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4

_分节阅读_9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秀兰姐,艇色真的扮受有问题吗?为何郭大人吃了之后会碎死?”阿碧不解地问李秀兰。

    李秀兰脸色苍白,眼光漂浮,像是回忆着什么似的,痛苦地把头垂在膝盖间,双手拢着脑

    袋,成了一个防备的姿态,声音颤抖地从膝盖间飘出,“不是我,我不知道,我没有杀人

    阿碧和流苏对视一眼,疑惑地肇眉,秀兰姐的神色不对劲,难道真的是她做了手脚?流苏

    捂着她的手,虽然妙在洒楼的日子不算太长,对洒楼里的每个人了解也不算太深,可她始终相

    信,本隆善良的李秀兰不会做这种事,郭大人是个风评不错的好官,公正情廉,她没理由要害

    他。

    “秀兰姐,没有人说你杀人,不要泊,倘若真不是你做的,衙门没有证据,不会乱冤枉好

    人。’流苏淡然道,声音低柔而安稳,像是一潭深水平静无彼,无形之中让人感到安心,抚平

    她棍乱不安的心。

    李秀兰抬起头,漂浮的眼升露出恐嗅,反抓着流苏的手道:“少夫人,你要相信我,我真

    的扮受有害郭大人,对,去年我丈夫和大林的妻子勾捂,被大林发现,争执之间错手杀了大林,

    郭大人判他死刑,我一时之间很气喷,也很限郭大人,限不得杀了他。后来经过小姐细心开导

    ,我已经把这件事淡忘了,是我丈夫他罪有应得,匡不得郭大人,少夫人,我真的不明白,为

    什么郭大人吃了鲤鱼会死,做法和平常一样,并扮受有加入什么不该加的东西。

    阿碧沉默了下,虽然李秀兰说她放下这件事,倘若有人抓着这点不放,她就有杀人动机了

    ,形势对她们就十分不利,到底是谁这么阴毒,借着这次美食节陷害她们风家?

    流苏安抚着李秀兰,倏然听到外面一阵骚动,“参见王爷.

    “风少夫人,郭大人死得夹然,本王也是逼于无奈,请你放心,衙门一定会将此事查得水

    落石出,还风家一个情白。’秀王温文有礼地道,声音略帝歉意。

    流苏凝眸,沉声问道:“王爷,请问郭大人死因是什么?”

    秀王眼光扫了一眼李秀兰,道:“郭大人是中毒而死,只坏证实,鲤鱼之内含有剧毒。

    “不可能的,我没做过.’李秀兰工即反驳。

    流苏以眼神安抚她,看向秀王,情冷的少女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窖,“王爷,您特意屈

    尊降贵来牢房,该不会专程来告诉民女,让民女相信衙门的会还我风家一个情白口巴?”

    秀王神色一匪,心里暗暗诧异,好聪颖的女子,不同于风侮某的光华逼人的凌厉和霸气,

    而是一种风华内敛的沉稳和宁静,同样聪明,一个狂放,一个内敛,她有一双非常透彻的眼睛

    ,被她静静看着,让人感到心里任何的想法者阳两不过这样的眼睛,赤裸裸地被人看穿。这点出

    于意料之外,他还以为,这位看起来平凡扮受什么特色的风少夫人会窖易掌控一些,看来走眼了

    “本王是好意来看望风少夫人,看来你误会本王了。’秀王仍旧温和道,声音微冷。

    “是吗?’梳办缓缓一笑,情雅而淡静,眼光透彻,“为何来看我们的不是我姑姑和我娘

    ,而是王爷您呢?

    出事到现在,风侮某和风夫人不可能不来看她们,除非是外面有人故意挡着。

    秀王沉默,眼光定定地看向她,梳办毫尤畏嗅地回视,浅笑问道:“王爷,您若有别的事

    ,请说无妨,何必拐弯抹角?

    “看来少夫人的确是误会本王了,牢里湿气重,风少夫人请保重.’秀王眉悄温和,拂袖

    而去。

    来去匆匆,阿碧凝眉疑惑问道:“少夫人,你坏疑他么?

    梳办笑笑,“本来没有坏疑,不过他的表现的确可疑了,欲盖弥彰,我想,他应该想要问

    我南瑾的事,被我看穿,索隆就走了。

    流苏不适地咳了几声,恶劣的环境刺激她气管,有些堵塞,阿碧脱下白己的外衣,给她披

    上,被梳办阻止,阿碧陀道:“少夫人,你身子比较弱,披着吧,我不会有事的。

    流苏只得披着,“谢谢阿碧.

    傍晚,衙差送来晚饭,显然是有人特意吩咐过的,不像其他牢房的饭栗又冷又硬,饭栗者『

    是热的,还有一碗鸡汤。阿碧用拔出头钗,里头藏着一根细细的银针,一一试过没有问题才给

    流苏食用。

    夜里比较难熬,冷风不停地从地底窜出,冷得人瑟瑟发抖,十二月酷寒也不过如此。稻草

    虽然干燥,却不是很干净,偶尔有老鼠和嶂螂爬过,特别的吓人。

    流苏虽然不是娇生暖养长大,可被锦绣呵护得无微不至,天牢的环境如此恶劣,本就不太

    健康的身体很陕就对环境产生反应,有些发高烧了,身体卷在一起,时冷时热,阵阵冷汗从额

    头上目出来,湿了衣裳。阿碧和李秀兰非常担心,李秀兰也脱下白己的外衣给她裹上,让她的

    身体暖和一些。

    “少夫人,你别吓唬我们啊?”阿碧不断地把内力输到她体内,减缓她的不适,随着夜越

    来越深,流苏额头的温度也越来越滚烫,呼吸热得烫手,而脸上却血色尽失。流苏不禁怨起这

    副弱不禁风的身子,太不经事了,却有无叫佘何,不管她怎么打起精神也于事无补,整个人变

    得昏昏沉沉。

    阿碧拍着牢门,唤来衙差,急声吩咐道:“陕去给请大夫,我们少夫人发烧了?

    “深更半夜,上哪请大夫?’那衙差看了一眼卷在地上的流苏,看起来不似太严重的样子

    ,漫不经心地道,“进来牢房的女人不是这儿不舒服就是那儿不舒服,发烧有什么要紧的,明

    天就好了,大半夜别吵,进了这里就是犯人,你还当同外头一样高高在上啊?

    “你说什么?”FaJ碧气得想要杀人,那衙差冷哼了声就走开,任FaJ碧怎么叫者『不应。

    阿碧急得一拳狠狠地砸在牢门上,血零四溅。

    夜越来越浓了冷风四起

    出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68章

    京城,小楼。

    夜色如稠,月凉如水。

    八月的京城有些闷热,竹林情幽宁静,阻挡了热气入侵,徐徐凉风飘进院中,沁凉舒适,

    夜风吹过大片竹林,发出沙沙的声音,如一首有旋律的歌曲。

    今夜的自瑾趣得并不安稳,锦被下的绝世男子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凝聚成珠,顺着额角

    滴入鬓发,男子汗湿重衣。优雅的眉头在睡眠中皱得北紧,眉心一抹朱砂流光溢彩,衬出魅惑

    的色彩,妖烧胜血。

    南瑾

    他梦到脸色苍白的流苏,站在一片白零中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他的妻子看起来屏弱虚浮

    ,声音沙哑无力,正无意识地喊着他,似乎伸手想抓住什么,却无法始终触不到他的手。

    “苏苏”一阵心院倏然袭击心口,尖锐的恐院拽住他的心脏,男子顿然睁开眼睛,喇

    一声首首坐起来,眼里看不到刚睡醒的时的涅陆,一片情明,深邃的眼底有着恐嗅和担陇。

    苏苏是你在喊我口马?

    夜风从窗口灌进来,额头一片沁凉,南瑾用手擦拭,才发觉额头全是冷汗,他心猛然一沉

    ,这是不寻常的清况,他虽浅眠,若无声吵闹,很少会被晾醒。

    是苏苏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吗?

    月过中天,子时三刻,夜已经非常深了。

    南瑾伸手拿起一旁的披风,穿上,转动身子,一拍床铺,反身只坏坐上轮椅,正巧传来敲

    门声,韩叔冲动地推开房门。袖脸奋着急,手里拿着一张信纸,看见自译醒着,先是一匪,然

    后匆陀过来,“公子,不好了,少夫人出事了。

    南窿脸奋一沉,迅速从韩叔手中夺过宣纸,打开一看,眉心深凝,眼光变得深邃而冷厉,

    “棍账.

    他一揉手上的纸张,向来八风不动的脸勃然大怒,薄唇抿成一道坚毅的弧度,转动轮椅就

    住外走。

    “公子,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进宫?’南瑾如冰的声音飘了过来,韩叔激灵灵地打个寒颤,子时进宫?他迅速跟上,

    推着南瑾,很陕离开小楼。

    出

    凤城,府衙牢房。

    流苏整晚者『在昏昏沉沉中渡过,心口发闷,发疼,身子冷热交替,折磨得她浑身无力,神

    态疲软。能安然渡过一晚,全靠阿碧整晚不停地给她输送内力,让她的保持体力,有晾无险地

    渡过一个晚上。

    “少夫人,好点扮受?”阿碧冷静地扶看梳办,一探她的额头,出了一晚的冷汗,她的体温

    降下许多,不那么烫手了,不过整个人看起来虚脱无力,十分狼狈。流苏底子差,根本就抵不

    住牢里的寒气入侵。白天有阳光从窗口射下来,稍微还好一些,晚上简直就如隆冬,阿碧白己

    者『冷得发抖,别说流苏了。

    “对不起,少夫人,者『是我害了你.’李秀兰声音略帝哭音,不停地道歉。

    梳办虚摘一笑,道:“秀兰姐,不关你的事,是我白己的身体太娇气,经不起寒气,今天

    已经好多了,别担心。

    梳办抬着发闷的胸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的哮喘经过南瑾的调理已经好了许多,若是

    日消百,在这样的环境下早就发作了,经过一晚还没事,她希望这件事能陕点了结,别在牢里发

    病,不然会危及孩子。

    “最可恶的就是那位衙差,我护住袖的脸了,别想我放过他.”阿碧恶狠狠地地说着,扶

    看梳办在靠着墙壁,柔声道:“少夫人,别担心,只要公子回来,我们就会没事,你昨天晚上

    一直喊着公子的名字,公子一定能感觉到,一定会赶回来。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