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7

_分节阅读_9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在风家万千宠爱集一身,而他的苏苏,从小就孤苦伶仃,只有锦绣疼借,

    连他也不曾

    想到这儿,心脏又莫名一缩,又迟钝疼起来。

    “不去了?’萧绝淡淡道,“我回王府等你,还有,这起案件陕点开堂审理,风南瑾定会

    现身。

    去看别人的幸福的摸样,只会男想起袖可冷的流苏,何必再去对比,这只会使得他更陷入

    沉痛而无法白拔,萧绝脚步沉重地出了府衙。

    府衙外,阳光灿烂得刺眼,凤城的天气比京城暖和许多,四季如春,从没有冬天。萧绝举

    起手,摊开玉指,眼光从指缝中透过来,暖和如声在袖眼睑,不那么刺眼。

    梳办啊,好可借,没有帝你来过凤城,如果是你,一定会喜欢这儿的天气,对吗?

    可知我真的,真的,好想再见你一次.

    你在那边,过得好口马?

    阳光如此温暖而他却如此冰冷。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从流苏死去的那天开始,他就注定错失阳光。

    身后的府衙朱门似火,男人沉重的脚步越走越远,缓缓地离开府衙,很久很久仁)后,他才

    知道,原来他曾经离她,只有一步之遥,却擦身而过那么多年。

    生活就像一条直线,永远不会停留。

    有时候一转身,擦身而过,就会错过一辈子。

    不远处有位少女在大树后躲躲藏藏,手紧紧地捂住白己的嘴巴,避免发出一丝声音,她的

    眼光露出晾恐,天啊,王爷,王爷怎么会在凤城出现?

    紫灵看着萧绝的身影越走越远,她低户际呼起来,她是随着风侮某而来的,比风侮某漫了

    一步,不料却让她看见萧绝从府衙走出来,他看见小姐了吗?不会的,不会的,如果他看见小

    姐,不会不管不顾的。

    紫灵拔腿,匆匆地跑进府衙,天啊,她得马上告诉流苏这件事。

    特殊牢房中,眼光暖和地照进来,赶走一身冰冷,流苏脸卜而奋尽失,十分苍白,发丝略

    微凌乱,弱不禁风的身子在牢房中一夜,感觉迅速情减一圈,下巴者『尖细得吓人。侮某心疼地

    拥着她,把南瑾为她配置的药喂她吃下,这药一直者『帝仕紫灵身上,以防万一,昨天事出夹然

    ,风侮某没想到流苏身体有病这件事,其实也匡不得她,流苏白来了风家堡有自瑾的细心调理

    ,从未发病,除了比正常人屏弱一些,一切者『正常,她几乎者『忘记她有哮喘这事了。

    秀王只是看一眼,看见流苏没事,他也不好再留,和林寻便离开。

    “小姐,你是怎么进来的?他允许你们进来了吗?”阿碧急问道。

    风侮某点点头,阿碧脸色一喜,“那为什么不让少夫人出去,这件事根本和她一点关系也

    扮受有。

    “办办啊,觉得怎么样,有扮受有不舒服?’风侮某不答反问,双手拂汁梳办汗湿的发,这

    一天一夜,受了不少罪。

    流苏虚弱如摇抨头,吃了药就没那么难受,窒息的感岁构噜噜平复,南瑾配得药,对她的

    病清控制得非常准。

    “南瑾已经日最陕的速度赶回来了,你放心,他会平安把你救出去,至于姑姑,没有那个

    权力和秀王对抗,要多辛苦你两天。’侮某心疼地说道,“南瑾已经传回话来,让我仁)拐家航

    运停航威胁秀王给你换牢房,可能猜到牢里的环境会让你的病复发,姑姑能做的就这么多,若

    是要求再多,秀王他们也不会答应,势必要让南瑾亲白来。对不起啊.

    她刚刚收到冰月宫的飞鸽传书,府衙就传来消息苏苏的哮症复发,南瑾远在千里之外,者『

    能想到这么细微的地方,而她近在凤城却疏忽,幸好苏苏有晾无险,否则她会白责死了。

    “姑姑,我没事,我猜得没错,秀王果然是要找南瑾。’流苏扯开一抹虚浮的笑,“匡我

    扮受本事,中他的圈套,不然南瑾也不会受他胁迫。

    “苏苏,小人难防,这又不是你的错,别白责,换成谁者『会被暗算,对自瑾哭有信心,他

    不会受任何人胁迫,我倒想要看看他们脸上的表清。’风侮某冷冷地道,这时候紫灵匆匆而来

    ,胸口不断地喘气,风侮某回身,“紫灵,你怎么这么漫?”

    “我我在路上捧了一跤”紫灵临时找个借口蒙过去,“小姐,你有没有事,要不

    要紧?

    流苏看起来虽然很檐糕,却微笑摇摇头,示意紫灵别担心。

    紫灵抓着她的手欲言又止,有侮某和阿碧上,实在是不方便说,夹然她灵机一动,问道:

    “姑小姐,刚刚我在外面看见一个男人,是谁啊,看起来蛮有地位的,长得也很俊,府衙门口

    的官差对他者『很恭敬,不知道能不能找他说上话?

    “你说他啊,一路货,能说的上话才奇匡,紫灵我告诉你,相信别人,不如相信我们家的

    南瑾。’风侮某凉凉道。

    “那到底是谁啊?”紫灵小死心地问道,用力抓了一卜梳办的手。

    “是萧绝.秀王的七弟,你说能说上话吗?

    梳办呼吸一窒,本来就够苍白的脸一下子又白了几分,浑身一颤,灵秀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像是有人吃老鼠般震晾,紫灵不动声色地紧紧拧她一把,微疼的感觉让梳办停顿的呼吸畅通

    ,不小心岔气,“姑姑,你说的是萧绝,刚刚你在衙门看见他?

    “是,我来的时候,他和秀王已在,是袖计我进来看你,怎么了?为何这么晾讶?’侮某

    疑惑。

    流苏扯出一道僵硬的笑,“没事.

    “姑小姐,开堂的时候,萧王会不会出现在公堂上?”紫灵关问道。侮某点点头,他多半

    是会出现的吧,毕竟他们兄弟者『算准了,以为南瑾开堂的时候一定会回来,他和萧寒上风家堡

    那么多次者『无功而返,这次定会见一见南瑾,不来才匡。

    流苏脸色发白,整个身体倏然颤抖起来,抓着侮某的手,问道:“南瑾姑姑,南瑾什

    么时候回来?

    “小姐,别太想南瑾公子,他很陕回来.”紫灵抓过她的双手,淡淡笑道,不动声色地缓

    解她的紧张又不让侮某和阿碧起疑。

    侮某领首,抚看梳办仓白的脸,心疼道:“傻丫头,别想了,很陕就能见到自瑾,他回来

    ,什么事者『扮受有了。

    流苏脑子有些棍乱,萧绝怎么会在凤城?他刚刚就在衙门里,离她那么近,秀王刚刚也来

    打过招呼,倘若他跟着过来,就会发现她假死的事,到时候

    萧绝,萧绝他怎么会?

    流苏的心如被人浸在冰水中泡着一样,冷得泊人,连指尖者『冰冷起来,紫灵显然是在告诉

    她,萧绝开堂那天会在公堂出现,她一定不能出现,如果南瑾来不及赶回来,她岂不是会被他

    发现?

    怎么办?

    她不想回到那么冷冰冰,给她压迫和禁锢的王府。倘若萧绝知道她默骗他,定会勃然大怒

    ,到时候牵连甚广,她收抬不了他的怒气。

    白从离开京城,她已经把萧绝整个人,有关的争沫沫地压进心底,她不会主动去想起过去

    所有的一切,试着忘记,重新开始。夹然被人从心底最深的角落挖出来,血淋漓地晒在阳光下

    ,她发现她还是会痛,所有的酸甜苦辣者剐雨上来,一时什么滋味者『有,难过得心口发疼。

    南瑾流苏咬着下唇,几欲咬出血来,这时候,她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南瑾,在她发烧

    痛苦的时候,想的是南瑾,在她病发,以为会死的时候,她最想见的是南瑾,在她最孤独无缘

    的时候,她想到的也是南瑾。

    不知不觉中,南瑾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密不可分,所想,所念者『是他。

    不知不觉中,她喜欢凤城的天气,喜欢风家堡的氛围,喜欢又眷恋那个家,喜欢q}l

    予的一切,也喜欢为南瑾付出的那种柔软心清,她不要在最幸福的时候被打入地狱,不甘心就

    这样结束。

    夹然给人温暖,又倏然离开,那种空虚和绝望非常难受。

    “苏苏,你怎么了?’侮某发现她的不对劲,担陇地问道,流苏回过神来,苍白地摇头,

    她太过于沉浸在白己的世界,忘了还有他们。

    “姑姑,我好累,想要休息,你和紫灵先回去吧,有阿碧照看我,药也在身边,我不会有

    事。’流苏淡然地道,她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小姐,你要小心一点。”紫灵语帝双关地道,流苏沉静地点头。

    她们走后,流苏坐到石床上,林寻刚刚派人整理牢房,在石床上铺了一成厚厚的棉被,又

    给了她们一床被子,深泊流苏再有什么意外似的。她疲惫地躺下来,拉过被子,卷着身子,睁

    着眼睛,愣愣地看着棉被,小手微微拽紧了,有些颤抖。

    “少夫人,你怎么了?”阿碧担陇地看着她,梳办饥默如摇抨头,她得想情是,宁愿躲在

    被窝里,也不能出现在萧绝面前。

    萧绝

    一想到这个名字,流苏心脏一阵痉挛,猛然闭上,翻过身去,紧紧地咬着被角。

    南瑾,陕点回来

    我给你做的衣服只做了一半呢,我想把它做完。

    白从换了牢房,风侮某也被允许在来看望流苏,饭栗者『是她从家里帝过来,每次风侮某者『

    和风夫人一起来看她们,在开堂之前,她们暂时还得待在这儿。

    萧绝想看事清的发展过程,也留下来,决定过两天再走,到底秀王是何意,漫漫看就情楚。当年为了帮萧越夺位,不是没有杀过兄长,倘右肃玮真的有异心,留他不得。

    “老七,你说者『两天过去了,为何风自瑾还不出现,他妻子孩子者『在牢里,</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