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2

_分节阅读_11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脸单挑就上的霸气,气得东方钎差点翻白眼。

    “哦哦,匡不得这么昊呢?”阿碧装惶作样地捂着鼻子,气得东方钎更是气血上升。

    “东方贤侄,别和这帮昊丫头计较.”白家庄主安抚道,东方钎狠狠地瞪了阿碧和小翠一

    样,不甘一哼。

    “风堡主,事日至此,何不让少夫人出来和大家说个明白?’北堂庄主意义深长地道。

    风侮某嗤笑,“你们真是可笑,我侄媳是谁关你们屁事?让你们来多事?一肚子黑水的人

    还能装得正气,可笑,从哪儿来滚回哪儿去,别在这儿碍眼。

    今天他们硬闯风家堡,毁了一地茶花,姿态蛮横,仁)正气之举掩盖丑陋的目的,简直就让

    人作呕.

    “风姑娘,大家好言好语,你又何必出口伤人,大家者『为了武林的安危而来。’有人不满

    地道。

    “武林的安危?’风侮某失笑,“可笑.

    “风南瑾,今天没有个交代,别想我们会善罢甘休,谁者阱白你,并不代表我们会泊你,危

    害武林人人得而诛之,风少夫人若是幽灵宫少宫主,她杀了慕窖一家,堡主请把她交给我们武

    林处理,不得包庇.”白震飞厉喝,一脸正义,矛头直指流苏。

    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慕窖少白眼里闪过一抹限意和挣扎,抿唇不语。

    提到慕窖山庄被灭门渗案,群雄个个热血激昂,同仇敌汽,似乎和幽灵宫有不共献天之仇

    的人是他们。

    南瑾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慕窖一户在凤城管辖范围之内,幽灵宫少宫主杀了慕窖一

    家,不是交给官府处理么?轮得到你们多管闲事?”

    北堂庄主被南瑾当面一刺,脸色是不好了,一句多管闲事就把所有人的嚎队激昂者『无清地

    压了下去,看风南瑾的眼光者『变得恶狠狠,和要吃人的一般。

    “风堡主如此维护令夫人,难道她真的是幽灵宫的少宫主,而你们夫妻两一唱一和,在武

    林掀起腥风血雨,这算什么?夫唱妇随,还是妇唱夫随?”一名面色阴森的青年人好奇地问道

    ,冷冷的声音帝着三分嘲弄和恶意。

    南瑾冷眉一扫,不紧不漫地开口,“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似乎料不到自瑾神色如此镇定,不紧不漫的语气逼得人透不过气来,冷模的眼神如君主巡

    视领土般,涓狂,霸气,还有对他们不屑一顾和毫不在乎的轻视,姿态安闲而凛人。

    群雄开始骚动,明空大师道:“风施主,是与不是,还请风施主说过明白,大家也好安心

    回去。何苦回避话题?”

    南瑾淡淡勾唇,“大师看南瑾似是回避话题之人么?是我做,我承认,不是我做的,我懒

    得解释,有什么好说?再说,我说实话,你们也未必会信,目的不在于此,又在怎么会听我之言?

    “恐泊是堡主有意包庇尊夫人吧?”

    南瑾挑眉,“我夫人就算是幽灵宫少主,你们又能如何?抓她?凭你们?”

    嘲讽和轻视的眼光让点燃众人心中最阴暗角落的火苗,喇一下疯狂燃烧,手中的兵刃蠢蠢

    欲动,想要把南瑾劈成两半。

    “风南瑾,你有什么好嚣张的?没有这张轮椅,你还不是和废人一样任人鱼肉’他话

    还没说完,风家堡的人纷纷怒焰升腾,阿碧小翠两条长鞭狠狠地抽过去,东方钎院陀躲避之际

    ,阿宝手中的暗器出手,狠狠地打中他的肩膀,鲜血工刻涌出。没有公子的命令,他不敢伤他

    要害,免得夹生事端。

    东方钎尖叫得杀猪般,阿宝的匕首悴了毒,他整个手臂者『麻了,他们动作太陕,群雄应付

    不及,东方钎顿时脸色青紫,一脸扭曲,扑通一声倒地,众人乱成一团。

    “解药?”东方山庄的人狠狠地瞪着阿宝,阿宝关噜噜地咧汁嘴,笑窖阳光灿烂得欠揍,

    “鄙人觉得东方少爷嘴巴实在是昊得熏死人,还是闭嘴为好,不然我泊会熏死你们,奇匡,阿

    碧小翠,你们者『觉得昊了,为什么他们那么近却闻不到味道?”

    “阿宝啊,你说,这人和畜生的鼻子能相提并论吗?”阿碧鄙视他无常识。

    “者『从茅房里出来,怎么会闻到对方的昊味呢,闻白己的就成了。’叼、翠关噜噜地接口。

    群雄大怒,玄英师太厉喝,“你们风家堡简直默人太甚,用心歹毒,不用问了,她如此闪

    烁其词,风少夫人一定就是血洗慕窖山庄的凶手,大师,北堂庄主,你们者『是慕窖庄主的挚友

    ,难道就这样置之不理么?还有慕窖少庄主,你忘了慕窖家的血侮深仇吗?”

    几人眼光者『变得复杂起来,南瑾冷笑,扫了一旁的慕窖少白,见他眼光痛苦,不桨鳅讥地

    勾起唇角,“慕窖少庄主,当日幽灵宫少宫主帝人灭慕窖一承书两门,你应当见过她,你认为,

    我的夫人有可能是那位身体灵便,能打能杀的幽灵宫少宫主?”

    一群白痴.

    慕窖少白诧异地张开嘴巴,他见过流苏大肚便便的摸样,怎么可能是那位心狠手辣之女,

    当下向群雄抱拳道:“各位前辈,大侠,江湖的各路朋友,此事恐泊令有误会,风少夫人绝对

    不是幽灵宫少宫主,在下可仁)探证,风少夫人是无辜的。

    所谓的急转而下,说得恐泊就是这种清况,刚刚还饥侵在仇限和挣扎中的慕窖少白主动出

    来给流苏澄情,群雄纷纷瞪眼,怒指慕窖少白骂他忘思负义,受风家堡点滴之思却不顾慕窖家

    血侮深仇。

    “慕窖公子,你别让他们给骗了?

    “是啊,风南瑾诡计多端,这一定是他的阴谋诡计.

    “慕窖少庄主,难道你忘了慕窖老庄主死得有多渗吗?”

    南瑾冷笑地看着这场闹剧,他们白然是不希望慕窖少白亲白出来澄情,不然他们哪儿来的

    工场继续在这儿胡作非为?

    一直在场的紫灵兄事清发展得越发不可收抬,院陀对南瑾道,“公子,这令牌不是小姐的

    ,你要相信小姐,她不是什么幽灵宫少宫主。

    自瑾饥静的眸子看不出清绪,他白然是知道梳办不是幽灵宫少宫主,淡扮莫的眼光示意紫灵

    把话说下去,众人的吵闹也静下来,眼光纷纷盯着她身上,有警告的,有好奇的,有询问的

    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看着,紫灵难免有些紧张,玄北从一旁过来,环住她的肩膀,给她勇气

    ,紫灵僵硬一笑,迎着群雄的眼光勇敢地道:“这令牌是如玉小姐给我们少夫人,让我们路上

    若是遇上什么麻烦,就拿着令牌去药铺求助,我们少夫人根本就不是你们说的什么少宫主。

    “肯定是这丫头编排出来的鬼话,大家不要信她.’有人高喝。

    南窿脸奋一沉,冷厉的眼光扫过他们,那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横扫千军,顿时压住全场骚动

    ,有的人天生就有这种震嗓人心的力量。

    “明空大师,北堂庄主,这事已经一情二楚,连慕窖少庄主者『说内人不是幽灵宫少宫主,

    敢问两位,今天此事如何了结?’南瑾不紧不漫地问道,戏看够了,就该秋后算账了。

    明空大师道:“阿弥陀佛,是我等鲁莽,晾扰风堡主.

    “大师,你在说什么,就算风少夫人不是幽灵宫少宫主,也和她有关,不然她怎么会有她

    的令牌?”

    南瑾冷笑,这样下去简直就是没完扮受了,等会该连冰月宫的事者『扯出来了。南瑾根本就不

    看说话人,转向明空大师和北堂庄主,“大师,晾扰算是小事,可是,我娘的茶花,该怎么赔

    呢?这一颗就价值连城,谁来赔?”

    明空大师和北堂庄主明显一匪,风南瑾果真是生意人,不是赔不起,而是谁赔呢?这么庞

    大的数目。

    而南瑾的眸光沉静如水,似有不依不饶之态。

    其他人见满地破碎的茶花,脸色一阵青白,那股嚣张的气焰工刻散了,有人小声嘀咕,

    风家堡富可敌国,会在意什么茶花吗?”

    声音虽小,却被南瑾听得情情是是,他眼光扫过他们,倏然大变,身子一下子坐直了,一

    股凉气顿生,少了两人。

    “玄北,阿碧,小翠,工刻去墨宇轩.’南瑾急急下令,就在这时候,一阵大笑张狂传开

    ,那名脸色黯淡的中年女子擒看梳办,身边的女弟子眼光锐利地戒备着,脸上的血痕还没有干

    净,恐沛得如地狱来的魔鬼。流苏痛苦地肇着眉,脸色苍白,被她勒的颈脖疼痛,说不出话来

    “少夫人”

    “苏苏”

    风家堡这边的人大晾,想要过去,中年女子掐住流苏的咽喉,表清阴毒,“谁敢过来?

    其他人不得不止步。

    南瑾一双眸子越发冷静沉寂得骇人,阳光下的脸色竟然比梳办还要苍白,平缓得听不到一

    丝彼动的声音扬起,“什么条件?

    “果真是风堡主,陕人陕语,想要你妻子和孩子平安无事,工刻帝你娘这个贱人去幽灵宫

    ,否则,你宝贝妻子就没命生下孩子。”中年女子哈哈大笑,笑声刺耳尖锐,抱看梳办掠向堡

    外。

    “不要追.’南瑾厉喝,阳十袖们要追的脚步,脸色寒如寒霜。流苏痛苦的眼升在袖脑侮

    里盘旋不去,她的身体根本就经不起折腾,倘若不小心他心脏窒息般一疼,平静地口,

    小翠,工刻赶下山,让他们别阻拦,随她去,别让她伤了少夫人。

    “是,”阿碧匆匆陀陀地下山,她肃着脸,非常恐嗅。

    群雄似乎也被这清况给晾愣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南瑾,怎么办?’风侮某和风夫人大急,风南瑾手背上青筋夹起,压抑着一股深沉的怒

    气,厉眸扫过群雄,猛然一拍两边扶手,无数支牛毛针如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