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6

_分节阅读_9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什么

    ,我就管不着了。

    秀王一怒,道:“不是我不放过他,是他不会放过我们啊,风南瑾向冰月宫买你三嫂的人

    头,冰月宫已经发出阎罗令,要你三嫂的命,除了想要收服风家堡,三哥的本意也只想拿风少

    夫人的命换你三嫂的命。

    关键时刻,秀王灵机一动,把林霜儿推出来,决不能让萧绝对他起疑。反正林霜儿和风南

    瑾之间的确有过一段思怨,这件事不是秘密,萧绝可仁场豆时查得到。他不想做的一切前功尽弃

    ,对他夹然出现在这儿,他实在是始料未及,这下子先要想办法过关才行,仁)后还有的是机会。萧绝一向心思镇密,绝对不能让他起疑。

    “三嫂?’萧绝疑惑肇眉,秀王道:“是三哥新娶的王妃。

    “郭翼中毒而死,是你的阴谋?’萧绝沉声问道。

    秀王摇头,迅速澄情道:“不是,这件事总之是阴差阳错,三哥是看见出事之后才会顺水

    推舟。

    “风南瑾为何要三嫂的命?’萧绝刨根究底,对秀王的话将信将疑。只是为了三嫂才得罪

    风南瑾?他不信一

    秀王把林霜儿和风南瑾之间的事简短地说了一遍,反正当事人不在,证词肯定是仕袖有利

    的一方走。

    萧绝冷哼,沉吟着,“你想过扮受有,风南瑾到底会不会和你交易?”

    “他说到底是个平民,我们是王爷,他拿什么和我们斗,如果我们不下令放他夫人,他能

    劫狱不成?”

    萧绝冷笑,三哥的想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

    他刚想说什么,一位府衙官差匆匆来报,神色院张,“王爷,林大人呢?”

    “怎么了?”

    “票王爷,风少夫人在牢里哮症发作.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69章 史上最彪悍的圣旨

    流苏在牢房里哮症发作,浑身抽搐难受,心口疼痛,浑浊的空气让她的病彻底复发,来得

    又急又猛,好几次喘不上气,几欲晕倒。

    阿碧掌心贴着她的后背,源源不断地输送内力,维持着她的心脉,流苏在死亡的边缘和死

    神抗争着。

    “南南瑾”断断续续,胸闷得窒息的脑侮里只剩下一张情俊绝尘的脸,只剩下他

    浅笑的眉目,陇虑间,看见他眉间殷红凄绝的朱砂。

    “南瑾’流苏痛苦地呻吟,窒息般的痛苦如潮水般不停地滚动涌来,爵间淹没了她,

    流苏的身体,冰冷得骇人。

    “大夫啊怎么还不来?”P01碧气得想要砸了牢门。她早就通知衙差,者『过了这么久竟

    然还没有派大夫来。

    秀王和萧绝林寻几乎是同时赶到衙门,早就吩咐人去请大夫,由林寻帝着大夫去牢房给流

    苏看病,阿碧院陀揪着林寻的衣领大吼,“去,陕点去告诉我家小姐,我们公子有药留下给少

    夫人的。陕点去啊.

    林寻并不知道流苏有气喘,匆陀派一名官差去风家酒楼通知风侮某,大夫匆匆给流苏把脉

    ,用银针扎了几处穴位,让她平静下来,转头严肃地道:“大人,风少夫人身子骨不行,牢里

    湿气重又不透风,这样下去,大的小的者『保不住,要马上给她换个地方。

    “她她她有孕了?”

    “是.’老大夫沉声道,声音非常严肃,身为大夫,他必须为白己的病人着想,这是基本

    的医德,“风少夫人身体非常虚弱,加上有气喘,非常危险。

    林寻看了一眼地上虚弱得像要死过去一般的流苏,心中非常害泊,后背流出一层汗水。

    “你愣着做什么?”阿碧又急又气,到底秀王给他什么好处,竟然如此顽固,不想让少夫

    人有事,又要想尽办法关着她。

    林寻匆陀挣脱阿碧的手,吩咐大夫好好看着流苏,他院陀出去,告知萧绝和秀王。

    “两位王爷,这可怎么办?风少夫人有身孕,又有气喘,牢房不透风又湿冷,这样不行啊

    ?’林寻抹去一头冷汗,急得者『想要跪下叫秀王祖宗了,只要一方能让步,这事就好办了。

    “气喘有孕’萧绝神色略有些陇虑,一张情秀雅致的脸倏然浮上脑侮,一股夹如

    其来的心疼蔓延在骨髓,如被人用刀狠狠地刺在骨头上,撕裂般的疼痛。

    苏苏也是有气喘倘若她还在,那件意外扮受有发生,她现在也是有孕,坏着他们的孩子

    神经如被沾着辣油的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疼得他措手不及。

    “大夫看过了,怎么说?’秀王连陀问,那个女人可不能有事,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他从没想过让她死。

    “大夫说不能继续关在牢里,不然大人和小孩者『不保。’林寻据实日浩。

    “放人.’萧绝回过神来,冷冷一喝,这种清况还不放人,等到死在牢里,谁也别想善罢

    甘休。

    她和流苏一样,者『有气喘,他明白那种不能呼吸的痛苦,不白觉中对她多了一份冷悯,有

    那样的病,定然会很痛苦。

    “不行.’林寻刚刚要走,秀王喝住,他知道萧雏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借着机会试探他,

    倘若他真的这么好说话,那刚刚和萧绝说的话,他一个字者『不会相信,他只会认为,他是别有

    居心才会扣留苏苏。

    演戏白然要演到底,他既然说了是为林霜儿才会这么做,就一定要让萧绝认为他真的是为

    了林霜儿才如此,倘若不是,仁)后萧绝定然会对他起疑,他想要做什么者『不行。

    “老七,你当做带帮二哥一回行吗?’秀王低声道,脸色着急,“只要风南瑾来要人,三

    哥和他说这事,我们工刻放人,不然他不会放过你三嫂。

    “三哥.’萧绝历眸一沉,“你能保证在见到风南瑾之前她会没事吗?还有,你能保证风

    南瑾会接受你的条件?”

    萧绝声音又急又冷,冷锐得可日J垂视别人身体的眼光深深地锁在秀王身上,似乎在分析和

    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同样是深宫长大的孩子,戏台上临时发挥的演技者『不错,谁者时巴白己该

    演好的角色演到底。

    “两位王爷,是要放人还是要继续关着,倒是给一句靠谱的话啊?’林寻为难地站着,这

    两位其实他更惹不起萧绝,秀王充共量就是一个无实权的王爷,而萧绝却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

    ,手握重权,最有可能是下一任君王,惹不起啊.

    萧绝冷着脸站到一旁,双眸冷硬如刀,秀王沉吟道:“林大人,府衙不是有特殊牢房么?

    把风少夫人转到特殊牢房去。

    “特殊牢房?’萧绝眯起眼睛,还有这种说法?

    所谓的特殊牢房就是专门给特殊人使用的,至于哪些是特殊人物白然就不用细说,仁)潇绝

    的聪明,一点就透,这是哪个地方者『存在的弊端。这些牢房是碑7在地牢之上,通风透气,而

    且干净暖和,和普通牢房相差甚远。

    萧绝听林寻解释之后只是深凝着眉头不说话,心里却暗暗思量,到底三哥是不是真的扮受有

    私心,单纯是为了三嫂么?试一试就知道了,至于风少夫人,她现在一人两命,风南瑾不可能

    不管她。

    林寻见萧绝不再反对,匆匆下去让人转移牢房。

    “老七,多谢,若是顺利解决这件事,二哥和三嫂会好好谢谢你.’秀王口气真诚道。

    “三哥,你还是想情楚,怎么和风南瑾说吧.’萧绝冷冷地道。

    不动声色间,两兄弟已在戏台上过了一招,沉静,迅速,陕捷,又深不可测,你试探我,

    我试探你,终究会错过什么,无人可知。

    风侮某迅速赶到衙门,飞身下马,不顾官笋阳拦就冲进来,神色着急,声音却铿锵有力,

    落下一地刚硬,“萧玮,我要见她们还有马上给她换牢房,今天你们做不到这两样,我工刻发

    通告,风家船运全国停航三天,所造成的损失,我风家慨不负责.

    “风小姐,你别冲动?’秀王院陀拦下她,瞪大眼睛,“风家航运停航一个上午天下损失

    有多大,怎么能停航三天?”

    风侮某冷笑,“风家航运是风家的,我爱停航就停航,你管得着吗?”

    “风小姐,你能不能讲理一点?’秀王被她激起怒火,这一停航,全国交通水上交通瘫痪

    不说,对经济造成的影响是不可限量的。

    “现在是谁不讲理?’风侮某冷笑,“我侄媳有气喘,在牢房后在日夕,你连面者『不让我

    见,竟然还来和我说道理,萧玮你活了一大把年纪,不觉得自己傻得可爱吗?”

    “风小姐,风少夫人的牢房已换,你要看风少夫人,请进去,我们不会阻拦。’萧绝在一

    旁沉声道,他认得她是风家大小姐,风行雷厉,说到就会做到,没必要引起经济动荡。

    风侮某冷眼扫过,“你是谁?”

    “萧绝.’萧绝淡淡地报上名号。

    风侮某秀眉一扬,萧王萧绝?她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绕过他们兄弟,秀王急问,“风

    小姐,为何不见风堡主?”

    妻子发病隆命垂危,他总不能无动于衷吧?

    风侮某转过身来,樱唇含着一抹冰冷的讥俏,“想见南瑾?做梦去吧.

    她说罢转身朝里走,秀王气结,萧绝沉吟道:“风家的人一直者『这么嚣张吗?”

    “倒也不是.

    “我明白了?’萧绝冷笑,因为亲人被困牢笼才会如此,哼,也确实,他们有那个资本。

    “老七,我进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秀王提议。

    萧绝眸光一暗,虽然那位风少夫人和苏苏一样有气喘,身体病弱,也有身孕,可是看风侮

    某的神色也知道,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