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00

_分节阅读_10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的风家堡堡主就是右相,而皇上早就知

    道,却还让他和萧寒去收服什么风家堡。

    似乎是猜到他在想什么,南瑾淡淡道:“萧王不必多心,皇上也只比你早知道三天。

    “你倒是目两得滴水不漏,有什么目的?

    “皇上者『不担心我有什么目的,我看王爷也无须操这个心,大家相安无事,岂不更好。

    南瑾声音平缓建议。

    “王爷,倘若无事,南瑾告辞.’南瑾有礼地领首,才走几步,又转动轮椅,回身,朝着

    萧绝淡然道:“其实,我应该和王爷说声谢谢。

    “何出此言?

    南瑾一笑,“夹然想对你说声谢谢,告辞了?

    也许,他一辈子也不知道,他曾经失去过什么,也不会知道,他这句谢谢是真心实意。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71章

    风家堡,墨宇轩。

    南瑾回到风家堡之时,紫灵早就带梳办简单地梳洗,换了睡袍让她上床休息。在牢里她根

    本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小小的脸黯淡无光,眼光里有明显的血丝,眉宇间皆是深浓的疲惫。

    “小姐,没遇见王爷吧?”紫灵帮她盖着棉被,迟疑地问道,她今天扮受有去府衙,一整天

    者『担心板了。泊萧绝看见她起疑,又泊萧绝看见流苏。

    Ini“没事,别担心,那天亏得你提醒我,不然就檐了。

    紫灵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还是公子最厉害,小姐,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熬药

    和粥,等你醒了就可以吃。

    流苏点点头,紫灵便出去,房间爵间陷入寂静之中,流苏睁开眼睛看着罗帐,.明明很累

    ,却睡不着,这次的事清给她的冲击很大。郭翼无缘无故就死了,这当中一定有什么玄机,始

    终是因为吃了风家酒楼的鲤鱼而死,一条人命,她心里很不舒服。

    流苏翻来覆去,一直到南瑾回房。

    南瑾一回家和风侮某和风夫人打过招呼之后就回墨宇轩,本以为流苏会累得睡着,没想到

    她醒着。

    “怎么不休息?’南瑾转动轮椅过来,梳办摇摇头,“我不累,我想问你,郭翼的事到底

    怎么回事?”

    南瑾半垂眼眸,道:“死于意外,不关你们的事。

    他不想把这些丑陋的事呈现仕梳办面前,该她知道的,他不会目两着,不该她知道,她也无

    须伤神,这是他们男人之间的争斗,郭翼只是不幸成了棋子,这种阴暗冰冷的事没必要让流苏

    知道。

    她只要开心地生活每一天就好。

    “意外?”

    “苏苏,你只知道是意外便是,手伸出来,我给你号脉。”自瑾温和地道,语气却很坚定

    ,无意让她知道太多,这对她无益,他现在比较关心她的身子,流苏体质不同常人,稍有差他

    者『是一尸两命。

    他也累得有些发昏,却始终放心不下,要亲白把脉之后才可确定。

    流苏明白他的意思,只得乖巧地伸出手。

    “扮受事吧?’流苏见南瑾半晌不说话,眼神有些陇虑,一颗心地提起来,以为孩子出什么

    事了,口气者『紧张板了。

    南瑾这才回过神来,不着痕迹地晃晃头,淡淡一笑,“没事,只是虚弱而已,等会儿我给

    你开服药,这两天不要太劳累便可。

    “南瑾等等.’流苏见他转动轮椅,迅速掀开被子下床,一把拽住他的扶手,手迅速地捂

    仕自瑾的额头上,触手是一片滚烫的热,不由得大吃一晾,好烫匡不得他刚刚有些不对劲

    “南瑾,你发烧了?”

    “扮受”

    才刚发出一个单音,人便如被抽去所有力量,一下子软到,身子控制不住地住前扑,流苏

    措手不及没扶住,眼睁睁地看着他从轮椅上跌下来。

    她脸色大变,院陀蹲下来,费劲地扶起他的身子,拍拍南瑾的脸,“天啊,好烫南瑾

    来人啊玄北,韩叔,陕来啊”

    南瑾双眸温顺地闭上,陷入昏迷之中,额头一片不正常的高温,气息微弱而滚烫,他的脸

    颊者阴卜常烫,可是外表根本就看不出来,匡她粗心,在牢里抱着他就觉得他气息有些灼热,一

    时疏忽了,没想到烧得这么严重。

    “韩叔’流苏着急得又喊了一声,南瑾虽然单薄,身材却修长挺拔,她的力道根本就

    不能把他抱上床去。

    韩叔和玄北很陕就过来,风侮某和风夫人等也迅速赶来,者『大吃一晾,“南瑾我的宝

    则匕子,怎么了?”

    韩叔把他抱到床上,风夫人工刻扑过来,触手者『脸色大变,“发烧了”

    “紫灵,小翠,陕去厨房,煎一碗退烧药来,陕点?’流苏跑到门口,匆陀吩咐小翠和紫

    灵。

    “怎么会烧得这么严重,自瑾啊,你醒醒呀,可别烧傻了?’风夫人着急地拍拍他的脸蛋

    ,那力度很大,南瑾本来洁白的脸蛋被她这一拍者『红了,感觉她比拍蚊子还用力,流苏心口一

    缩,院陀拉着风夫人的手,“娘,别着急”

    风侮某看不过去,拉开风夫人,让流苏坐到床边,探探额头,心口一沉,真的好烫,根本

    就是不正常的高温。

    阿碧很陕端来一盆水,还从冰窖打了几块碎冰放进去,流苏拿过毛巾,沾湿,拧干,迅速

    地捂在南瑾额头上。

    “韩叔,南瑾怎么会烧成这样?’风侮某比自冲冲地问,南瑾的虽然不良于行,可他本身

    是大夫,身体很健康,从小到大几乎就没有生过病,小病小痛者刚受有,一下子烧到昏倒,连她

    者『吓坏了。

    韩叔憨厚的脸也浮上担陇,他根本就不知道南瑾发烧,他用没有那么胆子,扮影圣过他允许

    去碰触他的身体,而外表却看不出,连声音者刚受有变调,会有人知道他发烧才奇匡呢。

    那天晚上一收到消息,自瑾就帝着他工刻进宫,要了一道圣旨,接着他就派人把秦路给挖

    醒,丢上马车,赶到最近的码头,从赤丹河上赶回来。本来从京城到凤城,日夜兼程也要四天

    的路程,若是走水路的话就会省去一天的时间。那几天刚好寒流北上,兴许是吹了冷风,也难

    匡,他一直就没合眼过,玉雕似加坐在船头,遇上风暴也让船长全帆前进,差点者『翻进赤丹河

    里,幸好是有晾无险地过了,他见他详着二个晚上者刚受闭眼,本来想劝劝他,后来又作罢,南

    瑾沉默的时候,不喜有人去烦他。谁也不知道,他发这么厉害的高烧,亏得他还得面不改色地

    在公堂之中掀起一阵狂潮而昏倒过去。

    流苏听着心疼板了,若不是为了她匆陀赶路,也不至于会染了风寒,“姑姑,找个大夫来

    看看吧,南瑾很久没生病,一病很严重的。

    风侮某拍拍流苏的肩膀,安抚地道:“苏苏,别担心,南瑾开了一堆药方在药房,他的方

    子比别人的管用,不会有事的。

    韩叔玄北他们在墨宇轩也帮不上陀,侮某让他们出去,留看办办和阿岩紫灵仕照顾就行,

    风夫人担心儿子不肯离开,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真到孩子生病,她板为难受,FaJ碧怎么哄她者『

    不走,风侮某只得让她留下。

    紫灵和小翠很陕就端来一碗退烧药,流苏让两人扶着南瑾,一口一口地把整碗退烧药者『喂

    下去,之后才让他躺下。

    请用新地址;Z问本站

    “希望能陕点有效。’流苏心里祈祷着,阿碧泊她太累,劝她去休息,南瑾两天三夜没

    合眼,流苏也差不多,在牢里睡得很不安稳,她泊公子一醒来,少夫人又要倒下去了。

    梳办摇摇头,坚持要寺自瑾醒过来,坐在床边动也不动地,偶尔带自瑾换换毛巾,探探他

    的体温,感觉高烧没有退下去的迹象,还有越烧越厉害的趋势。脸奋构浮起不正常的红晕,吓

    得流苏六神无主,所幸那阵气势汹汹的高温来得陕,退得也陕,不然她者『想把他泡到冰水里。

    “天啊,还是这么烫,退烧药一点用处者刚受有。’小翠探探他的额头,“这样烧下去,不

    会真的烧成傻子口巴?

    风夫人呸呸地骂她,一脚就踢过去,阿碧好笑地拦着她,也比自冲冲道:“夫人,别生气

    ,公子怎么会烧成傻子呢,不过我小时候村里有个男人,二十多岁,身强体壮的,就是因为发

    烧给烧成傻子的,公子烧得这么厉害,不会真的会烧坏脑子吧?

    “阿碧,小翠,你们就别吓娘了?’梳办牡斥,两丫头耸耸肩膀,被她们吓得脸色发白的

    风夫人一听流苏的话,工刻跳起来,阿碧小翠机灵地后退,梳办摇摇头,“娘,你和阿碧小翠

    出去用晚膳,这儿有我就行,紫灵,你也出去吧.

    “不行,苏苏,你有身孕,一定要按时吃饭,先让丫头们照顾南瑾,你中午也没吃,晚上

    一定要多吃点。

    “娘,我没什么胃口?’南瑾昏迷不醒,她哪有吃饭的心思,“娘,你们去吧.

    “不行,没胃口也要吃,不然自瑾醒来你倒下,他又不省心了,就算为了南瑾,你也要照

    顾好白己,听娘的话,好好吃饭,好好睡觉。’风夫人很聪明地用南瑾来压她,紫灵小翠阿碧

    见状,也纷纷点头赞同。

    嗯,夫人总算说句有用的话,为了公子着想,少夫人也要好好吃饭休息。

    “是啊,小姐,我熬了粥,你还没喝呢,要不我端来房里,你多少用一点,你看看你,眼

    里者『是而丝,比公子好不到哪儿去,还是听话乖乖吃饭吧,公子醒来看见你这样,又要心疼了

    “好了,紫灵,端来我房里吧.’流苏妥协</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