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9

_分节阅读_9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泪掉得更急了。

    南瑾的手在她背脊上微微摩擦,伸到她腰间圈着,微微叹息,“瘦了?

    一句简简单单的瘦了,饱含了男子最深沉的冷借,流苏把头者『蹭到他脖颈间,哭得很委屈

    “南瑾我好想你’流苏伸手越发抱紧他,口翩南低语。

    “我知道,我知道.’南瑾轻声道:“我听见苏苏在叫我。

    “我日后不会再离开你,不会再让你一个人面对这种事,绝不会.”自瑾竖定地承诺。

    这样的事,一次就够了,再多,他也承受不起。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70章(文字版)

    南瑾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梳理着她两鬓略显得凌乱的发丝,流苏在牢里又发烧又发病

    ,脸窖憔淬,看起来情减许多。南瑾心疼道:“乖,不哭了,眼睛肿得和核桃一样,闭上眼睛

    ,好好休息一下,等轿子来,我就帝你回家。

    修长的手指擦干她的泪,点点微红的俏鼻,呵宠道:“难得见到苏苏哭,小心我记得,以

    后拿出来笑话你。

    流苏被他逗得一笑,南瑾总是知道如何减缓她心里的难受,安抚她的恐嗅和不安,把她的

    清绪当成他的来担待,细心呵护,无微不至,这样的他,让流苏益发深陷。

    “南瑾,我以为我会死在牢里,发病的时候,唯一想到的是你,我是不是太扮受用了,每次

    出事想到的者『是你。’梳办叹着略显苍白的唇,声音帝着一种白暴白弃的厌恶。

    南瑾心念一动,温柔地拉过她的手,温暖着她微凉的手,男子尊贵洁白的手优雅却有力,

    修长的手指张开,仿若握住全世界般,沉稳而强曝,给予他人无限的信心和安宁,这副单薄的

    身体,足以为她撑起天地,遮风挡雨。

    “苏苏,在危急的时候我很高兴你想得人是我,真的很高兴,因为证明苏苏心里有我,有

    什么比这更让我觉得陕乐呢?傻瓜,不要在白责了,我会心疼的。

    梳办目父着唇,微微点头,倏然想起什么,一脸院张,“他是不是在公堂上,那我”

    “乖,别紧张.”自译棒着她的手,白然知道她说的他指的是谁,眼光温润而坚定,沉声

    道:“只要你不想见他,我不会让他看见你。

    流苏心口略定,长长松了一口气,有南瑾在,的确她什么者『不用担心。南瑾看她的脸色片

    刻,沉吟了下,开口问道:“苏苏,一直仁)未,我者刚受问过你仁峭百的事,现在我想问你一件事

    ,希望你能老实回答我,做得到吗?

    流苏冰雪聪颖,见他此严肃又帝着少许犹豫的脸色便知道他会问什么,不由得沉默了,半

    垂眼眸,遮去眼里一抹伤痛,沉沉地点头。

    自瑾博唇轻启,见她一直垂着头,眉悄一挑,透彻的瞳眸掠过陕得来不及捕捉的了然和黯

    淡,“算了,我不问了,等轿子来,我们就回家。

    他风南瑾也有逃避的一天,真是讽刺,南瑾唇角勾勒出白嘲的弧度,碰上苏苏,打破他很

    多原则,束手无策,倘若之前有人告诉他,风南瑾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绑得死死的,他一定嗤

    之日鼻,不过现在

    不承认也得承认,他的确对流苏没办法,不是介意她的过去,而是介意,她现在心里还有

    扮受有萧绝。

    问了,又泊听到他不希望听到的答案,索隆就算了。

    因为太在乎,所仁)输不起。

    “南瑾啊’流苏见他淡模的神色,心口一疼,她见不得他有半点难受,“我知道你要

    问什么,我承认,我没想过会在这儿遇见他,心里很害泊,也很矛盾,但是,从前天到现在,

    我从没想过要回到他身边,回到王府的想法。

    南瑾诧异地抬眸看她,流苏淡淡一笑,倘若说出心里的话,能让南瑾觉得安心和不那么难

    受,她又有什么好顾忌的。流苏浅笑,继续道:“我曾经喜欢过萧绝,我承认,只是这份感清

    只是刚刚发芽就被我白己拔掉了,来不及长成参天大树。拔起的时候是有些疼,可这是我的选

    择,我喜欢过他,可我从来没说过,也没有努力去争取过。说濡弱也好,被动也罢,就是白己

    放弃了。我总是躲在角落等着别人主动来我,萧绝因为柳雪瑶的死很限我,白然就不会主动来

    爱我。说到底,这份感清来不及成长,我也要负一定的责任。不过始终是过去了,在王府的时

    候,我几乎者『要忘记我的笑窖是什么样子,所以才会决定离开。

    南窿轩轩一笑,眉悄微挑,如玉的脸露出三分戏谑来,“这么说,因为我主动去爱你,所

    日称才会给我这个机会,是这个意思吗?

    “是啊.’流苏大大方方地回答,“因为你主动来爱我,所以才让我有爱人的机会。所以

    南瑾,就算知道他在外面,我也选择留在你身边。

    “再给我一个理由?’南瑾唇角擒着一抹笑,深邃的眼光如敛尽天下最臀华的风景,诱惑

    着她一步一步走进他的世界,分享他的喜怒哀乐。

    流苏故作沉思状,倏尔一笑,“你走后我给你做了一件衣裳,还没做完呢,我要把它做完

    南瑾一匪,“我很挑剔。

    “放心,我会做得让你无可挑剔。

    “公子,轿子来了,现在进来吗?”阿碧的声音飘进来,.21扬声道:“进来吧.

    “是一

    “苏苏,我们回家.

    流苏点头,站起来,推着他出牢房,轿夫正好抬着轿子进来,流苏上了轿子,南瑾吩咐把

    轿帘拉得严严实实的,“苏苏,你躺下睡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汁,孩明日一次办泣看,廷认阴争,催亚怒地慰突到心琉阴哭化,阁遭发观是夯庸直

    疑的,而她喜欢南瑾也是千真万确,似乎比喜欢还要多好多好多,这桩仁)瘾注开始的婚姻从一

    开始就没有人把它当成赌注,她和他者『在认真地对待彼此。

    还是南瑾聪明,知道他要什么,也知道她要什么,倘若不是他仁)瘾注的方式留下她,从一

    开始就计划着让她留在他身边,一步一步诱哄着她越陷越深,他们定然没有机会发展成今天这

    样。

    南瑾如今心里喊着这个名字者『让她觉得莫名的安心和甜蜜。

    轿子经过公堂,自瑾紧随其后,神色以不是仕梳办面前的温和安闲,眉悄冰冷,眼光冷厉

    ,浑身者『有股不怒而威的尊贵和威仪。

    萧绝和秀王还未走,这件事从头到尾离奇诡异,犹如儿戏,一道圣旨把所有的一起者『推翻

    了,而郭翼的死,还不明不白。

    风侮某和风夫人见他们出来,者剐雨了上来,南瑾微微一喝,“娘,姑姑,她没事,什么话

    者阴日说,让她休息一会儿,你们先风家堡,我稍后便到。

    风侮某和风夫人点头,随着轿子出去,轿子里的流苏,低垂着头,她知道,萧绝就在外面

    ,离她只是咫尺之间,她的手微微抚着小腹,神色宁静,祥和,微微的酸痛已经淡得感觉不到

    ,流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是,她累了,听南瑾的话,好好睡一觉,醒来就在家里

    了。

    萧绝并不知道轿子里的人是流苏,只是冷扫一眼,问道:“风堡主,郭翼被毒杀一事的确

    是事实,就一句查无此事就了结么?

    南瑾把玩着手中的金线,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看向秀王,“秀王,你确定要彻查此事么?

    也对,郭大人是你的挚友,他的死,你当然想要彻查,不过我提醒你一句,皇上已经为这件事

    做了个完美的了解,真相是什么,没人会关心,倘若秀王真要辜负皇上一番美意,南瑾白然不

    会有意见,秦大人身为凤城新任知府,定然会彻查此事,南瑾不才,略通医术,说不定真的能

    查情郭大人的死因,到时候就不怎么好看了。

    “风堡主,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坏疑本王杀了郭大人?’秀王脑羞成怒,这次真的是偷鸡

    不成蚀把米,郭翼死之后,新任知府是秦路,他不仅日后在府衙说不上话,反而让整个凤城者『

    在风家堡的控制之下,秦路一看就知道是风南瑾的人,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秀王爷何必脑羞成怒,对号入座,南瑾什么者刚受说。’南瑾冷冷一笑,看向萧绝,道:

    “萧王,我想你比秀王会更情楚某些事,哭不要彻查,和秦大人说一句话就成,他原是刑部的

    人,查案很有一手。

    萧绝的眼光冷硬地扫向南瑾,这件事扑朔迷离,谁最有动机,他心里情楚,继续追查下去

    ,终究牵连到谁,他也会情楚,萧绝沉声道:“既然皇上已下旨,本王无话可说.

    “老七.’秀王不满,萧绝冷冷一瞪,饱含警告。

    “如此甚好.’南瑾也不再说什么,转头对秦路道:“秦大人,府衙的}xm你了?

    “公子,别这么无清嘛,逼着我大开杀戒,我会内疚的。’秦路委屈地道,眼睛却布满笑

    意,不用他提醒,凤城府衙也该好好整顿一下,他为师爷和许作等人致敬,爬错了数,估该摔

    死,没人同清,像他多好,一开始就知道那颗树大。

    南瑾冷冷一哼,朝萧绝领首,“告辞.

    韩叔推看自瑾,便出了府衙,秀王不满这次的事件,“老七,就这么算了吗?

    萧绝眼光冷酷,不言不发地随自瑾出了府衙,不理会秀王,“风堡主,请留步.

    南瑾摆手,示意韩叔停下,“萧王,还有何要事?

    “我该喊你一声风堡主,还是右相大人?’萧绝沉声道,薄唇抿出无清的弧度。

    南瑾一笑,阳光下的男子更显得风华绝代,“随便你,风堡主也好,右相也好,者『是风南

    11.

    萧绝扮受想到他这么爽陕就承认了,眼光阴鸳,某某</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