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6

_分节阅读_11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南瑾’流苏哭得双眸通红,“你是想我心疼死吗?万一有事怎么办,我不要你有事

    ,你不应该下来,我”

    “苏苏’南瑾温和地插入她的话,“只要我活着,就不可能会放开你的手,你上天我

    跟着,你下地,我陪着,你若不放手,我决不放手.

    南瑾的话温和有力,清到深处,她的生命早就重于他,南瑾根本就不会弃她的生命而不顾

    “啊”一阵纹痛从腹部传来,流苏疼得失声,后颈扬起,冷汗从额头上书司简而下,失

    声尖叫,“肚子好疼,南瑾好疼”

    该死的,经过今天的折腾,她早就动了胎气,刚刚又捧了一跤,终究伤了孩子,这个孩子

    恐泊要早产,而这种清况,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

    “苏苏,忍着,陕了’南瑾低声安抚。

    崖上打得一片火热,宫雪凝对上宫雪梅,如玉被假的少宫主缠住,不得脱身,风侮某等人

    也是,根本就脱不开。

    宫雪凝对宫雪梅虽然失望,下手还留着三分清面,不忍痛下杀手。

    受了伤的阿碧努力地爬行悬厚边,住下一看,很情楚地看见他们悬挂在半空,晾喜地住回

    喊,“小姐,陕点,公子和少夫人在下面,他们扮受事,陕点”

    风家堡众人大喜,打得更猛烈,力图速战速决,而宫雪凝眼光亦是一变,不再留清,想要

    尽陕撂倒宫雪梅救人。

    然而,崖底的南瑾却夹然感到不对劲,仰首看去,只见树枝发出咯咬咯咬的声音。

    檐了?

    生嫩的树枝顶不住他们两人的重量,正在断裂,幸亏是新鲜的树枝,断得不那么决,可再

    这么下去,定然会断,他和流苏者『会命丧于此,南瑾抬头看向上头,就算他们现在就过来救人

    也来不及了。

    流苏阵痛一阵有一阵,疼得她紧咬牙关,南瑾心一痛,看着她的眼光充满眷恋和爱借,倏

    然俯身,狠狠地吻住她的唇,抵死缠绵,好似要耗尽下半辈子所有的热清,吻得激烈和绝

    望一

    “南瑾’流苏不解

    南瑾深刻地凝视流苏,“苏苏,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南瑾’流苏心口扮受由来的一阵院张,低过阵痛的苦楚。

    南瑾眼光露出三分陇伤和遗憾,“我真的很想和苏苏白头偕老,永不分离,所哪不会死

    ?苏苏,没看见我的尸首,就必须好好地活下来,那说明我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回到你身边,

    听好了,活着,一汇哭估着,要活得比任何人者『健康,陕乐,帮我守着风家堡,记住,我没回

    来之前,好好的守住风家堡.

    南瑾知道若是他死了,流苏定然也活不长,魄疚和心疼会折磨得她生不如死,多半会随他

    而去,他了解她,只好用他的责任来束缚她

    梳办还在陇虑间,自瑾迅沫手吞起她的手,把金线缠在她手上,因为流苏脚下能借力,并不

    会有多少重量悬常,定能等到救援,而他不行,他脚不便,而且,这儿只有一块石头能借力,

    就算腿好,他整个身体者『是悬空,树枝又发出咯咬的声音,更激烈,更急切了,像是催促着什

    么。

    南瑾眼光益发陇伤,流苏倏然意识到什么,撕裂的嗓子夹然刀割般地疼起来,“南瑾

    不要,我会限你的,我不要,放开我我真的会限你”

    断断续续,字字位血,流苏的眼睛一阵辛辣地疼,气血翻滚,恐嗅和疼痛如魔鬼拽住她的

    “生下孩子,好好活着,帮我守住风家堡.

    请用新地址4问本站

    生和死,无所嗅,倘若真的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他把活着的机会给她.

    南瑾眷恋地看她一眼,如同一辈子就看这么一眼,倏然松手,整个身体顿时如断了线的风

    筝,残破地跌向崖底,渐渐的,消失在流苏的视线里。

    “不啊’绝望低哑的尖叫顿时响起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84章 生产

    崖上的阿碧看得情情楚楚,眼眶欲裂,嘶吼一声,“公子.

    风侮某心一沉,恐院涌上,阿碧的话激起她心中最沉的恐院,一剑狠狠地劈过去,发狠似

    地削下一白衣少女的半边脑袋,只听一声渗叫,血浆进射,风侮某迅速跑到崖边,看得眼睛发

    赤,苍白的唇颤抖不已,“苏苏”

    只见苏苏被吊行悬厚上,半个身子悬挂在空中,身子和峭壁成四十玉度角,树枝欲断不断

    ,正在缓漫地离开,十分晾险,似乎一动她就会掉到山崖,风侮某看得心口发汗,整整二十米

    ,她就算下去,内力也不足仁月巴她抱上来,没看见南瑾的身影,她就知晓不好了,当下只能顾

    着苏苏。

    “苏苏,坚持住,姑姑马上救你上来.’风侮某朝着流苏大喊,这里,属玄北内力最高,

    可是,也无法救得办办,风侮某回头喊道:“玄北,陕点解决她们,办办竖持不住了.

    流苏的手腕被金线扯得鲜血淋漓,她死死地抓住,嗓子已经发哑,眼睛血红,已经哭不出

    声音,阵痛抵不过心痛,纹痛得她连灵魂者『窒息,颤抖,流苏痛苦得浑身抽搐

    撕心裂肺

    “南南瑾’她双眸锁在崖底,瞪着血红的眼睛,似乎想要在白茫茫中看到南瑾情

    贵的脸。

    妖烧的血顺着手腕一滴一滴地滴下,妖烧艳丽,如地狱的曼珠沙华,灼灼其华。顺着手臂

    缓缓地流溢,太深刻的痛苦和绝望夹如其来,打得流苏措手不及,只觉得一股猩甜的铁锈味道

    ,在她喉咙间凝聚,发散。

    她头发凌厉,泪痕交错,血迹斑斑,十分狼狈。

    她眼睛血红,脸色扭曲,浑身抽搐,一身绝望。

    从未有一刻这么情晰地认识到,南瑾在她心里的位置,早就在心口深深扎根。这份感清,

    早在第一次见面,就种了种子,第一次见面,第二次红线相牵,第三次相遇,一次比一次,更

    情晰地走进心里,这几个月朝夕相处,疼宠呵护,她早就招架不住,早就深深地爱上他,只是

    习暖了陪伴,习暖了呵护,她以为这种喜欢是亲清,她以为这种心厚是羞涩,可是为什么

    看着他松手,会生不如死的撕裂之痛。

    甚至宁愿以白己的命去换得他的生命,那么深爱,却来不及告诉他一声。

    生与死,他把生的机会留给她,谁能教教她,焦次摆脱想要随他而去的想法。

    手想要放开了?

    就这样口巴

    生相陪,死相伴。

    生同裘,死同穴。

    “生下孩子,好好活着,帮我守着风家堡.’南瑾的话,还在耳边荡漾,流苏夹感一阵撕

    裂的痛,南瑾连死的权利者『帮她剥夺了。

    下腹一阵又接着一阵的纹痛提醒她,孩子要出生了,势必要早产,她还要顾及小生命。

    山崖上,玄北小翠他们终于放倒所有的白衣少女,如玉一剑刺死那位假目的少宫主,宫雪

    梅见大势已去,匆陀想要逃离,宫雪凝抿唇,袖箭出手,分三道疾风射向宫雪梅的三道穴位,

    精准无比,一下子制住她,宫雪梅身形一顿,轰然倒地,昏死过去。

    所有人纷纷扑至崖边,看得眼眶欲裂,没看见南瑾,小翠和玄北工刻知道怎么回事,脸色

    一阵发白。

    “宫主,求求你救救流苏.’小翠已经去那绳子,如玉抓住宫雪凝求助,宫雪凝秀眉一肇

    ,身如晾鸿,迅速掠向流苏

    “啊’阵痛刺得流苏神经阵阵紧绷,身心俱疲,一心只想随看自瑾而去,“南瑾

    对不起,

    她实在是撑不住了,剧烈的挣扎终究扯断了树枝,流苏的身子如破碎的娃娃,急速下坠,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这样也好

    南瑾,等一等,我就来陪你.

    她竟然意外地发现,心清如此平和和宁静,没有死亡的悲伤和恐嗅,只有解脱的安宁。

    倏然身子一紧,耳边传来唱叹,流苏睁开眼睛,看见一双沉静的眸子,宫雪凝抱着她,叹

    息,“可冷的孩子”

    她脚下一点,顺看悬厚斋掠而上,因为太高,力道难免不足,几次下坠借力,很陕登上崖

    顶,才一下来,风侮某和小翠工刻接过她,“苏苏”

    阵痛折磨得流苏浑身冷汗,“姑姑璞”不一方目,腮志仕肤哑例阴稣皿钡盯福田,砍烧曼胜,一身僵把。卜身传术剧捅,观俘身

    抽搐,‘哪可姑姑疼”

    她已经不知道是心痛还是身子痛,宫雪凝淡淡道:“她要生产了,清况不太好,如果风姑

    娘信得过我,就把她抱到幽灵宫,我给她接生。

    “多谢.’风侮某匆陀道,让玄北抱起流苏,急急陀陀下崖顶,她回身仕悬岸卜探望,心

    口一沉,好深这儿飞禽走兽绝迹,想要下去危险匆匆,南瑾

    风侮某沉痛地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已经掩去眼中的痛苦,“小翠,发求救信号,让玄武帝

    人去崖底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小翠眼睛微红,沉重地点头,“小姐公子恐泊”

    “去发信号.’风侮某厉喝,小3}z刻领命,风侮某也随着下崖。

    流苏难产,清况十分不妙

    如玉和侮某在房里压制着流苏挣扎的手,早就吩咐幽灵宫的侍女去煮热水,端了进来,宫

    雪凝断民针,扎看梳办手腕的几处穴道,减轻她的痛苦,可她依然痛得低峙,早就哭哑的嗓子

    发出低沉呜咽的声音,破碎,苍凉

    “南瑾’又是一阵疼痛袭来,流苏一遍又一遍喊着南瑾的名字。

    似乎只有喊着南瑾,才不会这么痛苦。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