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1

_分节阅读_8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瑾啊,南瑾,这样的你,怎么能让人不爱?

    “我完了,你老是这样诱惑我.’流苏半垂眼眸,遮去眼光中的泪意,半真半假地控诉。

    倘若是感清陷阱,她还可日事先防范,叫自瑾布下的,是用他的心设下的陷阱,等着她的,不

    是黑暗和冰冷,而是阳光和温暖。

    孤寂这么多年的心,又怎么去抗拒这种温暖。

    她错失阳光一次,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南瑾,可不可日再爱我一点

    再爱我多一点

    再多一点

    我的灵魂如此孤独,总会有走近的一天。

    抗拒不了,这种阳光的触觉和味觉,还有幸福的感觉。

    别人的洞房花烛者『是激清佯溢,热清似火,而他们,有过约定,却过得非常温馨。聊天到

    夜深,流苏扶着南瑾上床,她换下那身厚重的嫁衣,让紫灵打来热水,亲白给南瑾梳洗。

    “我白己来.’梳办驾下身体,想要给南瑾泡脚,让自译阳十了。梳办调皮地拍开他的手

    ,笑着道:“虽然没伺候过人,不过我也会的,再说,你脚又不昊.

    南瑾扑味一笑,只得由着她去,眼眸半垂,低头看着她专注的侧脸,有种幸福的错觉。他

    知道他要的不只是这些,可现在的温馨相伴,却让他有了天荒地老的心愿。

    苏苏唇齿间品味着这个名字,缓缓地笑了。

    流苏洗好之后,用干毛巾把擦干,这才扶着他上床休息,南瑾看了一眼她通红的脸颊,犹

    豫片刻,温和道:“明天我让小翠在房里多放一张暖塌,今晚就将就着吧.

    梳办摇头,戏谑道:“你想让别人者『知道,我们成亲是假的么?我倒是无所谓,你可要好

    好接受娘和姑姑的盘问了。没有关系的,我相信你.

    同床共枕,虽有些羞涩的不适,却并无排斥。

    “流苏,不要在床上说相信男人,会吃亏的?’南瑾敛去眼中的笑意,半真半假地说道。

    流苏故作思考状,端详着他的脸,戏谑道:“对孕妇,不好下手AE?

    南瑾难得大笑,流苏也不阻昵,随着坐到床边,累了一天,终于可仁)林息了。偏头看了一

    眼南瑾,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她,流苏羞涩一笑,第一次,难免有些不习暖。气氛顿时有些暖

    昧和沉静,一时间谁者刚受有说话。

    “我可不可随抱你?’流苏凝眸,认真地问道。她夹然想要抱抱南瑾,夹如其来地想要

    亲近他,感受他的体温,聆听他的心跳,是否于她同步。

    南瑾点点头,微微一笑,张开坏抱,顺势抱过梳办娇柔的身体,紧紧地镶嵌在坏里,好似

    是他珍借了一辈子的宝贝。

    第一次,两人如此靠近,她可捅受到他的气息温热地铺洒在她的后颈上,可捅受到他

    平稳而有力的心脏,不像他娇柔的外表,那强而有力的跳动充分地说明了他的强曝和坚制的生

    命力。

    第一次,能触摸到他的体温,如想象般的温暖,让她舍不得放手,想要去占有。

    南瑾抱着她,感觉满足,在坏里的柔软娇躯,赶走了满坏的冷然和孤寂,填满他二十年的

    空虚和孤独,几卜袖越发眷恋不可收抬。阻止不了,日益深陷的心,阻止不了她攻城掠地,兴许

    从第一次见面,放过她开始,苏苏已经走拼袖心门,后来,只不过是越陷越深,越走越入,到

    他发觉的时候,她已经占领所有的地盘。

    “苏苏,我’南瑾手臂收紧,把流苏抱紧一些,才开口就被流苏打断了。

    “南瑾,我喜欢你.’流苏在他耳边,轻声道,“我喜欢你,很喜欢,非常的喜欢.

    爱太飘渺虚无了,她只知道,她现在很喜欢南瑾,喜欢一个人,喜欢他所有,想要抚平他

    眼中的冷扮莫,想要看他多一些笑窖。

    南瑾身体一震,不算很明显,流苏却情晰地感受到他的震动。

    苏苏说喜欢他?

    睿智的脑侮有一爵间的空白,他早就知道流苏喜欢他,却扮受想到她会说出来,这句话,让

    他彻底沦陷了。

    不放手,再也不会放手.

    这是属于他的苏苏,属于他的幸福.

    流苏伸手,圈住袖略有些瘦削的腰,淡淡的情香飘入鼻尖,暖香四溢,窗户上,倒映出紧

    抱着的两道身影,就如交颈鸳鸯。

    远远处看着窗户上倒影的众人者『抿嘴轻笑,风侮某一颗心总算也放下了?风夫人者『想要拍

    手为儿子叫好,笑不拢嘴,紫灵也是低头轻笑。

    “走了走了,回去继续,今晚要比昨晚更热闹?’风侮某情场,赶着她们离开墨宇轩,仰

    首看着天上一轮弯月,送出她的祝福。

    南瑾,要幸福啊.

    水

    京城,萧王府。

    同样的夜里,月牙般的月亮若隐若现悬挂天上,相比起凤城的一片璀璨之景,今晚的京城

    ,天气略有些阴沉。

    就如萧王府的气氛,在王妃去世之后,一直阴沉,厚厚的阴霹从此覆姜在丰府上空,再见

    不到阳光。

    梧桐苑,流苏种的茶花依然芳香迷人,每天,萧绝者『会亲白照顾这片花圃,总有错觉,只

    哭化否还在,流苏总有一天会回来,回到他身边。这种奢望的念头,支撑着他渡过每一个日出

    日落。

    痛苦,折磨,冰冷,黑暗所有的负面清绪如魔鬼张开血盆大口,源源不断地把淮匹隋

    绪送给他。如把把利箭,把他穿透。

    萧绝在凉亭中沉默地喝酒,昔日意气风发,冷酷威严的男子颓废如斯,头发略松,脸奋弃

    白,终日沉浸在悲伤中的眸子,布满血丝,狼狈不堪。

    从流苏走后,他没有睡过一天好觉,除了发烧昏迷不醒之外,他没有合过一次眼睛,每次

    闭上眼睛,就看见流苏躺在血泊中,了无声息的摸样。

    他拒绝去看那凄蜿的一幕,可脑侮里却一次又一次地重播着那一幕,好似故意折磨着他似

    的,不把他折磨死去誓不罢休。

    他不敢睡,一睡下,就如同陷入绝望冰冷的黑暗深渊,被痛苦淹没,身和心疲惫不堪。

    拎起酒壶,仰首,狠狠地灌了一大口酒,少许醇酒流入衣襟,帝来一阵冰冷,火辣辣的感

    觉在喉咙间蔓延,焚烧,如刀子割着嗓门般,又疼又烈。

    “流苏峭良狈的男子缓缓地叫着这个令他心痛的名字,再一次让绝望淹没,宁愿从此

    沉目重不醒。

    和比列个UJ少勺一—价艺从生洲匕〕认卿一匀灾—艺声,一巴厂一、环目J旦J二旦月匕丁手王乡二尸、,一巴厂一、环目J旦一巴j吮巳一十刊月匕阴、户玉

    个噩梦中醒过来,队复到仁峭百的萧绝。

    错.错.错.

    一切者『错了.

    从一开始错得离谱,瑶儿不该拿流苏挡箭,锦绣不该推了瑶儿一把,而他最小该,最小该

    ,对方家姐妹进行报复,最小该折磨梳办。回想起袖对流苏做过的那些事,单是身败名裂这一

    件就够让一个女人一生者『抬不起头来做人。他小该接受那三名女人,不该借着她们白默默人。

    错者『是他的错.

    失去流苏和失去孩子,者『是他的报应.

    他只求,再见一见流苏,就是在梦里也好,可这是奢望,流苏恐泊连进他的梦者『不肯吧.

    她限他,他明白的,明白的.

    他终日待在梧桐苑里,足不出户,朝政,军务,通通者『丢到侮里去了,独白舔敌伤口,坏

    念流苏的音窖笑貌,住在她的阁楼里,似乎还能闻到那股暖暖的药香。

    他眼前经常出现幻觉,幻想看梳办的出现,她还在凉亭中,和紫灵敏儿谈论栗谱,教敏儿

    紫灵下棋弹琴。

    她还在院子里,细心地给她的花圃浇水,细细地照料它们。

    可每一次,他一伸手,想要触摸她的笑脸,她就不见了。

    渴望到了板点的心清一下子跌入地狱,那种从天堂狠狠捧下地狱的痛,撕心裂肺,痛彻心

    扉,伸手抓不住她手,只余空气无清地抚过手心,徒留一阵空虚和寂寞。

    白此,他再不敢伸手,只是愣愣地看着,她笑也好,哭也好,他者『只愣愣地看着,贪变地

    看着她的脸,害泊她再度消失。

    这种心清,他一辈子者『不会忘记。

    刻骨铭心。

    就如同这段感清,早就刻在心骨上,却被他盲目的仇限遮掩,最终失去。

    直到失去,才知道,原来,他早就非她不可.

    非她不可.

    觉晤得太低,怨不得别人,错失阳光,限不得别人,一切者『是他白己造的孽。

    倘若那时候他能早一步看情他的心,他们现在也不会阴阳相隔。

    萧绝仰首,又狠狠地灌了一口酒,千杯不醉的他,只想着陕点醉了。

    醉了,就什么者『不想,暂时逃避心痛,鸵鸟地藏在黑暗的角落,幻想着她再次出现。

    口匡眼吕

    酒尽,壶碎了?

    他狠狠地把空酒瓶骊在栏杆上,双眸通红,他的表清如困在雏境中的野兽,被困挣扎。他

    的眼光如囚在牢笼里,今生不能释放的囚犯。

    限一

    强烈的限意焚烧他所有理智。

    他限他白己.

    太多痛苦无法发泄,萧绝一拳狠狠地骊在柱子上,爵时血零飞溅,猩红妖烧“啊

    ’痛苦到了板点的男子爆发出一户-Auto,声音里布满了痛苦和绝望,如野兽失去伴侣时发出

    的悲鸣。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