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1

_分节阅读_11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来澄情一切?

    “大师说得对,躲在风家堡里当缩头鸟龟是什么意思,有本事出来说一声,这令牌是怎么

    回事?”东方家少主叫嚣。

    “难不成堂堂的风家堡少夫人竟然是魔宫的少宫主?’武当一名弟子冷笑。

    “让风南瑾夫妇出来,别躲在家里当缩头鸟龟.

    “对,出来.出来.’众人叫嚣。

    阿碧冷笑,他们还真是两套标准,冰月宫在他们眼中也是魔宫,怎么公子是主人就成,少

    夫人是幽灵宫少宫主就不成?分明是找借口徒生事端,说得倒好听。

    冰月宫仃事作风果断冷酷,却从不滥杀无辜,其势力在他们眼中已经构成莫大的威胁,而

    幽灵宫仃事作风偏阴毒诡秘,下手无清,特别是最近主动挑起不少武林血案,在他们眼中,早

    就欲除之而后陕。别说她不相信少夫人是幽灵宫的人,就算是,他们又能怎么样?明明知道冰

    月宫是风家堡在掌控,他们却不敢上来挑衅,却四处找冰月宫的地点,难不成知道幽灵宫也是

    风家堡的就敢肆意妄为了?

    “明空大师,出家人不打证语,即使我家公子出来澄情,你们会相信吗?”阿碧凉凉地反

    问,门口的叫嚣已经引来风夫人和风侮某玄北等人的注意,纷纷赶来。

    “阿碧,发生什么事?’风侮某见到这帮武林人士凶神恶煞,沉声问道。

    阿碧简单地把事清说一遍,风侮某肇眉,回头道:“莫离,通知公子.

    “是.’莫离领命而去。

    门口聚众有玉十多人,个个配有兵刃,而三辆马车上者『是中毒的人,风侮某见此清形,便

    知道今日此事不会善了。不禁肇眉,丐帮一名弟子仗着人多势众,喊了一声,“他们在故意拖

    延时间,我们冲进去,亲白找风南瑾要个说法.

    “对,冲进去.

    “各位,不要冲动,还是等堡主出来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明空大师阻止,却制止不了

    利益熏红眼睛的他们,风家堡啊,天下第一大堡,富可敌国,活脱脱一座巨大的金山藏宝库。

    门口顿时骚动起来,打斗,夹起众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然往里头冲,慌乱顿起,一把保健趁机冰冷的刺向不会武功的风少夫人。阿碧小翠工即抽出随身长鞭,住刺向风夫人的宝剑一抽,咧四户,长鞭划破长空,发出

    冰冷的锐气,一人卷住剑柄,一人狠狠抽在那女人的脸上,血零四射,只听见那女人一声渗叫

    ,倏然捂住被抽破的半边脸孔,鲜血顺着指缝冉冉而出,爵间红了手背。

    “师傅’女子渗叫,被毁窖痛苦让她声音帝着哭音,转头向一名中年女人求救,似乎

    想要让她为她出气。

    “废物?’那是一位年至中年的女人,有些苍老,脸色黯淡无光,双眸阴厉,对白己弟子

    受伤毫不在乎,瞪着风夫人的眼光有些限意。

    玄北早就让人护着风夫人回去,率领众人拼命抵挡住他们的攻势,一时乱成一团。

    刀光剑影,一片棍乱.

    战况激烈,杀气进射.

    剑尖相撞,一窜零星火光四处激射,不知是利益熏红眼睛,还是杀红眼睛,叫声四起,拼

    命地住里头冲去。

    明空大师退到乱战之外,慈悲的眼光露出一团困惑和无奈,念了声阿弥陀佛,淡淡地观战

    ,北堂山庄的庄主也不和他们一起胡闹,摇摇头,什么话者刚受说。

    风家堡大部分的侍女家丁者『会武功,且身手不弱,南瑾最近又从冰月宫调来十几名高手在

    堡中守护,实力和这批武林高手相比,虽略逊,却相差不远。不过事发夹然,好多人环在后院

    巡视,风家堡又大,来不及到前面来,前院人手不多,一时被打得措手不及,被逼到堡中前庭

    “岂有此理,默人太甚.’风侮某剑气一扫,这批所谓的武林正派人士的蛮不讲理,她算

    是长见识,娇喝一声,“者『给打,别手下留清.

    他们招招夺命,剑尖逼人,出的者『是阴狠的杀招,毫不留清,似乎限不得把风家堡的人赶

    尽杀绝,简直就是一群强盗。

    风家堡的壮丽他们来不及欣赏,听闻警铃之声齐聚的风家堡其他人马纷纷涌到前面来,一

    时间,占了上风的武林人士顿显弱势。

    一脸寒峭的风南瑾出现在走廊拐角处,韩叔推着他,在大堂前停下。南瑾双眸沉如坚冰,

    眉间一点朱砂凄绝而艳丽,静静加坐在轮椅上,也不发话计袖们停下,如一座冰雕,寒气逼人

    ,冷厉的眸光扫过这群武林人士的丑态,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讥俏弧度。轻轻地把玩着手

    J自的蚕丝金线,好似在安静地看着一场闹剧。

    请用新地址腼叭N故Y比访问本站

    韩叔憨厚的脸卜构露出不悦,这群人太过分了,强盗者刚受有他们蛮横,莫离一说前头有人

    硬闯,南瑾就让他帝着四人在墨宇轩守着流苏,别让她出来,跟着韩叔来到前庭,没想到看到

    如此野蛮的一幕。

    那就比比,看看谁更彪WEl

    “南瑾啊,让他们停下来吧.’风夫人从大堂中出来,担陇地看着前头一片棍战。

    南瑾摆手,“娘,别担心,他们久不练伸手,让他们过过瘾,免得个个者『不知道天高地厚

    一

    风夫人陇虑地咬唇,有他儿子在,天塌下来者『不泊,可不知道为何,她总有一种不祥的预

    感。

    前庭激战,火光四射,玄英师太一掌击中一名侍女,狠狠地捧倒茶花中,小翠阿黔鞭一

    挥,默契十足抽向她,左右开弓,玄英师太避开小翠一鞭,却躲不过阿碧,手臂被抽了一下,

    鲜血直流,连连后退,碰翻了路边的茶花,一脚踩烂。

    风夫人心疼得不得了,这些茶花者『是珍贵品种,打斗间毁了不少。

    阿碧小翠见状,鞭子如雨点似的,发狠地住她脚下抽去,打得她如跳舞一般,脚下被抽好

    几鞭,渗叫连连。

    风侮某剑气冷扫间已经放倒数人,而风家堡几个武功弱一点的侍女家丁也被打得难仁妞已身

    南瑾不急不漫地看着,风家堡显然占了上风。

    倏然两条身影飞身而起,宝剑在眼光下闪着冰冷的杀气,身如蛟龙,气势如虹,直劈风南

    瑾而来。

    韩叔工刻拉着风夫人后退几步,南瑾安安稳稳加坐在轮椅上,眼睁睁地看着两把宝剑破空

    而来,他唇边勾起一抹冷笑,一拍轮椅扶手,触动机关,一把柳叶刀迅速向一名男子手腕扫去

    ,无清地挑断男子手筋,宝剑呕哪洛地,他尖锐地大吼一声,捂着手腕哀嚎。南瑾另一手袖口

    一抖,一枚黑棋冷握在手,风轻云淡一弹,霸气凌然,打中另外一名男子腰腹,顿时他从半空

    跌落在地,浑身抽搐,渗叫连连。

    轻轻松松解决两人,迅速,冰冷,无清.

    “阿弥陀佛,风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明空大师的声首徉厚有力,灌注三层内力,在

    如此棍乱吵杂之下,亦能听得一情二楚。

    南瑾历眸斜斜上挑,声音平平缓缓,“大师乃出家之人,凡尘俗事亦能让大师出山,出乎

    南瑾意料之外。

    北堂庄主肇眉,略有风霜的脸板为厚重霸气,沉声道:“风堡主,你不肯医怡外头那些中

    毒的武林人士,他们乃是爱护心切,请堡主多多侮涵.

    南瑾冷笑,不咸不淡地反问,“北堂庄主说出此话,不觉得面红耳赤么?他们的死活,于

    我何干,在我的地方如此放肆,我又何必客气?”

    “堡主,双方何不各退一步”

    南瑾哼哼,“各退一步?你们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谈条件?”

    北堂庄主呼吸一窒,外头传闻果真不假,风南瑾根本就不卖任何人清面,连他和明空大师

    出面也遭到他冷嗤,我行我素,狂掀丽不逊,冷模的脸,似笑非笑的嘲讽,据掀小可侵犯的深

    清,情贵绝尘的气质,不怒而威。

    “住手.’见南瑾丝毫扮受有喊停的意思,北堂庄主大喝一声,且白南瑾出现,如同主心骨

    一样屹工在那里,风家堡的人攻势更加迅猛,他们的人渐渐露出疲态。

    打得激烈的两边人马工即分开,前庭一片棍乱,摆仕前胜防有的茶花者『被殃及,几乎全部

    被毁,一地残红浅白,风夫人看得那个叫心疼。

    两方人马仁)大道为界限,分工一旁,全神戒备,随时者『有大干一场的趋势。

    风侮某上来,简单地把事清说了一遍,南瑾眉悄一挑,眸光闪过诧异,风侮某问道:“怎

    么看?苏苏她”

    “不关苏苏的事.’南瑾摆手,坚定地道,毫无条件信任流苏。

    玄英师太把那令牌冷冷地丢在地上,把手臂上和大腿上者『被阿碧和小翠抽了好几鞭,一件

    道袍染上鲜血,双眸气红,瞪着南瑾问:“风堡主,这是怎么回事?”

    阿碧捡起那块令牌,特制的靛骸头,一朵血红牡丹,的确是幽灵宫少宫主的令牌,南瑾不

    动声色让袖口一藏,众人见他不咸不淡,东方家的少庄主怒问,“风堡主,你这算什么意思?

    让风少夫人出来交代一声,难不成她就是幽灵宫的少宫主?”

    众人纷纷附和,光鲜亮丽的东方少庄主一脸高傲,第一次见到名满天下的风南瑾,一个瘸

    子而已,他根本就看不起他。

    “交代?’南瑾冷笑,把玩着蚕丝金线,冷声反问:“我夫人是谁,凭什么和你交代?”

    小翠一扬唇角,“公子,他是咱家后院栗园最大最白最嫩的那根蒜,要炒要腌者『随您,公

    子您眼拙了吧,竟然认不出来。

    “昊丫头.你找死.’他挥剑就要刺向小翠,小翠嚣张一甩长鞭,那架势,一气呵成,一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