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8

_分节阅读_8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娘最疼我了,谢谢娘.

    “少夫人嘴巴真甜,哄得夫人啊,三朵雪蔷薇给你她者刚受问题.”阿宝关噜噜地说道。

    “就是,少夫人,多给夫人灌点迷汤,公子回来就天下太平了?

    众人哄堂大笑,气氛一片和乐。

    倏然前方一名侍女来报,“小姐,夫人,少夫人,秀王来访。

    陕乐的气氛工即消散,风侮某脸色一沉,眸光顿时锐利起来。

    流苏有些不安,南瑾走了,风家堡就姑姑当家,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他到底来做什么?

    出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61章

    风家堡很少有外人能进来,寻常能进来的者『是风家的熟人,连萧绝萧寒这样的王孙贵族者『

    不给面子,秀王更不算是什么。别看南瑾走了,风家堡就是一群女流之辈,可厉害着呢,玉十

    多名侍女家丁中三十多人者『有不错的武功底子,小翠和莫离阿宝这些更是罕见的高手。山上山

    下日夜者『有人放哨,守卫非常严谨,想要在不晾动任何人的清况下上山是没可能的事清。

    秀王才在山脚下的时候,山上就收到消息,只要不想见客,风侮某说一声就可以,若是不

    想见,就会有人把他拦在山下,绝对上不来。

    风侮某意外地下令让秀王上山,她亲白帝着流苏去门口迎接。

    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口,身后跟着四名王府侍卫,驾车的是一位中年壮汉,马车停下之

    后。华贵的轿帘掀开,秀王下了马车,然后回身把林霜儿扶出来。

    秀王萧玮是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相对于十七八的林霜儿来说,他老得可以当她的爹了。不过秀王本人看起来很是年轻,起码小玉六岁的样子。华贵的长衫衬托出一副修长有力的身

    材,合身的栽剪,逼人的气度,迎面给人非常尊贵的气质。他玉官俊朗,风度翩翩,尊贵中不

    失儒雅之气。年过中旬,眸光已不如青年人那般墨玉透彻,却隐约透出沉稳和正气,鬓角有着

    岁月枪桑的痕迹,总体来说,秀王是个很有成熟风度,很有魅力的一个中年男子。年龄和林霜

    儿相差很多,但站在一起和年轻美貌的她倒很配,给人一种安稳的静谧。

    一旁的林霜儿有些狼狈,她昨天才让风侮某拧断了胳膊,回去接骨之后,左胳膊用木板固

    定,整条胳膊者『者『撇帝绑看,相比于昨天的光鲜亮丽,今天就显得憔淬很多,脸色很苍白,

    眼光躲躲闪闪,有些畏嗅的样子,但是,扫过流苏和侮某的时候眸中的限意非常情楚。

    “秀王大驾光临,民女风侮某有失远迎,还望秀王恕罪.’风侮某大大方方地行礼,姿态

    恭敬,流苏她们也跟着行礼。

    “参见王爷.

    秀王上前亲白扶起风侮某,中年男子脸卜露出歉意,声音低沉,富有磁隆,道:“风姑娘

    陕陕请起。本王魄不敢当.

    “王爷言重了,是民女失礼在先。’风侮某朗声道,起身,道:“一年不见秀王,越发成

    熟有魅力了.

    一年一度的美食节,她者『会见到秀王,平常他不太出府,虽然在凤城,也不怎么遇到,风

    侮某和他交清不深,风家和萧家好似八字不合,就算见到他能避就避开,场面话风侮某说得倒

    是非常漂亮。

    秀王温文尔雅一笑,“风姑娘也越发美丽动人了。

    风侮某回他一笑,两人有太板地客套了两句,风侮某摆了个请的姿势,“王爷请.

    风侮某由始至终者『只看着秀王一人讲话,对他身边的林霜儿视而不见,权当她是空气,模

    视得非常彻底,这让林霜儿非常不满,当着秀王的面,又不能发作,呕得目火。

    “多谢风姑娘.’秀王客气地道了声,随着风侮某一起进了堡中,林霜儿路过流苏面前,

    狠狠地瞪她一眼,流苏淡静一笑,她限限地撇头,跟着进去。

    “呸,一只鸟鸦.’小翠呸了一口,护仕梳办身边进去,她可是受了公子命令,不管少夫

    人在哪,她就在哪儿。

    “小翠,规矩点,不许无礼.’流苏点点她的鼻子,随着进去。

    大厅中,分宾主坐下,风侮某让侍女上茶,介绍道:“王爷,这位是南瑾的妻子,是风家

    堡新任女主人。

    流苏起身,遥遥一拜,“民女苏苏见过王爷,王爷万福.

    “风少夫人免礼,早就听闻堡主大婚,还未亲白道声恭喜,是本王的失礼。’秀王风度翩

    翩地道。

    流苏一笑,回身坐下。

    林霜儿听到女主人这三字,眼里划过一道很刻骨的限意,浓烈得让人发毛。

    风侮某眸色一沉,偏头对秀王道:“王爷,风家堡和秀王府素无来住,王爷今日到访,不

    知所为何事?

    风侮某明知故问,他定然是为昨日之事而来,只不过是为了林霜儿讨回公道,还是为了道

    歉,那就另当别论。

    秀王眉目浮上歉意道:“内人昨日在风家酒楼之事,本王已略有耳闻,深感歉意,是本王

    平时教导不善,才导致风家堡和秀王府有了摩擦,今日特意帝内人上山,亲白给风堡主赔个不

    是一

    秀王话说得温文有礼,口气诚挚,风侮某扫了林霜儿一眼,冷然道:“王爷您太客气了,

    昨日一事,纯属是个误会,民女早就忘记了,相信秀王妃也不会放在心上,王妃您说是不是?

    杯箱儿胆色一日,看丁芳诬围甭土一眼,有些小百心地汁目迫:风姑艰,吓日Z争,是本王妃鲁莽,还请风姑娘和风堡主别放在心上。

    风侮某爽陕一笑,“民女者『说不记得了,王妃又何必旧事重提,误会一场,说开就没事了

    ,日后风家堡还是风家堡,秀王府还是秀王府,两不干涉。

    秀王闻言一笑,“风姑娘果然陕人陕语,这一说,本王就放心了。

    阿碧沏一壶零里青,脚步轻陕地进来,给他们者『奉上茶水,在给林霜儿上茶的时候,还冲

    她灿烂一笑,友好和善,气得林霜儿差点内出血。阿碧倒茶之后,也站到流苏身后去。

    林霜儿咬牙切齿,忍着心里的气,问道:“风姑娘,不知道南瑾哥哥在不在,我想亲白和

    他道歉.

    风侮某端起茶,打开被盖,茶杯里的零里青尖细饱满,碧绿色的茶水晶莹剔透,香气阵阵

    袭人,这是上等的茶叶,泡出来的茶水非常有味道,风侮某情茗一口,姿态优雅地放下茶杯,

    故作疑惑状,“南瑾哥哥?呵呵,秀王妃,窖民女提醒你一句,我侄儿可不配当你的南瑾哥哥

    ,可别叫得这么亲密,害得秀王误会就不好了。

    夹枪帝棍的一句话,刺得林霜儿脸色的假笑一僵,满面阴沉,秀王微微一笑,“内人白小

    在风家堡长大,和风堡主只是兄妹关系,本王又怎么介意呢?”

    “是吗?’风侮某别有深意一笑,爽陕地道:“既然如此,秀王妃,你和你嫂子道个歉也

    是一样的,苏苏和南瑾夫妻一体,何必找南瑾这么麻烦,叫声嫂子,道个歉,也是一样的。

    好厉害的女人.

    秀王心中暗暗评价,在风家堡能独当一面,锋芒仅逊于风南瑾的女人果真厉害,三舀四谙

    如刀锋似的尖锐,句句者『精准地插入对手的心脏,毫不手软,毫不留清,够狠,够绝,这样风

    行雷厉的女人,实属罕见。

    他和风侮某认识不深,一年一度的美食节也是匆匆一瞥,没有交谈过,今日短短几句话,

    她的形象一下子就刻在脑侮里。

    好个风家堡.

    林霜儿的脸色阴得可明简出水来,流苏淡然一笑,“姑姑说笑了,秀王妃千万别较真,昨

    天之事乃是小事,王妃无需道歉,倒是计丰妃不厦受了轻伤,苏苏代夫君给您赔个不是才对。

    流苏说罢,还真的起身,给林霜儿行礼,微微福身,笑得真诚和情丽,一点也看不出恶意

    林霜儿血气上涌,小拳紧握,下唇几乎咬出血来。

    好你个方流苏,竟然和风侮某一唱红脸,一唱白脸给她难堪,她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风侮某暗白扫了秀王一眼,见他八风不动,心里冷笑,相见南瑾?果真如自瑾防料,这手

    段真是次级,和南瑾过手的资格者刚受有。

    还是她侄子心思可泊,料事如神,风侮某爽陕一笑道:“倘若是为了昨天的事,大家者『说

    不介意,那就让她过去了,苏苏也代替南瑾给王妃赔个不是了,王妃若还是执意相询,岂不是

    有意为难我们风家堡?”

    林霜儿脸色一匪,这么一大帽子扣下来,顶得她哑口无言,秀王温雅一笑道:“风姑娘,

    既然者『过去,那就算了,本王今日上山除了为内心赔个不是,还想见见风堡主,不知道堡主有

    没有空见客?”

    流苏淡淡一笑,说道:“不知王爷找夫君有何要事?”

    秀王一匪,没有告话,风侮某朗声道:“秀王爷,若是为了捧意卜的事,找民女谈也是一

    样,若是为了私事,找苏苏谈,也是同样,公事私事,我们两者『可仁)」弋表南瑾。南瑾今天不便

    见客,王爷请见谅.

    秀王见风侮某如此说,也不勉强,抱拳道:“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强求,风少夫人请代本

    王向堡主问声好,今日多有打扰,我们夫妻告辞.

    “王爷王妃漫走,不送了?’风侮某和流苏起身,侮某淡然道。

    秀王点头,帝着林霜儿离开风家堡,临走时,林霜儿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流苏。

    “姑姑,他们找南瑾做什么?’流苏不解地问道。

    风侮某脸色布满陇虑,叹息道:“不是他们找南瑾,而是秀王找南瑾。

    “为什么?”

    侮某一笑,拍拍她的</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