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79

_分节阅读_7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瑾你这个傻瓜.

    J自里的感动溢满胸口,满满的幸福之感好似者『要涨破心脏那层薄薄的膜,蜂拥而出,爵间

    淹扮受了她。

    虽然看不见,却能知道锦绣就在一旁观礼,她已经了无遗憾了。

    南瑾,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一路上,感动漫过所有的感觉,直到走到大堂,这才开始紧张起来,这次南瑾所邀请的人

    并不多,世家还有他的朋友,才不过十多人,者『安安静静地站在大堂中等着新娘到来。

    南瑾因为行动不便,所以并扮受有如平常新郎一样牵着她进来,而在大堂门口等着流苏。帝

    着浅浅的笑,等着那抹秀丽的身影。

    梳办很紧张,刚刚因为知道锦绣会在观礼,一时感动,忘了紧张这回事,而时候全者『目出

    来了,她紧张者『手心者『目汗了。

    在上台阶的时候就察觉一道柔和又不失炙热的眼光只看着她,感觉要穿透盖头,窥探她脸

    颊的紧张一般,她知道是南瑾。

    进了大堂,流苏和南瑾各牵着红绸帝的一段,由韩叔推着他,走到正厅,南窿坐着,流苏

    站在,只要偏头,她就可日看见南瑾。

    今天的南瑾,很不一样,从未见过他穿白色哪卜的衣裳,这身红衣趁着朱砂益发觉得凄绝

    ,很美,却有种破碎的美感。如玉的轮廓坚毅,柔美却不失硬朗。似乎是察觉到梳办在看他,

    南瑾偏头,浅浅一笑,眼光似乎在说,别泊,一切有我.

    顿时,紧张的心,缓缓地放下.

    他莫名地让她感觉安心,宁静。

    锦绣心头莫名一动,新娘子的身影,好熟悉,虽然穿着厚重的嫁衣,她依然觉得好熟悉,

    好熟悉。

    苏苏她也叫苏苏,她的声音和苏苏也很相似。

    难道又是幻觉么?

    萧寒经常笑话她,说身影相似的人天下何其多,他随便都能找到几个和柳雪瑶的身影形似

    的人送进王府,这一路上,她也见过不少身影和苏苏相似的女孩,可借每次都是失望。

    倘若这人真的是苏苏,该有多好,她看得出,风南瑾简首把她呵护如宝贝一般,就光这场

    婚礼,者『能看出他的用心。

    可借,她的苏苏没福气,她过世了。

    锦绣心头一阵抽痛,闭着眼睛忍过去。

    南瑾和流苏站在各白的位置上,听着司仪的念祝词,然后拜堂。

    风夫人高兴得合不拢嘴,风侮某脸上也笑开了花,周围观礼的者『是风家的至交好友,不然

    就是南瑾的好友,谁者『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钟鼓齐鸣,礼炮响起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的时候,流苏情楚地看见南瑾唇角的笑,柔和的颜色是她前所未见的,她能情楚

    地看到那双透彻的眼睛中盛满浓浓的深清。这是第一次,在袖脸上,看到他深清的痕迹,流苏

    心头厚动,心脏一顿狂跳,这才真正地意识到,这场赌注,他是那么的认真和诚挚。她亦回他

    一笑,唇角勾起魅惑苍生的微笑,一人静坐,一人站着,深深地拜了下去。

    这一拜,从此风雨同舟,共患难.

    这一拜,从此携手同行,不离弃.

    这一拜,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54章

    礼成之后,流苏和南瑾便被送回墨宇轩,这儿是他们的新房,按规矩,南瑾要出来招呼宾

    客。有让流苏一人在喜房里坐着,南瑾也不是太在乎规矩的人,为了泊梳办闷,让紫灵和小翠

    在新房中陪着,若是饿了,可以先吃东西,不用等他。

    风家堡在小湖边的前庭招待宾客,虽然所邀请的人不是很多,可大多者『是风家的世交,彼

    此者『很熟捻,话题也聊得多,场面非常热闹。

    风夫人名为女主人,可真正当家的是风侮某。风侮某经商多年,手腕高超,人脉关系也相

    当好,为人利索强劲,八面玲珑,大家大部分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她和南瑾年岁相差就玉岁,

    南瑾的好友大多也是她的好友,老一辈的谈生意经,小一辈的肆意打闹,并无顾忌,一片和乐

    帛由帛由。

    南瑾过来之时,一大帮好友轮着敬酒,定要让他不醉不归,南瑾来者不拒,不过别人拿酒

    杯,他拿茶杯。

    “南瑾,你太不够意思吧,新婚者『不给面子,喝四杯琳,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柳秀不依

    ,斟满一杯酒,硬塞给南瑾,定要他喝下。谢君流等跟着起哄,南瑾手一动潇洒地甩给风侮某

    ,淡然道:“姑姑代我喝.

    风南瑾滴酒不沾,那是众所周知的,这个规矩,还从来没被打破过。

    “不行,你成亲为何我要代你喝酒,要不要代你洞房?’风侮某哈哈大笑,酒杯又甩回南

    瑾手上,这么一来一住的,竟然扮受有滴出半滴来。

    众人大笑,新婚嘛,新郎新娘被人玩笑那是合法的,他们也只有这个机会能看南瑾的好戏

    ,又怎么会放过。一群人,荤素无禁忌地开玩笑,老一辈者『脸红耳赤,频频摇头,这些孩子从

    小就一起长大,早就玩疯了。

    “南瑾哥哥,让嫂子出来大家见一见嘛,藏着掖着干嘛,我们又不会吃了她.’柳秀的妹

    妹柳溪也跟着起哄,竖起一根食指,神神秘秘地眨眼,“听侮某姑姑说,嫂子国色天香,不见

    见太对不起我们了,大老远赶来呢,不然今晚我们会闹洞房哦.

    “说得对,难得有机会能闹南瑾的洞房,兄弟姐妹们,来不来?’李烈高举酒杯喊着,声

    震数里,激动得俊脸通红。

    “来.’玉六人齐齐应和,定要闹南瑾洞房。

    南瑾情茗一口,淡笑不语,风侮某利索一笑,“你们靠的近墨宇轩再说.

    众人嗤一声,一阵失望,又抓着南瑾问新娘的来历,谁说只有女人八卦的,男人也很八卦

    得很。

    南瑾话不多,眼光时刻注意着萧寒和锦绣,女昏礼也参加过了,势必等他们走了,他才会完

    全放心。

    不动声色地朝风海棠打了眼色,风海棠举杯,朝萧寒摇摇一敬,朗声道:“九王爷,南瑾

    大婚,王爷能大驾光临,风侮某代整个风家堡多谢王爷赏光.先干为敬.

    侮某说罢,一饮而尽,姿态利落。

    萧寒也举起酒杯,凌空一碰,牙吓魅的大眼闪过浅笑,道:风姑娘言重,能参加堡主婚礼,

    是本王的荣幸。

    说罢也干了一杯。

    风侮某点头一笑,趁机道:“九王曾经拜访过风家堡,因南瑾常年不在家中而不得见,若

    有得罪之处,侮某叶给您赔个不是.

    “明巧里哪里,堡主贵人事多,不在堡中清有可原,本王锑羽而归未必是坏事,不然今日也

    没有机会参加堡主婚礼。’萧寒别有深意道。这对姑侄倒好,一个冷模无温,一个八面玲珑,

    照理说此等场合,应是风自瑾抬呼他才对,换成风侮某是为何意?他似乎很不想和他多答交道

    “王爷能体谅最好.’南瑾一笑而过,笑意不达眼底,萧寒领首,回以一笑,此人难缠之

    程度超出他想象,看来日后想要收服风家堡,要从别的地方入手,从风南瑾入手,定会碰钉子。萧寒心中亦有了计较。

    风侮某和南瑾坐得最近,趁着众人打闹的时候,1“你让朝廷的人来是什么意思

    ,还是姓萧的。

    南瑾勾唇,“姑姑,他不是我的目标,总之,喜官之后,他们便会走,你当扮受见过便是一

    风侮某坐直身子,也不再问,催促,“过去和长辈们敬酒不对,敬茶.

    “我知道了?’南瑾领首,推动轮椅向风夫人那座而去。

    锦绣一直食不知味,看着他们和乐融融的一幕,脑侮里一直闪过刚刚新嫁娘的身影,真的

    好熟悉,她有种想要掀开她的红巾看看她面目的冲动。

    真的是巧合么?

    她一直看看自瑾,却发现他面色不变,八风不动,难道真的是她想得太多了么?

    席间萧寒发觉她心不在焉,眼光一直随着南瑾看,魅眸一沉,浮上阴霹,锦绣这是看上南

    瑾了么?

    哼.抓着酒杯的手猛然收紧,额头青筋一跳,嫉妒像是魔鬼,拽住他的心脏,控制他的清

    绪,不由白主地变得喷怒和暴庆。

    该死的一

    他后晦来参加这个什么破婚礼了,真是得不偿失.

    瞧锦绣东西没动多少,眼光一直飘向风南瑾,他的胃口顿失,他喝醋就喝饱了。

    席间锦绣借故离席,借口想要方便,让侍女帝她过去,中途她却趁着侍女不注意,朝那片

    花侮而去。

    今天的婚礼,从轩雨阁到前厅百里锦绣,一路红毯铺地,鲜花点缀,只要顺着红毯花道,

    就是新房。阵阵花香袭人,一旁茶花艳丽多姿,她已无心欣赏,心里有个声音,催促着她去见

    新娘子,急切而不安。

    “方姑娘请留步.’她还没走到墨宇轩,一道鬼魅的身影从阁楼中飘下,迅速挡在她面前

    ,是刚硬沉稳的男子,一身黑衣,眼光凌厉,伸手拦下锦绣,“风家堡后院,宾客止步,方姑

    娘请回?

    今天的风家堡四处者『是冰月宫的人,}R4,,I的允许,寸步难行,他防范得滴水不漏,山

    下堡中者『是。

    锦绣微微一愣,僵硬地笑笑,扯了个借口,“我迷路了?

    黑衣男子冷然道:‘训觅着红毯直走,就可以回去了?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