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0

_分节阅读_8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锦绣大为尴尬,这才感觉,迷路这个借口非常得整脚,她只得转身,住回走,有些遗憾.

    “我到底在想什么呢?她怎么可能是苏苏?’隽帛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萧寒身影倏然目出来,脸色阴霹,“你跑到后院去做什么?

    “关你什么事.’隽帛绣扫了他一眼,迅速越过他救走,就算是坏疑,她也不会让萧寒知道

    “锦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从刚刚开始就脸色匡异?别骗我,你到底跑去那儿做什么?”萧寒冷声问道,青色的长衫裹着他挺拔的身材,一身冷然。

    锦绣冷笑,“萧寒,你是我的谁啊?凭什么管东管西?不要以为我和你有夫妻之实便可控

    制我,你还远远不够资格.

    兴许是心中不陕的原因,想起苏苏,就会想起萧家两兄弟,心中一团火越烧越旺,矛盾和

    裂痕一直存在,谁者『去扮莫视,不理会,并不代表它会消失。而在今天这种特殊的心清下,一下

    子爆发出来,把他们好不窖易假装和平的面具狠狠的撕裂

    萧寒眼光阴霹地瞪她,倏然冷冷拂袖而去

    锦绣站在原地,静默片刻,也跟着他住回走,到了前庭,萧寒借口说还要公务在身,不便

    久留,便要离开,锦绣冷冷地瞅着他一眼,闭口不言,随便他。

    南瑾也不强求,让莫离送他们下山。

    萧寒和锦绣一走,南瑾就把前庭丢给风侮某,白己顺着花径回新房。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55 洞房花烛 两个极端

    斜阳渐落,晚霞漫天,风家堡笼罩在一片橘色的温暖之中。

    墨宇轩,幽静宁和,晚风缓送,茶花飘香。长廊的琉璃宫灯点燃橘色的暖光,铺洒一地。

    整个院子充满了喜色和宁静。

    紫灵扮受料到自瑾那么陕回房,愣了一下,夕阳才刚落下呢,隐约还听到前庭的欢呼声。小

    翠跟看自瑾多年,也知道他的隆子淡模,和宾客招呼的事一定又丢给风侮某了。他向来喜静,

    且那些者『是好朋友,由风侮某招呼也不算失礼,就算失礼,他南瑾公子也不在乎。

    两人微笑着福身,“恭喜公子大婚,祝公子和少夫人百年好合.

    退出之时,小翠还调皮地凑到南瑾身边道了句,“公子,加油?

    一溜烟就跑了,和紫灵一起帝上房门,两人见没有什么事了,就跑到前庭去热闹了。

    南瑾扫了一眼桌上原封不动的栗肴,微微一笑,者『让她饿了就先吃,一整天下来,该饿坏

    了。他拿起桌上的秤杆,挑起流苏头卜红姜头,一时艳光四溢,整个房间者『像亮起来。

    淡淡的光线朦胧地映着少女精心装扮过的脸上,贵气又不失情新,窖色迷人,一双秋水丽

    眸如水透彻,露出魅惑苍生的雅致。如一朵在晨风中润着露珠的玫瑰,难得一见的风清万种。

    女人在当新娘的时候最美,这句话说得的确不错。

    南瑾对人的窖貌已经到了免疫的地步,就是锦绣这种国色天香的美奋在袖面前也和路上行

    人毫无二致,此刻却觉得,流苏真的很美,是一种属于他白己的美,这种想法,几卜袖心里最柔

    软的地方微微一颤。

    “很漂亮.’南瑾毫不吝窗地赞美,若是让外人那帮人听见,估计又有一番晾天动地的感

    队了。

    流苏脸颊一潮,热气直扑两颊,挑眉戏谑道:“你说的是嫁衣漂亮,还是说我漂亮?”

    “者『漂亮.’南瑾十分诚恳地回答。冷模的脸柔和得如三月湖水一般,终于有了成亲该有

    的喜悦。

    流苏细细地看着今日的南瑾,是完全陌生的南瑾,在拜堂时那一幕,她永远者队己得,就算

    他内敛,把所有的清绪者『隐藏起来,不让人发觉,整个人冷然而凌厉,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可那一刻,她很情楚地看到南瑾眼里的深清,是的,是深清。

    拜堂前晾鸿一瞥,让她在拜下去的时候多了一抹虔诚和心厚。让她夹然觉得,南瑾他是真

    的很爱她,这种认知使得心脏不受控制地乱跳,直到她回到房里,才队复平静,可脸上的潮热

    却持续了很久。

    今天坐在这儿,脑侮里一直回响的是她和南瑾相遇相知到成亲的过程。

    第一次遇到南瑾,在一片杀气中,桃花烂漫中,他美得不似凡人,冰冷,如玉一样透彻,

    凌厉的眼神如刀刃般割裂人的肌肤,进发出血腥的力量。

    第二次遇到自瑾,也是在一片洛央缤纷中,手牵姻缘线,让她几乎相信,缘定天生这四个

    字。她第一次那么纯粹地感受到,原来心厚是这种滋味。

    第三次遇到南瑾,是在她几乎命丧剑下,他夹然出现,救了她一命。

    忘不了,他在热闹得逼人的桃花下,说着,桃花是最寂寞的花。

    忘不了,在她孤工无援的时候,是他伸出温暖而有力的手。

    忘不了,他帝着淡淡的笑,说着,苏苏,好久不见这几个字。

    “苏苏,我们来打个赌吧?”.r14和而坚定的话还在耳边荡漾,因为这个赌,有了他们

    之间的女昏姻。

    可日翁续多长?一辈子,还是八个月,选择权在她手中。

    在刚刚拜堂的时候,只有她白己情楚,这一拜,她宁愿是一生一世。

    “当新郎的感觉如何?’流苏倏然挑眉笑问。

    空气沉静了片刻,南瑾眸光掠过柔色,“很特别?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描述这种感觉,只好说了很特别,这是一种无法细细描述的

    J自清,对他而言,是第一次,他还不懂得叫什么,所撇特别。

    流苏一笑,头一晃,晾呼了声,扭到脖子了,这凤冠太重,小脸者『皱起来。

    南瑾转动轮椅过去,直瞅着她头上的玉冠,示意流苏略低身子,他细心地帮她拿下,这东

    西还挺重的,“顶着它坐了一天,累么?”

    流苏揉揉白己的脖子,这凤冠压得她头动者『不能动,者『酸得要命,唇角一勾,苦笑起来,

    “当新娘还真是辛苦.要穿厚重的嫁衣,还要帝着沉重的凤冠,还要饿上一天。

    刚刚说罢,肚子很配合地响了两声,流苏整个脸轰一声炸开一朵红云,娇艳欲滴,有点不

    好意思地瞅着南瑾,“好像真的饿了”

    南瑾扑味一笑,流苏脸帝笑窖起来,嫁衣厚重却不笨重,站起来,边缘的皱褶散开,有种

    壮丽的美感。流苏推着南瑾过去。

    龙凤双喜膳桌上满摆着的栗品。桂圆奶煮花生,燕窝龙凤字拌鸡丝.燕窝凤字玉香鸡,两

    个金碗中盛着银耳炖鸡汤,两个红地金喜色瓷碗应着八仙汤。每一个瓷碗者『帝有镶着十二块宝

    石的全稀姜_植干帐平全拥侈乳一卓平宕『县全半阂阂夏片福人_

    “等等,好像要先喝交杯酒哦?’流苏记起喜娘交代过的程序,凝眸看向南瑾。

    自瑾摇头,给她舀了一碗银耳炖鸡汤,说道:“你至腹整天,喝烈酒对你和胎儿不好,先

    喝点汤,吃点东西垫垫胃。

    流苏也听话,她是孕妇,白然安分照大夫的吩咐做,因为肚子太饿,一碗汤扮受几下就见底

    了。南瑾又给她布栗,专注地看着她吃,流苏疑惑地肇眉,“你不吃?”

    “在外面招呼宾客,吃过了。

    “对哦.’流苏一笑,便毫无顾忌地吃起来,犹豫了下,语气平缓地问:“我姐姐,应该

    走了口巴?”

    “真能忍,我还以为你会再忍一会儿,是走了。

    “我知道,她和萧寒走了之后,你才会放心,不然仁)称的隆子,也不会去招呼宾客,这种

    事,姑姑做就好。’流苏十分了解南瑾的隆子,声音平淡,满足地道:“我知道假死的事目两着

    我姐姐不应该,可若是她知道,萧寒也会知道,到时候就功亏一鲁,所眯只好自私点。我出

    嫁,她能出席,我只子劲\满意足了。只要知道她好好地活着,日后能幸福,也就无所谓了,漫

    漫的,会淡忘我死去的痛。

    “她是个好姐姐.”自瑾饥吟道,他早就知道锦绣梳办姐妹两愁清沫厚,不然也不会明L

    相待,有锦绣这样的姐姐,是流苏的幸运.

    “我知道,可借我不是个好妹妹.’流苏平静地道,喝在嘴里的汤,似乎变了味,有些难

    喝。她放下,笑笑地道:“好饱.

    南瑾领首,眸光掠过淡淡的心疼,就这样的流苏,淡然,一切者『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让人

    感觉心疼,想要把她想要的一切者『捧到她眼前。

    流苏淡淡一笑,“我没事,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就算是亲姐妹,日后嫁人了,还是各在一

    方嘛,现在就是提早了,不说了,喝交杯酒哦.

    梳办笑笑,掩饰过她心中的悲伤和难受,倒了四杯胭,猛然想起南瑾是小喝胭的,凝眸疑

    问地看向他,南瑾主动接过那杯酒,放在桌上,身后拉着流苏坐到他身边,眼光深邃,如夜空

    下缓缓升起的明珠,流光溢彩,魅惑人心,他深深地看看梳办,沉声道:“我们今天先不喝交

    杯酒.

    “为什么?”

    南瑾一手抚上流苏的脸颊,感受着她指腹下柔软着迷的触感,坚定道:“苏苏,喝过交杯

    酒就是真正的夫妻了,我们今天先不喝,如果哪天,你决定好了,想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那

    就给我倒一杯,我们那时候再喝,我风南瑾,一辈子就只会喝这一杯酒。’南瑾顿了顿,声音

    有着不窖忽视的认真和震嗓力,“苏苏倒的酒.

    流苏心头一震,错愕和心厚同时蔓延过心尖,连手尖者『感受到心清的彼动,细细地颤抖起

    来。

    南瑾他真的太纵窖她了。

    流苏知道,他很认真,所墉要完成最后一道程序,可,被袖阳十了。

    南</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