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03

_分节阅读_10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者时良不得塞回去重生,瞧瞧,一张笑脸者『

    扮受有,娘每天者『要抱怨一句,怎么不把你生成女儿。

    “我又不卖笑。’南瑾哼哼,一脸不屑。

    流苏终于笑倒在他身上,和自瑾聊天,果真是益心益肺,南瑾不晓得她在笑什么,一本正

    经就瞅着她,流苏笑得更欢了,差点岔气。

    日消百怎么扮受发现他这么可爱呢?

    “苏苏,别笑了,我问你,雪蔷薇呢?’南瑾拿书本戮戮她趴在他身上的脑袋,流苏这才

    勉强止住笑窖。

    他不提,她者『要说了呢。

    “我浸在水中,在院子里呢,和你摘下来那天还是一样,一点枯萎的迹象者刚受有,好神奇

    哦,你要拿来做什么?娘说,你要当药引呀?’流苏好奇地问道,这雪蔷薇真的太神奇了,她

    的好奇心完全被他勾起。

    “嗯,最近在研究,希望能有用。’南瑾淡淡一笑。

    “你也太嚣张了,者『不知道娘有多心疼,那天我者阱白她拆了我呢,幸好你不在家,不然她

    肯定扑上去咬你一口。’流苏想起风夫人发瓤的强曝相,心有余厚。

    南瑾唇角含着一抹笑,彪曝地下结论,“娘太小气。

    流苏又扑味一笑,是他太强曝,不是娘太小气,“听说雪蔷薇很珍贵,皇宫者『未必有,西

    域那边现在也少产,又要七八年才开花,娘白然会舍不得,哪像你,一声不吭就摘了,我琢磨

    着娘是看你这几天生病才会放过你,等你好,一定拳头伺候。

    “雪蔷薇是我从西域帝回来,是她抢走不肯还给我。’南瑾唇角一勾,十分不屑,提起袖

    娘,大有不想说的感觉。

    流苏嘴巴张了张,服了娘的本事。

    “那你拿来当什么药引?’流苏好奇地问道,南瑾神色一匪,轻抚她的脸颊,淡淡笑道:

    “扮受事,炼药来玩玩。

    为了炼药来玩玩?

    “对了,苏苏,你晕船吗?’南瑾倏然想起什么,转开话题。

    “我没坐过船,不知道会不会晕,怎么了?

    “我想说,后天我们一起去出航,看看赤丹河的风光,想不想去?”自瑾温言提议,他还

    不曾帝梳办出门去玩,来了凤城,整天也在风家堡和风家酒楼转,还欣赏不到凤城独特的好风

    光。

    “扮受问题,你也闷了几天,出去走走也好,我还没看过赤丹河上的风光呢。’流苏淡淡地

    “水上,是我们风家的天下.’南瑾坚沉地道。

    流苏一笑置之,骄傲地看着自己的丈夫,他一手创工的水上天下,风家所有人者『骄掀看昵

    ,包括她,有南瑾在,就是他们最强而有力的后盾。

    晌午时分,用过午膳夕后,自瑾就去院子里拿出一朵浸在水里的雪蔷薇,果真和那天摘下

    来无异,白得如一朵浮云,淡淡的露珠更添一点润泽。韩叔晾喜地道:“公子,真的找到方法

    医怡你的腿了口马?”

    服侍他多年的憨厚男子露出激动和晾喜的表清,南瑾诧异地凝眸,“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医

    怡我的腿?”

    “那公子拿雪蔷薇做什么?’韩叔际喜的表清急退,南瑾学医就是想要医怡白己的腿。韩

    叔白小就服侍南瑾的衣食住行,南瑾七岁的时候,他记得特别情楚,有一次庙会,风夫人说南

    瑾太白闭,硬拉着他去凤城看热闹。因为人流太多,风夫人和他们走散了,南瑾便让韩叔推他

    到一旁的大树下,然后让他去找风夫人。

    那个安静的小男孩坐在轮椅上,如玉雕般,又漂亮又冷模,引起好多人的好奇观望。同龄

    的孩子见他的轮椅漂亮,就恶劣地把南瑾推到地上,肆意把玩轮椅,毫无顾忌地嘲笑。有人见

    他的眉间的朱砂好看,还伸手过来肆意抚摸,以为是特意点上去的。

    南瑾白小就安静,遭到这样的侮辱也面不改色,静静加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

    面无表清。最后有个狠项的中年女人见他如玉人般,抚摸他额间的朱砂之刻想要亲他一口被南

    瑾拧断了手,那手血淋漓地被他无清丢出去。

    吓得周围的人纷纷尖叫,四处逃窜,像是见到一个魔鬼般。南瑾白小不良于行,三岁便随

    着他爹习武,本来想要强身健体,却练出一身好功夫,七岁的他武功虽不高,仅有皮毛,他对

    付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易如反掌。

    韩叔和风夫人回来之后刚好看见这一幕,者『吓呆了,风夫人心疼死白己儿子,无视那名断

    手的女人在地上哭嚎,扑上去狠狠地踩她几脚解}鼠

    从那之后,风家所有人者『非常护看自瑾,也板少出现在凤城街头,保护得滴水不漏。

    南瑾从那之后才开始学医,他早就知道他和别人不同,而那次的事清过后,虽然还是如常

    ,但是毕竟年龄还小,受到的冲击常人难墉象。一身高超的医术多年来者『用在钻研他的腿病

    之上,所有人者『知道,南瑾最大的愿望是站起来。

    可借十几年者『过去了,他始终没有找到办法医怡他的腿病,最终放弃了。现在的南瑾也不

    是年少的南瑾,一身本领,晾采绝艳,早有白保之力,即便不良于行,也同常人无异,大家也

    渐渐淡忘这件事,风家人潜意识里者『觉得他们公子再正常不过,比四肤健全的人不知道厉害多

    少倍。

    一年前他无意从医术上找到医怡腿病的方法,必须以三朵雪蔷薇做药引,便向风夫人索要。因为还不确定是否能成功,所明受告诉风夫人是要拿来医怡腿病,免得给了希望会更失望。

    而后他再深入研究,便发现,单有雪蔷薇根本就不足够,还要配有无色花,这是一种长在

    沙模和草原边界上的花,每5。年开花一次,花期只有一个时辰。南瑾去南疆和西域跑了几次

    才了解到,无色花前几年才开花,被人采走,想要再次开花,又要一个玉十年。

    这件事除了韩叔没有人知道,前段日子他向风夫人要雪蔷薇,他以为又找到办法医怡腿病

    ,原来不是。

    南瑾神眼光深凝着雪蔷薇,淡淡道:“怡苏苏的哮症。

    韩叔大晾失色,紧张地道:“公子,这怎么可以?雪蔷薇如此珍贵,西域现在也未必有,

    万一将来你有机会得到无色花,而又没有雪蔷薇可怎么办?”

    南瑾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住后靠着轮椅,轻轻闭上眼睛,脸色平和宁静,唇角勾起一抹白

    嘲的笑,“韩叔,你认为,我,还有那个机会吗?”

    韩叔听他平静的语气,憨厚的男子顿感心头钝痛,这些年,的确辛苦了他,“公子,万一

    有那个机会呢,冰月宫不是一直在找无色花吗?”

    “韩叔,既然有人千辛万苦采到无色花,你以为会几年不用,等着你们找到?这是无双的

    药引,既然取得,白会马上用,我早就说过,只是徒劳无功,一年来没有任何消息,早该放弃

    了,不要浪费人力物力。

    “公子?”

    自瑾摆手,神色坚定,“苏苏有孕,生产的时候若是有争就是一尸两命,我输不起。与其

    等着无色花救怡我的腿,我宁愿工刻医怡苏苏的哮症。她的命和我的腿,哪样对我来说最重要

    ,我不会分不出来。韩叔,别说了,推我去药房吧.

    “公子啊’韩叔似乎还想说什么,南瑾眼光淡淡扫了过来,坚定而执着,他知道劝阻

    无效,只好推着他去药房。

    若是将来找到无色花可怎办啊?那是他唯一能站起来的机会,错过了就一辈子者『要坐在轮

    椅上,那么想要站起来,哪泊是走一步的人,能承受那种错过吗?

    韩叔叹息,少夫人的哮症经过仔细调理在生产的时候未必有事,公子是不是太祀人陇天了

    ,还是心疼少夫人哮症发作时的痛苦?

    看来少夫人对他,真的太重要,不然不会连这样的机会他者『选择放弃。

    他不知道该可借,还是该感队.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75章(文字版)

    南瑾整个下午者『待在药房配药,哮症怡标难怡本,时常反复发作,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病发

    ,苏苏的哮征属十寒哮,体温偏冷,畏寒,喜热食,厌冷饮。在寒冷的天气下更窖易发作,幸

    亏她儿时曾有神医给她开过药方,抑制哮症发作,把发病间隔延长,若能仔细调理,注意周围

    环境,寻常并不会发病。

    哮症若要怡本板其艰难,南瑾也没有把握能根怡,而流苏身体屏弱,坏孕生子本就勉强,

    加上哮症,他深泊会有什么闪失。白她来风家堡,自瑾就开始琢磨着给她调养身子,成果并不

    佳。

    加上在牢里寒气入侵,空气棍浊,引发哮症,对身体大有损伤,南瑾更是担陇她熬不过生

    产那关,急切想要医好她的哮症。他反复钻研医书和她的药方,加上雪蔷薇这种珍贵的药引,

    终于找到怡疗她哮症的方法。

    药房里,南瑾写下一大串中药名称,让韩叔一一拿过来。射干.麻黄.细辛.半夏.生姜

    ,紫莞.款冬花.甘草,玉味子,事厉子.苏子.杏仁等,他仔细衡量比例,反复掂酌,终于

    配置出药方,让韩叔记下比例,最后把雪蔷薇碾碎,取其花汁,分七次放入药中,每天一副,

    服七天便可。

    “公子,少夫人的病真的能根怡吗?’韩叔好奇地看着一脸严肃的南瑾,一手拿着医书,

    另外一手记下药隆和配方。因为这几味药材放在一起煎非常苦涩,难仁)少喉。雪蔷薇很美,香

    气也浓郁,其花汁却苦比黄连。花汁是药煎好之后才放进去,更是增加药的苦隆,比起任何一

    副药,南瑾配制的这副算是苦中板品。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