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4

_分节阅读_11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是便宜

    了。

    “是.”夏竹工刻领命。

    “冬雪你跟着去.

    “是一

    “秋云,宫雪梅和风南瑾呢?

    秋云应道:“上寒水崖了?

    如玉匆陀点头,吩咐秋云去让宫雪凝出关,她匆匆陀陀赶去寒水崖。

    寒水崖顶,山势陡峭险峻,奇峰夹起,崖顶常年刮着猛烈的风,飞沙走石。这座寒水崖是

    附近山脉中最险峻,最高的一座山崖,三面者『是奇峰峭壁,底下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鸟兽

    绝迹,难日摩登。只有一条小道通向寒水崖顶。

    如干杆到的时候两方人马正在冷冷地对峙,宫雪梅挟持梳办站在峭壁边,脸色阴沉狠毒,

    她身边有九名少女,其中的一位她认得,是当日目充她四处行恶的少宫主。

    而风南瑾这边,却只有玉人,风南瑾,风夫人,风侮某,玄北和小翠。

    风自瑾饥静加坐在轮椅上,眼神中透露的是明月出天山,苍茫云侮间的镇定和大气,不见

    一丝担陇和恐嗅,只是冰冷地看着她。

    如玉一上寒水崖,南瑾眼光一眯,露出三分沉锐,几乎可仁青得出她的身份。

    “如玉’流苏一眼看见如玉,细碎地喊着,她被宫雪梅钳制住,咽喉被勒出一道淡淡

    的血痕,苍白着脸,却力图稳定心绪,眼光坚制沉静,没有露出一丝恐院。

    在此清况下的少女,后在日夕,却不晾不嗅,狂风吹拂她的发丝,在脸上划过柔制的弧度

    ,似蒲柳,那么微弱,却此般坚强。

    “流苏’如玉上前,顾不得风南瑾,新仇旧限一起涌上,如玉眸光如电,直射宫雪梅

    “宫雪梅,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幽灵宫总算有说得上话的人出来了,怎么,宫雪凝泊死让你上来送死么?”宫雪梅嘲讽

    一笑,挑衅道。

    风南瑾冷冷一喝,“既然幽灵宫有人上来,谈条件一

    “谈条件?哈哈哈’尖锐的笑声响彻崖顶,尖锐得可断一」破狂风中卷起的飞沙走石,

    张狂,又夹着层层浓烈的限意。

    流苏被她的失户震得耳朵有些发痒,口匡哪作响,高亢的笑声刺得耳膜微微发疼,不由得肇

    眉,这个女人是疯子.

    “我说过,拿你娘的贱命来换.我要你杀了宫雪凝,而你娘,我要把她碎尸万段,仁州尝我

    这二十年所受的苦.”宫雪梅笑罢,冷酷地道,瞪着风夫人的眼光夹着尖锐的}鼠

    “疯子.’风侮某哼了哼,若不是看看梳办在她手上,她真想一鞭子狠狠地抽过去,劈烂

    她那张黯淡无光的脸,“我大嫂和你无冤无仇,你找到她什么麻烦?

    “无冤无仇?哈哈”宫雪梅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笑声尖锐,阴冷的眸子倏然进出

    一股杀气,手一扬,撕裂她脸上的假皮面具,“秋水盈,你还认得我吗?

    那是一张非常可泊的脸,半边脸颊非常完美,水嫩娇柔,而另一边却凹凸不平,像是被什

    么东西啃咬过,留下丑陋的痕迹。

    流苏的眼光看过去,正巧看到她脸上的伤痕,倒吸一口气,那是被蛇咬伤的痕迹,她生平

    就泊蛇,身子一阵颤抖,平静的眼光露出三分恐嗅,似乎听到爬在草丛里的媚蛇发出森冷的警

    告,正一口一口地嘟交她的脸庞。宫雪梅却误认为她是被她的脸吓到,一路上,流苏者『安静配

    合,不晾不嗅,没有哀求,没有疑惑,平静坚强,现在却露出恐嗅,定然是被她吓到,宫雪梅

    脑怒,扬手啪一声,狠狠地刮了流苏一巴掌。

    “啊’流苏痛呼被她打偏了头,唇角破了,鲜血溢出,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可

    见她打得多用力。

    “苏苏”

    “流苏”

    南瑾的眼光迅速划过一道杀气,金线出手,喇一声直扑宫雪梅咽喉,毫不留清,宫雪梅可

    日抓住流苏挡在面前,南瑾瞳眸一睁,工刻抽回金线。

    这一来一回,剧烈的动作弄得流苏肚子一阵拧痛,痛苦地肇眉,冷汗从额头上滴下。

    不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就不叫风南瑾.

    南瑾眼光冷厉,冷声道:“宫雪梅,别伤害她.

    “原来是你?’风侮某诧异地挑眉,终于想起来她是谁,迟疑地拧眉,“柳无梅?

    风夫人诧异地看着她,似乎油想起她是谁,比然大晤,召雪相哈哈大笑,“现行想起我是

    谁,是不是死也螟目了?

    这时,一道人影翩然飘上寒水崖,白衣胜雪,飘逸出尘,三十多岁的女人却如而二八少女

    ,美得如梦如幻,精致的玉官,孤傲的神色,有种孤芳白赏的风清。

    幽灵宫主宫雪凝.武林之中人人闻之色变的女魔头.

    “宫主’如玉迎上去,宫雪凝摇摇头,看向宫雪梅的眼光非常失望,樱唇微微启动,

    “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放不下,作孽,陕放了风少夫人,我们之间的思怨无须累及无辜。

    “亲爱的姐姐,十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宫雪梅冷笑地打招呼,她和宫雪凝虽然是同胞

    姐妹,却无相似之处,虽然也是美女,却不及宫雪凝一分飘逸。

    宫雪凝眼光看向风夫人,有些复杂,看向宫雪梅,抿唇,沉声道:“雪梅,错一步,已错

    大半辈子,难道你要错一辈子吗?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别在这假涅涅.”宫雪梅倏然厉喝,脸色扭曲,勒看梳办颈子的力道不受控制地加大,

    疼得流苏额头上的冷汗更密,看到自瑾心疼不已,宫雪梅看见宫雪凝出现,显然已经气得失去

    理智。

    “当年若不是你一副假仁假义,私下帮一个外人,风慕云怎么会弃我而去,我怎么会落得

    如此下场,者『是你们两个贱人,如果不是秋水盈,慕云不会变心,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得到慕

    云,还有你”宫雪梅一脸扭曲地怒指南瑾,扭曲得可泊的脸更加恐沛,非常狰狞,强烈的

    限意蒙蔽她所有的理智,“若不是你娘勾引慕云,坏了你这个杂种,如果不是你这个杂种,慕

    云不会对秋水盈处处关坏,日久生清,者『是你们的错,我要你们者『死,在我面前死.

    她太激动,勒得梳办透不过气来,脸色苍白得可泊。被人指着鼻子骂,风南瑾毫无感觉,

    看见流苏一脸冷汗,难受得脸色苍白,他眸光一沉,该死的宫雪梅.

    崖顶狂风大作,杀气疯狂蔓延,南瑾脸色难看至板.

    风夫人着急喊道:“宫雪梅,你松开苏苏,别伤了她”

    “哦,我忘了,这是你的宝贝孙子哈哈,我本来想让风家绝子绝孙,不过这样也不错

    ,风南瑾,我要你工刻杀了宫雪凝,然后跳下去白杀,两条人命,换你妻子和孩子,很公平,

    之后我再漫漫收抬秋水盈,哈哈我等这一刻等了足足十多年,明天者『在限中渡过,我要你

    们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呵呵”宫雪梅为即将来临的画面而兴奋,为了报仇,足足等了

    十多年,马上就要享受胜利的果实,兴奋,太让人兴奋。

    她的话让不少人心口发寒,恐惧。这个女人被仇恨逼疯了,

    “不要,南瑾啊’流苏一听宫雪梅的话,背脊爬上一股冷意,才开头就被宫雪梅

    从背后打了一掌,“闭嘴.

    南窿脸奋紧绷,宫雪凝摇头叹息,微微冷悯,“雪梅,一切者『是你咎由白取,匡不得他人

    ,为何如此执迷不晤.

    “你住口?’如魔鬼的般丑陋的半边脸狰狞恐沛,宫雪梅失控地尖叫。

    这件事的起源是二十年前,风家堡堡主风慕云是一位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公子,风家富

    甲一方,又广施善心,人缘板好。风慕云武功高强,侠义心肠。当年爱慕他的女人在凤城可以

    从凤凰大道排到渡口,可谓壮观,可他眼界板高,且又正气,不沾风尘,更惹得众家少女芳心

    大动。

    其中便有幽灵宫的宫雪凝合宫雪梅两姐妹,宫雪梅先认识风慕云,为了泊他知道她是幽灵

    宫的人,便化名柳无梅。后米宫雪凝好奇心高气傲的妹妹究竟会爱上什么人,便下山看看。一

    眼却钟清风慕云。

    当年的召雪构嫌清奔放,作风大胆,处处向风慕云示爱,限不得工刻嫁给这位如意郎君,

    而宫雪凝孤冷沉静,非常内敛。相比于热清奔放的宫雪梅,风慕云对召雪凝颇有好感,两人经

    常一起出游,琴瑟和鸣,是一对非常相配的璧人,风慕云心里真心把宫雪凝当成红颜知己,而

    宫雪梅却认为,是宫雪凝抢了她的意中人,姐妹两经常发生摩擦,本来感清颇好的两人却因为

    风慕云大打出手,一气翻脸。

    宫雪梅利用南疆巫术迷惑了风慕云的神智,让他有了爱上她的假象,两人在风家的别院过

    了一段非常惬意的日子,非常思爱,而风慕云而答应在别院迎娶宫雪梅,就在娶妻当天,宫雪

    凝风尘仆仆从南疆赶回来,仁)蓝茵圣草之果唤醒风慕云。风慕云得知这阵子所过的者『是一段虚

    假的日子,一怒之下拔剑伤了宫雪梅。

    后来他僻着宣雪梅,而宫雪梅却紧追不舍,他不胜其烦。刚好那时候认识了南瑾的娘,秋

    水盈当时刚到凤城,在风宇洒楼当厨娘,风慕云第一次见到秋水盈便喜欢上她,方知白己寻寻

    觅觅一生,为了就是等她,秋水盈才是他的缘分。他工刻展开猛烈的攻势,很陕让秋水盈爱上

    他,嫁入风家堡。

    沉浸在爱清中的风慕云彻底把宫雪梅丢在一边,忘了女人的妒忌自有多强,而那时候的宫

    雪梅却坏了孩子,听到风慕云即将成亲的事,气得失去理智,发誓要把迷惑风慕云的女人碎尸

    万段。成亲当天,宫雪梅偷偷潜入风家堡,掳走秋水盈,而那时候刚巧,秋水盈亦</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