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5

_分节阅读_9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流苏的唇色苍白如纸,微微一笑,“我一晚者『喊着南瑾吗?

    阿碧和李秀兰者『点点头,十分肯定,一晚昏昏沉沉,喊个不停,阿碧觉得十分庆幸,好在

    小姐有先见之明,让她随着一块进来,不然昨天晚上少夫人者『有可能熬不过去。现在只希望,

    公子收到消息能陕点赶回来。

    路上最陕也要四天的路程,真不知道少夫人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南瑾在京城,怎么会那么陕收到消息呢。’流苏淡淡笑道,秀王的目标显然就是南瑾,

    可别出什么事才好。

    “少夫人,你别担心,好好休息一会,相信阿碧,一切者『会没事。”阿碧眼光坚定地看着

    她,笑窖宁静。

    流苏点点头,闭上眼睛沉沉地睡过去,她的确是太累了。

    秀王府中,林寻正找秀王向量熟翼被毒杀一事,经过一晚,他已经有些中气不足了,眼圈

    下挂着大大的黑眼袋,整晚扮郑重好觉似的。

    “王爷,要不放了风少夫人吧?关着李秀兰就行,若是真的和风家有关,再去拿人也来得

    及’他蜿言建议,额上冷汗阵阵,上头坐的男子明明温和成熟,魅力十足,而他却感到几

    分森冷之感。

    有些后阿合应他孙妞争丁。

    “林大人,才过一个晚上你就泊了?’秀王的声音沉沉的,略有薄怒。

    林寻一抹额上冷汗,“王爷,话不能这么说,昨晚风少夫人在牢里发高烧,下官到今早才

    知道,幸好扮受事,若是出个什么意外,下官一百个脑袋也不够风南瑾砍啊.

    秀王情茗一口香茶,眉悄略挑,“又是风南瑾?哼,传闻中的风南瑾当真有那么可泊么?

    再有钱也没势,他是平民,你是朝廷命官,用不着泊他。

    “王爷’林寻为难地喊一声,他贵为王孙贵族白然不用泊风南瑾,他一介小小师爷,

    得罪风南瑾,前途就无望了。

    倘若不是秀王说此事过后,会让他顺利当上凤城知府,他根本就不会目着生命危险办这件

    事,争清还不请不出就关押着风家的少女主人,他真的泊出一丝意外。者『是名利惹的祸,现在

    他是骑虎难下,左右为难,就像姑行悬厚上,稍有不厦就会粉身碎骨,说不泊是骗人的,她昨

    晚担心得一夜扮郑重。

    “林大人,你就泊得罪风南瑾,就不泊得罪本王么?’秀王冷笑道:“还是林大人也认为

    ,本王是过气王爷,奈何不了你?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林寻一脸恐院,冷汗流得更急了,两边者『得罪不起,夹着中间

    的他真的很后晦一时鬼迷心窍,这黄金就像是从血中捡起来的,惹来一身腥。

    秀王冷冷一哼,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不是说风少夫人昨晚在牢里发高烧么?出事了么?

    “回王爷,并无大碍.’林寻一早接到通报,吓得七魂没了六魄,狠狠地掌刮了那名衙差

    ,吩咐人看紧了,一有什么事工刻通知他,这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事。

    “既然没什么大碍,林大人也无须担心,发个烧又死不了人。’秀王冷笑道。

    “王爷’林寻迟疑问道,“不知王爷为何要关着风少夫人?

    秀王眼光一沉,不悦地扫过他,口气危险帝着深浓的警告,“林大人,这不是你该过问的

    事。

    “是.’林寻诚惶诚恐地垂眸,恭敬地道:“下官多嘴,下官该死.

    秀王冷哼,“风南瑾看来并不怎么喜爱他的夫人嘛,者『一天了,竟然还不现身,本王到底

    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能让他的夫人逃过此劫。

    除非和他做交易,这么诺大的风家堡,怎能不让人心动呢?

    “王爷,外头有位白称是萧王的男子求见.’王府的侍卫匆匆来报,秀王喇一下从椅子上

    站起来,因为太急,差点打翻桌上的茶杯,“你说谁?

    “萧王爷,

    秀王倒吸一口凉气,他不是在京城么,怎么会出现在凤城?

    “林寻,你去后院躲一下,等会儿本王再安排你出府。’秀王很陕稳定心神,让人帝着林

    寻下去。

    他亲白随着侍卫出门,秀王府的大街上,站着两名身材挺拔的男子,一身便装,风尘仆仆

    的样子。

    果真是萧王萧绝和萧王府的侍卫统领林俊。

    “三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末将参见秀王千岁?

    “免了,老七,你怎么来了,事先也不通知一声。’秀丰露出兄长的慈爱笑窖,张开双臂

    和萧绝拥抱了下,他们几兄弟之间的感觉还算不错。

    萧绝像是从什么地方刚刚赶回来似的,一脸风尘,秀王已经有两年不见萧绝,总觉得他有

    什么不一样了。玉官还是俊美如昔,眼光还是冷硬无温,但是,两年前那种意气风发的狂傲和

    狠绝收敛许多,不再那么森冷逼人,眉间略帝倦色,刻画出小属十他这个年龄该有的枪桑。

    这位真的是他的七弟萧绝么?

    感觉变了个人似的,一点者『不像他熟悉的萧绝,那种冷酷,那种狠绝的锋芒敛去,像是一

    位饱经风霜的枪桑男子,变了好多,变得他者『有些认不出来。

    他的凤城听闻过萧绝在京城的事,也许是因为那件事,让他变了吧?

    “陕进去,陕进去,今晚我们兄弟要好好喝一杯.’秀王很陕回过神来,热清地招呼萧绝

    进了王府。

    “小弟恭敬不如从命.’萧绝微微领首,随着兄长一起进去,冷硬的眼光深不可测,转动

    着秀王无法看透的冷芒。

    林俊随侍女下去休息,秀王吩咐人上茶,不动声色地问道:“老七,你不是在京城么?怎

    么会夹然出现在凤城?

    萧绝神色一凝,眼光掠过不悦和喷怒,道:“上个月边关急报,匈奴挥兵进犯我圣天边境

    ,死伤数千,皇兄命我前去查探。

    秀王大奇,“此事为何我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若是发生战事,凤城这边不可能毫无动静呀

    I

    萧绝冷笑,淡淡道:“这是谎报.我军在边境练兵,误伤了匈奴三十几名牧民,我军又肆

    意闯入掠夺他们财富,导致他们奋起反抗,伤了我军百余人,张鹰却为了掩盖白己帝兵不利事

    实,竟然谎报军清,皇兄差点就信他之言住边境增兵,亏得右相提议,先派人探查事实,免得

    发生不必要的争端,这才避免一场战事。

    “这个张鹰也太胆大妄为,差点就导致不可收抬的局面。这么说,老七你刚从匈奴那边回

    来?’秀王问道。

    萧绝领首,“路过凉城,反正离这儿不远,折道过来看看三哥。

    匈奴和京城之间的路线本不会路经凤城,他也是临时起意过来看看,顺便散散心,没想到

    却听到一匹计袖意外的消息,萧绝也不拐弯抹角,看着秀王,沉声问道:“三哥,昨天美食节

    的事,究竟怎么了,你在凤城,怎么让衙门的人扣着风家的人?”

    秀王神色一凛,心里早就有一套说法,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之后方道:“老七,郭大人是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毒死,就连三哥也差点扮受命,这事风家脱不了关系。

    萧绝脸色如冰,毫无所动,“即便是如此,关风少夫人何事?为何把她关押?”

    萧绝口气已有责匡之意,这件事非同寻常,他幽深的瞳眸冰冷如霜,看不出清绪来,别匡

    他想得太多,秀王定别有用心,他们是皇家的兄弟,势必不会像寻常兄弟般推心置腹,相互猜

    忌是避免不了的。

    当年秀王不参与皇位之争,并不代表他现在没有那么心思争位。当今皇上有一子流落民间

    的事除了他和萧寒并无人知道。在所有人眼里,皇上无子,后继无人,每一位兄弟者『有权争夺

    那张龙椅,秀王若是起了异心,想要借机和风家堡达成什么协议,仁)拐家堡的影响力,秀王绝

    对有可能对皇室构成威胁,造成他日兄弟相残的局面。

    “老七,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质疑为兄么?’秀王怒问。

    萧绝淡淡一失,“三哥多心丁,倘若小信你,呈兄为何把让你足后在风城昵?

    秀王眼里抓火略褪,萧绝淡然道:“无论如何,先把她放了,若是在牢里出什么意外,风

    南瑾找人添命,皇兄不会保你。

    “老七,三哥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者『那么泊他,这个天下姓萧,不是姓风啊,你和老九

    前几年三番四次上风家堡者『被他挡在门外,难道就由着他这么嚣张吗?这是个最好的机会,风

    南瑾定会妥协,我们为何不利用?”

    萧绝神色一寒,道:“三哥,终于说出你的目的了。

    “三哥也是为了我们萧家的江山社楼着想,你知道百姓怎么说的吗?者『说他风南瑾是地下

    君王,你听听,这像什么话?’秀王冷笑。

    “是吗?’萧绝唇边含着一抹冷笑,眼光犀利而冷酷,似乎又队复到仁峭百那个说一不二,

    冷酷果断的萧王,“你当真是一点私心也扮受有?纯粹为了我们萧家的江山吗?”

    “老七.’秀王厉喝,遭到质疑而感到喷怒。

    “风南瑾虽然掌控天下经济命脉,神秘莫测,皇兄有意收服,但是,一事归一事,两者不

    能棍为一谈,男人之间的事,别用女人来当挡箭牌,我不想她在牢里出了事,而引起风南瑾的

    报复,造成天下局势动荡,让有人有可趁之机。

    “老七,你这话什么意思?”

    萧绝冷酷的眼光扫向他,冷硬道:“三哥,我希望你记住,收服风家堡是皇上命我和老九

    做的事,你小哭随意插手,否则,不仅是我,连皇上也会坏疑你别有用心,到时候他会做</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