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01

_分节阅读_10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了,风夫人便帝着三个侍女出去,流苏回身,

    给南瑾换了毛巾,还是很烫。

    “南瑾,怎么还不醒,我好担心呢。’梳办抚着他的脸颊,终于知道风夫人为何总是喜欢

    对他又拍又捏了,好细致的肌肤。不过她现在扮影自清去感受指腹下的触觉,只感觉到一片滚烫

    的热。

    医书上说,人要偶尔要生生病,倘若很久没有生病,夹如其来的一场大病就板有可能会要

    了命。

    流苏细心地帮他擦拭额上的汗水,棉被捂了这么久,终于出汗了,出了汗,高烧估计能救

    退了。

    流苏细细地端详着他的脸,倏然发觉睡着的南瑾别有一番风清。玉官精致秀气,因为发生

    的原因,脸颊红润,眉间的朱砂娇艳欲滴,很是魅惑。单是这样看,不得不承认,她者『几乎错

    认南瑾是女人。可他睁开眼的时候,却扮受有人会眼拙得把他当成女人,冰冷,还有小属十女人

    的强势。

    “陕点好起来了,这样躺着,真不习暖呢。’梳办佣呢着,又翻了翻毛巾。

    紫灵送饭进来,她勉强用了一点,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喝了半碗粥,又仕紫灵的诱哄加

    威胁中喝了一碗汤,她才放心,收抬碗筷去前庭和风夫人她们一块用膳。

    夜色深浓,梳办伺着床头,太累了,微微眯一会,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打了磕睡,又

    情醒了。

    因为她固执地想要亲白照顾自瑾,不肯休息,紫灵阿碧和小翠她们逼于无奈,只好在外房

    守着,没有进来打扰他们。流苏一醒来,伸手就去探探他额头上的温度,竟然是晾人的滚烫,

    吓得她的磕睡虫全跑了。

    “南瑾,怎么办,烧还没退,你醒来告诉我该怎么办你丹目酬刚?’流苏急得眼泪者『要滴下

    来,一场普通的高烧持续这么久绝对是不正常的现象,再烧下去,真的会烧坏脑子的。流苏着

    急加沾涅毛巾,又浮上他的额头,药也喝过了,该做的也做了,为何还是高烧不退。

    黑,脸颊白一阵红一阵,十分骇人,那股高温始终不退。

    不行,要想想办法,不能这么烧下去,她因为晚上就会退烧,没想到更严重了,梳办抚着

    额头,倏然灵光一闪,“酒”

    “紫灵,阿碧,小翠,去酒窖那一坛酒过来,越醇厚越好。’流苏出门来,阿碧陪看梳办

    在牢里也扮郑重安稳,这时候早就在软榻上睡沉了,紫灵也打吨着,剩下小翠守夜,她很陕就去

    酒窖搬过一坛酒过来,梳办接过之后,把铜盆的水倒掉,把酒倒进去,小翠不解,流苏也没多

    说,让她先出去。

    她掀开棉被,一股药香夹着热气扑面而来,流苏扶起南瑾,脱下他的外衣,扣交咬牙,把中

    衣和里衣也脱去,露出男子略显单薄的上半身。流苏把毛巾浸在酒里拧得半干,擦拭着南瑾的

    身子,额头,脸颊,脖子,手臂,胸膛,一一擦过。

    酒精很陕蒸发,流苏又重复,不停地用酒精擦着他的身体。南瑾身子很单薄,瘦削。肌肤

    也不似普通男子那般健康,少见阳光的身子洁白无暇,呈现出病弱之态。

    白出生就不良于行,从未试过和正常人样能跑能跳,南瑾定然受了不少苦,总是如此沉稳

    和强曝,她几乎者『忘记,他也拥有一副不太健全的身体。

    心口像是被什么狠狠地刺了一下,迟钝地疼起来,为了他这二十年来所受的罪。

    不良于行,却晾采绝艳,满腹经纶,他付出的努力定然是所有人者『想象不到的,这二十年

    对于他,又有几天是在阳光下度过?

    难道他一辈子者『无法站起来了吗?

    流苏伸手抚摸着南瑾的长腿,她知道,他的腿毫无知觉,倘若有知觉,南瑾兴许还有办法

    怡好白己,她天天给他洗脚按摩,有时候水温略有偏差,烫得他通红,他的脚也毫无感觉,如

    果他能站起来,多好?

    上天给他无双的窖貌,无双的才华,却夺走他的健康,是彰显它的公平吗?

    J自疼,却无可奈何。

    “南瑾,你最大的心愿,应该是能站起来吧?’流苏眼光微红,平常还没什么感觉,今天

    看见他昏迷不醒,一脸死寂地躺着,感触良多。

    南瑾不舒服地低吟了声,眉心隆起,流苏一喜,停下擦拭的动作,“南瑾,醒了吗?

    她探手,发觉他额头上的温度退了,脸色一松,终于退了

    一整夜者『不停地擦着,一坛酒剩下半坛,终于让他退烧了。

    “南瑾’流苏泊他着凉,院陀给他穿上里衣,拉过棉被盖着他的身子,低声地喊着,

    南瑾费力地睁开眼睛,又沉重地闭上,再次睁开,眼睛红透了,布满血丝,失去平日的光彩,

    连他眉间的朱砂也黯淡三分。

    “苏苏’他的声音沙哑,嗓子疼得不想再次开口,“什么时辰了?

    “寅时了?’再过一个多时辰,天就要亮了,折腾一夜,辛苦了一夜,他的局烧退了,一

    切者『值得了。

    南瑾神色一阵陇虑,掠过诧异,他竟然昏迷这么久了?

    “紫灵阿碧她们呢,怎么是你照顾我?”眼光扫了房间,不悦地问道,她是什么身子,竟

    然彻夜陪在床边照顾人,太不知轻重了。

    听得出他话里的薄怒,流苏院陀道,“南瑾,是我让她们下去休息的,我不累,真的,一

    点也不累,看不见你醒来,我说什么也不放心,你烧得好厉害。

    南瑾拧起眉,疲惫地闭上眼睛,“苏苏,上来,睡觉.

    流苏伸手探探他的额头,南瑾单手用力,强曝却不失温柔地把她拉上床,声音有些怒意,

    “别管我,陕点睡觉,你多长时间没休息了?

    流苏委屈地咬着下唇看看他,南瑾察觉白己口气不善,“我已经没事了,别担心,躺下来

    目重觉。

    太急切的心疼,所以才会发怒,他只是心疼她。

    流苏听话躺下,还不死心地伸手摸摸他的额头,确定他的温度退了,这才放心,南瑾拉下

    她的手,道:“拿那床棉被来盖。

    “不要。’梳办仕隆地挑眉,躲进棉被里,伸手环住他瘦削的腰,她习暖了在他坏里入眠

    南瑾头疼地抚额,“苏苏,我病了,会传染给你。

    “你烧退了。’流苏坚待。

    “苏苏,听话.”自瑾饥下声音,不过沙哑的音色听起来连一分威严者刚受有。

    “两床被子太挤了。’流苏含糊地道,得知他a烧退了,她也安心了,整个人放松下来,

    嗅着白己心安的味道,很陕就沉沉地睡着了。

    南瑾无奈,也只得躺下,拉不开她报得北紧的手,只得调整她的睡姿,把她抱进坏里,让

    她睡得舒服些。

    “可别生病了。’南瑾淡淡叹息,似乎越来越依赖他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72章

    南瑾和流苏者『有好几天扮受有好好休息过,南瑾本来浅眠,却因身体病弱睡得板沉,这一睡

    睡到第二天的傍晚,丝毫扮受有转醒的迹象。

    夕阳落山,月上柳悄,山上一片朦胧阴凉,寻常嫌闹的风家堡今天变得很安静,一点声音

    者刚受有传入墨宇轩。

    紫灵和阿碧轻手轻脚地进来,把床头的铜盆端走,见两人睡得沉,又轻声轻脚地出去了。

    风夫人和风侮某过来墨宇轩,刚好看见紫灵和阿碧出来,风侮某诧异,“还扮郑重醒吗?

    紫灵抿唇一笑,想起一对璧人相拥而眠的亲密,脸颊飘上一朵红云,睡得那么美,那么沉

    ,她们者『不忍心叫醒他们。

    “若是平常这么睡没关系,不过苏苏的坏孕,早上中午没吃东西,晚上一定要吃,大嫂,

    你进去叫醒他们吧.’风侮某果断道。

    风夫人点点头,推门进去,紫灵和阿碧耸耸肩膀,风侮某让她们去打热水过来,紫灵阿碧

    点头便出了墨宇轩。

    风夫人进房,一片灰暗,她扭开暗格,明珠的光辉爵间把整个房间照亮。她站在床边,帝

    着浅笑看着相拥而眠的男女。像一对精致的玉人,温润光洁,浅浅的呼吸,粉色的脸颊,一片

    宁静和祥和,唇边还帝着幸福满足的浅笑,她者『不忍心吵醒他们了。

    她真的不敢相信,白己的儿子也有这么幸福的一天,可要一直这么幸福下去。老天待他残

    酷,又仁慈,受了这么罪,却给他一个苏苏。

    “南瑾,苏苏,醒醒’风夫人捏捏儿子的脸,小时候养成的习暖,现在也只有醒着才

    有这个机会了。

    南瑾比流苏先醒了过来,生病的他反应有些迟钝,睡眼涅陆,半晌才队复情明,“娘

    身子一动察觉有异,垂眸,轻嗅到流苏发丝中的情香,娇柔的妙不在袖坏里睡得正香,维

    持着昨晚睡觉的姿势,搂得紧紧的,一点醒过来的迹象者刚受有。

    有母亲在,南瑾的脸飘上一抹可疑的红晕,风夫人识相地道:“睡了一天,你没关系,可

    别饿着苏苏,起来吃饭,好了叫一声,紫灵和阿碧端水给你们梳洗。

    南瑾嗯了一声,风夫人这才笑着出去。

    “苏苏’南瑾垂眸喊了一声,抽出被她压住的手,有些麻痹僵硬了,这动作吵醒梳办

    “我再睡会儿,好困。”刚刚醒来的少女声音有些沙}R,又重新钻进他坏里,声音中饱含

    着浓浓的娇气。

    南瑾倒是很想继续享受这种温香软玉在坏的美好滋味,不过还是伸手将她扶起来,顺便也

    坐起身子,流苏软如无骨般简在在胸前。困得睁不开眼,南瑾一笑,赖床的时候她最可爱,乖

    巧得让人想要亲一口。南瑾好笑地捏着她的俏</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