得尽善尽美,咦,这两位是?”

    她好奇地扫过萧寒和锦绣,男的那魅俊俏,女的窖色无双,气质看起来挺不俗的,风侮某

    凉凉地抱胸,口气有些逼人,“君流,我记得我的请柬,只邀请你和你爹娘,对吧?”

    萧寒闻言眉悄一挑,这种冰冷的气息是常年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人才会有的气势,凌厉,

    尖锐,有着沉静的睿智和横扫千军的利落。他暗暗称奇,一介女流之辈尚能有此气魄,风家堡

    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

    谢君流脸色一闪,欲言又止,这是南瑾的意思啊,不然他哪有胆子帝外人上来。

    “姑姑’情冷的声音倏然插入他们的谈话之间,南瑾推着轮椅出来。

    见过南瑾的人者『知道,这个男人是天生适合穿白衣的,飘逸出尘,冷模锐利,者『透过白衣

    传递,一身白衣既把他的凌厉之气掩瘫,平添宁静祥和,又把他的灵气散逸,相辅相成。而今

    日的南瑾却是一身红袍。大红的新郎服侍,很简单,大方,月到司仅配着一个玉佩,张扬而霸气

    ,那妖烧的红色把平时掩藏的霸气和尊贵显露无疑。他静谧加坐在轮椅上,面如冠玉,情逸绝

    尘,秀柔的玉官在眼光下蒙上一层坚毅的剪影。眉间一抹朱砂,艳丽凄绝,更衬得他如玉润洁

    ,和喜服相互辉映。

    萧寒和锦绣心中者『讶异非常,这件事商家霸主,称霸江南,人称地下君王的风南瑾,一个

    不良于行的男子?一个外表看起来柔弱情秀,貌赛西施的男子?太不可思议了。

    “姑姑,我来招呼他们,你去招呼柳家父子吧.”自瑾户音板情,板温和,如三月春风掠

    过湖面,却有着不窖拒绝的震嗓力。

    风侮某只是挑眉,转身离开。

    “南瑾,恭喜你.’谢君流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戏谑道:“今天终于看见一身红衣的风

    南瑾,也不错,应该找个画师帮你画下来,日后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你试试看,谁敢?’南瑾哼哼,瞳眸如寒潭秋月,扫过萧寒和锦绣,而谢君流z刻介绍

    道:“这位是九王萧寒,这位是方锦绣方姑娘。

    “这就是你们一直好奇的风南瑾.

    虽然知道南瑾早就知道他们的身份,礼貌上他还是要介绍一下,陪南瑾演完这场戏。

    “风家堡和朝廷一向素无来住,九王大驾光临,若是给南瑾贺喜,风家堡定然欢迎,若是

    别有心思,大门在那。”自瑾静坐着,眼光温和地看着萧寒,一闪而过的凌厉,完全被隐藏在

    眸子深处,不让人发觉一丝异样。

    谢君流浅笑,这就是标准的南瑾风格,客套的话者『省了,直接利索地表明他的工场,霸气

    得令人不敢领教,他好似故意给萧寒难堪似的,又似在试探着什么。如玉的窖颜覆上一层薄薄

    的冰,无人能看出他的清绪。

    这风家堡附近,隐约听脚步声就知道,有一大批冰月宫高手在守护着,萧寒若是惹得南瑾

    不陕,他喊一声就可,没必要现在就让萧寒难堪。

    “堡主言重了,本王纯粹是贺喜之意,并无他心.’萧寒那魅的瞳眸一沉,略有些不悦,

    不过语气倒是疏离客气,接着道:“是绣绣说想要来风家堡见识见识,本王为了满足她的愿望

    ,才请谢兄帮陀,帝我们进风家堡,本王也顺便恭贺堡主大喜。

    一席话说得温文有礼,把他的目的隐藏得干干净净,就算之前真有什么心思,看见南瑾,

    他也该打消念头了,他一眼就看出,他不是窖易说服的人,且细细听得这风家堡附近高手如云

    ,防守滴水不漏,心思镇密之甚,非比寻常,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

    南瑾撇头看了一眼锦绣,见她一直好奇地看着他,南瑾温和地点头,眼里的冷模略褪去,

    锋利之气顿减,“方姑娘,南瑾有礼了?

    不仅是萧寒和锦绣吓一跳,连认识他多年的谢君流者『吓了一跳,南瑾竟然会如此温和地和

    第一次见面的人打招呼,真是奇迹中的奇迹,锦绣哪有这么大的面子?

    而萧寒眼光蒙上阴霹,暗骂了一声色狼,定是凯翩锦绣的美色,这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风堡主你好.’隽帛绣浅笑看扣抬呼。有幸见到风南瑾,也不枉她这次的江南之行了,没

    想到他这么年轻,而且倾国倾城,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良于行。

    “莫离.’南瑾也不再说话,喊了一声莫离,工刻,一位俊秀的男子小跑过来,南瑾吩咐

    道:“帝九王爷和方姑娘下去休息,别怠漫了?

    “是,公子一两位请一’莫离领命,摆了个请的手势,萧寒和锦绣便百礼告退,随看莫离

    退下。

    待他们走远了,谢君流才问道,“南瑾,为何让人同时我答应袖们的请求,你不是一向不

    喜和朝廷的人有接触么?”

    他以为他想要结交萧寒,可看他刚刚的表现,一点者『不像。

    南瑾道:“这次不是为风家堡,只是不想让苏苏有遗憾。

    “什么意思?’谢君流不解。

    南瑾无意多说,问道:“最近幽灵宫的人有没有入了凤城?”

    谢君流沉吟道:“没有,南瑾,事清有些头目了,的确有人挑起冰月宫和幽灵宫的纷争,

    具体的事,等你大婚之后,再细细商讨。

    南瑾点头,语气霸气,“我不希望今天的婚礼有任何意外,所有的可疑因素者『要扼杀。

    “明白,今天保证顺利,有玄北和玄武在山下守着,没有人能上来,你还是安心地等着当

    你的新郎官吧,对了,吉时陕到了,进去aEi’谢君流推着他进去,戏谑道:“真想不到你会

    成亲,再说一声,恭喜你.

    “多谢.’南瑾唇角一勾,淡淡道,他自己构想不到,虽然这桩婚姻是和办办扣赌得到的

    ,不过他有信心,这个赌注会赢得她一辈子。

    轩雨阁里,吉时陕到了,小翠匆陀进来,吩咐道:“紫灵,公子说,让你待在白己的房里

    ,不许出来,一直到明天。

    “为什么?”紫灵不解,她还想看着小姐拜堂呢。

    小翠一笑道:“少夫人,公子让我告诉你一声,今天来了两位意外的客人,是九王和方锦

    绣姑娘,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虽然她不理解公子不情不楚的命令是什么意思,可原封不动地传给流苏。

    “什么?锦绣’流苏激动得站起来,“你确定?”

    “公子是怎么说的?’小翠点头,梳办还来不及兴奋,小翠就催促她把盖头帝到,外头锣

    鼓喧天,吉时到了

    紫灵一听九王和锦绣,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只好目送流苏离开,然后回白己房间,虽然有

    些遗憾,但是还是安分点,不要给流苏惹麻烦。

    百里锦绣上,花香袭人,小翠扶着流苏缓缓地向大堂而去,她估计是唯一一位不用坐花轿

    而走红毯的新娘了。从轩雨阁嫁到墨宇轩,才几步之遥。

    硕呐.锣鼓响彻云霄,一片欢庆,花侮旁边有人侍女家丁们齐声高喊,百年好合,早

    生贵子,那声音啊,兴奋又激动,到最后一片狂野的乱,却不减一丝喜庆。花瓣漫天,如粗雨

    飘洒,一地落英。

    那场面,非常华丽壮观.

    流苏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姐姐也在场,姐姐也在场,她终于明白,南瑾昨天晚上那句扮受

    有遗憾是什么意思了,就算她不说,南瑾也把所有的事清者『牢牢地掌控在手里,早就知道锦绣

    在凤城,竟然还默许他们进来,就是让锦绣能出席她的婚礼,满足她的心愿,目了那么大危险

    南</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