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4

_分节阅读_8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酒楼的生意。

    风家堡里有风夫人主内,她也心疼风侮某的辛苦,对流苏插手的事,她也很乐意,吩咐侮

    某照顾好她,以不辛苦和舒适为前提,先跟着侮某学习经验,毕竟是孕妇,不能太累着了。她

    肚子里可是她盼了很多人的金孙呢。

    在南瑾同意的第二天,流苏便随着侮某去了凤城。

    这儿是天下贸易的交接处,有来白玉湖四侮的商人,其中有西域的,有匈奴的,还有侮外

    彼斯商人,南北交汇,天下最大的港口就在凤城城东,是赤丹河港口,每天来回出入港口的风

    家船队起码有上万只,整个赤丹河上风家称霸.

    赤丹河长两百公里,贯穿南北三十多座城他,十七处关口,基本上想要去哪儿,走水路是

    最方便的。

    有此方便迅捷的交通路线,凤城的臀荣可想而知。

    流苏上次随着风夫人来进凤城遇见锦绣,只是匆匆一瞥便回了风家堡,尚来不及看情整个

    凤城,今日随风侮某进城,看个仔细,不免得发出赞叹。

    匡不得是天下经济腹地,臀华之程度,和京城相媲美。风侮某戏谑道:“若不是每一届的

    凤城知府泊夺了京城的光芒,凤城早就是现在规模的三倍,岂是京城可比拟的?

    风侮某所舀梳办也知道,因为凤城之臀华,吸引了大批大江南北的百姓,纷纷住凤城定居

    ,人口只坏招出城他可窖纳之量,凤城由原来的面积扩大,扩大,再扩大,直到不能再延伸才

    停建,现在的凤城规模和京城相差无几。

    任倒争清者『有主有次,对圣天皇朝而言,京城是主,凤城是次,凤城就算再臀华,也是属

    于圣天的一地,规模和臀华上必须仅次于京城一筹,每一任的知府者『要严格控制凤城的发展,

    压制它,不许超越京城。近两年,凤城已是寸土寸金,禁止百姓在凤城落居,严控凤城人口流

    三三

    玉匿。

    这是没办法的事清,封建社会阶级之分明严酷处处能得到体现。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凤城严控人口流量之时,凤城周围多了无数的村落,有的村

    落发展迅速,已有小型城镇的规模,团团围绕着凤城的发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若是一城做大,其他城他也放宽限制,当今皇上那位子就做不稳了

    ’流苏淡淡笑道。

    其实这样限制地区的发展,是有碍十全国上下整体的发展水平,是属十一种不健康的发展

    现象,不过封建社会有封建社会特有的局限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清。

    “说得也是,我们生意人,就在乎赚不赚钱,政事一慨不管,下车,酒楼到了?’风侮某

    潇洒地掀开布帘,小翠和紫灵小心地扶着流苏下车。

    风家酒楼位于凤城的凤凰大道正中央,人来人住,非常热闹。是一幢三层高的建筑,前后

    占地有玉百平米,外形小巧玲珑,颇有江南水乡的温蜿秀丽气息,烫金的风宇洒楼四字龙凤凤

    舞,又添了少许豪清。风家酒楼和另外一条闹街上的悦来酒楼并称凤城两大酒楼。

    入了大厅,非常宽敞,小二跑堂的已经把酒楼收抬得干干净净,玉十来人早早就到了酒楼

    ,做好开店前的准备工作,厨娘们买回了新鲜的蔬栗和侮鲜鱼肉,分类放好,正在洗净。风侮

    某拍拍手,让掌拒把大伙者『聚集在大厅,让他们见过流苏。南瑾和流苏大婚之时,风家航运,

    风家酒楼和风家药铺日及风家旗下所有的生意者『摆过酒席,众人者『知道主人娶亲了,而对流苏

    接受也很陕,十分尊敬。

    风侮某让流苏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便帝着流苏参观了整个酒楼。

    前楼分为三层,一楼比较大众化,一楼半打是雅座,而三楼是包厢。后楼是风侮某做事的

    地方,每天的账目比对,酒楼经营的方针,同行之间竞争,零碎的项事等。在中午仁峭百就已经

    参观完毕。

    “觉得怎么样?’风侮某帝丁梳办会后面的阁楼,让小翠和紫灵卜去沏茶,笑问道。

    流苏点头,淡然道:“酒楼位于闹街,这儿来住经商的客人又多,很有商机,我刚刚看了

    下,姑姑手下的这些人做事也挺利落的,井井有条。匡不得自瑾说,姑姑你是个奇女子,一人

    管理酒楼和药铺那么大的生意,寻常女子定然做不到。

    “你别夸我了,再厉害也没你的南瑾厉害.’风侮某戏谑,暖昧的口气让流苏脸颊一红,

    微微瞪她一眼,风侮某哈哈大笑,“南瑾可是吩咐了,你呢先跟着我学学,不要太着急,反正

    你现在有身孕,也不能太劳累,你看帐比较陕,就先帮我看帐还有做账,账房先生做的帐有时

    候很零散,看不是很费劲,你来试试。再不久就是一年一度的美食节大赛,我也正想着要找你

    研究研究,今年该怎么拿这个大奖呢。

    “什么是美食节?”

    风侮某拉着她在书桌后坐下,笑道:“美食节是凤城一年一度的厨艺大赛,由各家酒楼派

    厨师出赛,仁)月艺比拼,这是打响酒楼名号最陕的方法,也是新一年美食流行的风向标,所有

    酒楼者『必须参与,栽判是秀王和凤城知府,还有几位退休的老官员,是比较官方的比赛。

    流苏点头,她明白了,这样的比赛不仅有利于提高酒楼的知名度,且能有效地拉动凤城城

    民的积极隆和参与隆,有利于经济的发展,一举两得的好法子。且有知名度高的栽判,比较权

    威,这也是很多厨师的机会,可仁)措此一举成名。

    “什么时候?”

    “下个月初八.’八月初八,剩下十来天的时间,风侮某唇角撇了撇,有些不屑地说道:

    “去年让君家那个败家子赢了冠军,今年一汇哭赢回来,狠狠地踩他一脚。

    风侮某说话的语气恶狠狠的,像是和人有深仇大限似的,梳办象一次看见这副摸样,不由

    得扑味一笑,风侮某和君无欢之间的思怨她听南瑾说过一点,由此看来,确有其事了。

    有暖昧呐.

    风侮某朝她狠狠一瞪,流苏敛尽笑窖,一本正经地听着。

    转而又扑味一笑,风侮某作势要打她,掌拒的匆匆跑来,神色略帝院张,“小姐,有人闹

    事.

    “闹事?’风侮某喇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嗤之仁)鼻,“谁敢来我风家闹事?”

    冰冷而略帝危险的声音如珠落玉盘,一地情脆冰冷,女子一身利落风清,让人不敢逼视。

    掌拒一脸喷怒,迟疑道:“是秀王王妃.

    风侮某凤眸一沉,疑惑地肇眉,“秀王妃死去多年,哪儿来的秀王妃?”

    “是真的,她白称是秀王妃.

    “凌掌拒,发生了什么事?’流苏也站起来,冷静问道,秀王妃无缘无故不会找风家的麻

    烦。

    “回少夫人,事清是这样的,刚刚秀王妃到二楼雅座用餐,小李送去茶水,谁知道刚到她

    身边,她就站起来撞小李一下,太匆陀,小李措手不及,把茶壶打翻,烫了她的手臂,她当场

    就就抽了小李两鞭子,天啊,小李半边脸颊被她抽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我看他的脸是没救了。

    还有后背,者『被抽出血来,我见事清不妙,就让人扶着小李下去,谁知道秀王妃不肯善罢甘休

    ,定要我包庇小李,一直吵闹,二楼的客人者『被她全吓跑了。”掌拒的顺利地把事清经过说完

    ,努力控制住口气中的喷怒,一想起秀王妃的所作所为,还有小李被抽破的半边脸颊,他就气

    得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明明就是她的错却迁怒小李,好好的一个人被她这么一抽,破了相,

    小李还没有娶妻,〕贫几卜袖日后可怎么办,还有哪家的姑娘会嫁给他,好好的一个人就让她给毁

    了,怎么会不生气。

    风侮某越听脸奋越沉,一团怒火在漂亮的丽眸中燃烧,沉静的怒气爆发出逼人的压迫。小

    手紧握成拳,重重一哼,“我倒要看看,这位秀王妃是何方神仙,走,去前楼.

    风侮某说罢,领人匆匆去了前楼,紫灵和小翠沏回来,满头疑问,“少夫人,怎么了?”

    流苏让她们放下茶壶茶具,也一起去了前楼。

    因为刚刚经讨而腥的场面,宽敞的二楼还遗留着而腥的味道,风侮某凤眸一扫,看见地板

    上点点猩红,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心头一把火烧得更吐了,有人在她的地方闹事也不是一次

    两次,可第一次让她觉得想要杀人,此种无理取闹之程度,勾起她心底最暴庆的神经。

    二楼地板上除了血迹,还有打破的茶壶,一衣着华贵的女子站在窗边,背对着她们,背影

    较小玲珑,有一股冰冷的傲漫。她的旁边站着四名青衣护卫,神色沉稳,眼光锐利,吐纳可看

    出他们武功不俗。

    风侮某口气冰冷,“秀王妃?哼.今日之事最好你能有个解释,否则风家堡不会善罢甘休

    一

    窗边女子缓缓地转过神来,一脸高傲,居高临下的神清好似把天下就踩在脚下的白我满足

    感。

    流苏正好赶到二楼,诧异地挑眉,“林霜儿?”

    风侮某眸色一沉,“是你?”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59章

    一身穿金献银,华贵无比的林霜儿以一副高傲的姿态站在她们面前,眉悄凌厉傲漫,冷冷

    地看着风侮某和流苏,扫过流苏的眸光无言中多了一抹狠绝的味道。

    林霜儿是林飞鹰之爱女,白小在风家堡长大,风侮某白然认得她,对林霜儿白小就没什么

    好感,林飞鹰的溺爱养成她习弯仟阵,骄纵白私的个隆,仗着自己是半个小姐,小时候还会默

    负风家堡的侍女家丁们,后来被小翠修理过一次之后才不敢太嚣张,她在飞鹰马场害得流苏差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