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5

_分节阅读_11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有了身孕,

    宫雪梅嫉妒得发狂,想要把秋水盈推入蛇堆,让她被万蛇缠身,撕咬而死。

    她恶毒的计划被宫雪凝阻止,对这个三番四次坏了白己好事的姐姐,宫雪梅限之入骨,她

    认定,如果宫雪凝不是为了私心帮风慕云解了巫术,那风家堡女主人的位置便是她的,她要杀

    秋水盈也被她制止,新仇旧}剐雨上来,她二话不说就朝召雪凝动手。宫雪凝早就通知风慕云,

    他也及时赶到,宫雪梅嫉妒红眼,见他们思爱的样子,气得失去理智,中途变招,要杀秋水盈

    解限,被风慕云一旱扣洛蛇堆,她的孩子不幸流产,宫雪凝来不及救她,在蛇声下,她被蛇咬

    伤半边脸颊。

    失去孩子,又被毁窖,这种限让宫雪梅变得越发偏激,心里越发扭曲,几次上风家堡大开

    杀戒,搞得风家堡无宁日,一片鸡飞狗跳。

    宫雪凝逼不得已才用银针封住她的内力,把她帝回幽灵宫,风家堡才有了安宁之日。

    直到风南瑾出世,宫雪梅得知,风家唯一的传人竟然白小不良于行,是个瘸子,她幸灾乐

    祸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孩子被白己的爹亲白杀了,对风慕云由爱生限,扭曲她的心灵,而他们

    的孩子却是个残疾,她认为这就是报应。

    她以为风慕云会因此疏离秋水盈,没想到他们却依然思爱,第三年又坏上孩子,宫雪梅嫉

    妒得发狂,故意棍进风家酒楼,把秋水盈从楼梯上捧下来,孩子不幸夭折,而秋水盈却因为一

    生无法再受孕。

    这件事风慕云大怒,工誓要杀宫雪梅报仇,而宫雪凝念及姐妹之清,救了宫雪梅一命,帝

    回幽灵宫,禁止她再出宫一步。

    除了限风慕云和秋水盈,她也限宫雪凝,倘若不是她多管闲事,她就不会有这种下场,她

    认定所有的悲剧起源者『是她姐姐害的。几年之后,她勾结外人想要覆灭幽灵宫,杀宫雪凝,而

    被宫雪凝发现,气得把她逐出幽灵宫。

    白此之后,便不再听到宫雪梅的名字,直到最近,丫下湖卜出了一个仃事作风和幽灵宫板为

    相似的组织,在武林中目幽灵宫之名为非作歹,挑起腥风血雨。又挑起幽灵宫和冰月宫相互残

    杀,她想要借着风家的手,杀了宫雪凝,而她的诡计被宫雪凝和风南瑾识破,两人者『按兵不动

    ,静观其变,她这才借故杀了慕窖全家,嫁祸幽灵宫,让两宫成为武林公敌,借武林人士之手

    杀了他们。

    而不料到,所谓的武林正派人士却如此不济,不禁畏嗅风家堡,连幽灵宫的密林者『闯不过

    去,她这才借机扶持流苏,趁机复仇。

    她的限持续了二十年,沉淀在心呈最一归暗的角落,日益腐烂,已不是他们所想象。

    这段陈年住事被掀开,对三个女人来说,者『是血淋漓的伤口,宫雪凝也很爱风慕云,只不

    过她的爱让她成全他的幸福,即使嫉妒秋水盈,却祝福了风慕云,她是个独特的女人。看着宫

    雪梅这样,她更是庆幸,当初她没有被嫉妒冲昏头脑,否则现在宫雪梅就是她活生生的例子。

    很不幸,也很悲哀.

    “风南瑾,我要你杀了宫雪凝,工刻,不然我杀了你妻子,这可是一尸两命.”宫雪梅威

    胁地抵着流苏的咽喉,露出娇嫩的脖子,被她勒得发红,渗出血丝,似乎一用力,就会把流苏

    的脖子狠狠地拧断。

    宫雪梅情楚地知道,这个世上,也只会风南瑾又可能杀得了武功出神入化的宫雪凝。

    “宫雪梅你疯了吗?宫主是你姐姐,你还有没有人隆?’如玉厉声骂道:“活得这么可悲

    ,你为什么不跳下寒水崖一了百了,免得活着痛苦,还碍着别人眼睛。

    如玉伶牙俐齿让宫雪梅脸奋扭曲,狠狠地捏回梳办的脖颈大动脉,如玉大急,风南瑾手中

    金线一动,如灵蛇一样射向宫雪凝,他如宫雪梅所愿。

    宫雪凝脚尖点地,翩然离地,身体轻盈如燕,闪到一旁,理智地开口,“风南瑾,先别说

    你杀不了我,即便你杀了我,白己跳下去,她也不会放过你夫人。

    南瑾根本就如扮受听到她说话一般,一拍扶手,暗器随之激射而出,三把柳叶刀分上中下三

    个方向射向宫雪凝,一把牛毛针随之而出。宫雪凝雪袖一挥,三把柳叶刀反向射回风南瑾,她

    身形翩然而起,躲过扑上来的牛毛针。

    身如白色凤凰,矫若游龙,翩然起舞,姿态优雅,下手轻柔却杀气刚硬,她把美和力完美

    地结合,以守为主,并未向南瑾出手。

    两道人影,雪白如斯,矫健如斯,缠斗起来,南瑾行动不便,暗器是他最有力的武器,而

    宫雪凝无意伤风南瑾,展开凌步,若隐若现地在避开和迎之间徘徊。

    所有人的眼光者『聚集在他们身上,这才是真I的高手过招,爵息风云变幻,南瑾的狠绝利

    索,宫雪凝的飘逸潇洒,组成一幅很和谐的画面。

    两人者『是世上少有的人中龙凤,把大气和柔美结合得非常完美,看得人在晾险中,还不忘

    了赞叹。

    悬崖上狂风大作,卷起一股细碎的石子扑打得人脸颊作疼。

    风夫人缓缓趁着他们的视线者『聚集在南瑾和宫雪凝的打斗上,俏然走近宫雪梅,等到小翠

    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夫人’众人厉喝。

    风夫人眼光乞求地看着宫雪梅,“宫雪梅,你限我就杀了我,放了苏苏,她是无辜的。

    众人想要过来,风夫人回头厉喝一声,“不许过来.

    宫雪梅哈哈大笑,“秋水盈,你也会有今天,好,我就先杀了你这个贱人.

    “不要,娘’流苏大晾,挣扎起来,用力推开宫雪梅,就在这时,风夫人眼光倏然一

    变,反手架开她想要抓住流苏的手,娇喝一声,“少夫人,陕跑.

    是阿碧的声音.

    “你不是秋水盈,岂有此理.”宫雪梅脸奋大变,如玉玄北风侮某她们蜂拥而上,想要救

    回流苏,宫雪梅身边九名女人迅速上前,一一挡住,顿时场面一片棍乱。

    阿碧架开流苏之刻,南瑾和宫雪凝的打斗工即停止,南瑾迅速转动轮椅向流苏而来,流苏

    才跑了两步就被宫雪梅脚下扫起的石头伤了小腿,猛然向前头狠狠地捧倒,她晾呼一声,反射

    隆地抱住白己的肚子,护着孩子

    “啊”一阵剧烈的痛从腹部传来,疼得流苏一下子爬不起来,南瑾大晾,阿碧一时分

    J自,被宫雪梅一掌狠狠地打飞出气,比南瑾陕一步一把雕流苏的头发,狠狠地拖起来,流苏

    浑身无力,头发被她扯得发麻,却抵不过腹部传来阵阵剧痛,她感觉有些潮热的液体正顺着大

    腿流出来,她疼得抽搐,想要工刻晕过去。

    南瑾大急,宫雪梅怒道,“风南瑾,竟然敢糊弄我,好,看来你一点者『不在乎她,好好好

    一

    她连连说了三个好字,口气更是发狠,“我就让你们风家绝子绝孙.

    她倏然拽住流苏的头发,可冷的她,疼得双腿打颤,根本就站不稳,几乎者『被她从地上拖

    到悬崖边,地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不要’南窿脸奋倏变,在他晾恐的眼光中,宫雪梅一把狠狠地把梳办推卜悬压

    发出一道尖锐的笑声

    流苏一身昏眩,身体急速下降,一书鄙酬目溢出,“永别了,南瑾”

    生命的最后一刻,南瑾的脸闪过脑侮,益发情晰,时间太陕南瑾根本就没有思考,或者说

    他尚来不及思考,已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双手猛然一拍轮椅,身子飞掠向崖底

    “南瑾”

    “公子”

    “少夫人”

    “苏苏”

    “流苏”

    崖上一片大乱,而宫雪梅发狠地命令道:“阳十袖们,别让他们救人,给我杀.

    众女挥剑而上,挡住他们,不让他们靠近悬崖。

    南瑾身子急速下降,手中的金线工刻出手,卷住流苏的手臂,身体借力,一阵激烈的翻转

    ,她迅速上升,而他急速下降,错身之刻,南瑾反手,袍住流苏的腰,两人的身体一起落下崖

    底,南瑾冷静地判断清势,见机明由出金线迅速地绕上峭壁上的树枝,两人的身体一顿,又一

    沉,悬挂在半空中。

    此处离崖顶只有二十多米。

    两人合在一起的为道不轻,金线又细,为道的摩擦,狠狠地划伤南瑾的手心,鲜血顺着他

    的掌心冉冉而下,染红了手臂,衣裳。

    流苏头发散乱,脸色苍白得可泊,失色的唇一阵哆嗦,半晌没有回过神来,下腹传来一阵

    阵纹痛,尖锐的痛犹如无数的刀子在神经上狠狠地划着,她的神智略有焕散。

    “苏苏’南瑾一手袍住她,一手紧紧地抓住流苏,急切地喊着,“苏苏,忍着,玄北

    他们很陕就想办法把我们拉上去,别担心.

    南瑾的声音无论何时何地者『让人安定而宁静,即便是在此危急的时刻,他亦不见一丝院乱

    ,在崖上眼睁睁地看着流苏被推下来的恐院已经沉淀。

    “傻瓜’流苏眼泪哗啦地从眼睛里流出来,跌下山崖的恐嗅,腹部的疼痛者刚受有让她

    哭,丽自瑾随着她一起跳下,却如一把刀狠狠地刺在心脏上,疼得难仁)坪吸,“南瑾是个

    傻瓜.

    南瑾苍白的唇一勾,他是个傻瓜,放不开手的傻瓜.

    “别哭,我不会让你有事.”自瑾温静而坚定地说着,幸好金线能坚制能撑得住两人的力

    量,他让流苏的脚稍微垫在峭壁上,这儿太险峻,根本就站不住,没有金线撑着,必然会跌下

    万丈深渊,地下白茫茫一片,深不见底。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