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8

_分节阅读_9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他一点者『不担

    心口马?’秀王不解。

    萧绝冷冷一笑,道:“只有一个可能,他不在凤城,明天就是开堂的日子,总会出现,你

    放心。

    第二天,风和日丽,一片宁静,知府郭翼被毒杀一事由林寻主审,秀王萧王旁听,各就各

    位。

    落石出。

    开堂之后,林秀兰和传栗的侍卫很陕被帝上公堂问话。

    林秀兰把艇色的做法和材料者『细细述说一遍,并声称,这道栗做出来并不会有毒,做法和

    平常的一样。而侍卫也说,他接到栗之后便呈上去,中间也没有停留,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毒。

    许作说明郭大人的确是中毒身亡,身上所中之毒和鲤鱼的毒完全吻合。

    林寻又搬出李秀兰丈夫被郭翼判死刑旧事揪出来,证明她有杀人动机,所有的不利证据者『

    指向林秀兰,她大喊冤枉,这一切者『不关她什么事。

    萧绝沉默不语,知府郭翼离奇死亡一事的确很诡异,李秀兰看起来不像是会下毒之人,而

    萧玮又说不是他做的,究竟是谁,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毒死郭翼而不引起别

    人坏疑,堪称完美的布局。

    “民妇李秀兰,你所用的鲤鱼来白赤丹河,是当天早上捕捉而来的,对吗?’萧绝问道。

    “是一

    “会不会这条鲤鱼原先就有毒而你们不知道呢?’萧绝沉吟,男子深邃的眼光扫了一眼天

    色,风南瑾,为何还不到?难道真要把他夫人请出来,他才会现身?哼.

    “不会不会’李秀兰摇手,“事先者『已经检查过,没有中毒的痕迹。

    萧绝冷冷一笑,“风家的负责人是风少夫人,本王认为,这件事她应该有资格回答,来人

    传风少夫人.

    “是.’两名官差领命下去,风侮某和风夫人者『紧张地看着。

    萧绝冷笑道:“如果犯人不合作的话,本王不介意大刑伺候.

    萧绝毕竟还是萧绝,多习钻难缠的犯人他没见识过,非常懂得他们的心理,缓漫和危险的

    语气无清得令人心晾。

    “侮某,他不会对我们的苏苏用刑吧?’风夫人担心地低语,风侮某摇摇头,应该不会。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绷的张力和危险。

    两名官差匆陀回公堂,急声报道:“票王爷,风少夫人哮症夹然发作,昏迷过去.

    风侮某和风夫人大吃一晾,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昏迷过去了?

    秀王和萧绝对视一眼,萧绝站起来,高大挺拔的身材透出少许逼人的冷酷,“哮症发作?

    昨天一天者『好好的,夹然哮症发作,还真的是及时,看来本王亲白去请风少夫人,看看她给不

    给本王这个面子.

    “不用了?’冷厉而情锐的声音透呈寸月月噪音,穿秀月月围观的人群,情晰地传入公堂之

    上。

    萧绝才从堂上下来就被这道声音给喝住,人群白然让出一条道路来。

    “南瑾你终于回来了’风夫人和风}WFz刻扑了上去,激动得不得了。

    “韩叔.’南瑾冷喝一声,韩叔推着他进入公堂。

    这是第一次,风南瑾日滇面目出现在凤城百姓的前面,四座哗然

    多年来被称之为地下君王的男子竟然是个不良于行,绝色倾城的男子?

    秀王晾讶地倒吸一口气,这一幕,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连萧绝也诧异地挑眉,“是你

    宁

    在相国寺有过一面之别的男人,当时他给他的印象非常深刻。

    南瑾如玉的脸庞在公堂之上显得分外严肃,如一尊隽永的玉雕,“萧王,秀王,此案件还

    哭万烦二位亲白听审,郭大人地下若是有知,定然深感欣慰,圣天皇朝还没有谁能有一丰陪审

    的先例。

    冰冷的语气露出尖锐的嘲讽,南瑾宁静加坐在轮椅上,可散发出来的强曝之气,任何生物

    者『无法忽视。

    如此单薄的身体,如此强制的灵魂,着实令人晾讶。

    “风堡主,久闻大名,如雷贯耳.’萧绝淡淡抱拳道。

    “王爷有礼,南瑾魄不敢当,不知道此案清进展如何?’南瑾沉声问道。

    秀王一窒,审案只不过是名目,为逼他出现,现在被他这一问,他倒是答不出话来。

    南瑾唇角的嘲讽之意更浓了,凌厉的眼光一闪,且逼甭王,“我不管你想做什么者『不会如

    愿,风家堡不会答应你任何条件.

    “公子’佃门传来喘气的声音,跑过来一道身穿官袍的青年男子,二十四玉岁上下,

    非常俊秀,他脸如栗色,好似几天扮郑重过觉似的。

    “公子你别走那么陕呀,我者『认不得肘佃的大门在哪累死了’男子不分场合

    地抱怨。

    “秦大人?’萧绝诧异地挑眉,刑部侍郎秦路,他怎么会在这儿?

    秦路似乎刚刚看见萧绝似的,哦一声,似乎挺意外的,上前给他们行礼,“下官秦路参见

    两位王爷.

    “秦大人,你怎么会在这儿?

    秦路看看南瑾,尴尬一笑,南瑾冷哼,他嘿嘿一笑,“下官是新任凤城知府秦路.

    林寻和秀王大吃一晾郭翼的事怎么会那么陕传到京城?皇上还这么陕就派来新任知府

    宁

    南瑾犀利的眼光扫向秀王,“想要做交易,也要看看你的对手是谁?

    他冰冷地说罢,从袖中拿出一道圣旨,萧绝萧玮挑眉,圣旨?

    公堂所有人者『跪下,包括萧绝萧玮,南瑾面无表清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日:风

    南瑾之妻风氏与风家酒楼厨娘林秀兰涉嫌凤城前任知府郭翼被毒杀一案,经现任凤城知府秦路

    公堂之上静俏俏的,倘若不是场合不对,君无欢和风侮某会当场笑出来。

    查无此事,无罪释放.

    好一个查无此事.

    这根本就是一道板其彪曝,莫名其妙,非常诡异,非常野蛮霸道的圣旨?

    新任知府秦路才入府衙大门,就来一个查无此事,工即无罪释放,他连案清恐泊还不情楚

    秦路脸颊抽了两下,的确,他什么者『不知道,他连圣旨内窖者『不知道是什么,他只知道他

    目重到大半夜被人唤醒,扔到船上,一路马不停蹄,不曾休息赶来凤城,他还是在下船之前,才

    知道,他变成现任凤城知府了。

    南瑾面无表清,像是完成一件非常神圣的事,萧绝眉悄一沉,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圣旨,脸

    色阴沉得难看,没错,是他大哥的笔墨,油姜着干玺,的确是如假包换的圣旨,可他大哥怎么

    会下这种莫名其妙,毫无根据可言,如同儿戏的圣旨?

    “萧王爷,想要抗旨么?’南瑾冷冷道,如画的眉目沉静如水。

    我伟大的公子啊,你别这么彪曝行不行?

    秦路哭笑不得,不过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当着面色如此严肃的南瑾面前笑。

    “这是怎么一回事?’萧绝沉声问道。

    “那你得回京问皇上,圣旨是他写的,南瑾毫不知清.’南瑾面无表清地道。

    扑味秦路没忍住,扑味一声笑出来,南瑾眉角斜晚过去,秦路比了一个封嘴的手势,

    安静地站在他旁边。

    这圣旨分明就是他念,皇上写的。那语气明摆着是南瑾公子一贯的风格口阿.

    简洁,果断,彪曝.

    “你究竟是谁?’萧绝大手紧捏着手中的圣旨,沉声问道,就算他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让

    皇上写这种圣旨,显然他们旧识,而皇上格外纵窖他,就是他萧绝去讨这样的圣旨也未必成功

    ,而他竟然拿得到。

    隐约中已经有个答案在他脑侮里浮出,那位神秘莫测的右相?

    “风家堡风南瑾.’南瑾平平缓缓地回答。

    “老七,这圣旨究竟怎么回事?’清况大出秀王所料,不免得目瞪口呆。

    南瑾转动轮椅,冷笑道:“秀王爷,我说过,想要交易,也要看看对手是谁,倘若连对手

    的底细者『摸不情楚,也要看看白己有几斤几两重.萧王爷,回京之后,有什么问题你亲白去问

    皇上,现在我可日艘我妻子回家了吗?

    萧绝眸色一沉,南瑾也不再理会,回头吩咐一声,“玄北,少夫人身子欠安,准备一顶轿

    子抬进来。

    “是,公子.’工刻下去准备,南瑾推动轮椅,向后方而去,向韩叔使了个眼色,别让任

    何人进来。

    “韩叔,为什么我们也不能进去?’风侮某和风夫人不满,韩叔平平淡淡道:“公子可能

    想和少夫人说几句贴心话。

    牢房,阿碧早就听到声音,“公子”

    南瑾手中金线一动,切断锁链,吩咐道:“去外面守着,别让人进来,等轿子来了,进来

    通知。

    “是,公子.”阿碧很陕出去。

    流苏从床卜坐起来,她的昏迷只是假装而已,此刻看见南瑾,紧紧悬看的心终于可仁)赦下

    “苏苏,对不起,我回来晚了。还好吗?

    情润柔和的嗓音如三月湖面吹过的暖风,温柔的问候如最纯粹的风,爵间,满世界的鲜花

    ,嫣然绽放。

    流苏心里的担心,恐嗅全无化为鸟有,眼泪喇喇地落下,猛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紧紧地

    抱住,“南瑾,

    温热的眼泪顺着衣领颗颗滴落仕自瑾的肌肤上,分外滚烫逼人,无声无息间,眼泪涅了衣

    领,哭得自瑾心头最柔软的那块地方,微微一颤,伸手抱紧她,温柔地抚着她的长发,“没事

    了,我回来了?

    流苏拼命地点头,眼</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