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06

_分节阅读_10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直没有时间学,总觉得女子骑马英姿飒爽得很好看。

    玄北听见她的抱怨,朝着紫灵勾手指,牙吓气笑道:“小紫灵,来来来,哥哥帝你一起。

    紫灵瞪眼,瞅着他骄傲得和孔雀的嚣张样就来气,不过真的好帅气,她要学骑马,下

    次把赢了他,看他还嚣不嚣张。

    阿碧和小翠见状,推她一把,小翠帅气地挥手,“紫灵,一会儿有本事把他一脚踢下来,

    我给你洗脚一个月者刚受问题。

    “是,踢下来,我给你端水一个月,也没问题。”阿碧也附和。

    紫灵跺跺脚,脸颊一红,“我才不要和他共骑。

    男女授受不亲,她才不要.

    玄北才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紫灵才动身要走,男子猿臂一勾,不顾她晾院失措的尖叫

    ,把她拎起来,借力巧妙翻转,让她安安稳稳坐在前面。

    “干什么啊,放开我,我要下去,色胚,放手,小姐”紫灵晾呼

    “小紫灵,哥哥暂时失聪,你叫公子者刚受用。”玄北口气像板了上暖青楼的花花公子夹然

    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气。乐得紧搂着她吃尽便宜,她越是挣扎,他越是得意,香香软软的,好舒

    服呢,艳福不浅啊.

    流苏尴尬一笑,示意她白力更生。

    南瑾摇头,随着卜了马车,一路向渡口而去,流苏偷陕地看着外头紫灵和玄北打闹的陕乐

    样,南瑾问:“你也想试一试?”

    这个心愿恐泊他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流苏摇头,她知道南窿在想什么,凑到他身边来,

    笑得很暖昧,“你看,玄北和紫灵是不是很配?”

    “不知道.不过没看出来。’南瑾老实回答。

    “怎么这样,好歹玄北也是你信任的兄弟,关心一下嘛。’流苏抗议,她可是很关心紫灵

    的呢。

    南瑾眉悄一挑,“夹然有兴趣当喜娘了?”

    Ini“紫灵和我有缘,清同姐妹,我当然希望她找个好归宿,我觉得玄北不错呀.

    南瑾哼哼,“你所谓的不错就是玄北那痞子?”

    扮受眼光.

    “玄北是不错呀,有义气,又风趣,长得也好看,最哭紧的是,紫灵吾欢他,他也喜欢紫

    灵,仁)后一定会对紫灵好。

    南瑾哼哼,没看出来玄北哪儿好?

    “你没觉得?”

    南瑾倏然觉得这个话题非常无聊,闲闲地坐着,不应话,流苏像是发觉什么,凑到他面前

    ,双眸直勾勾地瞅着他,看得自瑾情情喉咙,不白在地扭头,不理会她,梳办牡笑,“南瑾,

    你在吃醋口马?”

    南瑾刚扭过的头喇一下扭回来,“吃醋?我?哼,笑话.

    流苏笑意盈盈,“那为何不理我?”

    南瑾语塞,转头看风景,看得非常认真。

    “南瑾,有时候你真可爱。’流苏蹭到他身边,也不顾他瞪视的眼光,简看.r1的手臂,

    开心地笑道:“南瑾,咱们给他们牵线怎么样?

    “随便你.

    “你得答应才行。

    “苏苏,是玄北娶妻,我答应做什么?’南瑾挑眉,谁家的妻子谁白己烦去,他才懒得操

    那份心。

    “那我做主了?

    南瑾领首,流苏浅笑,看着窗外打清骂俏的两人,笑道:“紫灵一定开心死了?

    一行人很陕到了渡口,风家航运六个管事百陀之中者时由空过来,在渡口等着风南瑾他们。

    “这是少夫人.’南瑾淡淡地道,正式把梳办介绍给风家航运几位管事,平常他们频臀出

    入风家堡,但者『是来去匆匆,没什么机会碰面。

    “属下参见少夫人.’六人同时给流苏行礼。

    流苏领首,有礼笑道,“大家辛苦了?

    此六人者『很年轻,看起来非常精明睿智,出类拔萃,能进入风家航运高层定然是经过南瑾

    细细挑选,他的眼光一直精准无比。

    船已经准备好了,这是天下最大的帆船,风家专用,非常高大华丽。

    这时候出航的船只已不像情晨频臀拥挤,昨天玄北就通知渡口,管事们早就把白己要出航

    的船只早早就安排走了,整个渡口非常空旷,偶尔才有一两只出航。

    南瑾流苏帝着上船,扬帆而起。

    今日的水面很静,玄北和紫灵他们在船尾,丽梳办推看自瑾在船头吹风,八月的江南凉风

    徐徐,凉爽又帝着和煦。吹得非常舒服,阳光灿烂,给水面铺上一层金光,河面金碎,满江跳

    跃,分外活泼。

    赤丹河横跨南北全境,河水非常情澈,水映蓝天,像一块纯净的蓝宝石,水流缓漫,两岸

    有很多村落,生长着各种各样的热帝树木。绿草茵茵的田野,高大的树木,碧蓝的天空,田野

    上到处盛开的鲜花,形成了赤丹河上独特的迷人风光。

    两岸村落里有在河里洗衣的青春少女,纯朴干净的脸,一地欢声笑语,有村团扣渔,河面

    上还飘着小扁舟,有一叶扁舟上,一名俊秀的青年在静静地坐着,着迷地看着心爱的姑娘在吹

    着笛子,悠扬帝着爱清的甜蜜的笛声在赤丹河上飘荡不去。

    “赤丹河真的好美.’流苏迎着河风,一头青丝随风飘逸,洒出三分潇洒,三分柔清,浅

    蓝长裙和河天一色,仿若水上精灵翩翩起舞,爵间晃花南瑾的眼睛。

    她更美.

    两岸风光虽美,却抵不过她轻眸浅笑。

    “开心吗?’南瑾笑问。

    流苏点头,开心板了,从未领略过如此美丽的风景,从山上看下壮丽非凡,在河上看,却

    如亲临幻境,情新秀丽。

    “早知道赤丹河这么美,当初就该坐船来凤城,这一路上一定大饱眼福。’流苏有些后晦

    当初走陆路。

    “这可不行。’南瑾摇头,流苏挑眉,他继续道:“当初若是走水路,我怎么会遇上苏苏

    P?

    “也对哦.’流苏回眸一笑,发丝掠过她灵秀的丽眸,语帝沉静陕乐,“那我宁愿和南瑾

    相遇。不过说不定我们有缘,在凤城也能见到呢。

    梳办笑窖情浅而温淡,如一朵在情风中的雏菊,不漂亮,却非常雅致,南瑾心一动,伸手

    拉她入坏,流苏措手不及,跌在他坏里,下意识反手勾着他的脖子,南瑾环住她的身子,俯身

    ,清不白禁攫住她的双唇。流苏微愣,亦启唇回应,温暖的舌尖窜进,卷住她的馨香的舌尖,

    吸吮挑逗,强曝却不失温柔,攻城掠地。

    酥麻的感觉从脚底窜至背脊,直至头皮,流苏清难白禁回应,贪恋这抹属于她的温暖。

    船舱鬼鬼祟祟闪出几个脑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亲热,阿碧笑道:“我终于相信,公子

    可日」上女人坏孕了?

    几人失笑,阿碧的话也是他们心底的想法,小翠也笑道:“公子吻得好热清,你猜他多久

    才会放开。

    “我打赌,公子的手一定会伸进少夫人衣襟里。”玄北笃定下结论。

    “公子又不是你,色胚.”阿碧嗤道。

    “这不是色不色的问题,是男人的本能.”玄北一本正经地纠正。

    小翠翻个白眼,“紫灵,你仁)后离这头只会发清的猪远点。

    紫灵一脸挫败地看着这三人,看人亲热还大胆地研究打赌,她算服了他们。连韩叔者『一脸

    笑窖

    直到梳办透不过气来,南瑾才放开她,意犹未尽地在被他吻得艳红的唇上轻啄两口,流苏

    脸颊配红,南瑾向来情透的眼眸染上少许微红,刚一碰触,流苏脸色更潮红,紧张地抓紧他胸

    前的衣襟。

    南瑾声音略失平日温静,浅浅道:“苏苏啊,生辰陕乐.

    流苏诧异地张嘴,他不提,她者『忘了,“你你怎么会知道?

    “只要有心,便可知道.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76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赤丹河上风光明媚,一片绚烂,远处高林青木,随风飘荡,浅滩处侮鸟嬉戏,偶尔展翅高

    飞,半空刮过漂亮的剪影。近处流水缓缓,满江金碎,肖户飘扬,好一条光彩夺目的赤丹河。

    帆船上,暖意四飞益。

    流苏眼眶微红,愣愣地看看自瑾,八月十七,她的生辰,她已经有两年没有过生辰了。有

    一年锦绣在家帮她过,煮了一桌子栗,还煮了红鸡蛋和长寿面,让她全吃下去,又帝着她出府

    去玩,在秀情河边放了很多烟花,这是她特意帝回来,给她过生日庆祝。知道她娘和爹是不可

    能帮流苏过生日,敏儿能力有有限,一直仁)未节日者『是锦绣陪着流苏庆祝。

    那一午梳办刚刚醒来,失去记忆,对一切者『很陌生,对锦绣也是,只觉得很仿徨,那年的

    生辰她过得郁郁寡欢,为了不使锦绣失望,勉强装出一副陕乐的样子。她只记得那一年的锦绣

    的笑得很开心,她感染她的陕乐,从心里接受这位姐姐。

    而后两年生日,锦绣者『随着方富贵出远门,每年到八九月,生意就变得非常臀陀,锦绣想

    要帮她庆祝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是从外地给她帝回稀奇古匡的珍宝当成礼物。而家里就只有

    她和大娘,可想而知,在那段日子,她过的日子是非常煎熬,受到大娘的冷嘲热讽,偶尔还有

    打骂。对流苏而言,生辰对她而言,是非常痛苦的日子,每到生辰,大娘者『会变本加厉地虐待

    她,有一年还故意用点燃的香烫伤她的手臂。这些阴暗的经切梳办很少想起,者『担在心底,锦

    绣和大娘的关系因为她的原因已经很不好,她不想让她们母女关系更恶化,在家里受到什么罪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