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04

_分节阅读_10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我不会拿苏苏当试验。’南瑾淡淡说道,平缓的语气却道出他的认真和严肃。若没有十

    足的把握,他不会拿流苏的命开玩笑。

    他把车前草的药隆和其他的对比,淡淡肇眉,好像者『不行。

    味道甘甜的草药不是没有,放在药里,可仁)缓冲药的苦味,可不能和其他药隆相冲相克,

    不然会让其他草药失去它原本的功效,南瑾试了很久,者刚受有找到合适的草药减缓药的苦隆,

    只得作罢。

    “韩叔,去煎9l煎两个时辰,用温火,漫漫熬,晚膳之后便能服用。

    “是一

    韩叔下去煎药,南瑾出了药房,已接近黄昏,晚霞漫天,别外灿烂迷人,淡淡的光辉铺洒

    而下,给山上铺上一层朦胧的面纱。

    南瑾推着轮椅去了后山,麒麟山是凤城境内最高的山峰,从山下仰望,云零缭绕,奇峰匡

    石,如在刊境之中,分外神秘迷人。从山上俯视,视野宽广,远处的赤丹河彼涛汹涌,潮起潮

    落,千帆竟发。鹰击长空,侮鸟翱翔,凤城之内,车水马龙,剪影如虹,一切尽在眼下,壮丽

    而雄伟,如天子君临天下,俯瞰江山。

    他很喜欢在山顶看日出日落,看尽世间美景,这种站在高处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既

    让人迷恋,又让人心安。

    一轮红日缓缓西沉,如红透脸的小孩,漫漫地把脸蛋沉到侮平面下,只余淡淡的光和温暖

    铺洒在赤丹河上,半江暖红。

    在山上看日落,别有一番雅致和枪桑的味道。

    男子宁静坐在轮椅上,静谧如水,微有冷意,如寒潭秋月,疏离而朦胧,灵秀深邃的瞳眸

    平和宁静,远远眺望赤丹河,露出不为人知的失落。

    山顶晚风吹,微凉。从男子的衣裳灌入,如浮云编跃。吹起男子墨发,青丝流

    溢,划过一道又一道的浅浅的凉意。

    南瑾垂下眼眸,看着自己毫无动静的双腿,眼升露出在外人眼中从未流露的伤痛。他的腿

    ,是否一辈子者刚受有希望站起来?

    十几年过去了,始终找不到方法怡愈他的腿伤。他比谁者『希望,腿上疼痛是什么感觉,走

    一走,跑一跑是什么感觉,哪泊是一步也好。

    南瑾微微叹息,长长舒了一口气,抬眸已是一片平静。敛去一切清绪,平静地看着远处赤

    丹河中千帆回航的胜景。

    一条雪白的裘衣披上肩膀,赶走傍晚凉意,帝来阵阵暖意,娇柔的小手从脖颈伸到前面,

    把垂下的帝子系好。暖暖的药香从身后满溢,笼罩鼻尖,这种味道,这种感觉,不用回头也知

    道是谁在身后。

    南瑾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伸手握住眷恋不已的小手,常年冰凉的体温,竟然是暖的,暖暖

    的,好舒服。

    “怎么也跑上来了?

    “韩叔说你来看日落,所哪就找来,该吃饭了。’流苏用手微微梳理着被晚风吹得凌乱

    的发丝,轻笑道,其实她已经来很久了,从侧脸看,刚好看见他瞳眸中露出的失落和伤痛,不

    忍多过打扰。她懂他,像南瑾这样的男子,定然不希望有人看见他的脆弱和难堪,如神抵一般

    存在的男子,其实,也有心里不堪一击的一面。

    “你看,那就是赤丹河.”自瑾摇手一指,流苏顺着眼光看过去,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

    “好壮观啊.

    黄昏正是回航高峰,无数条船只正徐徐地靠近渡口,洁白的帆布在半空翻滚,风家的大旗

    在飘扬,碧侮长空,千帆过尽,好一片壮丽的风景。

    “是,早上和傍晚,出航和回航,者『是高峰,从麒麟山上看,一览无遗,非常壮观。’南

    瑾握紧她的手,淡淡笑道。

    “日后不管要看日落,还是看赤丹河此番壮丽之景,者『要让我陪着。’形只影单,看风景

    者『觉得孤独。他者『不知道,她刚刚看着他的背影有多难受。

    “好.

    “有没有像当日在相国寺我陪你在山顶看日落的感觉?也是这样,现在我也喜欢姑在高一

    上看日出日落,潮起潮退,比之平地,另有一番感觉。’流苏揉揉他的肩膀,道,“你在药房

    一整天,又跑上来看日落,素小累?感目才刚刚好,也不知道多添件衣服,别又吹风了。

    “今天在药房给配了服药,晚膳过后用用。’南瑾回头,笑道,“你这哮症该怡一怡了。

    “回家之后你已经帮我仔细调理,除了刚开始有些胸闷气短,现在已经好多了。’梳办笑

    道。

    流苏诧异挑眉,蹲在他旁边,迟疑问道:“能怡好吗?

    南瑾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笑道:“我说能就一定能,相信我.

    流苏晾喜得点点头,哮症发作的时候那种窒息痛苦的感觉她实在是泊了,像是冰冷的蛇吐

    着火红的蛇信,盘旋在脖子上,时刻有窒息,失去生命的危险。

    成大夫说过,她的病很难根怡,是要随着一生,她早有准备,今年发作的次数又比前两年

    多,且在牢里受了寒气侵袭,身体更大有损伤,她知道发病更会频臀,异于平常,南瑾虽然医

    术高明,却也不是万能。现在听说能怡好,心里既意外,又激动。

    “怎么夹然之间就能怡了?’流苏疑惑地问道,若是能怡,南瑾应该早就怡好她,也不用

    等到现在。

    南瑾淡淡一笑,“不是夹然能怡,这几天翻医书,结合你之前服用的药方才有头绪。我会

    让你有个健健康康的身体。

    南瑾并小扣异把雪蔷薇的事清告诉她,若是告诉她,流苏定然不肯服用,想要给他留着当

    药引,可是否能得到无色花还是未知数,就算得到,也未必真得能让怡好他的腿,他同样会用

    来医怡流苏的哮症,既然如此,他也不想流苏心里有什么负担。

    “谢谢你,南瑾.’流苏诚挚道,原来这几天他费心费力就是为了她的哮症。她还以为他

    夹然有闲清逸致研究医书了呢。

    “走了,回去吃饭.’南瑾揉揉她的头,流苏站起来,把裘衣弄好,推着他下山。

    “苏苏,一会儿让紫灵多准备一些酸梅蜜饯之类的东西的房里。

    “药很苦?

    “有点。’南瑾斟酌着说。

    “我就是个药罐子,多苦的药者『吃过,不泊。

    “苏苏啊,你还是听我话吧。

    “知道了,南瑾公子.’流苏偷陕地应着,并不是很在意,她长年吃药,多苦的药者『吃过

    ,南瑾的警告,她当成一阵风吹过。

    等到盼膳夕后,韩叔把要端进房里,流苏才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哇这是什么味道

    啊?

    那碗药差点扮受端稳,因为雪蔷薇的花汁是新鲜放进去的,苦中帝涩,又有种酸昊的腥气,

    非常恐沛,流苏瞪着它,表清像是看见蛇一样,太可泊了。

    南瑾早就吩咐紫灵多准备蜜饯,工刻拿过来给她爽口,流苏心有余厚地瞅着它,“能不能

    放点糖?

    “苏苏,已经放很多了,还热着你赶紧喝,不然等凉一点,味道会更难闻。’南瑾笑笑地

    催促。

    “小姐,你又不是没喝过药,很苦吗?

    “紫灵,你来尝一口?

    “不要.”紫灵退避三舍。

    “南瑾,我坏疑你存心虐待我。’流苏捍着吴子,好久扮受做这个丢人的动作了,她一口气

    把药全部灌进腹中,那股特殊恐泊的味道顿时如墨水溢开,胃中一阵翻滚,流苏几欲呕吐,南

    瑾住她嘴巴里塞了酸梅蜜饯。

    “好难喝,还要喝大天,想想就要吐了。’流苏皱着眉头,像个受虐的小媳妇,可冷兮兮

    地瞅着南瑾控诉。

    南瑾摊摊手,“我也没办法。

    紫灵聊表同清地给她一记安慰的眼神出去了,药虽然苦,却暖心暖肺,如温泉浸泡着,暖

    得有些懒意。

    流苏吃了很多酸梅蜜饯才压住胃邵翻滚的呕吐感,南瑾爱莫能助,只能让她多忍住。

    第二天早膳过后,玄北来报,秦路求见,南瑾让他帝秦路去书房。

    风侮某和流苏者『料得到他是为了郭翼被杀一案而来,虽然一句查无此事了结此事,也给郭

    翼家人补偿,毕竟是一条人命,多少钱也补偿不了,虽然这错并不是风家所为,毕竟也有间接

    关系,风侮某很关心这件案子。

    丽自瑾却不想她们接触到这件案子的真相,态度坚定,不许她们过问,这事全交给他来处

    理便可。

    秦路正等得无聊,见南瑾进来,关噜噜便起来行礼,俊秀的脸者『是诺笑,详防激功,“公

    子,为了查这起案子,下官真的是劳心劳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连续三天晚上不眠不休,马

    不停蹄展开调查”

    “秦大人,三天不眠不休加上路上三天总共是六天,你还有命站在这里?真是奇迹,我看

    秦大人脸色红润,精神饱满抖撇,怎么看者『不见劳心劳力的辛苦样,倒是吃饱喝足的富足样。”南瑾语气平平缓缓,如三月湖水般,平静无彼。

    秦路大大的笑脸一垮,肩膀一抖,关目叩刊地凑过来,“公子,我觉得你要是稍微多那么一

    点幽默感,简直就太完美了。我会佘拜死公子,誓死追随公子”

    南瑾斜眼一晚,秦路笑得十分灿烂,“公子,幽默啊,幽默。

    “废话少说,我要听真相。’南瑾一转轮椅,正儿八经地坐着,一脸严肃,逼出三分威严

    秦路调整一下面部肌肉,正儿八经道:“郭大人的死,怎么说呢,是有心人故意制造出来

    的意外。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