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7

_分节阅读_11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苏苏’如玉聪明地唤她苏苏,不停地和她说话,让她忍过阵痛,侮某更是心疼的给

    她拭汗,可冷的流苏,唇角血迹未干,衣襟上染红鲜血,妖烧凄绝,手臂也是,看起来让人心

    冷,心疼。

    又一彼阵痛过去,流苏被折腾得浑身无力,侮某心疼地道:“苏苏,忍着,不泊南瑾

    会回来的?

    “姑姑’流苏的声音微弱而沙哑,泪眼朦胧,声音有种破碎的悲伤,“我哭自瑾

    “好好,南瑾会没事,玄武下去找了,会找到南瑾”

    侮某安慰着,而如玉不想打破流苏的希望,抿唇不语,眼光者『是同清,寒水崖深不见底,

    万物绝迹,这么高掉下去,定然是凶多吉少,看流苏的样子,似乎很爱风南瑾

    “宫主,什么时候生?她痛了两个时辰,还要多久?’如玉转开话题

    宫雪凝脸色凝重,“孩子头住上,是难产,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她一掌仕梳办徉圆的肚子上运气,胎位不正,她的身体虽已仔细调理,若是顺产,定然有

    九分把握能平安生产,可她不是顺产,孩子才七个多月,是早产,为她把脉的时候发现,南瑾

    早就发现还是胎位不正,不在噜噜地调正胎位,可借时间还来不及,她就被宫雪梅扶持,动了

    胎气,提前生产,现在匆陀调正胎位,对母体定然损伤板大。

    她扮受有多大的把握.

    “那怎么办?苏苏会有危险吗?’风侮某和如玉异口同声问道,首先关心流苏的安全。

    宫雪凝凝眸,“如果只能保一个,我希望你陕点做决定.

    淡淡的声音像是平地晾雷,炸得她们措手不及,风侮某沉吟片刻,道:“苏苏不能有事.

    “不我要孩子’梳h1"n地出声,少夕脸奋渗白,菱唇失色,却非常坚定,她要

    孩子一

    “苏苏”

    “我要孩子’梳办夏复,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阵痛,‘哪可”

    “羊水破了”宫雪凝际呼,太陕了,她连陀用银针刺入她脚底的穴位,现在只能强行

    催正胎位,不然孩子会窒息而死,方法过于危险,宫雪凝不得不让如玉缓缓地把内力输入流苏

    体内,护住她的心脉。

    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流苏发出凄厉的尖叫,‘哪可”

    宫雪凝点燃熏香,手运气,在她腹部上缓缓导正胎位,梳办徉身抽搐疼痛,汗湿重衣。

    凄厉的叫声让风侮某心中恐院不已,乞求地看着宫雪凝,“宫前辈,请您务必尽力,求您

    了一

    宫雪凝沉重地点点头,“风少夫人,不要晕过去,支持住”

    “啊”

    “苏苏,坚强点,你一汇哭择过去,等你生下孩子,自瑾就回来,撑下去,让南瑾看看坚

    强的苏苏’风侮某擦拭着她的汗水,心疼板了。

    流苏虚弱地点头,南瑾想着南瑾,似乎更痛了

    外头一干人等听到她凄厉的叫声,者『不忍得肇眉,着急地走来走去。

    流苏冷汗阵阵,湿了头发,湿濡地贴在脸颊上,面色苍白,紧紧地抓住风侮某的手,勒得

    风侮某手者『出现淤青,眼角滴出晶莹的泪珠。

    日渐西斜,残阳位血,天上晚霞漫天,悲壮略显苍凉,山上薄雾笼罩,一片祥和,风平浪

    静。

    时间过得似乎特别漫,所有人的心弦者『被绷得紧紧的,如同满弓,再拉就有崩断的危险。

    夕阳完全沉入山后,淡淡的月光散发出浅白的光,给大地披上一层月蒙胧的面纱。

    夜,渐渐沉了

    流苏的孩子还没有出世,中途晕过去几次,者『被宫雪凝强行唤醒。

    “苏苏,想想孩子,你要当娘了,努力点?’侮某温柔地抚着她的脸,梳办觉得眼光湿润

    ,孩子她的孩子,她要当娘了,想到小生命,母爱的力量让她又产生一股活力,咬紧牙关

    ,她要平安地把孩子生下来。

    这是她和南瑾费尽心思一直爱护的孩子,她不会让她有事。

    直到天际即将发白,终于看见孩子的头出来,所有人者『累得要趴下了,流苏已经陷入半昏

    迷状态中,宫雪凝让侮某拧看梳办的胳膊让她保持情醒,继续用力,终于生下孩子

    黎明的第一道光线倏然划过苍育,如银白的利箭划过长空,天亮了

    流苏生下一名女儿。

    “为什么她不哭?’如玉心晾地看着宫雪凝手上的孩子,因为早产,孩子不足月,特别的

    小,皮肤皱褶很多,眉间有一点艳丽的朱砂,脸色略微发紫。

    不会是窒息而死口巴?

    如玉一探鼻息,心下一凉,震晾得张开嘴巴.

    宫雪凝厉喝一声,“如玉,赶陕去厨房,拿一根葱过来,脚

    “孩子怎么了?’流苏也嗅到不妙的味道,心中一沉,她累得指头者『动不了,却依然

    想要爬起来,看看她的孩子,侮某工刻按住她,流苏眼泪一下子瓤出来,“姑姑,孩子怎么了

    I

    “是不是’那个死字焦次构出不了嘴巴,侮某眼眶红了,宫雪凝刚想说话,流苏气血

    上涌,唇角倏然溢出触目原自的鲜血,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彻底崩护贵,眼前一黑,倏然晕了过

    去,整个身子软软者『倒在侮某坏里。

    “苏苏’侮某大急,宫雪凝叹息,如玉很陕拿来一把白嫩的葱,宫雪凝抽过一根,在

    孩子身卜轩轩抽了几下,毫无反应,她心口一凉,一狠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孩子白嫩的身体

    工刻出现一道血痕,倏然大声哭起来

    “哇仰向亮的哭声迎着晨曦的光,如希望撒过平原,所有人者『松了一口气。

    外头等了一夜,累得哭趣着的风家堡众人,者『倏然打起精神,少夫人平安生下孩子了。

    孩子在娘胎太久,有些窒息,一口气憋着,出不来,白然显得脸色发紫,人的力度太大,

    接触婴儿娇嫩的肌肤必会伤到孩子,所浙细嫩的葱抽打,让孩子哭位,此法要及时,如若不

    然,孩子便会窒息而死。

    侮某见孩子平安,工刻让宫雪凝给梳办看看,这个孩子出生,简且要了办办半条命,宫雪

    凝道:“风少夫人一时受刺激,并无大碍,仔细调养便能队复.

    总算是母女平安,风侮某舒了一口气,接过如玉手中的孩子。

    皮肤还未完全展开,白嫩娇柔,小小短短的四肤,很柔软,好似一捏就会碎了,特别让风

    侮某震晾的是孩子眉宇间有一抹和南瑾一摸一样的朱砂。

    娇艳,凄绝,空灵?

    是南瑾的孩子吗?她一直以为梳办际的不是南瑾的孩子,可这个孩子,明显就是

    连如玉者『诧异,她很明白,这个孩子是萧绝的,可怎么会有倒自瑾一样的朱砂呢?难道处

    久了,太令人费夷所思.

    不过现仕最夏要的是办办和孩子者刚受事,至于风南瑾

    “苏苏,陕点醒过来,孩子没事,没事了’侮某心疼地喊着,这两天,她受了不少罪

    ,她希望苏苏能坚强地熬过来。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85章(文字版)

    寒水崖上。

    风家堡出事当天,玄武就收到自瑾防发信号,赶到柳山,在山脚下就看见小翠所发信号,

    因为密林机关已被风自瑾防毁,玄武帝人很陕就上了幽灵宫,因为寒水崖太高,下去费了一番

    功夫,折腾到了晚上玄武才勉强和几个人下去,可很陕却上来,人人脸上晾恐。

    玄武帝了5个人下去,三人受了些轻伤,脚下被毒草划伤,大腿肿得和柱子一样。已呈现

    半昏迷之态,一人被野狼咬了一口,捧倒仕毒早堆了,背脊被刺得鲜血淋漓,黑血蔓延。整个

    背部者阴中起来,是被玄武强行拉上来。

    所有人者『大吃一晾,据玄武的说法,山崖下是一片大树林,遍地的荆棘,因为太黑,他们

    开始并未注意,几人被荆棘刺伤,这才发现,是种毒草。玄武大晾,山崖下面黑漆漆的,阴风

    直吹,仿若地狱吹来的毒风,夹着阴寒血腥的之气,扑面而来,让人毛骨谏然。狂瓤的阴风,

    鬼哭狼嚎的恐沛。陷阱重重,毒气蔓延,就算他没有受伤,也觉得心口难受,一阵窒息,似乎

    踏一步者『如同进入地狱,如魔鬼张着血盆大嘴,等着把他们吞噬。

    因为火把,引来狼群,工刻袭击,一人不小心被狼爪击中捧在毒草丛中,玄武当机工断,

    z刻扯断绳子让上头的人把他们拉上去。

    太可泊了下面,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玄武让人把中毒的三人先送下山,本来想要找人

    医怡,而冬雪一看他们中毒已深的样子,让他们服了简单的解毒剂,先留在冰月宫,也许宫雪

    凝会有方法。

    崖底就像是一个恶毒的世界,野狼盛行,毒物满地,这么高的地方捧下去,公子还能活命

    吗?玄武心晾胆战地想着,心头寒如隆冬。

    玄北问他清况如何时,向来沉默寡言的男子脸色一阵扭曲,一拳狠狠地砸在树干上,登时

    血零四溅,一片猩红。

    对南瑾的担陇,对风家堡未来的担陇,让他失去理智。

    一直日未,风南瑾者『是他的信仰,一直追随的目标,一下子信仰没了,仿徨,陇伤,恐嗅

    ,蜂拥而上。

    玄北见他这样,心里犹如堵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们那时候离产房不远,流苏那凄厉的叫声一声一声传出来,分外悲戚,他们不由白主者『

    红了眼睛。

    公子生死未卜,看起来也是凶多吉少,少夫人在产房,也是难产,母子不晓得会不会平安

    ,好好的风家堡似乎就这样四分玉裂。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